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官,俺农民不认你这个儿子

rjp 收藏 1 4
导读:俺们农民这个头衔,一般来说,许多人唯恐避之不及。一提起“农民”,一些人总是认为是土气庸俗、贫穷落后的代名词,可是俺农民的这个头衔,在不少落网的腐败分子眼里却成了“宝”,他们争着抢着要与俺农民攀亲戚,套近乎,争着做俺农民的儿子。 这不,日前安徽省能源集团有限公司原党委书记、总经理(正厅级),兼任皖能股份公司董事长、总经理张绍仓,因涉嫌贪污、受贿受审,在法庭上宣读自己的忏悔书说:“我是农民的儿子,组织上为了培养我,送我上大学、将我下派到县里挂职锻炼,倾注了很大的心血……”。(2007年9月4日《检察日报》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俺们农民这个头衔,一般来说,许多人唯恐避之不及。一提起“农民”,一些人总是认为是土气庸俗、贫穷落后的代名词,可是俺农民的这个头衔,在不少落网的腐败分子眼里却成了“宝”,他们争着抢着要与俺农民攀亲戚,套近乎,争着做俺农民的儿子。


这不,日前安徽省能源集团有限公司原党委书记、总经理(正厅级),兼任皖能股份公司董事长、总经理张绍仓,因涉嫌贪污、受贿受审,在法庭上宣读自己的忏悔书说:“我是农民的儿子,组织上为了培养我,送我上大学、将我下派到县里挂职锻炼,倾注了很大的心血……”。(2007年9月4日《检察日报》)


经媒体披露,张绍仓的这份“认农民作父”的忏悔书,竟然有不少部分是抄袭别人的。连认农民作父这一细节也要抄袭,可见俺“农民”这个头衔,在贪官这个群体中,是多么的炙手可热。贪官的“我是农民的儿子”之类的忏悔,俺这老农民的耳朵都听出了老茧,俺扳指略微“清算”了一下,说过这些话的贪官就有几十位,俺只把级别高的在此罗列一下:


湖北省原副省长孟庆平说过:“我是一个贫苦农民家庭出身的孩子”;江西省原副省长胡长清伏法前说:“我出身于穷山沟,是一个农民的儿子”;原安徽省委副书记王昭耀:“我家祖祖辈辈是农民,我是农民的儿子”;黑龙江省绥化市原市委书记马德说:“我是一个农民的儿子,走到今天这一步,对不起党、对不起国家和人民1……


这些贪官在位时,位高权重,从不提自己跟俺农民有什么关系,一旦劣迹败露,就把俺农民拉来做“垫背”的,仿佛你们的罪过都是因为有了俺这个农民“爹”造成了似的。你们这样作,无非是想证实,俺混到这一步容易吗?俺起点低,进步快,也是一个人物啊!想与俺农民套一下近乎,换得别人的同情,争取宽大处理。同时,也想用俺们农民的卑微的地位来证实,你今天的罪过,都是因为是农民的儿子,“小农意识”作怪,才造成今天的结果。以此把自己的所犯的罪行,往俺农民头上“平摊”,好像你作的孽,都是俺这个农民爹教育无方造成的。


俺农民都是勤把苦做、凭自己力气吃饭的人,你们这些贪官吸食民脂民膏、包养二奶情人、花天酒地之时,从来不提“我是农民的儿子”,一旦翻船被法办之时,就把“我是农民的儿子”挂在嘴边,这不是往俺农民头上栽赃、扣屎盆子吗?你们早就忘记了自己是农民的儿子,这样的败家子还配叫“农民的儿子”?俺农民也不认你这个“儿子”。


最后,俺要告诫那些贪官,以后不要称自己是俺们的儿子了,俺农民早与你们断绝了父子关系。


作者:田德政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