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军魂 第三卷 铁血征程 第21章 战友重逢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435.html


冷剑沉默,天地沉寂,还是邓报国打破沉寂。

邓报国说:“自从我们殴打了上级丁霸,我被开出军籍,刚回到家,才知到家里也出事了。我的媳妇因长得漂亮,被一个公子哥儿看上,通过肮脏的手段糟蹋了她。媳妇咽不下这口气,带着怀有3个多月的身孕跳楼自尽。因死无对证,也加上那公子哥儿在当地的势力庞大,法办不了那个公子哥儿,我一气之下把那公子哥儿的那根罪恶之源割了了下来,于是逃亡国外。”

冷剑握住邓报国的手说:“我还一直以为你在国外打工。”

“在我彷徨时,有一家叫‘展翅保安公司’的找上我,说欣赏我的一身本事,高薪聘请我到他的公司做射击教官。我也不知道那家公司为什么对我的情况了解得这么清楚,可能我的事通天了,报纸把我的一切都公布了。”

“这家保安公司有什么特点?”冷剑问。

“这家公司招收的都是各国从特种部队退役的军人,约一个连的兵力,驻地在Y国的丛林里。这家保安公司有点神秘,介乎于保安公司和佣兵公司之间。我们每个月有固定的几千美金的高薪,如果有任务,再加薪。”

“一般是什么任务?”

“一般是为一些中国驻外公司提供安全保障,就是武装保安那种。有时候,做一些有钱人的私人保镖。但今年的大半年,我公司接的任务比较奇怪,都是和泰国的猜霸集团、印尼、印度、越南、缅甸、马来西亚的武装走私和贩毒团伙作战。我公司的兄弟伤亡非常惨重,在这个时候,我才知道这家‘展翅保安公司’和N国的‘展鹏保安公司’、印度国的‘展飞保安公司’都有业务联系,大家聚在一起才知道三间公司都是同一个老板,都有约一个连的兵力。但三间公司的负责人都不知道总公司的老板是谁,总部在那个国家,显得非常神秘。现在三间保安公司因为兵员锐减,合并成两间公司,印度国的训练基地基本废弃。”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冷剑越听越有精神,现在他几乎可以肯定,邓报国服务的‘展翅保安公司’和和N国的‘展鹏保安公司’、印度的‘展飞保安公司’就是神秘集团的海外驻军,就是所谓的兵部,否则没有这么巧的事,公司名称不同,但同属一家公司,并且今年接的任务都和霍展鹏有关,。

冷剑兴奋地问:“在Y国、N国和印度国的分公司驻地你知道吗?”

“我本部分公司驻地就知道,另外两间公司的训练基地就不知道,但三间分公司经过大半年的配合作战,我有很多战友,很容易就能查出来。”

“总公司的驻地呢?”

“不知道,总公司很神秘,但我可以回去查。”

邓报国问冷剑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冷剑简单地说出来,但不该说的他也没有说。

突然,邓报国捡起了冷剑抛在地上的92式手枪,顶着自己的头,哽咽说:“即时我在国外,也没有做过一件对不起祖国的事,今次我成了国家和人民的罪人,杀了黄……小姐,我罪该万死……”

冷剑严肃地瞅着自己的战友,沉声说:“你想死得无意义,就扣动扳机。”

“我怎样才能赎罪?”

“为我揪出这神秘组织在海外的所有驻军地点,和我携手作战彻底摧毁这个神秘组织的海外基地。”

“还能和你携手作战?”

冷剑缓缓地、用力地点点头。邓报国的眼中流出泪水,手中的枪跌落在地上。冷剑上前紧紧握住邓报国的手,继而两人紧紧地拥抱在一起,两个喋血生死的战友的心又紧紧地连在一起。

突然,远处一阵密集的枪声把他们惊醒,听枪声是M16步枪和03突击步枪发出的声音。

冷剑一推邓报国,说:“你的命很宝贵,马上离开,我军的特种部队来了。”

邓报国和冷剑互相狠狠地敬个有力的军礼,然后邓报国一抹眼泪,转身就想跑。

冷剑突然叫停他,对他说如果有一个叫王伟豪的发电子邮件给他,只要王伟豪能说出冷剑和邓报国之间的暗语,就要回复。王伟豪需要什么帮助,要尽量满足,王伟豪对瓦解这个神秘集团起到举足轻重的作用。冷剑并把王伟豪的邮箱写给邓报国,叫他有什么事情,邮件联系。

望着战友渐渐消失的身影,冷剑收拾好一切,也准备离开。来的军人不知道是那部分的,不知道是不是肖上将派来的,如果是执行丁将军的命令来抓捕他的军人,他可不想和兄弟部队莫名其妙地干一场,如果错手伤了人,他的罪过可就大了。

冷剑望望黄菲惨不忍睹的尸体,走上前向黄菲作最后的道别,想起黄菲死了,证据没有了,银行这么大,有这么多的保险柜,难道能一一强行拆开来看吗?

