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媒透露98新疆“4.20”反恐捕歼战内幕

忠诚与背叛 收藏 33 2831
导读:伊宁“4·20”捕歼偷运武器暴力恐怖团伙纪实   以下这些触目惊心的记载,是警方在我国反恐史上著名的“4·20”捕歼战中,缴获的恐怖分子罪证——   ■自制炸弹38枚;反坦克地雷等10枚;雷管27枚,炸药18管,定时器9枚;   ■列有准备暗杀的公安民警、基层村干部、进步群众和宗教人士的名单1份;   ■自制的标有爆炸袭击的伊犁州、地、市党政机关、公安局、银行、电台、邮电局等重要目标的伊宁市地图1份……   ■事件回放   1998年4月20日凌晨零时7分至2时5分,

伊宁“4·20”捕歼偷运武器暴力恐怖团伙纪实



以下这些触目惊心的记载,是警方在我国反恐史上著名的“4·20”捕歼战中,缴获的恐怖分子罪证——


■自制炸弹38枚;反坦克地雷等10枚;雷管27枚,炸药18管,定时器9枚;


■列有准备暗杀的公安民警、基层村干部、进步群众和宗教人士的名单1份;


■自制的标有爆炸袭击的伊犁州、地、市党政机关、公安局、银行、电台、邮电局等重要目标的伊宁市地图1份……


■事件回放


1998年4月20日凌晨零时7分至2时5分,我区伊犁地区伊宁县的胡地亚圩孜乡发生了我国反恐史上著名的“4·20”捕歼战斗。


在围捕“4·6”偷运武器暴力恐怖团伙涉案人员提义甫江时,民警与匿藏在提义甫江家的由境外派遣入境的该团伙两个重要头目狭路相逢,三名暴力恐怖分子持枪拒捕。


经过一场激烈的枪战,彻底摧毁了该暴力恐怖团伙这一设在农村的指挥部、武器弹药集散点和组织成员培训点,挫败了该暴力恐怖团伙预谋“五一”期间在城市和农村同时进行大规模暗杀、爆炸等暴力恐怖破坏活动的企图。


但也是在这场战斗中,民警龙飞献出了年轻的生命……


■第一时刻


恐怖分子纠集欲作乱


1997年12月,10名在境外受过训练的“精英”受敌对组织的派遣,分批潜入新疆,与境内漏网的暴力恐怖分子骨干纠集在一起,妄图掀起一场暴力恐怖犯罪的狂潮。


1998年2月至4月,该团伙在伊宁市等地举办了6期培训班,培训骨干分子,建立严密组织,策划破坏活动,并多次从当地口岸偷运武器弹药,分发至各小组成员手中。


1998年4月3日,在伊宁市被抓获的两名犯罪嫌疑人交代了他们受努尔墩的指派,为一个叫海米提的人从霍尔果斯口岸入境的货运司机手中取过两批枪支的重大情况。


随后,努尔墩在乌市被抓。警方获得了一个重大线索:4月6日,一批武器将经货运司机之手入境。


4月6日,专案组民警在一辆入境的货车上查获了包括枪支、子弹、手雷、雷管、炸药在内的大批武器弹药,侦破“4·6”运输武器暴力恐怖团伙案的序幕也由此拉开。


然而,海米提、阿玛提等头目却闻风潜逃,已先期偷运入境的20余支枪支及手雷等武器下落不明。


“联络员”供出“联络站”


根据案情,公安机关制定了“以人找枪、以枪找人、尽快起获枪支,消除隐患”的侦查思路。


10天后,我方掌握了海米提曾先后将偷运入境的武器交至阿玛提手中的重大线索。阿玛提,时年28岁,系伊宁市克伯克圩孜乡人,1996年因私出境到埃及,1997年4月参加了境外暴力恐怖组织,接受过军事及体能培训,同年底潜回国内,系“4·6”团伙二号头目。


4月17日凌晨,警方顺藤摸瓜在伊宁市克伯克圩孜乡将“4·6”运输武器暴力恐怖团伙的重要联络员居来提抓获。19日上午,居来提交代:他曾先后三次将一批枪支弹药从海米提处转至伊宁县胡地亚圩孜乡一个叫提义甫江的年轻人手里,再由提义甫江转交到阿玛提手中。


■惊险再现


一座“铁塔”堵住逃路


4月20日0时07分,警方两支小分队已将提义甫江的家包围。


“哎呀,有人啊!”提义甫江的母亲开门出来,发现院中有人,惊叫起来,北屋套房内的灯光立即熄灭。


民警迅速将提义甫江的母亲逼入他父亲和弟弟居住的西屋,并对北屋和西屋的门窗实施控制。


0时09分,第一突击小组对北屋实施突击搜查,组长龙飞冲在最前面,他刚拉开门,就见一暴徒手里端着冲锋枪疯狗般地冲了过来,龙飞和他身后的3名队员,还有守在西屋门前的4名队员生命危在旦夕。


千钧一发之时,龙飞铁塔般地堵住门,举枪射击。但暴徒早有准备,一梭子弹从正面飞向龙飞的腹部,被防弹衣挡住,龙飞躲过了这一劫。然而,躲藏在门后的另一个暴徒也举枪向龙飞的头部射来,子弹击中了龙飞的颈部,就在龙飞倒下的那一瞬间,他手中的枪发出了愤怒的子弹,打掉了暴徒手中的冲锋枪。其他突击民警利用战友用生命换来的几秒钟时间,立即卧倒,利用简陋的地形、地物作依托和屏障,举枪向屋内射击,猛烈的火力封锁住了暴徒外逃的出口。


