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牙(原名《闪亮的日子》) 第五章 第七节

在失去的青春 收藏 12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2259/][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2259/[/size][/URL] 张云受的都不是内伤,皮肉伤恢复很快,明天他就要回到自己的飞鹰侦察队了。这段时间方子君当然就天天照顾他了,照顾得体贴入微。女人这种动物,是需要降服的;越优秀的女人越难降服,只有更优秀的男人才能成为她的男人。但是女人这种动物,一旦被降服,那么就是死心塌地的对自己的男人好——所以男人们不要怪你的女人对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2259/


张云受的都不是内伤,皮肉伤恢复很快,明天他就要回到自己的飞鹰侦察队了。这段时间方子君当然就天天照顾他了,照顾得体贴入微。女人这种动物,是需要降服的;越优秀的女人越难降服,只有更优秀的男人才能成为她的男人。但是女人这种动物,一旦被降服,那么就是死心塌地的对自己的男人好——所以男人们不要怪你的女人对你们不好,那是因为你没本事降服她。降服一个女人不需要什么手段,往往就是那么一个瞬间,你出其不意剑走偏锋,直接就击中了她的要害,剩下的事情就简单化了,男人就等着享福没别的。



方子君显然是被张云降服了。



其实方子君的傲气也不是一般的,但是张云比她更傲。开玩笑,飞鹰么能不傲气么?这种傲气是没有理由的,如同伞兵天生就傲因为他上天的缘故。张云的爷爷是伞兵,父亲是伞兵,他自己也是伞兵,所以这种傲气是天生的。



方子君再傲气,毕竟她也是女人。



或者说,还是个十八岁的少女。



二十二岁的张云就成为她的男人。



因为,她服了。



张云在病房收拾自己的行装,夜色已经笼罩这里,医院归于宁静。方子君在他的背后默默地看着他穿着崭新迷彩服的背影,忍着眼泪,脸上却有几分红晕。



张云正在收拾东西,突然感觉到芬芳。他已经熟悉这种芬芳,他平静地感觉到方子君在背后紧紧抱住他。时间在一分一秒流逝,方子君紧紧抱住他,因为她知道时间对于她越来越宝贵。



每过去一秒,张云就距离出发的时间接近一秒。



也就是距离危险更近一秒。



方子君的眼泪在默默流淌。



张云不动,感觉着方子君的拥抱,感觉着她高耸的柔软的胸口贴着自己结实的脊背。



感觉到方子君的心跳,那么热烈。



张云慢慢解开方子君的手臂,对着方子君。他的脊背挡住了窗口泛进的月光,于是方子君就在他的影子笼罩下。



黑暗当中,看不见方子君的脸。



张云伸手触摸,触摸到一脸眼泪。



方子君哭出声来。



“你是坏蛋!”



“我是坏蛋!”



“你是大坏蛋!”



“我是大坏蛋!”



“你是最大最大的坏蛋!”



“我是最大最大的坏蛋!”



方子君哇哇哭了。



张云紧紧抱着她,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什么。



方子君揽着他的脖子,张云低下头吻住方子君的柔唇。方子君的舌头一下子跳进他的嘴,犹如小鹿一样跳动。张云不敢乱动,只是呼吸更加急促,他不得不和以前一样克制自己。



毕竟,他是二十二岁的男人。



而且比别的男人更强壮。



方子君却不管不顾,流着眼泪吻着张云。



张云使劲推开方子君,笑了:“你再这样我喘不过气了。”



“就是让你喘不过气!”



方子君又覆盖上他的嘴唇。



张云忍耐着,感觉到方子君的嘴唇移动到了他的脸颊上,吻着他刚刚剃干净的下巴。那里还有细密的胡喳子,扎着方子君的脸和嘴唇。接着小鹿一样的舌头跳动到他的耳朵,他的脖子,他的突出的喉结……



张云只能强制推开方子君:



“你别这样,外面有人!”



“我看谁敢进来?”



