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抗日》 第四集中国远征軍 第十二章、枪王温迪成

dontbb 收藏 7 6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92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921/[/size][/URL] [内容简介] 温迪成烈士的遗体没有被火化,他被战友和敬佩他的约翰少尉等英軍官兵,轮留背出了丛林。 第二天,109师全体官兵和这次与温迪成烈士一起战斗过的中英官兵,全部参加了温迪成烈士的追悼会,然后在109师驻地前,一个山清水秀的风水宝地,少将师长范家兴亲自为温迪成烈士举行隆重葬礼。便竖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21/


峡谷内,数百名英俘全部来至英第一师和三十六师,其中绝大多数是英第一师的。但分属十几个连队,显得乱糟糟的。


其中军衔最高的是三十六师一名少校。军衔最高的安德生中校当然不让地下令;“所有英俘,排队报数。”好在大家都是受训过的軍人,英俘们很快列队完毕。最后一个英俘报数是“813”。


安德生中校与蓝宝成商量后,将所有英军编成7个连,便从英俘中挑选战斗力较强的几十个官兵,用缴获的武器弹药武装起来,和原有的英軍组成第一连。配合特种兵作战。约翰少尉等强壮如牛的英军为二连……



大峡谷外,虽然危机四伏。但蓝宝成也不敢在峡谷内久留,他下令;部队连夜向中国远征軍109师防区前进……


蓝宝成帶着5个特种兵在队伍最前面担负搜索警戒,指示方向。


约翰少尉则率二连一排,三人一组,手执鬼子指挥刀轮番地在前面丛林中奋力开路。刚开始吃饱鬼子肉的强壮的英俘们为了尽快逃离险境,个个十分卖力。但长期养尊处优的英軍们实在不是干体力活的料,不到二个小时,一个个汗流浃背精疲力尽。看着密不透风的原始丛林,已是心有余而力不足。蓝宝成无奈之下只好下令:调英軍二连二排上来,只有死要面子的约翰少尉硬撑着没有下去。


据中的安德生中校率大部队慢慢地向前挪动,此时他心急如焚,生怕大队鬼子追上来。他知道小鬼子困不住神通广大的蓝宝成他们,但自己大多数手无寸铁的同胞可就惨了。


殿后的黄班长和5个特种兵见大部队走得太慢,比安德生中校更急,因为天已开始放亮。一旦小鬼子发现“活粮仓”被劫,一定会不顾一切追过来。


天已大亮,蓝宝成和约翰少尉他們面前突然开朗,这是一片草地,草地中央有一洼五光十色的小湖,一条小河由北向东流入湖中,一群正在吃草的梅花麂在草地中央,无忧无虑地吃草。蓝宝成大喜,在丛林中食物有时甚至比武器弹药都重要,他示意约翰少尉他們不要动。


蓝宝成冲手下5个特种兵做了一个包抄的手势,眼看就要得手了。突然,梅花麂群象炸锅一样狂奔起来,难道;它们发现了人类的意图?好一会儿,大家才发现是两只花豹在追逐梅花麂群。不一会儿,梅花麂群和追逐者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即乎到嘴边的肉没了,让蓝宝成和身后的约翰少尉他們十分沮喪。精疲力竭的开路的英軍们踉踉蹌蹌地走进了草地,他們不管不顾象烂泥一样瘫倒在草地上。不过蓝宝成他們警惕性还是很高,他们并没有立即坐下,也没有到林中小河边取水解渴,而是6人成散兵队形,保持十来米的间距向小河边四周仔细搜索,见无情况才向主力部队发出讯号。又经过了半个小时,安德生中校率大部队陆续进入小河边林空草地,走了一夜,忽然在这小河边林空里见到阳光和小河、小湖,那些很疲惫的英军见此景况,挂满汗水的脸上,顿时绽开了笑容。不等命令就纷纷一屁股坐在草地上。


蓝宝成知道再不休息,整个英軍会累垮,他马上命令4个特种兵,两人一组担任警戒,同时下令;“就地休息5分钟。”


5分钟后,蓝宝成站起来,再一次确认了一下方位后,见小河水不深。命令;部队沿小河向上游急行军。


但长期缺少高强度训练的英軍们大多数没有马上起来,蓝宝成看也不看,带着能站起来的人跑了。安德生中校恨坐在地上的英軍们不争气,怒吼道:“想做俘虏的,可以留下。”


