尖兵 第一卷 卧虎藏龙 第十四章

韭菜煎鸡蛋 收藏 32 4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57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573/[/size][/URL] 第十四章 周桂联每晚都会去新兵的排房转一转,看一看,虽然这个山东汉子平时给人的感觉就是粗旷甚至带点粗野,训练的时候对新兵严格无比,一个微小的差别都会被这个新兵连长无限放大,改正到直至他满意为止,但是离开训练的周桂联对待下面的战士,亲切的就如同老大哥一般,处处替战士们着想,对战士班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73/


第十四章


周桂联每晚都会去新兵的排房转一转,看一看,虽然这个山东汉子平时给人的感觉就是粗旷甚至带点粗野,训练的时候对新兵严格无比,一个微小的差别都会被这个新兵连长无限放大,改正到直至他满意为止,但是离开训练的周桂联对待下面的战士,亲切的就如同老大哥一般,处处替战士们着想,对战士班长无微不致的关怀。就拿吃饭来说,按规定连长是坐在连部桌上与指导员、副指导员等连队军官一起吃的,但是周桂联重来不坐那桌,他喜欢坐到班排战士的桌上,捧着个碗与战士们边聊边吃,特别是三排他们三连的新兵连,周桂联去的次数更多,以致于新兵们对这个连长非常熟悉。

杨天照、范子信等班长之所以特别敬重这个老排长,也是这个原因。人就是这样,你敬他一尺,他敬你一丈。部队的军官与其他的领导比起来,很明显的区别就在这里,在部队要想做一个好的军官,首先就要得到战士们的尊敬,上下一心,才能克敌制胜。作为军官的第一课,就是要爱兵,只有爱兵才能真正羸得战士们的心。

周桂联披着厚厚的大衣,穿戴整齐,打着电筒走进九班的排房,门一打开,对面打开的窗户就吹过来一阵冷风,扑面而来的冷风夹杂着一股浓重的汗臭味。周桂联皱皱眉头,心里不由暗暗骂道“这几个小子,这么大冬天的,怎么晚上睡个觉,连窗子都不知道关,而且入伍都快1个月了怎么连个内务卫生还搞不好,汗臭汗臭的”。

排房里贴着两面墙,放着5张上下铺的床,右边的这一侧,下铺的两个床位是黄猛与许成功的,部队有个规矩,最后到的新兵是睡下铺的,新兵的上铺应该睡班长,方便与新同志交流和沟通,所以许成功的上铺是班长杨天照的床铺。

周桂联走到许成功的床铺前,电筒照过,许成功穿着个大马裤睡在被子上面,全身缩成一团,腿上还涂着红红的药水,周桂联将电筒夹住,走上前去轻轻的托了一下许成功,只另一只手扯出被许成功压在身底下的被子盖在许成功赤裸的身上,轻托许成功的手一阵冰凉,那是由许成功身上传过来的,周桂联不由轻骂了一句“妈他的,这么大人了,还不会照顾自己”。自从上次说脏话的事以后,周桂联不敢再说他妈的了,但是又忍不住,于是他灵机一动,改成妈他的了,为此周桂联还小得意了一阵,这下子不会再有人说我骂他,找我拼命了吧。

周桂联帮许成功盖好被子,又走到一旁黄猛的床前,黄猛床铺前面的空地上湿湿的,周桂联打着电筒认真的看了半天,甚至用手摸了摸,地上的汗迹还没有干,模模糊糊之中能显出一个淡淡的人影,在这汗水滴成的印迹旁还有一只作训鞋。让周桂联这个中尉连长很是不解。

“哟,看不出这小子还挺上进的啊,三更半夜的,还知道加班练体能呢”周桂联顿时对黄猛这个新兵大为改。这小子平时看起来油嘴滑舌,吊儿郎当的,但是上进心还挺强,从汗迹上来看,带兵经验丰富,训练严格的周桂联一眼就能看出黄猛的训练量,在新兵来说,这种训练量,绝对的恐怖。能在没有班长监督,自己加班训练的时候这么玩命认真的训练,这个新兵的意志绝对坚定,上进心非常之强。周桂联点点头,这让他想到了俞伟,想到了这个735部队近年来最出色的一个兵,演习时在1600米距离上击中多位军官保护下的876师师长的上等兵。俞伟新兵的时候也像黄猛这样,晚上加班训练,据说有一次几个人看俞伟做俯卧撑就一起帮他数数,结果数到最后,三个人都记不清数到多少了,可见训练量之大。

