巡逻

江冷枫 收藏 0 88
导读:巡逻 风雪舞乱了灰蒙蒙的天空,抽出纠缠不清的银丝。兵被一团风雪打个踉跄,不由地骂了句:“狗日的天,要冻死人!”把皮帽往下压了压,感到肩上的枪越来越沉,兵挤了挤脸,象挪动一块面具,他知道脸已冻僵了`````` 江上的积雪有一米厚,踏下去咯吱咯吱响,这声从脚下窜出来,被呼啸的风雪吞噬掉了。大山被雪隐藏得无影无踪,周围一片白茫茫。排长在前边,艰难地向前挪动。兵按照排长的命令踩着他的脚印走。兵来自南方,从没见过这么凄厉的风雪。他把脚放在排长的脚窝里,感到排长的脚很大,完全能容下自已的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巡逻


风雪舞乱了灰蒙蒙的天空,抽出纠缠不清的银丝。兵被一团风雪打个踉跄,不由地骂了句:“狗日的天,要冻死人!”把皮帽往下压了压,感到肩上的枪越来越沉,兵挤了挤脸,象挪动一块面具,他知道脸已冻僵了``````

江上的积雪有一米厚,踏下去咯吱咯吱响,这声从脚下窜出来,被呼啸的风雪吞噬掉了。大山被雪隐藏得无影无踪,周围一片白茫茫。排长在前边,艰难地向前挪动。兵按照排长的命令踩着他的脚印走。兵来自南方,从没见过这么凄厉的风雪。他把脚放在排长的脚窝里,感到排长的脚很大,完全能容下自已的脚,在拨出来鞋里几呼没有雪。兵喘着粗气对排长说:“歇会儿吧,吃点东西”。排长点了下头。兵拿出一个馒头张嘴一咬,牙硌得生疼,兵说:“冻硬了,象石头哩。”排长笑了,脱下手套,蹲下身攥了个雪团,放在嘴里嚼了起来。兵知道水壶里的水已经冻成了冰坨,也是从那时起他知道了雪的味道有点腥。

继续前进。兵还是趟着排长的脚印走,可是越来越拉开了距离。突然,兵听到了一声类似玻璃碎裂的响声,“别过来!”排长歇斯底里的叫唤。兵不知发生了什么,心里抽搐了一下,看见排长身体一下子沉了下去,只剩头在地面上。兵刚一来到部队就听说黑龙江上有清沟会吃人,没想到今天遇上了。“排长--”兵的声音是从嗓子里挤出来,带着湿湿的水气。“别过来,离我远点!”排长双臂架在冰面上,胸部以下陷进了冰窟中。“快去找根长棍。”兵甩掉大衣,发疯似地向岸上跑去,他感到鞋里灌进了好多雪。

等兵把排长拉上来,排长身上水淋淋的,嘴唇乌紫。兵说:“我们回去吧”。排长说:“我带了一套棉衣在这儿换,前边就是界碑你去看看。”兵犹豫了一下,向岸上走去。来到界碑前,扫净上边的雪,看到了鲜红的国徽、、、、、、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