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牙(原名《闪亮的日子》) 第五章 第八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2259/


黄昏的余晖当中,张雷坐在学院的攀登楼上吹口琴,吹的曲子是弘一大师填词的《送别》。



刘晓飞和何小雨坐在他的身后。



何小雨轻声合着口琴的旋律唱起来:



“长亭外,古道边,



芳草碧连天;



晚风扶柳笛声残,



夕阳山外山。



天之涯,海之角,



知交半零落;



一壶浊酒尽余欢,



今宵别梦寒。



……”



空灵的歌声敲击着天堂之门。



张雷的口琴声音渐渐弱下来了,他看着远处苍莽的群山,眼泪慢慢流出他深陷的眼窝。



一周的时间,让他消瘦了一圈。原本就棱角分明的脸庞,更加显得如同岩石一样坚硬。



口琴是方子君托何小雨送来的,还有她的一张纸条:



“这是你哥哥留下的,应该你收藏。”



没有落款。



张雷太熟悉这个口琴了,当时他跟哥哥学口琴就是用这个开始的。



从小他们弟兄就是多才多艺,无论在大院里面还是在学校都是女孩们眼中的明星。张雷很崇拜自己的哥哥,他的哥哥是那么出色,出色到了他在少年时代都不能容忍哥哥和女生谈恋爱的事实,甚至想出各种方法去破坏。因为他觉得那样的女孩配不上哥哥,哥哥是属于那种小说里面才会出现的完美女孩的……



是的,方子君是这样的女孩。



只有她配的上哥哥。



但是哥哥牺牲了,牺牲在那片热带丛林深处。



留下她那颗破碎的心在世间游荡。



哥哥走了,真的走了。



张雷闭上眼睛,任凭泪水流淌下来。



刘晓飞把手放在他的肩膀上。



张雷没有回过头,只是回过手握住他的手:“我没事。”



“我们还在一起。”刘晓飞声音嘶哑,“我们是兄弟。”



张雷点点头。



何小雨也伸出手放在他们的手上:“我们也是兄弟。”



张雷笑笑,泪水又流出来。



“给哥哥磕个头吧。”刘晓飞说。



三人起身,张雷把口琴放在南边的楼沿上。



何小雨拿出一包软中华:“子君姐告诉我,你哥哥最喜欢抽这个烟。”



张雷点点头,打开烟,抽出一根点着了,插在口琴前面的砖缝里。



刘晓飞也点着一颗,插在张雷的烟旁边。



甚至从不抽烟的何小雨也点着一颗,插在张雷的烟另一边。



三根烟袅袅散着青雾,在余晖当中升腾,和背景的青山浑然化为一体。



军帽都摘下来,三个人将军帽放在身边,慢慢跪下了。



“哥哥,我们给你磕头了。”张雷说。



“哥哥,从此以后我和张雷就是兄弟,无论生死,永不分离!”刘晓飞庄重地说。



“哥哥,我替子君姐,给你磕头了……”何小雨咬着嘴唇,努力不哭出声。



三个青年军人,对着南方,对着那看不见的热带丛林,对着那埋着忠魂的苍莽热土,用中华民族最古老最庄重的仪式来纪念他们的兄长、这个民族最勇敢的勇士群落当中的一员。



那消失在黑夜当中再也没有飞回来的飞鹰。



张雷伏在楼顶,手指抠着砖缝,额头贴着冰冷的砖头,脊背抽搐着。哭声传出来,他再也无法控制自己对兄长的思念之情,放声大哭。



撕心裂肺的哭声回荡在攀登楼上空。



只是不知道,天堂的哥哥能不能听见?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