周桂联的眼睛又看向了许成功的床铺,怪不得这小子刚才赤裸着睡在床上,而且拉被子的时候,上面还有点湿,敢情这小子也跟黄猛一样加班训练呢。周桂联欣慰的点点头,现在的新兵自觉性还真不错,都知道加班训练了,别的不说,9班的黄猛,许成功,10班的林雨,12班的一个新兵,这是周桂联发现的几个人晚上私自加练的。也许还有其他还发现的,就像今天黄猛、许成功一样。周桂联脸上露出一丝笑容,看样子今年老连队的尖兵班又有一批好苗子了。

想到这里,周桂联有点愣神,回头看了缩在被窝里睡的正香的许成功一眼,虽然许成功这小子挺上进的,但是天生胆子小,怕生,这种人显然是不适合尖兵班要求的,尖刀班的兵,不仅要求身体素质好,而且头脑要灵活,作战要勇敢,反应要快,对突发事件的应变能力要强,想到这些周桂联就有点犹豫,到底要不要将许成功这个新兵放到尖兵班去,周桂联懊恼的摇摇头,有点难以确定,这个问题,还是看这小子后面的表现再说吧。

周桂联将黄猛露在被子外面的双手拉进被子里面,关上还在不断往里面漏风的窗户,带上门出去了,一边走,脑海中一边思考着一个问题,许成功这个兵到底要不要放到尖兵班去。

。。

今天的天气很好,阴沉了十几天,太阳终于从厚厚的云层里冒出了头,金色的阳光洒满整个大地,让大地充满生机,远处的山顶,飘着一层淡淡的雾气,雾气随着微风飘荡,让人看起来感觉如同仙境,操场四周的大树仿佛也焕发了青春,在风的吹拂中,摇摆的格外有力。

操场上,新兵们列着整齐的队伍,今天对他们来说,是一个比较重要的日子,他们将迎来第一次正规的考核,队列考核,记入成绩单的考核,主考官是由旅作训科直接派下来的参谋,这次的考核成绩也将作为全旅各新兵连成绩排名的一部分,各单位都非常的重视。

三个排被带了开来,二排三排在左侧放松,一排在操场右侧考核。

给新兵考核的参谋有4个,一个挂着上尉军衔,长的瘦长的参谋负责指挥,另外三个挂着中尉军衔的参谋坐在椅子上面打分记录。对面是一排的四个班,队列里面的战士们带着一点紧张,又有一点兴奋,第一次对于一个人来说,总是带着一些复杂的情绪。

“一班出列”瘦长的上尉参谋有力的声音喊道。

一班长站在一班队列的排头,开始带队入场。

“向右——转,跑步——走”“一二一,立——定”“向左——转,向右看——齐,向前——看,稍息,立正。”一班长向左半转45度,双手抱拳向左前方跑去,在队列最后一名士兵正前方5步处停下,转身面向作训科参谋。

“报告首长,新兵八连一排一排带到指定场地,请指示,一班长刘勇。”一班长对着对着参谋敬了一礼,参谋立正还礼。

“其他班长直接带队到考核地点,不需要再报告,直接开始考核!一班长入列。”上尉参谋,声音响亮,新兵们感觉到参谋那种标准严肃的气息,带着敬佩和羡慕,军人不管职务,军衔,每个人都有一种同样的风彩,一种阳刚的力感美。

一班长入列以后,静静的站着,他们班作为第一个接受考核的班级,让这个班长有点紧张,虽然一班长对班里新兵平时的训练很是满意,但是这可是记入新兵连成绩,算在新兵连总分的,而且这种场面对于刚入伍才一个月的新兵来说,确实有点严肃,他就怕班里的新兵太过紧张而发挥不出平时训练的水平,个人荣辱事小,要是拖了全连的后腿,他以后回连队可真抬不起头了,作为士官,一班长知道,部队的集体荣誉感重于一切。

