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先锋 第二十章海外扬名 第六节夜袭高手

ddtt 收藏 7 2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604/][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604/[/size][/URL] [内容简介] 客栈里的伙计把酒席摆上,饿了一天的宪兵也不顾吃像好不好,有的抱着碗就吃有的蹲在凳子上伸长胳膊夹好菜吃,好容易活着吃口饭还不吃好点?宪兵们感觉现在的长官不错,没官架子也出手大方,指挥也算得当,一天击溃三个中队也十几辆坦克,同样的功劳需要国军部队至少几个团才能做到。 张学义洗了澡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604/


客栈里的伙计把酒席摆上,饿了一天的宪兵也不顾吃像好不好,有的抱着碗就吃有的蹲在凳子上伸长胳膊夹好菜吃,好容易活着吃口饭还不吃好点?宪兵们感觉现在的长官不错,没官架子也出手大方,指挥也算得当,一天击溃三个中队也十几辆坦克,同样的功劳需要国军部队至少几个团才能做到。

张学义洗了澡单独摆上酒席招待赫留金,没人家给武器弹药他能打败坦克部队?他知道自己水平高也是需要有好武器支持,所以不能忘记别人对自己的帮助,他给赫留金倒上就端起杯敬酒,“感谢你一直帮我,如果没有你今天不可能有这么多人跟我回来,可能他们早被坦克炮炸飞了。”

“我只是把仓库里的东西找几个能用的给你,这比不了内蒙和黑龙江,你要在那你有一个我发一套士兵装备,子弹用多少我补多少。”

“哎,这就离我家近一点,闷了可以回家看看母亲和孩子们,在塞外太苦了。”张学义喝酒的时候客栈楼下来了一队大车,是战区司令部派来的,车上满载武器弹药,这是因为薛岳发现各部队里杀伤敌人效率最高的就是宪兵营,所以他格外照顾一下,调拨出弹药支持宪兵营。

大车卸下弹药拉上伤员,很多护送补给车的兵都留下,正好是两个连,张顺一看上级给补充武器,心想薛岳你还够意思,看我们玩命你没看我们哈哈笑,不过补充来的兵怎么处理?他上楼报告张学义。

“哥,战区司令部送来武器弹药和补充兵,你下去看看吧。”

“好的。”张学义起身后跟赫留金说:“您先吃,我下去处理点公事,一会回来陪你继续喝,咱们好好喝几斤。”

下楼以后张学义看到一群辎重兵正在等着,怎么确定是辎重兵呢,看领章底色,黑色就是辎重兵,他找到负责的少校军官上前打招呼:“辛苦了,你们是奉命补充到我们营的?”

少校军官说:“战区指挥部命令我们留下两个连与你们一起战斗,不知道枪够用不,我们很多人但是没枪。”

“枪不成问题,我拜托你们一件事,把这一百支三八大盖给薛长官送回去,这是战利品的一部分,我们留下几十支自己用,另外多余的一百多支毛瑟枪也给他拿回去,我们现在人比枪多,补充人就可以,你们留下的先上楼吃饭吧,我这摆酒席招待。”

“您实在太客气了。”少校一摆手,六个排的辎重兵由六个准尉排长带着走进客栈吃饭,辎重兵身上没什么东西,武装带一条,水壶一个军挎包一个然后就一身军装,张学义心想薛岳你够意思,居然考我呀,要不是我手下机灵阵亡士兵的武器都归伪军,幸亏我带回许多枪,还缴获不少,你派些没枪的兵想难住我,那更好,我不给新兵发枪照样打仗。

“麻烦你把这两百支中正枪和三八大盖都拿回去,告诉长官我这里武器有的是,麻烦你们路上好好照顾伤员,他们都是有功的。”张学义打发辎重兵赶马车回去。

根据命令要返回的辎重兵羡慕的看着其他兄弟进客栈吃好的,客栈里的气窗里冒出一阵阵炖肉的香味儿,马车队拉着伤员走了,没个伤员的军挎包里塞满了五香花生米和酒瓶子,还有油纸包好的酱牛肉以及整条的香烟。