恐怖分子狗急跳墙


奇袭受挫,敌情突变,屋内暴徒的人数和他们手中武器的情况一时难以摸清,加之屋外大雨如注,能见度只有2米左右,情况对我方极为不利。此时,躲藏在北屋房内的暴徒利用有利地形从窗口向外射击[西海军事],就在队员全力压制该火力点的时候,一暴徒突然持枪从北屋正门冲出,他一面向民警扫射,一面向外逃窜,跑到门外廊檐下时,被击毙。


指挥部领导紧急磋商后,决定:突审提义甫江家人,摸清屋内暴徒人数和武器情况;开展政治攻势,动员提义甫江家人喊话,勒令暴徒缴械投降;立即抢救中弹倒地的龙飞;采取“以静制动,伺机歼灭”战术。


提义甫江的父亲和弟弟交代:北屋住着两个年轻人,姓名不详。西屋住着提义甫江夫妇。提义甫江家人对内喊话,但暴徒仍继续向院内射击;


队员低姿匍匐,从北屋西侧偏房门口贴近中弹倒地的龙飞,冒着生命危险将龙飞救出现场。


突击队员在火力掩护下,向北屋套房内投掷了一枚催泪弹,片刻后,北屋的一暴徒突然从东侧跃窗而出,连续两个翻滚窜下廊檐台阶,一边飞速向后院逃窜,一边用手中的冲锋枪向院内民警点射。这时,西屋一暴徒也拉开门持枪冲了出来,与一正欲转身向其开枪的民警撞在了一起,两人抱在一起撕打,暴徒用手枪击伤了民警的腰部。民警奋力将其掀翻在地,暴徒翻身爬起还想向后院逃窜,民警借着手电光束发现了他的踪影,将其击毙在后院门处。


清扫战场罪证累累


4月20日2时05分,战斗结束了。


经查,被击毙在北屋廊檐下的是“4·6”团伙二号头目阿玛提·买买提;被击毙在距后院门10米处的是提义甫江·乌斯曼;潜逃的暴徒为伊里亚斯·左尔墩,(23岁,伊宁县人,)系伊犁地区暴力团伙总头目伊不拉音·司马义的保镖,“4·6”团伙骨干头目,1997年就被警方通缉。


警方在现场搜出自制炸弹38枚;反坦克地雷、防步兵定向雷、跳雷10枚;雷管27枚,炸药18管,定时器9枚;列有准备暗杀的公安民警、基层村干部、进步群众和宗教人士的名单1份;自制的标有爆炸袭击的伊犁州、地、市党政机关、公安局、银行、电台、邮电局等重要目标的伊宁市地图1份;记有制作炸弹、配置炸药方法的笔记本1本。


在提义甫江居住的西屋套房内,房梁上吊有沙袋,墙上有供射击练习的靶子和射击后的痕迹。


■口述实录


这场惊心动魄的战斗,已经过去6年之久。但是,丈夫生命中最后一夜的点点滴滴,仍然时刻萦绕在龙飞的妻子媛媛的脑海里——


烈士妻子的生死情怀


那天夜里,雨还在不停地下着,龙飞接到一个电话,马上起身要走。


“又出勤?”

“有紧急任务,你早点睡,别等我。”他回答着就出了家门。我和往常一样,一边看电视,一边等他回来。可是已经凌晨2点多了,还不见院子里有动静。我靠在沙发上迷迷糊糊地睡了。轻轻的叩门声惊醒了我,我跳起来跑去开门,却惊异地发现门口站了那么多的人,有防暴队的政委,有龙飞的战友,可就是没有龙飞。


我心一颤,第一个反应就是龙飞出事了,身子一软就瘫了下去。政委一把架住了我:“媛媛,别急,龙飞只是受了重伤!”我信以为真,哭着要去医院陪他,只要他活着,真的,我就什么都不在乎。


直到下午,我才被告知龙飞牺牲的真相,我一下子就昏倒了。


当我终于在医院的冷藏室里见到丈夫那僵直的躯体时,我为自己的呼喊和眼泪换不回他的生命而深感无助和绝望。很久很久,我一直不相信龙飞真的就这么走了,我们是那么相爱,他也才只有28岁。我感觉他还会回来,依然风趣地站在我面前:“别担心,我没那么容易壮烈的。”


记得那一年,新疆的反恐形势十分紧张,有很长一段时间,龙飞和他的战友们都处在战备状态,上至领导,下到队员,全都住在办公室里。其实家就在离办公室不足20米的地方,但他们却不能随便回家。


当时,所有的警嫂都特别害怕夜幕降临后那急促的集合哨音,只要命令一下达,我们的丈夫就荷枪实弹地投入到反恐斗争的第一线,流血牺牲是随时都有可能发生的。所以,只要集合哨声一吹响,妻子们都会不约而同地冲向阳台,看着自己的丈夫全副武装地踏上征程。警车从视线中消失了很久,大家还不愿离去……


6年了,我终于慢慢接受了龙飞已牺牲的事实,也开始鼓励自己勇敢的面对,龙飞走了,但走得壮烈,龙飞是我生命中永远不褪的绿色。

(完)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