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狼故事系列——听来的故事(一)

期待情结 收藏 34 28738

狼故事系列——听来的故事(二)

http://bbs.tiexue.net/post_2228870_1.html

狼对于现在的我们来说无疑是一种充满神秘未知的动物,我们对它们的了解仅仅局限于幼时“狼外婆”、动物园里类似狗一样的犬科动物和动物世界中短短十几分钟的解说。前几日阅读姜戎先生所著《狼图腾》一书,对狼又有了一番理性的认识,更加激发起进一步了解这种动物的兴趣。结合单位乡邮投递人员的日常工作实际,尤其是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从事乡邮投递的老职工定会有许多关于狼的故事,借九九“重阳节”下乡慰问离退休老职工之际,探听到不少精彩、惊悸的狼故事。拙写出来,供各位同行一阅!

翻阅县志拾玖页年鉴“建国五、六十年代,逢自然灾害,境内狼患猖獗,尤以山区为甚,民多惧之……”。

一九五九年,马森言同志在小城西北八十余里的东崖底公社邮电支局工作,负责全社群众、驻军、镇府机关信函收寄、报刊订阅兼任支局长。下辖职工三名,一人负责电话、电报接发;两人负责乡邮投递。(为了便于叙述,下面统用“第一人称”)。

在距公社西北五十余里有海军基地一处,对外称三八五零二部队,由于地处大山深处(离最近的山村也有三十余里),出于保密工作需要部队平时管理严格,战士被绝对禁止同当地老百姓接触,驻地周围十公里范围内禁止老百姓进入,尤其是部队后面那几座大山是绝对不允许陌生人进入的,为此除了官兵外只有平常去部队送信、报刊和机要的投递员才能进去,同样官兵只要到了公社所在的小镇也多会选择到邮电所吃饭、休息。久而久之形成了相处融洽的军企关系,熟悉到部队的干部、事务长和绝大多数的战士都能喊出我们四个人的名字。

那年年末临近春节时分,部队首长依惯例邀请邮电所的职工到部队联欢、会餐,会餐后已经是下午三点左右,天上又下起纷纷扬扬鹅毛般的大雪,部队首长安排一名朱参谋和司机小魏负责送我们回去,并给每人准备了一份年货。车是一辆类似后来北京212吉普式俄罗斯产的车子,按部队规定车上配有冲锋枪、“五四”手枪各一只。

告别部队后,我们沿着崎岖的沙石路向小镇的方向小心进发。途中,一位打猎的猎户搭我们的车回家。雪越来越大,路上的积雪也越来越厚。尽管部队的车子烧的是柴油而且轮胎也是新换的,花纹也大,但仍然不时打滑,六点左右面对沙石路面上近半尺厚的积雪,车轮飞转就是不前进,但也不能后退。因为路面仅容一辆车通行,雪下面坚硬的沙石路面早已被严寒冻得坚硬光滑,一旦控制不好就有滑下山崖的危险。我们几个人一齐下来推车,并搬来一些山石土块垫在车轮下面,汽车如蜗牛般的一点点前进。

就在此刻,猎户和朱参谋几乎同时发现,在我们左侧的山坡约100米的地方,一群灰黄色的东西正慢慢向这边靠近。疑惑间,那位猎户急喊:“上车,赶紧上去,这是一群恶狼”,我们急忙爬上车,司机小魏赶紧发动车子,加大了油门可车子就是原地不动!狼群渐渐逼近了汽车。好家伙,一共七只几乎个个有金钱豹大小,雪地上的爪印足有成人手掌的一半大小,肚子瘪瘪贴贴,眼中漏出凶残的目光。小魏一把抓起冲锋枪奔向后车门,朱参谋大喝一声:“干什么?”一把夺下枪“你忘了二营副的事”,小魏打了一个寒颤,目光里闪出一丝恐惧。猎户慢慢地说“绝对不能开枪,如果开枪你或许能打死一个,但其他的不是跑进树林就是钻进车底那就难办了,狼群会不顾一切先把轮胎咬破,让我们寸步难行,然后召集更多的狼和我们凭拼命,最可怕的是,饿急的狼会不顾一切地扑进车厢里,像我们车厢这层帆皮根本经不起狼抓和狼牙的撕扯,就算我们能坚持一会,可在这前不着村后不这店的地方,没有人会知道,也就别指望别人来救我们的,只有死!”。我说那该怎么办?“别急,有办法。一连几天的雪狼没东西吃,一个个饿疯了”说着猎户把自己打到的两只野鸡、三只野兔丢到离车七八米的地方。七只狼眼都红了,吼叫着扑向这些食物,几口就吃了个精光。抬头两眼直愣愣的盯着后车门,又向前靠近。

