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民工的月账本,请你仔细读完它!

昨天中午,他在我们公司搬了东西,就蹲在公司的门口记东西,我看他蹲着写挺费


力的,就叫他坐到我的办公位置上写。不经意间,我发现他在记帐,这倒引起了我


很大的兴趣(绝对没有窥视他的隐私的意思,纯属好奇),我也就拿过来看了一下


,他记账是那种流水账(其实就是一笔一笔的加上去),我大致默算的一下,整理


下来,大家可以看一下,同时有一些我的解释,是我问他后记下来的。


帐是5月份的总收入:770元左右(大致的,但不会超过800

房租:50元(4个人合租了一间房)

管理费:20元(街道收的,包括10块钱的暂住费)

餐费:140元(早饭1块,中饭4块,管饱不管好的那种)

买菜:27元(4个人每天轮流买菜,一起做饭吃)

买米:15元(本来自家有米,但来回的车费比买米还贵)

日用:30元(包括油、盐、纸等)

买烟:20元(2块钱一包的那种,3天抽一包烟)

通讯费:17元(包括10块钱CALL台服务费)

交通费:3元(日常交通基本靠走)

给儿子生活费:200元(儿子在县里读高中)

给老婆买件衣服:20元(估计是地摊上买的,“半年没给她买新衣服了”他说这话


时充满愧疚)

寄回家:150元(存起来给儿子念书)

给母亲看病寄去:50元(母亲药费3兄妹分摊)

意外支出:60元(一次为了抢活横穿马路被罚款10元,一次挑东西碰着了一个小青


年,被敲诈了50块洗衣费)

我看着他的支出,很是心酸,他说我们公司的人都很好,经常把能卖钱的东西给他


(就是废报纸,不要的包装箱,还有就是过期的宣传品),有次有个女孩还给他件


衣服(就是一件宣传用的广告衫),每次在我们这里做事,都有水喝,有时候还有


好烟抽(我无语,我们叫他做了事,有时会给他支烟)


他最怕的就是生病,哪怕是感冒发烧都怕,最想的就是儿子能考上大学,母亲身体


能好起来,最不想的就是乡干部到他家里去,去了就多是要钱。


他每天6点钟就出来找活,8点中才能回去,最快乐的时光就是吃了饭跑到小卖铺去


看电视。我问他为什么不在家乡承包点鱼塘、果园,他憨厚地笑着说,那不是他们


能承包到的,好地方都让有关系的搞走了,他不知道什么叫公民权利,他长这么大


没见过选票。他知道WTO,新闻里常讲,但他不懂政治,也不懂经济,他只想每天能


多挣10块钱,这样每个月就能有多的钱给母亲买好点的药,给儿子多寄点生活费,


给老婆多买件好看的衣服。他说很怕死,因为他要为这个家奋斗,他的母亲,老婆


,儿子还要他养活。他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存点钱做点小生意,能让自己的经济宽裕


一些。


这就是一个普通民工的月帐本和自白,全国有7亿这样的人,他在这个群体中算是中


等吧,他们没有远大的理想,他们生活在这个国家的底层,他们是这个国家的基石


,他们没有接受这个国家的任何资助,没有享受都这个国家的任何福利,在关键时


候,他们也是最容易被遗忘的群体,我们甚至于不愿意把他们当作我们这个拥有几


千年历史的文明的一个部分。


我们似乎为他们考虑得太少了。每个人可以扪心自问,你是否注意过他们,你时候


考虑过他们,当一个普通民工站在你旁边,他身上的汗味飘进你的鼻孔,你是否会


掩住你的口鼻。我以前会,但我不知道我以后会不会。我自认为我很爱国,但现在


我认为我以前只是喊喊口号罢了,我无法帮助他们,我能做的就是跑到“爱心1帮1


”活动那里捐几个小钱,帮住个失学儿童,我想,他们需要的不只是这种帮助,他


们更需要的是整个社会的进步,整个阶级的进步,我猛然间很佩服那些下乡志愿者


(包括那些不远万里到我国乡村里帮助那些乡民的外国人),他们带来了这些人最


需要的东西,我却做不到,其实是根本不愿意去做,我是个小人,一个理论上的爱


国者,一条学会了世故、学会了虚浮、适合窝在温暖环境下的寄生虫.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