给伤员买吃喝的钱也都是张学义安排自己的兄弟去做的,为的是鼓励留下来的宪兵好好打仗,让他们知道只有玩命才有好吃的好喝的。


新来的辎重兵看宪兵们有十桌,正吃得高兴呢,客栈楼上墙根下摆着五六十支冲锋枪,以及十八挺轻机枪,步枪没几支,只有一些带掷弹器的三八大盖步枪,地上有不少缴获的牛皮武装带,子弹盒子里手榴弹包里塞得满满的,缴获的子弹和手榴弹一发也没上交,全部留在部队里,另外还有二十多支毛瑟枪留着,地上的弹药包里放着不多的几枚枪榴弹。

辎重兵把成箱的手榴弹、枪榴弹、步机枪子弹、手枪子弹放在一边坐在桌子上,张学义叫来伙计,“继续做菜,看好了几桌人,有几桌人就做几桌好吃的,去吧。”

伙计知道人家预付了钱马上去告诉老板和厨房,前边又加菜,张学义站在那看看疲惫的宪兵,“伙计们,补充的人和弹药全到了,大家吃好了的就开始干活吧,把子弹全压进机枪弹匣,一个机枪组多加两个副射手,各连吃完了饭去挑人,另外剩下的人发给手榴弹当投弹手,告诉他们规矩,其他的没说的了,你们吃吧。”他说完上楼去了,各连的那点事情由连里处理他就不出面了。

宪兵营有机枪和冲锋枪八十支,包括苏联人给的DP机枪以及一挺缴获的96式机枪,另外还有反坦克枪以及自动炮,没上交战区的三八大盖都带着个五十毫米口径的掷弹器,这是日本在四零年批量生产的一百式掷弹器,用来取代过时的九一式掷弹器。

九一式掷弹器只能打九一式尾翼枪榴弹,不能发射日本的九七式九九式手榴弹,新的一百式掷弹器正好可以发射鬼子最新大量装备的九九式手榴弹,所以家伙的日军手榴弹正好拿带掷弹器的步枪发射,以弥补手榴弹投掷距离不足的缺点,国军的步枪也有能发射国产枪榴弹的,这些都留在宪兵营,很一般的枪张学义根本看不上。

钱瑞在撤退路上跟他说了鬼子的枪榴弹十分厉害他就给部队补充鬼子的带掷弹器的三八枪,正好以长打短,遇到没这装备的鬼子一百木外炸死他们。


夜间岗哨布下之后张学义继续陪赫留金喝酒,宪兵们都睡去了,站岗的全是补充兵,他们端着三八枪,看着枪上长长的刺刀蹲在客栈的房顶上,江东岸的长沙市区以及感被占领,不少篝火都是鬼子点起来的,照亮四周免得被偷袭,第一次离敌人这么近的辎重兵都有点激动。

张学义自己不让兄弟喝酒不让部下喝酒他自己跟苏联军官喝着正高兴,俩人用俄语海阔天空的聊着,赫留金向他请教着战术上的问题,聊到三三年长城抗战的时候张学义顿时出了身汗,他忽然想起已经阵亡多年的赵登禹将军,自全面扛战以来死了多少将军,有不少还是跟张学义认识的,可惜那死地都是英雄好汉,跑的都是胆小鬼,另外没跑的太他妈的贱了,他怎么也想不明白中国人为什么贱,看来自己还是枪不多刀不快,要是有空自己好好买点枪,把乌龟王八狗汉奸全杀了。

看着窗外的夜色张学义忽然想起二十九军大刀夜袭小鬼子的事,他感觉今天晚上不错,正好搞袭击,长沙是南方,天气好着呢,晚上不想塞外和华北那么冷,士兵们可以轻装打击鬼子想到这他不喝了,他下楼找自己的兄弟商量。

张顺他们几个单独坐到雅间里,三个人吃着湘菜品着茶闲聊,张学义走进来说:“哥几个,今天想起个事儿来,我们老本行是晚上做活儿,现在天黑了大家马上安排人睡觉,你们三个连每天晚上各出一排人袭击鬼子,找身体好枪法好的,三人一组,带一支冲锋枪一包手榴弹,组长拿着盒子炮,即使有人阵亡,这些东西也不重,可以把家当全拿回来,大家看今天那个连,我们夜间过河给鬼子点厉害看看。”

