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 )

一年年,一岁岁,出门在外的游子最怕逢年过节.掐指细算,至今离家五载有余.几多春秋几多雨,渐渐模糊了对家乡的印记,那熟悉的乡音许久也没有再说过,甚至连乘几路汽车回家都要苦苦思量半天.请原谅我,真的不是我的淡漠和我的健忘...

几天前,家里的二老一时惦念起我,给我打了电话,那时的我正在工作,看了熟悉又陌生的电话号码心里莫名的多了许多说不出道不名的恐慌,不过没有迟疑,我给搭档使了眼色,不顾公电台的规定,匆匆出去接响了电话!

"儿啊,现在过的好么?"父亲那头用地道的家乡话问我,忽的鼻子一酸,就差掉下眼泪.

"嗯,挺好的呢,你们呢?"标准的普通话一出电话那头的父亲显然迟缓了半晌,"达,饿好着捏,你地不要操心饿,这么大的娃列,能不好么,你社对么?"我赶紧瘪出许久不说的家乡话,虽然坳口,但是我可以感觉到父亲似乎笑了.

"欧就对,饿地都么撒,主要是你妈,她天天在家念叨着你,把达耳朵都吵出老茧列,要不你跟你妈社几句?"还没等我说完,就笑着把电话塞给了我妈.

"儿诶,饿是你妈,你别听你达给你胡社,他自己想你不好意思社,天天到氓跟前溜,一天到晚给饿咕叨他儿出息列,将来等着抱孙孙捏..."妈的话还没说完,就传来爹爽朗的笑声.

"你别听你妈的,她都是胡社滴"说完便听见他对妈说:"有完没完,今黑列,你别想再看电视连续剧列!"接着就传来妈的笑骂声:"你被张,不看就不看,你今黑也别想吃饿揍滴饭"...

我就这样默默听着他们二老在电话里你一句我一句的对骂.没有丝毫劝阻的意思,心里甜甜的...就在我沉思在这种温暖的喜悦中时妈跟我说话了"儿呀,你都好几年都么回来列,饿和你达都知道你工作忙,不过今年饿两有个最大的心愿就是希望过年的时候你能回来下.你要是么时间的话就算列..."

"放心吧妈.你告诉饿达,无论有多忙,我今年都会回去滴."

"欧就对,饿滴就在家等你!么撒事就挂列!"

还没等我回味过来,妈就挂了电话...

今天无意间逛到了文化版,看到了中秋...心里的愁情有渐渐的密布了起来.好久没发贴,只是因为工作太忙,又受累感情.只不过现在多了几分思家的愁情.出门在外的我,这个中秋肯定无法跟家里人一同赏月吃月饼了...

等功成名就之时,定是荣归故里之时,出门在外的各位兄弟姐妹,他日成功之时,莫要忘了给抚养自己的二老嗑上几个响头,还未成功的兄弟姐妹一定不要把忙当做了借口,逢年过节还有不忙的时候,莫忘了给家里二老打个电话报个平安...

古诗 明月何皎皎

明月何皎皎,照我罗床帏。

忧愁不能寐,揽衣起徘徊。

客行虽云乐,不如早旋归。

出户独彷徨,愁思当告谁!

引领还入房,泪下沾裳衣。


( 二 )

台湾民谣 《煎熬》

夜深沉,明月高挂天正中,寂无声;睡眼朦胧,

恍若梦中;生卧徘徊以不宁,故国家园萦脑中;

苦煎熬,归去成空,如焚王衷。

这部分勿忘了祝愿祖国繁荣昌盛,海外游子,早日回到祖国母亲的怀抱.还小的时候我就知道我们的国家有56个民族,很小的时候我就知道我们祖国有一个富饶美丽,海岸线曲折,多优良港湾,周边海域多渔场的宝岛,她叫台湾.可是我奇怪为什么父亲在我提到台湾的时候总会惆怅的发出叹息.

渐渐的长大的我,也会在哥们们提起台湾的时候,一起发出惆怅的叹息.仅仅隔着一个海峡,可是一样是黑色头发,黑色眼睛,黄色皮肤,说着同样话的我们,却要隔海对立!97年,香港顺利回归,99年澳门顺利回归,无数中国人都笑了,可是笑容的背后还有深深的挂念,对台湾的挂念!

05年4月26日连战初访大陆,我似乎看到了和平统一的预兆.我相信无数人都在等着这一天,2年过去了.还是隔着一条海峡,同样黑色头发,黑色眼睛,黄色皮肤,说着同样话的我们依旧隔海对立!

游子啊,你可知道祖国母亲没一日的对你深深殷切的思念.漂泊的游子啊,何年何月何日才能再次让你的母亲拥抱...

葬我于高山之上兮,

望我大陆;

大陆不见兮,

只有痛哭.


葬我于高山之上兮,

望我故乡;

故乡不见兮,

永不能忘。

天苍苍,

海茫茫,

山之上,

国有殇。

于右任临终诗《国殇》


于此中秋佳节即将来临之即,祝,隔海相望的台湾同胞节日快乐,早日回归!

本文内容于 2007-9-5 17:34:03 被★ぷ梦随雨飘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