这句话果然有效,坐在地上的所有英軍们一听,马上从地上爬起来,拚命追赶前面的蓝宝成他们。特別是受尽拆磨和惊吓的英俘们,跑起来更是不要命。二小时后,倒是没有做过俘虏,也又没吃鬼子肉的英军们又累又饿首先撑不住了,安德生中校马上命强壮的英俘们扶着战友急行军。


部队沿小河急行军15公里左右。蓝宝成等人又带部队转进了左边的原始丛林。


到下午2点,从早上起,所有人一直没有进食,也无食可进。部队个个又累又饿,除了蓝宝成的人,绝大多数英军都撑不住了,气喘吁吁的安德生中校也撑不住了,只好对蓝宝成道;“蓝宝成中尉,让大家休息一下吧!”


蓝宝成中尉还没来得及回答,“砰、砰、砰”身后突然传来几声枪响,显然是殿后的黄班长他们与鬼子搜索队交火了,早已疲惫不堪的英军们,象受惊的野兔一样又拚命逃跑起来……


蓝宝成站在原地没有动,因为他知道;盲目逃跑,早已疲惫不堪的英军们肯定会重入虎口,他观察了一下四周围地形,发现前面不远处的山隘,是个阻击敌人的好地方,马上对安德生中校道;“凡是有武器的中英联军全部留下来打阻击,掩护手无寸铁的大部队撤退。”


有武器的一连官兵恨不得扔掉手中武器逃命,但见蓝宝成的人和安德生中校,以身作则,全都留了下来,加上本属开路二连的约翰少尉也主动要求留下,大家也只好服从命令。本来蓝宝成让安德生中校率大部队撤退,但被高傲的安德生中校拒绝,他仍让那名英军中尉帶大部队随一名中国特种兵撤退。


后面传来激烈的枪声,受惊的赤手空拳的英军们逃起命来也算很快了,但那名肩负帶路和搬救兵的中国特种兵还是认为;身后的英军大部队走得太慢,他与帶队的那名英军中尉商量后,独自一人跑步先行,只是沿途不时留下了一些标记……


率队与小鬼子发生激烈枪战的黄班长,见鬼子越来越多,知道鬼子大部队上来了,命手下用手雷设了一些诡雷后,交替掩护撤退了。


黄班长他们刚撤到阻击陣地上,身后不时传来爆炸声,看来有小鬼子中招了。但小鬼子也玩命了,不到三分钟,身后的丛林中,一个带着黄帽子枪剌上挑着膏药旗的小鬼子出现了,这个家伙瞄着腰,四处张望,接着是第二个,第三个,很快更多的小鬼子出现了。


蓝宝成对安德生中校低声的说道:“传命;等鬼子走近了再开枪,小鬼子不进入50米区域以内,所有英军谁也不准开枪。”


自认枪法不错约翰少尉,心想敌人离自己越远越好,自己可以从容的一一“点杀”。他不满地大声抗议道;“中尉,为什么?难道要敌人离自己越近越好?”


蓝宝成倒是没有计较这些,对约翰少尉说道:“我们的子弹很缺乏,打一颗少一颗,而且英军枪法大都不如小鬼子,小鬼子的枪法很准,战术训练有素,远战对他们有利,没有办法只好采取近战了,这样我们才有可能支撑到与援军过来。”


“当然,神枪手可以例外!” 蓝宝成见约翰少尉仍然气鼓鼓的,看出约翰少尉有点真本事,又笑着补充道。


身边的安德生中校非常不满约翰少尉对蓝宝成不大尊敬,狠狠的“白”了约翰少尉一眼大声吼道;“大家请注意,所有人必需无条件服从蓝宝成中尉的命令,否则军法处置。”


约翰少尉横了安德生中校一眼答道:“知道了。”正准备走开,突然想到有英军士兵曾告诉过自己,蓝宝成中尉是神枪手,他马上摸了摸头,四处张望,然后在蓝宝成藏身处,不远的地方,找了一个位置隐蔽下来。


远处的小鬼子越来越多,枪剌上挑着膏药旗的小鬼子和一个手里拿指挥刀的鬼子也发现了逃跑者设下的阻击陣地,由于双方距离有大约800米,俩人肆无忌惮站在一方巨石上朝这边指指点点。


蓝宝成中尉和另一各持三八大盖的特种兵会心地相视一笑,拉开了枪栓,开始瞄准起来,同时悄悄地将枪口锁定俩个囂張的鬼子,不远处的约翰少尉非常惊异的看着他俩,不会要在这个距离开枪吧?前面的敌人看上去不过只有拳头大小,这怎么可能击中?


