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城原创] 路遇乞丐,你是否会伸出施舍的双手?

紫色苜蓿 收藏 86 3019
导读: [img]http://pic.tiexue.net/pics/2007_9_5_2034_6002034.jpg[/img] 照片上的老人很可怜,在雪花飘飞的严冬,在街头下跪着乞讨。很欣赏摄影作者拍摄角度与色调的处理,白色头发和胡须,在纷乱的背景下和摩托上的积雪相衬映,怜悯和悲伤一同袭来,给他衬上一副暖色调的字体,只是为了不悲哀。 告诉自己不要悲天悯人,自己连自己都可怜不过来,又能给别人多少悲悯呢。今天所说的故事主角不是这位爷爷,也是一个男性,一中年汉子。故事也不是发生在严冬,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照片上的老人很可怜,在雪花飘飞的严冬,在街头下跪着乞讨。很欣赏摄影作者拍摄角度与色调的处理,白色头发和胡须,在纷乱的背景下和摩托上的积雪相衬映,怜悯和悲伤一同袭来,给他衬上一副暖色调的字体,只是为了不悲哀。


告诉自己不要悲天悯人,自己连自己都可怜不过来,又能给别人多少悲悯呢。今天所说的故事主角不是这位爷爷,也是一个男性,一中年汉子。故事也不是发生在严冬,而是夏末了。九月初,天高气爽。住所旁边的一所小学的孩子们开学了,一大清早,我就被一群叽叽喳喳的声音吵醒,集合,站队,升国旗,奏国歌,校长讲话,一派和谐的景象。


早上出门找朋友玩,从家门出发过天桥的时候,发现一个中年男子,穿戴还算整齐,旁边躺了一位白发苍苍的老母亲,用被子裹着,他不停的向路过的熙熙攘攘的路上磕头,在天桥上乞讨。周围围了一堆人,很多人和我斜视一眼,匆匆走过。地上的一张白布上用蓝色的字体写着:“家父不久前因病身亡,尸骨未寒之际,家母又患了XX病,一卧不起。因医院治疗费用全部用完,身无分文。。。”大意是这样,我从温暖的阳光中走过,看过了太多的世人的悲欢离合,我的意识强迫自己不要去相信,或许很可能是个骗子。但是从白发老母亲的头前走过去以后,我的脚步忽然又沉重起来,我想如果是真的呢?


我对自己说,回来的路上如果他还在,我一定会投个一元硬币给他,为自己仅存的悲悯之心吧。一整天就沉浸在这种无法说出的猜测和怀疑之中。见到朋友给朋友说起这件事,朋友说,肯定是骗子。


我说:“不象骗子啊,看起来好可怜啊!那个男人一直在磕头,都说男儿膝下有黄金,要是不到难处他不会轻易下跪的。”

朋友说:“现在哪个骗子能让你看出来啊!你看那些乞讨的没胳膊没腿的,哪个不可怜啊!”

“可我还是不相信。”

“那你就等着受骗吧!”


回去的路上,已尽黄昏,长长的天桥上依然人来人往。卖盗版碟的,卖玉米的,还有卖各种小饰品的,小小的摊位把整个天桥映衬的热闹起来。底下车流如涌,两旁霓虹闪烁。我在搜寻着那个乞讨的男人,有意识的,觉得今天的天桥格外的短。快走到尽头时,我碰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白发母亲依旧躺在他的旁边,他或许筋疲力尽了,不再是一贯的磕头的姿势,他坐了下来。或许一天没吃没喝了,眼神和面容都写满了倦意。他默默地数着过路人给他的恩赐,一毛的,一块的,十块的人民币,把那一张张不同形状的一元钱双手捋平整,一张张,如农民打量着自己的收成。


我从他的身边走过,他丝毫没有意识到我的存在。我从大包里掏出钱包来,没有一元的硬币和纸币,只有一张十元的。朋友的话又在耳边响起,肯定是骗子。我想起有一次我在地铁上慷慨的捐出五元钱后,旁边人撤撤我的衣角说,他几乎每天都在这条线上乞讨,一天能讨百十来块钱,亏你还信他?当时我哑然。这只是脑袋里一念之间的事情,而此时我已经走出他几步远了。仍旧有几个围观的人,指指点点,我强迫自己不要回头,径直从他身边走了过去。


回到家里,用那十元钱买了些水果,吃着葡萄看电视的时候一直内疚,我应该给他十元钱的,他不像坏人,也不像骗子。老人还在冰冷的地上躺了一天,应该是滴水未进了。电视里正好又是教人如何识破骗局的节目。突然就很困惑,我们是该相信自己的眼睛,还是该相信自己的心呢?


写下这篇文章,还是在歉疚。打算今天晚上下班后跑天桥上再看看,如果他还在,给他送一元钱去。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8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