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和国最年轻的上将:39岁授衔:叶飞

passional 收藏 6 305
导读:共和国最年轻上将:叶飞39岁授衔 在1959年全国将帅授衔时,55位上将中最年轻的一位,就是,时年39岁。而且,他还是一位菲律宾归侨。 其实,他与一般归侨的身世有差异——叶飞的父母是分属于两个国家的公民。叶飞的父亲叶荪卫,福建省南安市金淘乡人。1900年只身下南洋谋生。叶飞的母亲麦尔卡托,是具有西班牙血统的菲律宾人,1914年生于菲律宾奎松省地亚望镇,中国名字叫叶启亨,菲律宾名字叫西思托·麦尔卡托·迪翁戈。叶飞五岁时,随父亲回到福建省南安县金淘老家,他的菲律宾母亲含泪站在岸边送行,久久不愿

共和国最年轻上将:叶飞39岁授衔



在1959年全国将帅授衔时,55位上将中最年轻的一位,就是,时年39岁。而且,他还是一位菲律宾归侨。


其实,他与一般归侨的身世有差异——叶飞的父母是分属于两个国家的公民。叶飞的父亲叶荪卫,福建省南安市金淘乡人。1900年只身下南洋谋生。叶飞的母亲麦尔卡托,是具有西班牙血统的菲律宾人,1914年生于菲律宾奎松省地亚望镇,中国名字叫叶启亨,菲律宾名字叫西思托·麦尔卡托·迪翁戈。叶飞五岁时,随父亲回到福建省南安县金淘老家,他的菲律宾母亲含泪站在岸边送行,久久不愿离去。


14岁那年,叶飞正在厦门读书。蒋介石发动的“四·一二”政变使美丽的鹭岛到处都是腥风血雨,叶飞却在这时成为厦门地下党中最年轻的革命者。投身革命不久,叶飞被反动派逮捕。因没暴露身份,只以嫌疑犯的名义,被判了一年刑。地下党通过他的菲律宾家庭进行营救。他的二哥从菲律宾拿来他的出生证。按照菲律宾法律,拥有菲律宾出生证,就拥有菲律宾国籍,而当时中国和菲律宾签有引渡条约,只要菲律宾驻厦门领事馆出面引渡,他就可以出狱获得自由,但必须回到菲律宾去。而回菲律宾就得放弃他所选择的革命事业。虽然引渡出狱,一不辱节,二不违背党组织决定。但他拒绝了。他宁可坐到刑满出狱。


母亲在几个孩子中,最疼爱的就是叶飞。在他还小的时候,母亲曾专门教了他一年的英文,使他从小打下了较好的英文基础,在回国读书时他英文学得很轻松。此时,母亲得知儿子被捕后,便放弃家中一切事情,和父亲一起倾尽全力,恳请菲律宾当局出面引渡。为使儿子免除牢狱之灾,母亲在当局答应引渡后,亲自坐船到中国来接儿子。在母亲几经周转到达香港时,叶飞已刑满出狱。他给母亲拍去电报,说自己将去日本留学,请母亲回菲律宾去。此后叶飞投身革命,没能再与母亲联系。建国初期,叶飞突然接到大妹的信,告知母亲生病,家中欠债,面临破产,弟妹年幼读书,已走投无路,希望叶飞借钱帮助渡过难关。叶飞时任福建省委书记、省长、福州军区司令,却没有钱寄给她。他只得写了一封回信,告诉妹妹无钱可寄,但可另想办法,将母亲和弟妹接回国,由他负责供养。但家里没再给他回信。这件事使叶飞感到愧疚。其实,叶飞的母亲到1965年病故时,还一直挂念着儿子。叶飞也一直深爱着他的生身母亲。叶飞身边一直珍藏着母亲留给他的一枚钻石戒指和一张照片。他把母亲的照片和父亲的照片挂在自己的卧室里,每天,在父母的目光下起居,让他们审视自己的行事与为人。


“归侨侨眷保护法”


叶飞晚年担任全国人大华侨委员会主任,对于归侨侨眷的合法权益,和落实党的侨务政策,特别重视。这一点,在归侨侨眷中众所周知。有了困难,碰到伤害,他们会千方百计地找到他。而他一旦知之,就会仗义执言,不遗余力帮他们讨回公道。


