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国瑜教授简介:


何国瑜同志生于1938年,1960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同年毕业于北京航空学院并留校任教。现为电子信息工程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是电磁场与微波技术学科带头人之一,全国微波方面著名专家。兼任中国电子学会微波分会委员、军事微波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目标与环境电磁散射辐射国防重点实验室委员。


他主持研制的“紧缩场”填补了我国微波散射测量的空白。1985年至今,领导创建了具有国内一流研究设施和技术水平的电磁工程实验室,承担了多项重要工程项目,特别是在2004年完成高新工程技改项目之后,同行专家评价实验室的总体水平已达到国际先进。他在国防科研第一线奋斗了几十年,使我国RCS研究和测试装备从零开始跻身世界先进行列,研究工作具有重要基础地位和战略意义。多年来,领导培养了一支由10余名教师组成的稳定、高效的研究队伍,连续承担了航空、航天、兵器部等多家单位的紧缩场研制任务。共获国家和部级以上科技进步奖三项,光华科技基金一等奖一项,完成国防工程项目6项;理论创新成果4项;发明专利3项;著作4本,论文50余篇。其中“大型紧缩场系统和技术研究”项目在2004年获得国防科工委科技进步一等奖,2005年申报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已初步通过。


40多年来,何国瑜同志爱岗敬业,一直战斗在教学和科研的第一线。他教书育人,开拓创新,勇挑重担,1989年被评为全国优秀教师,1996年被评为航空总公司劳动模范。培养博士后、博士生9名,硕士生40多名,深受学生们的爱戴和同志们的赞扬。



通讯报道:


一个爱国敬业的共产党员

——记电子信息工程学院何国瑜教授


勇挑重担,急国家之所需


20世纪80年代初,国外研制成功了第一架隐身飞机,而对此项技术我国还是一片空白。这在国内引起了极大重视,深感我国必须尽快开展隐身与反隐身技术的研究工作。身为航空学院的一名教师,强烈的责任感使何国瑜同志开始把自己的目光投向了这项非常艰巨但又是国家迫切需要的项目上。他请教了许多资深教授,并与飞机设计和材料制造等方面的很多专家一起,探讨开展该项研究的可行性。他清醒地认识到,隐身与反隐身研究是影响我国国防发展的具有战略性的任务,但开展此项研究必将面临艰巨的困难和努力。如果决定要做,就必须下定决心从零开始并长期搞下去。1983年,何国瑜与几位专家一同起草了“开展隐身与反隐身研究的建议书”上交原科工委,受到科工委领导的高度重视。不久后,科工委成立了该领域专业组,何国瑜参与了项目的指南规划,包括题目、难点和技术途径的确定,并承担起了很多重要课题的研究工作。


雷达散射截面(RCS)的测试和试验是自始至终贯穿隐身技术研究的一条重要主线。为了开展隐身技术研究,1984年国际上推出了“高分辨率二维成像”系统。它可以对复杂目标的散射中心进行识别和检测,有针对性地采取措施抑制强散射点。面对国际封锁和禁运,何国瑜提出一定要用高技术手段研究高技术装备的思想,并且勇于挑战高技术,承担了研制二维成像系统设备的任务。


万事开头难,更何况是这种毫无经验和资料可以借鉴的空白项目。何老师迎着困难上,与其他教授和研究生一起拼时间、拼速度。当时各方面的条件很差,艰苦的条件并不能阻碍他们的热情和干劲,他们在一个像汽车库似的临时建筑里起早贪黑地搞研究,攻克了一个又一个技术难关。逆合成孔径雷达成像需要计算机进行大量的运算,然而当时比286都落后的计算机完成一幅图像就要4个小时,何老师说:“不怕,我们这几个人三班倒,一天采集3张图,十天就是30张……”。教研室的一些老教授看到他终日忙得不可开交,就心疼地对他夫人说:“老何整日忙得不回家,你也得管管啊,这累坏了可怎么行……”。就这样日夜兼程,何老师带领着他的攻关队伍竟然只用了1年多时间就完成了原计划3年的项目,而且所研制出的二维成像系统的性能不仅与美国2084系统相当,甚至还有一些性能指标超过了美国的系统。这一成果打破了外国的封锁,被誉为“我国隐身技术零的突破”,在业内引起了极大的轰动。经专家鉴定,这个系统获得1988年航空部一等奖和1989年度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并在“八五”、“九五”计划国防研究中发挥了重大作用,分别为航空、航天部、海军、空军等国防单位进行了大量目标雷达散射截面测试和成像测试,积累了宝贵的技术数据,为我国军用武器的RCS研究提供了基本数据,也使我国基本掌握了国际上隐身技术发展的基本水平。


