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龙关于人性的论述

人性的变幻以及深邃,

永远无法言说。

人如果能够了解了“自己”,

就是拥有了永恒的真理。

不管是被时间遗忘,抑或是遗忘了时间,两者之间都有一个共的特征一--不变。

一个人若能多晒晒太阳,就不会做卑鄙无耻的事。无论是谁,在这么可爱的阳光下,都想不出坏主意来的。

人,真是奇怪得很,有时竟宁愿去听信别人的谣言,而不相信真话。

随时找机会让自己笑笑,松弛松弛自己的神经——一个人的神经若是太紧张,遇到了危险的事,就会不知道该怎么应付的。

一个人若想要享受成功,就得先学会如何去接受失败。

无论多大的胜利,都不会令我喜欢得冲晕了头的,无论多大的失败,也不能令我像野狗般地夹着尾巴逃走。

我们蔑视的,只是少数人立下的规矩,这种规矩自然不值得尊敬,而道德和正义,无论任何人也不该轻视。

在这种地方,财富在人们眼里本算不了什么,但等你财富真正够多的时候,人们还是会一样肃然起敬的。

人们对自己买来的东西,总会珍惜些;若是别人送的,就难免要瞧得轻了。

一个人只要还会笑,就不能算是六亲不认的人。

就是最丑陋的人,脸上若有了从心底发出的笑容,看起来也会显得容光焕发,可爱得多。

人总有人性,人性中总有善良的一面,对这一点我们永远都充满信心。

只有孤独已久的人才会有喃喃自语的习惯,只有孤独的人才会欣赏自己的说话。

喜欢窥探别人隐秘的人,就必定是好恶的小人。

你若想去刺探别人的秘密,就得先准备随时牺牲自己。

很多人都以为年纪越大的人越谦虚,其实一个人年纪越大,就越不肯服输,越喜欢听别人奉承自己。

奉承话若由一个和自己本事差不多的同行嘴里说出来,那更是过痛无比,天下没有人不喜欢听的。

名气有时就像是包袱,名气越大,包袱越重。

越是平常的东西,有些人却越是觉得珍贵,这只怕也就是那些天演贵胃们的悲哀。因为他们虽然享尽人间的荣华富贵,但一些平常的人都能享受的乐趣,他们反而永远也享受不到。

世人大多宁可看重满口谎话的伪君子,也不肯看重直言无忌的真小人。

若没有悲天悯人的心肠,又怎配做英雄侠士。

一个人不去耕耘,就想求收获,是永远也不会愉快的。

一个对人类如此热爱的人,绝不会是坏蛋。

有些事情,明明看到了,却想不通,有些事情,虽然没有看到,却能想通其中的来龙去脉。

如果你能完全透彻的了解一个人,这个人对你还有什么威胁?

恶势力尽管会在一段时期里占着优势,但是总会出现一些不妥协,不被利诱,不为情感,无视生死恩仇的英雄,出来整顿局面。

英雄绝不会坐在别人的圈套里走不出去。

道和魔的比例也不一样,道的一尺,可能就是十丈,而魔的一丈,也许只有一寸。

无论你要找什么,只要肯去找的人,才会找得到。

世上本就有很多事都是这样子的———个发明车辆的人,一定是懒得走路的人。就因为人们不愿吃苦,所以人类的生活才会进步。

“孤独”,有时本就是种享受,却又偏偏要让人想起些不该想的事。

大多伤感的回忆,不仅能令人老,往往也会令人改变。让能输得起的人,输一点给输不起的人,这并没有什么不对。

表面上看来很快乐的人,却往往会很寂寞。

“贫穷”,岂非寂寞的一种?寂寞岂非总是跟着贫穷而来?

“骂人”,当然不是件值得向别人推荐的事,却永远有它值得存在的理由。无论谁痛痛快快的骂过一个自己痛恨的人之后,总是会觉得全身舒畅,心情愉快的,好像便秘多日肠胃忽然畅通。

你有钱的时候,寂寞总容易打发的,等你囊空如洗时,你才会发现寂寞就像是你自己的影子一样,用鞭子抽子抽都抽不走。

该忘记的事为什么总是偏偏忘不了?该记得的事为什么总是偏偏想不起?

要想吓人的人,往往都会先吓倒自己。

一个人为什么总是要等到最后的一瞬间,才能了解到一些本来早已该了解的事?