蓝宝成中尉似乎脑后长了眼睛,他回头看了约翰少尉一眼;满脸微笑似乎在说:“你看好了。”

又瞄准了差不多一分钟,蓝宝成中尉和持三八大盖的特种兵都没有开枪,这让约翰少尉松了一口气,心想看来他们也没有绝对的把握。


正在约翰少尉松懈下来的时候,“砰!砰!”二枪几乎在同一时间响了,二个久经沙场的鬼子也看到了枪响处微弱的火光,也没有在意,等他俩感到不妙时,以迟了。


二个鬼子猛然栽倒在地上,所有鬼子吓得统统趴下,本来心惊胆颤的英军们士气大振,不少英军兴奋地拍掌欢乎道:“打中了,打中了。”


不过约翰少尉将敬佩的眼光投向了那名特种兵,因为那名特种兵一枪打碎了枪剌上挑着膏药旗的小鬼子的脑袋,小鬼子头上迸裂出一个小小的血红的洞,他的脑袋被完全击穿了。而蓝宝成中尉就差一点,他一枪只击中了那个拿指挥刀的日军膝盖骨,没有命中要害。


那个鬼子军官倒下去以后,躺在那里哇哇惨叫,四个心腹小鬼子完全不顾隐蔽跑到他的身边,去抬受伤的鬼子军官,当然,也有一些清醒的鬼子士兵躲在一边,大声招呼着这几个不知死活的鬼子。


蓝宝成中尉和持三八大盖的特种兵笑了,拉开枪栓,没有怎么瞄准,这种三八大盖俩人越用越趁手,“砰!砰!”二枪打爆了二个鬼子的后脑,这二枪起到了杀二儆百的目的,因为其他的二个小鬼子立刻扔下受伤的鬼子军官,躲起来。


约翰少尉此时才发现;蓝宝成中尉不但枪法一级的棒,而且对敌人心眼特毒。敬佩之心油然升起。


那名特种兵看见小鬼子躲起来了,口中小声自言自语地骂道:“胆小鬼!比兔子还快。”他见鬼子军官在爬行,试图自救。“砰!”子弹精准地穿进了鬼子军官后背,这下鬼子军官完全不动了。


对面的日军士兵见受伤的指挥官被杀死,非常的愤怒,有一些小鬼子站起身不顾隐蔽地向前冲,枪声立刻密集起来,这些小鬼子发飚了。


蓝宝成中尉和那名特种兵、约翰少尉等神枪手趁机大开杀戒,不一会儿击毙了十几个鬼子,但他們也成了鬼子阻击手的目标,


“啪!”的一声,一发子弹击中了,刚干掉一个鬼子,正洋洋得意的约翰少尉的胳膊,约翰少尉用手一摸,还好只是擦伤了一层皮,看样子过一会儿就会结疤停止流血,一名英军军医看见约翰少尉受了伤,就要爬过来给约翰少尉包扎。


约翰少尉看见军医爬过来了,急忙摆手,对军医说道:“我没事,别过来,注意隐蔽。”他话音未落,“啪!”的一声,一发子弹击中了军医的脑袋,军医头上迸裂出一个小小的血红的洞。约翰少尉大怒,转身刚想抬头去寻找日軍阻击手,被蓝宝成中尉从身后扯了一下,紧接着“啪!”的又一声,一发子弹打飞了约翰少尉头上的日式钢盔。并击中了约翰少尉身后一棵小树。将约翰少尉吓出了一身冷汗,他刚想说;“谢谢!”


“砰!”的一枪,蓝宝成中尉户手中的枪响了,偷袭约翰少尉的日軍阻击手头部崩裂出一朵红花,然后直直的往后面栽倒。


冲锋的鬼子太多了,不是几枝步枪阻拦得了的,冲锋的鬼子越来越近。


猛然间听到蓝宝成中尉大吼一声:“打!”