一道灵光突然闪过他的脑际,他想起黄菲临死前的话和动作。黄菲临死前肯定想告诉冷剑最大的秘密,可惜没有说完就驾鹤西归,她的小手指向自己的胸膛,是什么意思呢?

冷剑望望自己胸膛,他的颈脖上还挂着黄菲一生中最珍贵的礼物——她弟弟送给她的假银项链。

难道秘密就藏在这项链里?

冷剑把项链解下来,望着吊坠里黄菲纯洁的笑容和黄常略显害羞的脸庞,心里一阵心酸。他们兄妹俩是无辜的,但都死在这个神秘组织的手下,他们年迈的双亲能承受这种致命的打击吗?

除了那个心形的吊坠就没有其他地方可以藏东西了,冷剑小心翼翼地拆开心形吊坠。果然在他们两兄妹的照片之间有一张写满字的小纸条,冷剑把小纸条拿出来展开。里面写了两行字:U盘放在海滨市海滨大街的中国银行海滨分行,保险柜号是828,开启保险柜的密码是我的生日日期19840828,开启盒子的密码也是我的生日日期19840828加上我的右手拇指指纹。

幸运的是,黄菲的右手完整,没有烧毁。冷剑含泪抽出格斗军刀,把黄菲右手的拇指割下来,用布包好,小心地放在怀里。

他向黄菲的遗体敬个军礼,转身就向丛林跑去。生命已逝,留下的躯壳就留待警方来处理吧,只要能摧毁这个神秘组织,谁来处理遗体已经不是大问题。

青山漫漫,处处埋忠骨,黄土朴朴,寸寸挽忠魂。

黄菲虽然是一个弱女子,但她巾帼不让须眉,已经无愧“忠魂”两字。

冷剑的心就是这样硬如钢,做事绝不会拖泥带水。

想不到命运这么会捉弄人,遇见自己的部队,冷剑不但不敢上前相认,而且居然还要夺命逃跑。

远处的枪声已经停了一段时间,看来我军和逃跑的雇佣兵之间的战斗已经结束。能够用最新式的03突击步枪的部队除了特种部队就没有其他部队了,被冷剑打得没有斗志的几个残兵败将又怎会是我国最精锐的特种部队的敌手?

冷剑在丛林快速前行,想绕开不知道是抓捕他还是支援他的特种部队战士,杨厅长没有说有特种部队来支援他,那么肯定是来抓捕他的了。

刚出来的朝阳脸上通红通红的,它想努力地透过丛林,为丛林铺上光辉,但它只能在丛林里无奈而伤心地留下几个残缺不全的斑点。

突然,冷剑的左眉毛剧烈跳动,他的第六感在向他发出警报,前面有不可预测的危险。冷剑马上一个飞跃,向旁边的树丛扑过去。

前来围捕他的果然是特种部队精英中的精英,冷剑从自己左眉毛的剧烈跳动就知道。

冷剑暗叹自己的运气为什么这么背,来抓捕他的竟然不是普通的侦察大队的战士,竟然是特战精英,以他现在的体能和状态,加上还不能真的开枪,他能逃脱这次抓捕吗?

冷剑刚扑进一堆杂草丛,还没有稳定好身体,突然一只手从杂草丛中伸出来,抓住冷剑后背的衣服,提起冷剑向后狠狠一掼。

冷剑骤然间被摔得晕头转向,还来不及作反应,一个身穿丛林作战服、脸上涂满浓浓迷彩液的高大魁梧的人影狠狠地向他猛扑过来。

冷剑的脑袋马上想到闪开之后的反击办法,可惜他不是铁人,更不是神仙,严重透支的体力还没有恢复过来。他虽然一滚就躲开来者凶猛的袭击,但他还击的速度太慢,力度太弱,被这个像灰熊般高大的战士轻易躲过,并被这个战士轻易地反剪双手在后背。这个战士用膝头顶着冷剑的腰部,一双大手捂住冷剑的头颅,只要这个战士用力一拧,冷剑这个号称军中第一高手的铁血军人就彻底死在自己同行的手里。

