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在历次战争中,有两场仗是最刻骨铭心的——甲午中日战争和抗美援朝战争(站在中国本身的角度来称的),而且它们又都是在朝鲜半岛上暴发的,结果却是两个:甲午中日战争是近代中国军队对外正面战场与外国军队交战最窝囊,也是战败后最屈辱的一场战争;抗美援朝战争是中国自鸦片战争以来,中国军队对外正面战场在与世界强国(而且是头号强国)的正面较量中首次取得胜利!在武器装备远落后于对手的情况下,中国人民志愿军依靠顽强的意志品质和视死如归的革命英雄主义精神,最终战胜了强敌,同时也向全世界展现了中国人的勇气和力量!抗美援朝战争是近代以来与外国军队交战最辉煌,最感自豪的一场战争。


甲午中日战争的结局是李鸿章经营了十六年的当时是亚洲最强的北洋海军覆灭了,清政府被迫签订了《马关条约》。条约的主要内容包括清政府割辽东半岛、台湾、澎湖列岛给日本,赔偿日本军费白银二亿两。


抗美援朝战争的结局是中国对拥有世界上最强的经济实力和军事实力的美国进行军事较量,取得了胜利,打破了“山姆大叔”不可战胜的神话,保卫了朝鲜和我国的安全。战争的胜利给予新生的共和国国际地位的提升和国家实力的显示,而且给中国带来了长期的和平,使中国的经济建设更快更稳定的发展。



那么我们先来看看甲午中日战争是怎样爆发的:


十九世纪七十年代开始,日本军舰多次武装入侵朝鲜,强迫朝鲜政府签订不平等条约,攫取了在朝鲜的通商、驻兵、设使馆等特权。美、德、俄、英等国也在朝鲜取得许多侵略特权。

1894年春,朝鲜爆发了东学党领导的农民起义。起义军提出“逐灭倭夷”“尽灭权贵”等口号。起义从朝鲜西南的全罗道开始,向北直指中心汉城。朝鲜国王极为恐慌,请求清政府出兵帮助镇压。6月初,清政府派兵到朝鲜牙山。那时候,日本也乘机派兵在仁川登陆,迅速占领汉城。东学党起义被镇压以后,清政府建议中日两国军队同时撤离朝鲜。日本政府又声称要帮助朝鲜改革内政,继续增兵,而且人数远远超过清军。朝鲜面临着战争的危险。

战争迫近眼前,中国军民呼吁坚决反对日本侵略。清政府内部光绪帝和那拉氏之间正发生权力斗争,形成了“帝党”和“后党”。以户部尚书翁同龢为首的一部分帝党,主张对日作战。光绪帝支持这个要求。李鸿章等一部分后党,反对同日本作战。主张和解。那拉氏同意这种主张。1894年,那拉氏六十岁,清政府大肆搜刮民脂民膏,从正月开始,为她准备所谓“万寿盛典”。清政府不作战守准备,一心指望俄、英、美等国出面“调停”。7月23日,日军闯进朝鲜王宫,俘虏朝鲜国王,扶植傀儡政权,迫令朝鲜政府出面“邀请”日军驱逐在牙山的清军。

7月25日,日本海军在牙山口外丰岛附近海面上突然袭击清军的运输船只。中国两艘护航舰被打坏,一艘运兵商船被击沉,船上兵士近千人死难。不久,日军又在牙山附近的成欢驿袭击清军。日本挑起了对中国的侵略战争。8月1日,清政府被迫对日宣战,派兵渡鸭绿江进驻平壤。1894年是旧历甲午年,历史上称这次中日战争为“甲午中日战争”。

9月15日,日本侵略军用重兵猛攻平壤。平壤是朝鲜历史名城,形势险要。清军统帅叶志超驻守平壤,不作战争准备,竟想弃城逃走。总兵左宝贵坚持抵抗,亲自登上北城玄武门城头,指挥清军抗击日军进攻,最后中炮英勇牺牲。叶志超贪生怕死,放弃平壤后,狂奔五百多里,渡鸭绿江退入中国境内。朝鲜人民和少数没有撤走的中国士兵,互相支援,并肩战斗,坚持打击日本侵略者。