顿时,中英联军一百多支长枪短枪一齐开火,近处的鬼子纷纷卧倒。


蓝宝成中尉掏出一个手雷,冲特种兵们示意,所有特种兵马上心领神会;11颗手雷同一时间,延时后,扔了出去。“轰轰轰”11颗手雷凌空爆炸,漫天飞舞的钢珠,射向地面,让卧倒的鬼子们无处藏身。伤亡惨重的鬼子们一时鬼哭狼嚎,没有受伤的鬼子们趁硝烟未散拖着受伤的同伙,掉转屁股狼狈不堪地败退下去,中英联军趁机兜射,鬼子的机枪手和阻击手也纷纷还击。


中英联军终于打退了日軍第一次进攻,鬼子在陣地扔下了80多具尸体,但蓝宝成中尉和安德生中校一点也高兴不起来。中英联军不但弹药消耗过半,而且140多英軍也伤亡过半。


特种兵们都知道;接下来的战斗更残酷,而且大多数英軍的战斗力太弱了,邦不上多少忙,加上他们手中的冲锋枪子弹都不多了,一个个趁战斗间隙,从陣亡英軍身上搜集一切可以用的武器弹药。


那名特种兵神枪手也搜集到42发三八式步枪子弹,他将其中20发子弹递给蓝宝成中尉,忧心忡忡地道;“蓝副连长,小鬼子人多,火力又猛,大多数英軍的枪法又很“菜鸟”这样打下去我们支撑不了多久。“


“温迪成,有什么好办法!直说吧,别他妈的婆婆妈妈。” 蓝宝成笑骂道。


温迪成笑嘻嘻地指着陣地左手边一座极为陡峭但植被茂密的山峰道;“我去那阻杀小鬼子,可以大大牵制一下敌人。”


蓝宝成仔细观察了一下,觉得温迪成的主意不错,一向来善于采納部下好建议的他点了点头道;“你去吧,注意安全。”


“是!”温迪成兴奋地应道。他刚准备行动,又被蓝宝成拉住了。蓝宝成从子弹盒里掏出一排子弹递给他。温迪成连忙摆了摆手非常自信地道;“连长,您留着吧,我还有65发子弹,够小鬼子受的了。”


温迪成走后不久,小鬼子们再次发起猛攻。这是一次力量悬殊的战斗。志在必得的鬼子搬来了所有“重武器”,鬼子的三掷弹筒响了,六挺重机枪也同时开火,将守军死死压住……


战场上出现了让奇怪的事情。小鬼子向中英联军射来的密集火力,突然减弱了,一挺叫得最凶的机枪,“洛”的一声不响了,工事里嚎叫着的小鬼子机枪手们乱成了一团,与蓝宝成等人对射的几个鬼子阻击手也消声隐迹了。


过了好一阵,小鬼子的轻重火器突然向着左侧那座陡峭的山峰猛扫过来,打得石头迸出火星,树枝扑簌簌地掉落。进攻的鬼子们在4名指挥员接二连三被打死后,也退下去了。鬼子们紧一阵松一阵地向陡峭的山峰开火。只有在敌人火力间隙的时刻,大家才听得到陡峭的山峰上步枪子弹击中目标,“噗、噗”闷声闷气的声,随后又枪声大作。


中英联军阵地上的战士们纳闷起来。有的高兴地说:“准是兄弟部队抄到敌人侧面去了!”只有蓝宝成心知肚明,但他也不说穿。


后来,敌人的武器又转向左后侧,把那边的山沟打得烟腾火起。单调的、闷声闷气的步枪声,又在“噗、噗”地响着。在密集的枪声里,敌人哪里分得清子弹从何处飞来?他们过了好久,才想着转过方向向右侧山沟里射击,但那里并没有人。原来温迪成此时就隐蔽在他们鼻子尖下。艺高人胆大,满头大汗的温迪成已摸到了敌人屁股后面,但仅容他开了一枪,就遭到狡猾的鬼子阻击手阻杀。


温迪成见左前方微弱的火光一闪,马上闪人,但还是迟了点左耳朵被子弹削去一小半,左半张脸鲜血淋的。他马上沿着山沟向右摸,摸到敌人阵地的侧面。他用急救包在头上草草包扎了一下,那里的草好高,敌人看不见他,他却看得清敌人。那里的敌人一点也没想到,在这里一枪一个,一枪一个,敌人只见人倒下,却找不见子弹飞来的方向。敌人向右侧射击的时候,他又摸转到敌人屁股后面。


他悄悄摸向敌人的重机枪阵地,几乎摸到眼前,敌人的嘴巴、眼睛都看清了。他举起枪来,照准机枪射手的脑袋就是一枪。那个家伙向后一仰,倒了。副射手把头缩回去,一会又冒出来,温迪成又一枪,把他又放倒了,温迪成大开杀戒,威胁守年军最凶的重机枪火力点全哑了!