“方熊子,你还在玩?”突然,冷剑出声了。

“哈哈,想不到我方熊子终于打败了号称军中第一高手的冷上校。”在这个高大魁梧的军人粗豪的笑声中,四个矫健的身影从树林不同的地方飙出来。

方熊子当然马上把冷剑扶起来,不,应该叫抱起来,然后狠狠地和冷剑来最热烈最激情的熊抱。冷剑差点喘不过气来,但他的冰冷的眼睛湿润了,迷途的羔羊终于回家了。

其他的四个战士狠狠地扯开方熊子,也和冷剑来个激情的熊抱。冷剑的嘴里轻轻叫这这些战友的名字:钱忠信、刘乐友、郭华德、张成富。

刚和邓报国这个战友重逢,现在又和昔日的战友重逢,冷剑的心能不热?

冷剑举起双手,伸向昔日的战友,平静地说:“铐吧,不过要保密。”

刘乐友一推方熊子,说:“我们是奉肖将军和秦大队长的命令来秘密接应你的,都是你这个灰熊的歪主意,在这种关头还要和冷上校开玩笑,不让杨厅长把我们秘密来接应你的消息告诉你。”

“嘿嘿,我们都有敌我识别系统装置,误伤不了,怕什么?我要试试自己的身手有没有提高嘛,想不到冷上校的身手跌得这么厉害,简直不堪一击。可惜,可惜,鹰凖特战大队第一高手的名号看来要易手了,要归我了……”

方灰熊还想说,钱忠信、郭华德、张成富不约而同地伸手在他的脑袋狠狠地来一个“爆栗”,揶揄道:“亏你还好意思说,冷上校浴血奋战两天三夜,体力严重透支,才给你这个灰熊钻了个空子。如果是你执行冷上校的任务,我们早为你盖国旗,敬军礼了。”

方熊子咧嘴傻笑,不住说:“是,是,是。”

冷剑看到昔日战友嬉笑打闹,阴晦的心情才略略散开。

突然,方熊子严肃起来,威严地大喊:“全体都有……立正,敬礼。”

五个战友顿时收起嬉笑的神情,排成一列,昂首挺胸,“嚓”的一声整齐划一地向冷剑敬个最崇敬的军礼。

冷剑眼睛再次湿润,也挺胸收腹,回敬一个有力的军礼。

熠熠生辉的国徽下的军礼刚劲有力,一切尽在不言中。

“礼毕!”大家又整齐划一地把手放下。

方熊子跨出一大步,再次向冷剑敬礼,喊道:“鹰凖特战大队特别小分队向冷上校报道,请指示。”

别后近两年的军营感觉重新回到冷剑的身上,他现在又是军人了,虽然还没有公开,但离公开的日子不会太远,他强忍差点夺眶而出的热泪,从心底狠狠地喊出:“解散!”

“是!解散!”

战士们解散之后,又回复嬉皮笑脸的神情。在和战友们愉快的谈话中,冷剑了解到这支中国最强悍的小分队已经把敢侵入我国的雇佣兵全部击毙。冷剑放下心,邓报国回去就没有人证能证明他和自己有过交谈了,对邓报国顺利完成自己交给的任务帮助很大。

冷剑也了解到海滨市确实发生恶性的莫名其妙的恐怖袭击,现在海滨市惊魂密布,军警林立。

冷剑遭受几十个雇佣兵追杀,海滨市遭受莫名其妙的恐怖袭击,这两者之间有没有关联呢?

冷剑心里那一丝不安和不妥之感又袭上脑海,突然他想起和王伟豪夺命狂奔时,王伟豪在奔龙小城做的一切,他彻底明白过来,那是神秘的幕后老大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的策略。

他马上掏出电话,给杨厅长打电话。和冷剑焦急心情作对似的,杨厅长这次居然等了很久才接电话。

冷剑没有废话,开口就说:“恐怖袭击和中国银行海滨分行有关,请马上控制和保护海滨分行。”

杨厅长也没有废话:“明白,和你的鹰凖特战小分队会合没有?如若会合,请马上回城,我们需要特战小分队丰富的反恐经验。”

“是,马上回城!请不要打草惊蛇,秘密疏散周围群众,把我们需要的特殊装备好,我们的装备我会用电子邮件发送给你。”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