9月16日,北洋舰队护送一批援军到达鸭绿江口黄海大东沟,17日准备返航旅顺,发现远处有悬挂美国国旗的舰队。临近中午,船来渐近,这个舰队的十二艘军舰忽然全部改悬日本国旗,并向北洋舰队发动进攻。海军提督丁汝昌下令迎战。北洋舰队由旗舰定远号和镇远号居中领先,以夹缝雁行阵向前急驶。战斗一开始,定远舰桅楼被击毁,丁汝昌受伤,由管带刘步蟾代替督战。刘步蟾指挥定远舰猛冲,击毁一只敌舰,又击中日本海军军令部长坐的“西京丸”,迫使它狼狈逃出战场。在激烈的战斗中,致远号军舰勇往直前,多次中弹,船身严重倾斜,弹药也将用尽。在这危急时刻,管带邓世昌说:“吉野”是日军的先锋舰,如果撞沉它,就可以打击敌军的士气。他果断地下命令:开足马力,向敌舰吉野号撞去!不幸致远号被鱼雷击中,邓世昌和全舰将士二百五十多人壮烈牺牲。经远舰也奋勇向前,管带林永升中炮阵亡,全舰将士战至最后,与舰同沉。济远舰管带方伯谦畏敌如虎,临战脱逃,仓皇间撞伤了自己的扬威舰。定远舰和镇远舰被五艘日舰包围住,战斗极为艰苦。刘步蟾指挥士兵同敌人搏斗,击毁日本旗舰松岛号,毙伤一百多人。

黄海大战经过五六小时,清朝海军给日舰以沉重打击。日本旗舰松岛号失去了指挥能力,另外两舰日舰也受了重伤,起火燃烧。其他日舰在暮色苍茫中先后退走。

黄海战役,北洋舰队损失军舰五艘,但主力尚存。为了保存自己的实力,李鸿章在海战以后,命令北洋舰队躲进威海卫军港,不准海军官兵巡海迎敌。这样,清军失去了战斗的主动权,便利了日军的海陆夹攻。

平壤战役后,清政府命令提督宋庆、聂士成等驻扎九连城。10月下旬,日军分两路侵入中国。一路渡过鸭绿江,进攻九连城。清军将领不服调度,军纪涣散,除聂士成军在虎山抵抗外,其他军都不战溃逃。日军攻入九连城,夺得大炮七十多门,枪四千多支,其他军用物资无数。广大人民奋起抵抗日军。岫岩附近几十个村庄的人民互相联合,自动组织起来进行武装抵抗,用土枪和各种土造武器打死打伤许多敌人。辽阳地区的农民,协助辽阳知州防守阵地,在一个月里,英勇机智地打击敌人,使辽阳城免于沦陷。

另一路日军在辽东半岛东岸花园口登陆,11月袭击大连、旅顺。同威海卫军港隔海相望的旅顺军港、大连海港经过多年经营,都有较充实的防守设备。日军逼近大连的时候,那里的守将不战而逃。日军进攻旅顺,丁汝昌要求全力援救,李鸿章不许,命令丁汝昌坐守威海卫港内“保船”。负责防守旅顺的清军六个将领互相观望,只有总兵徐邦道率军奋战。由于孤军无援,经过三天激战,旅顺失陷。日军占领旅顺以后,野蛮地屠杀当地居民,犯下了滔天罪行。

1895年1月,日本出动舰艇二十五艘,护送军队两万人,在山东荣成湾登陆,抄袭威海卫后路。日舰艇在海上封锁威海卫。这样,躲藏在港里的北洋舰队腹背受敌。威海卫军港易守难攻,设有南北两帮炮台,各有大炮十多门,守卫炮台的兵士也不少。港内有战舰九艘,炮艇六艘,鱼雷艇十多艘。日军进攻南帮炮台的时候,守军坚决抵抗。但是,由于守将逃走,炮台失陷。接着,北帮炮台也失守了。日本陆军把炮台的大炮转向躲在港里的北洋舰队,集中火力轰击。日本海军又利用雷艇夹攻。一部分北洋军舰被击沉。丁汝昌根据李鸿章“保船”的命令,不出港迎战。广大士兵坚决要求抵抗。一些怕死的将领,在英美教习的怂恿下,威胁丁汝昌投降,丁汝昌拒绝了。他召集将领,下令港里余存的十一艘军舰猛冲突围。将领们却违抗命令,并派人持刀威吓丁汝昌。丁汝昌宁死不愿意投降,被迫自杀。那些民族败类竟让美国教习起草投降书,盗用了丁汝昌的名义,向日本侵略军乞降。留在军港中的残余舰船和大批枪炮、辎重都拱手送给了敌人。李鸿章经营了十六年的北洋海军,就这样可耻地覆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