这次追击英俘的日军最高指挥员是:谷寿夫的卫队长荻原。这家伙也是一名很优秀们阻击手。他已猜到,偷袭和骚扰他们的是同一阻击高手。而且他已准确判断出;温迪成是孤身一人。荻原见对手一人就扰得他鸡犬不宁,更重要的是:让他的部队耽误了差不多2个小时的宝贵进攻时间。他命令副手接替自己指挥部队进攻。自己亲会这位神出鬼没的枪王。


温迪成此时摸转回到最初的那座陡峭的山峰,他身上已无多余的子弹了,他拉开弹仓一看:枪里也只剩下3发子弹了。这也意味着有62鬼子在自己枪下丧命。


双方攻防正烈。温迪成发现敌人的三个掷弹筒手对守军威胁最大。他决定用最后三发子弹,阻杀的掷弹筒手。但这次温迪成失败了。是头上草草包扎的白纱布要了他的命。当他小心翼翼爬到一棵大树后,露着半个脑袋准备向敌人掷弹筒手射击,头上显眼的白纱布被狡猾的荻原发现,但温迪成一点也没想到荻原黑侗洞的枪口正对准他……温迪成刚击发,荻原出手了,在一个掷弹筒手中弹的一剎那。一颗罪恶的子弹穿过英雄的脑袋,一个枪王倒下了。


荻原解决后顾之忧后,小鬼子攻势更猛,而守軍枪声越来越稀。荻原知道对手子弹不多了,他阴沉地笑了笑,望着向前面训练有素冲锋陷阵的士兵,舔了舔嘴唇,露出白森森的牙齿,就像是一只嗜血的野兽。此时他眼里以乎看到“英国猪”狼狈逃窜和被擒的样子,当然他心底也想尝尝强悍中国特种兵人肉的滋味……


“杀咯咯……捉活的”带队冲锋陷阵的日軍大队长岛村也发现对手子弹不多了,发出一陣令人心悸的狼嚎。


小鬼子从各隐蔽处钻出来,端着刺刀呐喊着发起了集团冲锋。一时间日军歇斯底里的叫喊声响彻了整个丛林,令人毛骨悚然。偏西的阳光下,二百多把闪亮的刺刀明晃晃地折射出一股凶残的杀气。


50米,40米,……鬼子越来越近,鬼子的嘴巴、眼睛都看清了。弹尽的蓝宝成站起来刚想率队作最后一搏。身后突然枪声大做,密集的弹雨劈头盖脸地朝冲锋的日本人射了过来,全是蓝宝成最熟习不过的何峰牌冲锋枪枪声。无数中国远征軍官兵端着何峰牌冲锋枪,将一排排准备拚刺刀的傻乎乎的小鬼子们打成了蜂窝状。原来关键时刻109师师长范家兴亲率一个主力步兵团及时赶到。



小日本鬼子虽然训练有素,但对手火力大猛,不到5分钟,进攻的小日本鬼子连转身逃跑的机会都没有,就全部被当场打死。目瞪口呆的荻原见势不妙,不等敌人冲上来,就帶着残部消失在茫茫林海中……


范家兴见小鬼子连六挺重机枪都来不及帶走,就跑了,知道此时要追上他们也很难。加上天色不早了,他马上命令司号兵:鸣号收兵,打扫战场。



蓝宝成他们在一棵大树下,找到了温迪成烈士的遗体。当他们将烈士的遗体抬到山下时。为了不给小鬼子留下一棵子弹,一块人肉,109师官兵已将战场打扫得干干淨淨。连中、英、日三国陣亡士兵的尸体都全部火化了。不同的是中、英二国陣亡士兵的遗体火化后,被装进了一个个刻了姓名的竹筒。


温迪成烈士的遗体没有被火化,他被战友和敬佩他的约翰少尉等英軍官兵,轮留背出了丛林。


第二天,109师全体官兵和这次与温迪成烈士一起战斗过的中英官兵,全部参加了温迪成烈士的追悼会,然后在109师驻地前,一个山清水秀的风水宝地,少将师长范家兴亲自为温迪成烈士举行隆重葬礼。便竖立了一块高达2米的大理石石碑,上面用中英文书雕刻着;枪王温迪成烈士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