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学子当兵

liubc8048 收藏 1 148

十三天前,我还是一名在读学生,来往于朗朗的课堂,沉浸于一塔湖图的优雅与闲适,面

对着冰冻的未名湖啧啧赞叹。时而,也会望着首都熙熙攘攘的人群和中关村处处奔忙的脚

步想想应该做一头快乐的猪还是思索着的柏拉图――和其他学生一样;

十三天后,我成为第二炮兵部队的一名战士。告别了喧闹的首都,来到中国南部边陲的云

南,穿梭于凝冷的校场。哀劳山边暖暖的阳光是会让常人慵懒的,但我却努力遵照着军人

的纪律与自律,准备承担起军人的使命与责任――与其他战士一般。

我已然是名军人--虽然这不是终结;我还将前行。


中国的文臣与武将历来分列而站,界限分明。这种分工导致的割裂逐渐走向了极致。文人

在某种程度上成了孱弱的象征,武夫则成了粗陋的代名词。“赳赳武夫,公侯干城”,易

让人想起“俺一介武夫,是个粗人”的告白,“生灵涂炭,读书人一声长叹”更是道出了

“百无一用是文人”的辛酸。王勃无路请缨的自叹,惆怅中多是无奈;班超弃笔从戎的决

绝,却平添几分悲壮。社会的良心于社会的脊梁竟是如此的割裂。

然而,文武之道并非泾渭分明。钟繇、张芝皆以书法著称于世。孙过庭《书谱序》中说,

“夫自古之善书者,汉魏有钟张之绝”。而鲜被提及也鲜为人知的是,钟繇子钟会、张芝

父张横皆一代名将。我相信,书法与剑道、挥毫泼墨与征战沙场有着内在的相通。但历史

上真正全具文武者寥寥。

终有宋一代,以放翁诗留名的陆游尚能闻鸡起舞、剑不释手;以稼轩词传世的辛弃疾胆略

有如词风,弱冠之年兴兵抗辽,奇兵致胜;丹心照于汗青的文天祥文武状元,辛苦遭逢,

干戈寥落;其余不足论。“六一居士”独无一柄巨阙剑。

文人缺份刚气,武士少些儒雅。《世说新语》所载便是一幅“面若冠玉、唇若涂脂”的女

人姿态,及到贾宝玉更是一个极致。

这样的形象令我汗颜。


我世居秦故地。先祖尚武、知耕,临函谷而望诸侯。及其扫平六合,分天下以为郡,一法

度衡石丈尺,车同轨,书同文字。奋余威,南通灵渠,平百越;北开直道,征匈奴,王师

所向而披靡,帝国之业遂就。海内归一!直道,这古代的战略高速公路,至今在家旁的子

午岭里延伸,清晰可见。

高姓源于姜姓,出于齐鲁。齐鲁东方富庶之地,太公周公所立,尚教化,民以仁德称;更

兼两夫子所处,诗书传家,六艺不失。

我承秦齐传统,希望文武不失。

男儿志在四方!当腹有诗书,胸有韬略;文章传世,疆场建功。慎防志大而才疏,不惧雁

去无留意。

曹操戎马一生,赫赫武功;东临碣石,歌以咏志,实为旷世之才,人中龙凤;惟***天

纵英才,可与争锋。

高山仰止,景行行止;或不能止,然心向往之。


在当代中国,军人是一种让人起敬的荣誉的称号。这种荣誉来源于奉献,与教师相同,但

却多出了一份艰苦磨炼甚至牺牲的内涵。衡阳雁去无留意,将军白发征夫泪;欲饮琵琶马

上催,古来征战无人回。古今一致。

恃文者亡!军队是国泰民安、国强民富的保障。《孙子》是我国也是世界军事思想的集大

成之作。清人说,“前孙子者,孙子不遗;后孙子者,不能遗孙子”,足见其思想之悠远

深邃。《始计》开篇便说,“兵者,国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成

为军队建设总括性的经典表述。

夫子说,“如有王者兴,必世而后仁!”《易》曰“弦木为弧,剡木为矢;弧矢之利,威

行天下”,诗曰“王赫斯怒,爰整其旅”,曹操《孙子序》说“黄帝、汤、武咸用干戚以

济世也”,便是最好的注解。

特别是帝国向民族国家转变之后,国家防务更是发生了根本性转变。


我是一个理想主义者。我相信人类共和是最终的理想,我相信全人类的利益高于一切,我

相信1492年以来的全球化带来了大同的曙光,我相信民族国家日趋衰弱、逐渐不再能保证

安全与繁荣并日渐成为其阻碍时必将走向消亡――但这只是最终的梦想,自立于不败才有

可能见证,否则便是自取灭亡。戈尔巴乔夫便是前车之鉴!

