庐山军官训练团——老蒋手中的政治魔杖

忠诚与背叛 收藏 6 432
导读:老蒋一生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在削弱地方势力成绩卓著,其中如山西的阎锡山、四川的刘湘,都是根深蒂固的地方势力,从来没有人能奈何他(刘文辉、刘湘叔侄之间争夺,最后还是刘湘占优势),但碰到了老蒋,就都被搞得四分五裂,不是土崩瓦解,就只得抱残守阙。 可以这样说,在民国政坛上,权谋能出其左右的,大概只有袁世凯能与之颉颃。相对于其它各路诸侯,老蒋的优势有二,一是孙中山先生的政治遗产,有一个中央的牌子。不过更主要的是,买办集团和江浙集团这两大经济支柱。有了这些优势,老蒋自然就可以施展他的政治魔法了。 在这些魔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老蒋一生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在削弱地方势力成绩卓著,其中如山西的阎锡山、四川的刘湘,都是根深蒂固的地方势力,从来没有人能奈何他(刘文辉、刘湘叔侄之间争夺,最后还是刘湘占优势),但碰到了老蒋,就都被搞得四分五裂,不是土崩瓦解,就只得抱残守阙。


可以这样说,在民国政坛上,权谋能出其左右的,大概只有袁世凯能与之颉颃。相对于其它各路诸侯,老蒋的优势有二,一是孙中山先生的政治遗产,有一个中央的牌子。不过更主要的是,买办集团和江浙集团这两大经济支柱。有了这些优势,老蒋自然就可以施展他的政治魔法了。


在这些魔法中,最为著名的就是抗战之前的庐山“军官训练团”。


所谓庐山“军官训练团”,是1933年7月~1937年8月国民党在江西省庐山举办的训练中初级军事干部的组织。初建时的正式名称为“中国国民党赣粤闽湘鄂北路‘剿匪’军军官训练团”。1930~1932年,国民党军队在“围剿”红军的战争中屡遭失败,蒋介石认为是各部队的中初级军官武德、武学尚欠深造所致,遂决定在江西省庐山举办军官训练团,以图提高部队对红军的战斗力。庐山军官训练团由蒋介石亲自领导,以陈诚(后为王俊)为团长,罗卓英、刘绍先、柳善分任团副,杨杰任总教官,并聘请德国军官为教官和顾问。团以下按营、连、排编制,营长特调各部队师、旅长充任,连长由团长充任,连长以下干部从受训军官中选任。该团 1933年7月18日正式开学,9月18日结束,先后举办三期,每期半个月左右,共轮训7600余人。赣粤闽湘鄂北路“剿匪”军30余师和其他一些军事单位团以下、排以上军官几乎全部参加了训练。课程设有政治、战术、射击、筑城、通讯、卫生等。政治课主要进行反共宣传和封建法西斯主义教育。军事课除讲授一般理论外,野外演习占整个训练时间的大部分。毕业时发给文凭,并赠予蒋介石照片一张和刻有“成功成仁,蒋中正赠”字样的“军人魂”短剑一把,以示宠信。训练团实施蒋介石 “七分政治,三分军事”的方针,开了南京国民政府大规模训练军事干部的先声。1934年6月,蒋介石决定在庐山海会寺继续举办训练团,并正式命名为“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陆军军官训练团”,计划分三期调训全国各地校官以上的中高级军官。此后,除1935年蒋介石驻四川指挥反共军事,改在峨嵋山举办军官训练团,庐山军训团继续举办了两届。因为都在暑期举行,故又名“庐山暑期训练团”。


庐山军训团的确收极大的效果,许多地方集团的中级将领(师旅长)到庐山受了几个月的训,心就变了,跟原来的主子离心离德了,倾向于中央和领袖了。于是,就有些人为老蒋大吹法螺,说是“由于委员长的人格伟大,他们受了委座的精神感召,所以心悦诚服地归向中央”。


老蒋常常讲“精神”和“道德”,他的言论中充满了唯心论的色彩,但在实践方面却是庸俗的机械的“唯物论者”,如夸张“日本可以三日灭亡中国”,没有飞机就不能打仗之类,就是一个例子。蒋介石的道德如何,是否“足以服人”,他自己知道得最清楚,他究竟用什么“精神”能“感召”别人倾向他呢?


据熟悉庐山军训团内幕的人说,老蒋的“精神感召法”主要是出手阔绰、收买人心。


庐山军训团的教育课程包括老蒋的训话在内,都是官样文章,主要的工作是派许多隐藏的特务分插在各班,了解地方将领的生活、历史、财产及与地方长官的关系,特别是长官和他的经济关系,曾经给他发过多少财。到训练完毕,老蒋即分批接见受训的将领,简单询问一些部队的疾苦,说些好话,无非是关心他们,爱护他们,有什么困难一定代为解决等等的官面话,这就是所谓“个别训示”。“个别训示”之后,受训将领就要整装回防了,老蒋的侍从室就分别有人去访问他们,说“委员长特别关心你,所以叫我单独送些路费”。这一笔路费,一般是收受人一生没有经过手的大数目,对西北军和晋绥军一类的穷军官,数目是十万、二十万元;对四川军、广东军一类的较富庶地区的军官,则多到八十万或一百万元,反正这一笔钱比收受人的全部财产还要多。收受者拆开封套,看到这样一笔大数字的支票,不由得神经为之震惊,疑惑自己的眼睛有毛病,怎么看花了。于是他的“精神”就开始被“感召”了!接着再想:“我跟了某某人(原来的长官)十几年,或几十年,为他出力拼命,他从来也没有给我搞到这许多钱;或者是某次我搞了一大笔钱,结果大部份被他拿去了,我只落得很少一部份;或者是某一地区是很有出息的,我能驻防一年半年也可以得到不少油水,但他一定要调剂别人而不肯调剂我;过去我那一次为他拼命,那一次救了他的危险,他却待我如此吝啬刻薄,实在太对不起人了!蒋委员长,我没有为他做过什么事,他却送我这许多钱,可见他待部下的厚道!”于是这个人的“精神”之被“感召”,就更深一层!最后回去时,侍从室经手送“路费”的人要介绍一两位亲戚朋友,拜托安插一下,拿到“路费”的将领当然满口应允,于是随着特务的打入,日夜宣传“中央化”的利益及挑拨原来隶属关系间的恶感,这位将领的“精神”就完全被老蒋“感召”去了!


这就是老蒋“精神感召”的全部过程,及其“伟大人格”的具体“影响”。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