1990年的11月前后,一个下午,侨眷黄女士上门来告状。她的一些亲属在美国,这些“海外关系”成了她的罪过,在“文革”中,她在西直门的宅院被强占,成了一个电子公司的办公用房。“文革”后落实侨务政策,公司从办公楼中腾出几间房子,让黄家暂住,又在知春里买了两套房子,让黄家搬过去。然后,黄家的这处原有十几间宅院的权属,就归电子公司了。黄家对这个解决方案不满意,拒不搬出。电子公司竟以占居公房为由对黄家起诉,并最后由北京市的一个中级法院判决公司胜诉,限期黄家迁出。不搬则用法警,强制搬出。第二天,就是限期的最后一天了。


晚上,在叶飞的办公室里,召开了华侨委几个领导同志的临时办公会议。叶飞在征得几位同志同意后,派员去找最高人民法院院长任建新同志,请最高人民法院干预;同时派员携带侨委的正式公函,去找北京市委负责人,请他干预此事。后来,由最高人民法院向北京高级人民法院发出了中止执行的通知,才避免了对侨眷黄家的强制搬迁。此后,黄家与电子公司的纠纷由法院进行了重新审理,黄家的基本权利得到了维护。


叶飞在维护归侨侨眷利益的实践中,深切体会到,仅仅靠几个人的努力是不够的,必须赋予归侨侨眷自己维护自己利益的法律武器,这才有可能走上依法护侨的轨道。因此,他提出了制定“归侨侨眷保护法”的建议,全力推进侨务立法工作,先由全国人大专门委员会提出立法草案,并亲率调查组,赴江苏、福建等地就法律草案征求意见。经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通过的归侨侨眷保护法公布后,在国内外受到了好评。


催生深圳“华侨城”


深圳有一个华侨城,这在侨界和旅游界,是大有名气的。它的名气是由两个旅游项目带出来的,一个是“锦绣中华”,一个是“民俗文化村”。当游人在优美的模拟山村中流连忘返之际,也许不会知道,开拓这片土地的提议者和决策者,就是叶飞。连“华侨城”这个名字,都是叶飞的原创。当时他是全国人大副委员长兼人大华侨委主任,受中央委托,同时兼管侨办侨联以及整个侨务工作。为了吸引海外侨胞回国投资,叶飞亲自出面与他的老部下、老同乡,同时也是


儿女亲家的广东省长梁灵光商定,在深圳特区内专门划一块地给侨办,在深圳建一个“华侨城”,作为华侨回国投资的一个窗口。其性质,与“蛇口工业区”差不多。回国投资的华侨,可先在华侨城办工业等项目,取得成功后再向内地拓展,除了窗口的作用外,这还起着华侨回国投资的示范作用,也可以说是华侨回国投资的试验田。华侨城的实践证明,叶飞的这一创意,是很有价值的。在吸引侨资方面,华侨城的确发挥了作用,不仅仅创造出了“锦绣中华”和“民俗文化村”这样的旅游项目,还培育出了“康佳”这样的大型现代企业。华侨城在深圳所创造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是人所共知的。


华侨城的主人们知道,如没有叶飞出面,在深圳特区分文不付就划出这块可以自行决定一切事项的“区中之区”、“城中之城”来,简直不可想象。此后,叶飞每次去深圳,还会提出许多智慧远见的建议。比如,在开发旅游项目的同时,也要注意培育现代工业企业。像康佳电视机公司,叶飞亲自视察过几次。还有,在规划社区服务方面,如何与特区总体保持协调性等方面,将军也贡献了许多好点子。