在行动上,我是完全的现实主义者。我坚持致人而不致于人,先胜而后求和平。乐而忘忧

者灭,安而忘危者亡。在目前我国以善意的姿态谋求和平崛起的过程中,建设强大的战略

威慑力量以自立于不败以遏制战争更为必要。

和平崛起是史无前例的巨大进程。历史上大国的崛起无不伴随着扩张与战争,无不导致各

国版图的变更和国际格局的巨大变动,这一战略在国际上颇受疑虑。一位学者这样描述和

平崛起中取得国际社会认同和善意的艰难:几百万几千万年来,太阳都是从东方升起西方

落下的;突然有一天,中国人说,太阳要从西方升起了!我们所致力于的正式如此天方夜

谭般的事业。

目前世界仍很不太平,国家的统一尚且阻力重重。我们即便有和平发展之心,国际社会特

别是周边国家和各大国也要有容我之量。和平不是祈求或一厢情愿的善意可以得到的,建

设强大国防、自立于不败才能将和平掌握在自己手中。“无恃其不来,恃吾有以待之;无

恃其不攻,恃吾有所不可攻也。”

中国的和平崛起、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及至目前小康社会的建设,都需要有长时期的和

平保障,需要全国各界特别是军人、军队的努力。而在这其中,第二炮兵部队的战略威慑

作用更是不可替代。

第二炮兵部队是我国的战略导弹部队,久经战阵,功勋卓著,能在二炮服役是我的荣耀。


马克思说,问题在于改造社会;我更深谙形胜于言。

夫子说,“诵诗三百,授之以政,不达;使于四方,不能专对。虽多,亦奚以为?”自当

博学之,审问之,慎思之,明辨之,笃行之。

我曾至会宁,知当年人才济济,多年少英武;会师堂中遇五百年贡桌,思文化积淀之深之

厚;于金城兰州,见西路军累累白骨,惨烈之至;至东北,于沈阳见战场遗迹,血泪斑斑

,觉关外三省沦陷之痛;遂至汨罗,吊屈原,想见其为人。

我曾东至齐鲁,见文化传承之盛;西至敦煌,见瑰宝之奇之美;临泰山之顶,悟独尊之魂

;北去哈尔滨,见冰雪晶莹,宛若幻境;下江南,见风光秀丽,江山多娇。

几千年奔腾不息的大江大河,流淌的是中华民族的血液。文明的传承需要炎黄子孙文武兼

备,自强不息。


兰州碑林中有一幅字,“书读五车,才分八斗,不叫一日闲过”,内容不如书形刚劲;每

至一处,都思“文质彬彬”。游历途中,每每听到“看,大学生!”时,我就知道,这赞

叹中更多是期许。但家国天下的责任我又担得了几分?

父亲刚毅,然天不与时;母亲柔弱,亦三迁教子。我无父气度,乏母坚韧,但亦知男儿当

以天下为己任。古人讲文能定国,武能安邦,顾炎武说“天下之兴亡,而匹夫匹妇为有责

焉”。用现代的概念来讲,这是对每个公民的要求。对于自己,我们却应当说,天下兴亡

,责任在我,直指己身。


北大自建校之始,兴亡感与责任意识便成为一种自觉而内在的承担。这种兴亡感与责任意

识促使每一位北大学子奋进。作为北京大学第一名义务兵员,更是我的荣耀。

我耻于群居终日、言不及义的闲散,必当西北望、射天狼的豪迈,也深知倚天万里须长剑

的修身之本。

孟子说,君子有三乐,其二,仰不愧于天,俯不怍于地,而王天下不与存焉。君子知天命

而修身济世,自可无愧于天地,无愧于己心。


每当听到“同志们整齐步伐奔向解放的战场,同志们整齐步伐奔赴祖国的边疆”,心弦便

被拨动。“首战用我,用我必胜”的舍我其谁的英雄气概与“当仁,不让于师”的求知勇

气是如此的相似,无丝毫怯懦的谦卑。


王勃二十岁文不加点,才惊四座,一赋而传千古;李广十七岁挂帅,北却匈奴,桃李不言

,下自成蹊。

我也值弱冠之年!《易》曰:“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

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正如***所说。

未明依旧,博雅依旧,燕园依旧,我独南行!

我只是实践着每一个男孩儿时都有的梦想,而已。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