“车上有吃的没有?”猎户的声音已经颤抖。

“有”我们几乎同声回答,“那就丢下去”猎户像是在下达命令。

我们七手八脚把部队送给我们的四个猪后腿、十几斤排骨和十几罐地方上难得一见 午餐肉罐头都抛下车,慌乱中同事把部队给得一瓶白酒也扔了下去,车厢里爆出一阵极短的笑声,随即紧张的盯着车外。狼群又是吼叫着扑向了食物,但吃的速度却逐渐慢下来,眼见肚子慢慢的大了起来,我们发现平时需要用刀才能开启的罐头,在两只狼的撕扯之下竟如同布一样轻易的撕开,看得大家心里一阵阵发慌。也就一支烟的工夫,狼群吃完了。却不走,整齐的坐在地上盯着后车门,有所不同的是稍微靠前的一只狼竟然歪着脑袋看着我们。

猎户道“差不多了,还有没有”。

“就剩几条带鱼了”

“扔下去吧!保命要紧,千万别心疼!”说句实在话那年头一年难得一闻荤腥味,更何况是吃也没吃过的带鱼呢?看见我们的犹豫,朱参谋道“老马,丢下去吧!。改天部队有人到镇子再给你们带几条”。

按照他的要求,我们将车上仅剩的一点猪肉和带鱼丢了下去,这次狼群只有最瘦小的那只狼把猪肉吃了,其它的却在只用鼻子对带鱼嗅了嗅。一头狼过来围着车子转了一圈后,带着狼群向路旁的松树林钻去。

我们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下车把带鱼捡了起来,重新开始推车,但推了半天仍无济于事,已经八点多了,漆黑的夜空没有一丝星光,焦虑的心再次提了起来,此时在尾灯微弱的灯光里,隐约看见十几米外狼群又出现了,奇怪的是好像嘴里叼着什么东西.

我们只得又赶紧得爬上车,耳朵警惕的听着外面的动静,朱参谋和小魏也紧张的盯着倒车镜观察着狼的动静。只见大狼把嘴里叼的东西分别放在汽车后轮下面。“狼是在帮我们”小魏惊喜的叫到。接着狼一齐钻到车底下,在疑惑间却看到汽车两侧的积雪飞扬,一部分飘落山崖,一部分堆向路边。不一会,它们从车底钻了出来,跑到车的前方看见车灯发出的强光,狼犹豫了一下站在路旁眼睛盯着驾驶室,“打开转向灯,关掉大灯”朱参谋命令到。狼又回到车前头朝前尾朝后,前腿爬了下来,嘴和脖子一齐拱入雪中向前拱去,然后头对头站在两边,用后腿向尾部扒雪,路面渐渐的露了出来,朱参谋掩饰不住内心的喜悦说到“赶快发动车子,慢慢朝前开”。车子果然启动了,徐徐向前,猎户也激动得和我们抱在了一起。

车向前,狼向两侧闪开向后跑去,把垫在地上的东西又叼了起来,从尾灯中我们看清原来是一些大树枝,车刚好行到积雪厚的地方,有空转打滑了,狼又重复刚才的动作。就这样重复一次,汽车向前移动一段,大约过了一个小时,车向前行进了一里多,终于到达了坡顶在向前就是下坡了。

汽车到坡顶后,狼不再叼树枝了,在我们车前方靠里一侧整齐的坐着,不同的是体形最大的狼仍然坐在同其它狼保持一线稍微突出向前的位置。猎户告诉我们那是头狼,大概是对我们投放食物的报答。朱参谋激动地对着狼竖起了大拇指。我们把刚才没舍得投下的一点熟肉又丢了下去。可狼似乎没有什么反应,只是在车过后,才叼起来顺着尾灯的余光跃上路旁的山坡,头狼在前其余在后有序的朝来路跑去。

下坡后,过了半个小时左右到了猎户居住的村子,猎户极力邀请我们到家里住下,明天再走。由于害怕领导担心,我们婉言谢绝了挽留,猎户见我们不去让稍等一下,跑回去提了三罐自酿的柿子酒放在车上,挥手告别。回到镇上已经十一点多了,朱参谋给部队打了一个电话,经请示,部队长答应他们明天早上赶回去。夜里,我和朱参谋在炕上就着咸菜,喝着柿子酒闲扯着,我忽然想起朱参谋在车上喊道“二营副”的事,就顺口问道“二营副遇到了什么事,让你那么紧张? ”,朱参谋看了我一眼,低沉地向我讲起了后面一则关于狼的……

本文内容于 2007-9-7 12:44:54 被小编Z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