午夜挥毫写讲稿


1992年12月1日,我作为秘书随叶飞去南京,住在中山陵五号江苏省委的招待所,准备参加在那里召开的全国人大华侨委员会工作座谈会。


叶飞一般入睡都在晚九点之后,这天却提前入睡。大约在午夜一点左右,我醒来发现叶飞在踱步,便问:“首长,怎么这么早就起来了?”叶飞回过身子说:“明天的会上讲什么,要准备一下。侨务工作中有些思想性政策性的事情,还是要提出来。不然侨务工作的新局面,无法打开。”我说:“您说个大概意思,我来写吧!”将军说:“你睡你的觉去,我自己写。”早上七点钟,他将一叠写好的文稿递给我,并对我说:“写了个提纲。你给看看,有什么疏漏和不妥的没有。”我很不安:这些话,应当是秘书对首长说的。我认真看了两遍讲话提纲,我的心里不再不安。那是一个华侨与一个领导人,以几十年华侨工作的经验,结合未来华侨工作实际,既有深厚的现实基础又有远大目光的前瞻性理性思考。这时,我才真正理解了毛主席为什么一再要领导干部自己动手写讲话稿的原因了。


12月3日上午,全国人大华侨委员会工作座谈会正式开始。叶飞按照午夜准备的提纲,以《解放思想实事求是开创华侨工作新局面》为题,发表了讲话。他说,华侨工作,要解放思想,实事求是。一是不要束缚自己的手脚。不要因为我们不承认双重国籍,就把外籍华人当作外国人看待。外籍华人自己仍承认自己是中国人。华侨和华人到国内持的护照不同,但不能把他们分成两种待遇。把华人看成外国人,不近人情,而且容易伤感情。我们不承认双重国籍是外交问题。不把华人当外国人看待,是华侨工作问题,感情问题。外交问题与工作问题应当区别对待。


二是华侨工作也要防止“左”的干扰。不能把华侨同乡会、宗亲会这些团体单纯当作封建组织而不去做工作。对于这种组织,不应当作封建组织。三是落实侨房政策,不能和对待原国民党军政官员(包括官僚资本)混为一谈。对原国民党军政官员的房产没收是对的,是有章法的,这与对华侨政策是不同的,不要混为一谈。华侨是华侨,国民党是国民党。华侨的历史就是爱国的,孙中山领导辛亥革命,主要靠华侨。用对待国民党的政策对待华侨是不对的。四是华侨工作不只是侨务部门去做,各方面都应去做。五是要加强侨务立法工作。对于华侨工作如何开拓新局面,叶飞也讲了几条意见。他说,要注意华侨工作与港澳台同胞工作的工作方法,善于以侨引港,以侨引台。要看到华侨工作是群众工作,不能把华侨划等级,对上层工作要做,中下层也要做。要注意做新华侨的工作……


对叶飞的这次讲话,与会代表们报以热烈的掌声。他们哪里知道,为了这个讲稿,将军午夜都在伏案操劳!


属于两国的骄傲


叶飞也给菲律宾带来了光荣。叶飞回国后,菲律宾并没有取消他的菲籍,而且一直保存着他的出生证和洗礼证明,这些都是随时可以确认菲律宾国籍的依据。尽管叶飞只有一个中国国籍,但在菲律宾人民心中,仍然把他当作菲律宾的荣耀。叶飞离开菲律宾七十年后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回菲律宾,受到了仅次于国家元首的接待。当时的菲律宾参议会议议长沙隆加举行了盛大的欢迎宴会,并邀请叶飞的弟弟妹妹等亲属参加了宴会。阿基诺总统热情会见了他,并希望他坐她的总统专机返回故乡。访问中国的菲律宾政要,在谈到中菲友谊时,也常以叶飞来自于菲律宾为荣。


1990年初,菲律宾驻华大使马里·兰安刚到任,就先来拜会叶飞,两人的谈话轻松活跃,弥漫着浓浓的乡情。


叶飞逝世后,菲律宾在叶飞的家乡建立了“叶飞将军纪念公园”和“叶飞学校”,并在“叶飞将军纪念公园”里竖立了一比一高的叶飞铜像。2000年3月29日,举行叶飞铜像揭幕仪式。菲律宾奎松省省长、菲华总商会代表及叶氏宗亲会的代表、叶飞在国内的儿女以及菲华各界一千二百多人出席了仪式。菲律宾武装部队仪仗队列队向叶飞铜像致敬。菲律宾军队总参谋长和中国人民解放军副总参谋长钱树根,向叶飞铜像敬献花篮并行军礼。战士朝天鸣枪,号手吹安息号。


菲律宾人民在将军的铜像座基上并排着刻了两行字:


菲律宾的儿子中国的英雄


中国的儿子菲律宾的英雄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