“张小飞出列”,在所有人都比较紧张的时刻,瘦长的参谋再次下达命令,张小飞是一班长的排头兵,人长的高大结实,出列以后站在参谋的对面,全身挺直眼睛盯紧前方,但是一班长却为他捏把汗,一班长看到张小飞的双腿有点颤抖,那明显就是紧张导致,张小飞一紧张,一班长就更加紧张了,一班长甚至感觉手心全是汗水。

操场左侧,二排三排的兵正列着队列观看着这边,他们不在一排,还没有那么快轮到他们。

“猛哥,我有点紧张”一旁的许成功轻轻的说道。

站在排头的班长杨天照一听,就对着一旁的许成功说道“成功,放松点,深呼吸,你平时的动作都完成的不错,你到时候上去就当是平时训练就行了。”

“恩,知道了班长,可是,可是我还是有点紧张!”许成功低下头,显得有点不好意思。

这时三排长朱洪才站到了队列前面,“大家上场之前,深呼吸几次,考核的时候就把考官当班长,把考核当平时的训练,正常发挥就行了,其实那些参谋都是咱们一个部队的,也没啥好紧张的,二排的你们到时候下连队以后,在司令部大院内,天天能看他们,大家放松点。”

队列里面的新兵逐渐的放松了下来,开始轻声的问着班长下连后的生活,对老连队的生活的好奇,让他们逐渐挥去了心头的紧张,渐渐平静了下来。

不知不觉,一排的考核已经完毕,随着二排长整队的声音,众人才意识到,他们马上将进入考场,又重新紧张了起来,二排长深吸一口气,下达了命令,带队跑步过去。

随着二排进入考核区域,三排的新兵转眼又紧张了起来。

“猛哥,我又开始紧张了,腿又打抖了”许成功的声音都有点颤抖了!

“成功,来我讲几个笑话给你听”黄猛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眼神看着远处的山顶,山峰很高,被一层雾气遮住,显得若隐若现,黄猛低头理了一下头绪,也顾不得欣赏远处的美景,开始给许成功讲起了笑话。

“先讲个乌龟的笑话吧!你知道乌龟的屁股是什么?”黄猛轻轻的说道。

“我不知道”许成功想了一下,想不出来。

“是规定(龟腚)”黄猛轻笑着说道。

“怎么是规定呢?”许成功不解。

“北方人说光屁股就是光腚,腚就是屁股”黄猛耐心的解释着。许成功反应了过来,轻笑了一下。

黄猛继续说道“那老乌龟背上背个小乌龟是什么!”

“两个规定”一旁一个新兵抢着答道。

黄猛瞪了他一眼,“错啦,是上面又有新规定”。队列里面哄的一声笑了起来。许成功也笑了起来,浑然忘了紧张。

“接着再来啊,猛哥”一旁的新兵喊道,几个班长也轻笑着随他们去,这个时候,最主要的就是让这些新兵放松下来。

“那我再说一个,三只乌龟,中间那只忽然便便了。是什么!”黄猛接着说道。

一旁的众人又迷糊了。

“哎呀,中央的规定又变(便)了!”,黄猛略带夸张的说道。

“哈哈哈哈……”一旁的新兵终于忍不住了,哈哈大笑了起来。队列里面的新兵哪还记得什么紧张,都被黄猛逗的乐的不行了。

黄猛又接着说了几个,乌龟倒立就是上面有规定,乌龟翻筋斗就是一个又一个规定;整个三排的人都乐了,几个班长也被黄猛逗的笑个不停。这个方法你还别说真管用。

三排长朱洪才站到了队列前面整队,远处二排已经考核完毕,整队离场。三排长带着队伍跑步进入考核区域,新兵们此刻的心情已经没有了开始的紧张,他们还沉静在黄猛那一个又一个笑话的乐趣之中。

“许成功出列”瘦高的参谋有力的声音响道。

“是。”许成功的声音不是很大,但是这段时间努力下来,也显得苍劲有力。

“成功,加油!”许成功转体的时候,黄猛轻声的对他说道。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