“这办法好,还是我一连打头阵吧,后几天你们打我休息,现在我就走。”钱瑞也知道夜间对他们有利马上去二楼的饭馆招呼自己人早点休息,他提前把计划告诉三个排长,让他们准备好三十人,钱瑞打算亲自带着去执行任务,排长们马上安排士兵休息,之前只告诉他们要在凌晨站最后一班夜岗。

钱瑞早早的睡下,他今天路跑的不多力气没少费,他琢磨战争估计快打到头了,现在全世界的大国都卷进来了,美国虽然没参战但是支援航空队来了昆明,另外报纸上还说美国陆军航空队允许服役期未满的飞行员临时退役,好帮英国打仗,一旦全部大国全部战线分明的打起来,战争最多四年而已,大国打仗拿钱打呢,一战不就四年么,倘若美国卷入战争恐怕也就差不多,现在美国不正式参战,四处派人看来也要参加,显然它不是向着日本鬼子。


漆黑的夜色中一串黑影悄悄的坐小船过了江,潜入市区以后向有篝火的地方过去,钱瑞看看手表,已经快四点了,正好打完仗回去再睡个回笼觉,后半夜的天气不错正是杀人的好时候。

宪兵三人一组,提手枪的组长在前,后边是一个提着两捆手榴弹的投弹手,三人战斗组是张学义设计的,钱瑞不需要费这个脑子,反正凭他十几年的战斗经验应付这点小战斗还凑合,在长沙城住了一个月他早熟悉每条街道和大多数标志建筑物,摸着黑走路根本不会走错。

先进城的枫林港联队早渊联队还是警惕性不高,因为七十头的七十军呀七十四军呀都在城外,他们只记住有德式头盔的大部队厉害,忘了守城的这支人马,岗哨全在城外布置,城内的宿营地一点也不多,即使有岗哨也是屁股朝西脸朝东看城外,害怕七十四军从东边忽然杀过来。

钱瑞举着望远镜看开阔地的鬼子营地,心说话行,好对付,帐篷一个挨一个的,岗哨也少弹药也多,人就不多杀了,炸掉他们的弹药白天自己就好打了,他举着望远镜又看看,没有92步兵炮,哎,没就没吧,晚上就是顺手牵羊的买卖,还想一口吃成胖子,还是积小胜为大胜吧,他回头对十个组的组长说,“先悄悄靠过去,然后打手榴弹,也别进去捞东西,人回来就行。”

“您放心吧,我们以前也玩过这个,可惜这次没拿大刀片,似乎本战区也没什么拿大片刀的部队。”带队的排长提着盒子枪拎着一捆手榴弹先窜了过去,身后三十来人都猫着腰高抬腿轻落步的往前走。

鬼子毫无察觉,夜战是对武器不好的有利,一连三十个人,不管拿冲锋枪的还是拿手枪的都拿一捆手榴弹,投弹手带两捆,另外还带几枚没打捆的手榴弹,这都是给鬼子准备的土炮,拿来多少就打算用多少,没想拿回去。

“打。”排长用力把一捆手榴弹扔向帐篷,顿时三百五十枚打好捆的手榴弹丝丝的烧着导火线就飞了过去,第一波手榴弹刚落地还没等炸呢十支盒子炮“啪啪啪”的响起来,站岗的哨兵几枪就撂倒,冲锋枪射手端着枪向远处的目标扫射,五十米以内全交给投弹手解决,什么枪都不拿的投弹手用力把第二捆手榴弹扔出去,鬼子步兵大队的宿营地就开了锅一样,二十几处火光在闪烁,密集的爆炸声也不知道敌人扔什么呢。