言多必失。占尽上风,抢尽攻势的人,也迟早必有失招的时候。

就因为我已老了,就因为我已过了几十年乏味的日子,所以我才要趁我活着的时候,做一番轰轰烈烈的事。

若是到了真正危险的时候,人类也会变得像野兽一样,也有了像野兽般的本能和第六感。

能尊敬自己的人,别人也同样会尊敬他的。

一个人一定要先尊重自己,别人才会尊敬他。

每个人站着的地方,本来都是平等的,只看你肯不肯往上爬。你若站在那里乘风凉,看着别人爬得满头大汗,等别人爬上去之后,再说这世界不平等,不公平,那才是真正的不公平。

假如每个人都明白这道理,世上就不会有那么多仇恨和痛苦存在。

一个人若已到了没有任何东西可以依赖的时候,往往会变得坚强起来的。

不肯学挨打的人,就最好也不要去学打人。你想打人,就得准备挨打。

越简单的道理,有很多人反而越不能明白。

人们为什么总是要等到幸福已失去了时,才能真正明白幸福是什么?

不论多曲折离奇的事,一说穿了,你就会发现它并不像你想象中那么复杂。

只有会装糊涂,也肯装糊涂的人,才是真正最精明,最厉害的。

一个若是连自己都轻视自己,又怎么能期望别人看重你。

有很多人都是这样子的,只能看得见别人的错,却忘了自己的。

但世界上的事往往也很奇怪,不想出名的人,反而偏偏会出名。

我骗了你,他却骗了我,每个人好像都命中注定要被某一种人骗的。

有月圆的午夜,有很多人都会发现的,有的会动喜心,有的会犯暴行,有的会杀人。

一个传奇是怎么造成的?一个英雄是怎么造成的,多少艰辛,多少血泪,多少忍受,多少自制。

虽然血战也许是大家都明白的,可是忍受和自制恐怕就比较难以了解了。

两个人无冤无仇,却偏偏恨不得一剑刺穿对方的咽喉,这种事若不是无聊,还有什么事无聊?

叶落归根,人也总是要成家的。流浪得太久,做一个无拘无束的浪子,虽然也有很多快乐,可是欢乐后的空虚和寂寞,却是很少有人能忍受的。

流浪也是种疾病,就像是癌症一样,你想治好它固然不容易,想染上这种病也同样不容易。

财富并不一定能使人快乐,但至少总比贫穷好得多。

要知道别人的秘密,唯一的方法就是自己先说真话。

如果没有听众,不管你是在说话唱戏还是骂人,都是件很累人很无趣的事。

存在求胜之心,就难免要上当了。

要打赢,就要冷静。

说谎最初的动机只不过是保护自己,一个人要说过很多次谎之后,才懂得用谎话来保护自己。

猪八戒真的愚蠢吗?

在猪眼中,世上最愚蠢的动物也许是人。

无论你是婊子也好,是孙子也好,只要你能吃得起二十两银子一桌的酒席,他们就会像伺候祖宗似的伺候你。

开饭铺的人,大多遵守一个原则:有钱的就是大爷。

虎狼只为了生存才杀人,人却可以不为什么就杀人,而且据我所知,人杀死的人,要比虎狼杀死的人多得多了。

人类为什么总是喜欢猎杀自己的同类?

有时马的确要比人可爱得多,至少它不会揭破别人的秘密,也不会出卖你。

一个人若是太聪明了,知道的事大多,也许慢慢就会变成疯子。

同样的一幅画,如果由不同的人来处理,结果通常都是不一样的。因为这世界上有各式各样不同的人,就算在同样约处境下,处理同样的一件事,所用的方法部不会一样。这个世界上大多数人在彻底失败时都会变成困兽。

智者淡然,枭雄冷静;智者无欲,枭雄无情。对得失之间的把握,都是有分寸的。

一个人若是还能挣扎,还能奋斗,还能抵抗,无论遇着什么事都不可怕。但若只能坐在那里等着,那就太可怕了。只有在这种时候,才能看得出一个人的勇气。

一个人只要还没有死,无论在何种情况下,都得忍耐——我总认为这是做人最基本的条件。

世上本就没有一个人能完全了解另一个人的,无论是夫妻,是兄弟,是朋友都一样。

人非但没有权杀死别人,也没有权杀死自己!

世上又有一个人会承认自己是不敢的?这“不愿”两字,正是“不敢”的最好托词。

运气也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一个人若是每次都能将机会把握住,他的运气一定永远都很好。

无论多么可怕的人,你只要懂得如何去降伏他,他就是付的奴隶;无论多可怕的力量,你只要懂得如何去利用它,它也会变得属于你。

每个人都有善良的一面,也有邪恶的一面。

只要你方法用得对,天下根本就没有永不上当的人。任何人都不例外,就算最聪明的人,在某个人面前,也会变成呆子。

一个人若是躺进了棺材,就会忽然觉得自己与红尘隔绝,变得心静如水,许多平时想不到的地方,这时都想到了,许多平时已忘记了的事,这时也会一一的全部重现在眼前。这世界上有很多人虽然很可恶,很可耻,但他们做的事,有的也是被逼不得已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