方子君的眼睛在黑夜当中闪烁着泪花。



两个人都是急促地喘气。



“子君,我们战后就结婚。”



张云认真地说。



方子君咬着嘴唇,半天,嘟囔出一句话:



“我想给你怀个孩子。”



张云跟被雷劈了一样,呆住了。



方子君扑上来:



“我想给你怀个孩子,我们的孩子。”



张云呆了半天:“我会回来的,你等我——战后就结婚。”



“可是我怕……”



方子君哭着堵住他的嘴。



“我会回来的!”张云坚定地说。



“我等不了你回来,我想给你!”方子君哭着说。



外面远处,炮兵密集射击开始,间或有高射机枪的粗重射击。



方子君吻住张云的嘴,张云低下头抱住她。



“我是你的女人,飞鹰的女人……”方子君哭泣着。



张云吻着她的嘴唇,吻着她的脸颊,吻着她洁白的脖子。方子君扬起头闭上眼睛,抱着自己的男人。两人倒在行军床上,行军床立即啪一声断裂了。两人都惊了一下。



外面哨兵跑步过来拉枪栓:“什么声音?!”



“去去去!”女兵宿舍那边喊,“站你的岗去!没你事儿瞎跑什么?!”



哨兵悻悻答了一声是,脚步声回去了。



“没事。”方子君羞涩地笑道,“她们都帮我看着呢。”



张云眼中又是那种傲气的神情:“你是我的了。”



“是的。”



方子君松开张云的脖子,软软地躺在塌在地上的军被上。



“我是你的了,伞兵。”



张云的野性被唤醒,哗啦一声撕开方子君军装的前襟,连内衣一起撕裂了。方子君洁白高耸的乳房一下子崩出来,她惊恐地低声叫了一声捂住自己的前胸。



张云的动作温柔下来,他吻住了方子君的嘴唇:“你是我的女人。”



方子君点头,手缓缓松开了。



外面的炮声还在继续,张云的手却温柔起来。方子君乖巧地将自己的身躯抬起来,让张云脱去自己的军装和内衣。她闭上眼,等待着自己的成人仪式。



当张云攻入方子君的城门的时候,她痛楚地叫了一声。



“疼吗?”



张云立即停住。



方子君睁开眼,抚摸着张云满背的伤疤,流着眼泪:



“我想你,更疼。”



随着张云的攻势加强,方子君脸上的痛楚掺杂了一种复杂的表情。这种表情圣洁而又充满诱惑,在这样一个纯真的女孩脸上是那么矛盾地统一在一起。一种奉献的快乐从她女性的身体深处涌现出来,她不由地叫出声音。



这种声音不再痛楚,而是充满了快乐。



她吻着他的耳朵,在他的耳朵旁边低声呼唤:



“我,爱你……”



当男人爆发出来,方子君终于不能再忍受那巨浪的冲击高叫出来。



远处炮声又开始了,带着死神的尖啸。



在提醒他们,这里还是战场。



……



天亮了,他走了。



她站在山坡上看着吉普车远去。



一直消失,也没有离去。



……



“你,你怀孕了么?”何小雨睁大眼睛问。



方子君遗憾地摇头:“没有,我那时候不知道还有安全期。我给他的那天,正是例假头一天刚走。”



何小雨长出一口气,不知道是庆幸还是失落。



“我第一次见到张雷,确实有一种异样的感觉。”方子君说,“因为他太象他哥哥了,但是我知道这不是一个人。我不能再这样下去,我会毁了张雷。我不爱他,也不可能爱。我和他的哥哥曾经在一起,我怎么可能还和他在一起呢?”



何小雨不知道该说什么。



“那,反正……”何小雨想了半天说,“你自己得好好合计合计,事情已经过去好几年了,就算你不和张雷在一起,你也不能这样一直下去啊。”



方子君拉开窗帘,阳光洒进来。



“天亮了。”



方子君脸上绽出一丝笑容。



“可是,已经没有飞鹰了。”



她的笑容凝固了,哭了一夜的红肿眼睛又渗出眼泪。



何小雨从背后抱住她:“姐姐,你太苦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