南次郎钻出帐篷一看西边的友军营地成了火海,不知道敌人多少人也不知道是啥武器,估计没有炮,因为开炮有炮声,估计是敌人白天不甘心晚上搞夜袭,想捞一把回去,他急忙叫号兵吹紧急集合号,狙击手立即上房的上树的都有,支援几百米外的友军,使用冲锋枪和步枪的射手警惕的展开一道防线,显示出良好的素质,操作99式机枪的射手依靠枪上的光学瞄准镜寻找敌人,可火光太亮反倒看不清暗处的目标,特种部队也没夜视器材,尾野大佐不得不叫醒配属炮兵大队的军官,让他立即用火炮发射照明弹指示目标。

75毫米山炮掉转炮口指向出事地点,几发照明弹上膛就打出去,战区上空一片白光,此时许多冲锋枪手正换弹匣,因为每人就带两个弹匣,带对了怕阵亡后丢了,投弹手一个接一个往出投弹,速度非常快,跟扔小石头子打鸟似的,提着盒子炮的组长们换上备用弹匣,他们也没多带子弹,也是怕丢,一穷了什么都怕。

钱瑞一看照明弹出来了就知道不好,他也不喊不叫怕鬼子听懂他干什么,他拿手指伸进嘴里然后使劲一吹,口哨一响宪兵也不笨,就知道要撤,众人一起掉头往黑的地方跑,战斗中一人也没死,鬼子阵地上倒着乱七八糟的一片尸体,宪兵扔了二百多枚手榴弹打了阵乱枪跑了,鬼子这晚上别睡了,先收尸体吧。

“快跑,动作快点,鬼子追来了。”钱瑞提着盒子炮头前带路,身后的兵有空手的,这都是投弹手,有的背着支空枪身上连弹药包也没有,可以说身上没负重,连钢盔都没戴,大伙撒脚如飞,就像刚从糕点房里偷了点心的乞丐,又紧张又高兴,跑到江边上坐上小船,对面接应的宪兵一拉绳子小船到了城西,人也个不少枪一支不丢。


薛岳半夜在指挥所睡觉,他可没睡死,连日来大战不断,委员长把中央直属战略机动部队七十四军都交给他指挥,他责任重大能睡着么,他在城西设立的观察哨打来电话。

“司令,报告一个好消息,夜间有小部队偷袭敌营,已经得手,照明弹把城东都照亮了,鬼子的机枪正在盲目射击。”山头上的观察哨所通宵有人值班。

“知道是那个部队的么?”

“是宪兵营干的,我看到他们坐小船退回城西了,看鬼子营地里的火光他们可炸得不轻。”

薛岳坐起来,心说话张学义真是个土匪,刚发的手榴弹打算白天使用,这至少消耗了一少半,明天他又会派人催着要弹药,他真浪费,半夜看不见瞎折腾啥,“好了,我知道了。”他放下电话长长的出了口气。

客栈里的宪兵都睡不成了,半夜这顿炮声和爆炸声闹的谁还敢睡,有得怕鬼子打过来,不过众人出了房间看到一连的三十多个人乐呵呵的回来了,刘二才、张顺问钱瑞:“大哥,怎么样,损失大么?”

“一个受伤的都没有,等鬼子回来我早脚底抹油跑了,我回去睡了你们也继续睡吧。”钱瑞去睡觉,张顺穿好军服,拿着枪跑到院子里叫集合,反正人都醒了。

“兄弟们,一连偷袭敌营得手,鬼子死老了人了,我们也别睡了,白天鬼子飞机大炮很热闹,我们晚上占便宜,现在天没亮我们也带足手榴弹给鬼子点厉害,不怕死的跟我走。”张顺一激励士气众人都来了精神,大家纷纷披挂整齐,每人带了十枚手榴弹就出了客栈。

张学义喝了一斤半白酒早睡了,他知道自己手下的兄弟没饭桶,他们自己爱怎么指挥怎么指挥,二连私自出营他也不管,张顺心里盘算好了,他知道白天鬼子肯定又要炮击,最进郊区飞机也多,白天行动不占便宜,还是晚上行动的好,他打算利用天亮前的这点时间提前进入阵地,天一亮大家正好伏击深入城区的鬼子,另外他从客栈没少拿绳子,没人知道他要鼓捣什么,全连新兵老兵连早饭也没吃就跑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