顶住风险,为自主发展我国的高技术而奋斗


二维成像系统的研制成功使何老师及其攻关队伍受到了来自各界的称赞。但是何老师并没有因此而沾沾自喜、停滞不前。他深知,这只是我国隐身与反隐身研究的一个开始,以后的路更长、更艰辛。


在二维成像系统研制成功的基础上,要实现精确的RCS测量必须满足远场条件,但是传统的RCS测量场占地面积大,极易受周围电磁干扰和气候条件影响,而且测量精度不够。紧缩场可以较好地克服这些缺点并大大提高测量精度。20世纪80年代后,欧美等先进国家投入大量人力和物力发展隐身研究急需的大型紧缩场系统。何国瑜教授从国家长远发展进步的角度出发,认为虽然紧缩场系统的研究涉及电学、机械制造和精密检测等许多学科的难度极高的技术领域,但是面对这种关键的基础性非常强的重要装备,必须下决心自力更生进行攻关和研制,依靠进口是完全不现实的。因此,向上级领导部门提出了自主研制大型紧缩场系统的建议,并获得了原国防科工委的全力支持。由于紧缩场研制的难度太大,对自主研制紧缩场问题也有一些同志存在怀疑和不同意见,认为国内技术还不成熟,而且国外有的国家应该可以卖给我国产品,何必自行研制?这些并没有动摇何国瑜及其团队的决心,在领导的坚定支持和鼓励下,他们面对种种压力和技术上的困难,通过十余年的努力攻克了全部紧缩场的技术难关,完成了紧缩场的研制任务,使我国成为继美欧后能够研制和生产高水平紧缩场系统的少数几个国家之一。


作为这么庞大的一个项目的总设计师,需要自始至终都能从总体上把握和协调好各个部分的分工和合作。因为这个项目不仅涉及到何国瑜所从事的电子方面的研究,还需要联合机械、材料等其他学科的专家一起研究,某一个部分稍有疏忽或配合失误就会导致全盘皆输。如何让这么多人能够相互配合在一起积极开展研究工作是一个很难处理的问题。何国瑜教授依靠着他开阔的心胸和强烈的责任感,凭着他敏捷的思维、敬业精神和务实的工作作风,让所有工作人员都团结合作,并积极地投入到工作当中去。


然而,对于这种开拓性的毫无经验借鉴的研究,不免会出现挫折和失误。在紧缩场研制过程中也曾经出现过一些失误和返工。何国瑜教授大气地说:“这个项目的总师是我,有什么失误和责任全部都由我来承担!大家现在迫在眉睫的任务就是尽快找出解决问题的办法!”。在失误和责任面前,他以总师的身份为大家撑起了一片可以放心大胆尝试的天空。但是在实际工作过程中,他却从不以总师自居。从刚开始的整个项目的总体规划和任务分配,到项目开始后每一个大大小小的难关的攻破,何老师无不亲临现场,细致入微地考虑到每一个细节。作为电磁方向的专家,他在电气设计和调试时亲自参与各个方面的分析测试我们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在由机械方面专家主要负责的面板的设计和调试过程中,他也不分昼夜地与工程人员一起研究,并且提出了很多建设性的意见,他说这样才能及时取得数据,并从全局的角度让系统的每一点设计都达到最优。


一次,就在紧缩场研制第一阶段末期调制验收的关键时刻,何老师突然出了车祸,腿部受伤。大家都劝说何老师在医院好好休息,但是,在这么一个特殊的时刻,他说什么都不肯躺在医院里,硬是拖着受伤的腿在试验现场和工程人员一起加班加点的调试和研究。他的这种深入基层、深入试验现场、在一线解决技术问题的优良作风感染和激励着与他一起工作的每一位科技工作者,并受到他们的一致好评和尊敬。


将近十年的艰苦奋斗,何国瑜教授带领着他的攻关队伍终于掌握了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紧缩场系统设计、制造和应用技术。现已为航天、航空、兵器、某军兵种和北航建成了5个紧缩场系统,这些紧缩场系统均达到国际先进水平,并已经在我国国防重点实验室和重点重大型号研制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使我国在紧缩场技术方面彻底摆脱了受制于人的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