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一个黑暗压抑绝望华丽的游戏--战锤40K

猴急 收藏 7 243
导读: ( 转贴的同人小说---写的不错) 那些没毛猴子仍旧在进行着无谓的抵抗。一些杂鱼从道路两旁的房子中探出身来,向道上丢手雷、射击。但是老大身后的长枪小子们立刻大吼着一齐放枪还击——一轮齐射过后,左边的房子的窗户中掉下了三具尸体;右边房子的窗户中掉下了两距尸体,还能听见伤者的哀号;前面冲得不够快的小子倒下了两个,其他人则冲得更快了;一个笨蛋打中了克鲁孜老大,铠甲毫不客气的把他的子弹反弹回去,打碎了他的笨脑壳;另外一个不那么笨但是也不怎么精明的家伙在自己面前不到两步远的地面上留下了一个。



( 转贴的同人小说---写的不错)

克鲁孜老大很生气!


尽管他的那柄斧头已经被换成了一支大号的动力爪,原来的大枪也变成了一支声音更响,口径更大的大大爆枪,身上也披上了厚重的超级盔甲,克鲁孜老大还是很生气!


连续整整一个月,身为这支大军的领导者,克鲁孜老大居然都没有打成一场象样的仗!


那些有着很好的枪并神出鬼没的家伙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之前曾经和自己打得很痛快的头上长角身上印着星星图案的家伙也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那些尖耳朵族的家伙更是滑溜得象黏液史格谷兽一样抓也抓不住。唯一和他们交手了几次的,就是那些没毛猴子。但是那些家伙也在没命的逃跑,不堪一击。


真是些没用的家伙!克鲁孜老大愤愤不平的来回走着。他的大军已经将周围一天路程之内的所有东西都变成垃圾拖回来了——这使得他的基地和军队变得更大,更猛。但是如果找不到值得一战的对手,这些又有什么意思?


一架铁鸟轰鸣着从空中掠过,并丢下一大堆垃圾——至少,那个原本看起来满结实的笼子在落地时已经变成了一堆垃圾。


克鲁孜老大大步走向那堆垃圾,眼睛也变得越来越红——那是他的发明,将一堆地精装在笼子里从空中丢下来,总能活下来一两个向他汇报侦察结果。


笼子的门被克鲁孜老大一把扯掉。之后,克鲁孜老大从里面掏出一大堆软绵绵烂乎乎的东西——看来这些不顶用的小屁精都完蛋了。


然后,有个家伙动了一下。


克鲁孜老大一把抓起那个还能动弹的小屁精,用力甩了两下把他身上那一堆烂肉甩掉:“怎么样?”


小屁精惊恐的瞪大了眼睛,上下牙直打颤:“北方,两天的路程,有个城市。”


“有仗打?”


“没毛猴子在,有很多大炮,还有烧烤车。”


“Waaaaaaaaaaaaaaaaagh!”此刻,克鲁孜老大浑身上下充满了干劲。


强大威猛的老大将手中那个被他不小心一把捏死的小屁精丢在地上,大步走到一个高台上,用力的大吼——所有的小子们都知道,他们的老大要带着他们出征了!


那些没毛猴子仍旧在进行着无谓的抵抗。一些杂鱼从道路两旁的房子中探出身来,向道上丢手雷、射击。但是老大身后的长枪小子们立刻大吼着一齐放枪还击——一轮齐射过后,左边的房子的窗户中掉下了三具尸体;右边房子的窗户中掉下了两距尸体,还能听见伤者的哀号;前面冲得不够快的小子倒下了两个,其他人则冲得更快了;一个笨蛋打中了克鲁孜老大,铠甲毫不客气的把他的子弹反弹回去,打碎了他的笨脑壳;另外一个不那么笨但是也不怎么精明的家伙在自己面前不到两步远的地面上留下了一个。


不过这一切混乱都不妨碍长枪小子们兴高采烈的挥舞着手中的家伙哇哇大叫,再次齐射。有仗打!有枪放,有人杀!还有什么比这更美妙的?还有什么比这更让一个兽人热血沸腾爽到极点的?


几声清脆的闷响穿透了战场的喧嚣,直接落在长枪小子们的笨脑壳上。被选中的小子继续大吵大闹,然后倒下。他们的同伴们则继续满不在乎的前进,放排枪。就算有小个子狙击手又能怎么样?只要继续前进,就能抓住他们并把他们撕成碎片,轰成渣。


但是这一次注定轮不到长枪小子们——在后面早已经憋了很久的火箭小子们嗷嗷叫着打开了火箭背包的喷射器,一个直接原地爆炸变成了一个火球,另外两个直接撞在强上,被火箭背包推着在墙上蹭了很久才掉下来,而其他的小子则顺利的飞上房顶,痛快的挥舞着手中的家伙把那些个子矮小的家伙连同他们手中的狙击枪和那些试图来救援的没毛猴子一起砍了个痛快淋漓。


这下没什么能够干扰克鲁孜老大的夺炮大计了。小子们吵吵着冲进广场——过了这个广场,再冲过一条巷道,克鲁孜老大就可以如愿的得到那些威力巨大的大家伙了。


几声巨响将克鲁孜老大吓了一跳。接下来他就看到一群几乎和自己一样高大魁梧的浑身肌肉的家伙挥舞着铁棍一样的大枪从四面八方向广场中围过来——他和他的小子们正好被围在了中间。


广场周围的窗子全部打开,无数的光枪从窗子里伸出来,之后对着广场中间的小子们射击。


这次打击造成了比以往的总和还多的伤亡。小子们全无防卫,就被那些比他们更加强壮和凶残,抡着带电锯和大铁棍的家伙围了起来。而屋子里的交叉火力更使将小子们一片一片的扫倒。


但是这只是小问题——在克鲁孜老大的殖民地里,每秒都有几个小子钻出来,随便拿上个什么家伙就能上战场。大部分的小子,或者说所有的小子,都不过是消耗品而已。


坦爆小子们的火箭筒炸塌了一些房子,而长枪小子们的齐射则在打飞几个自己人的同时将另外一些人类压了下去,火箭小子们则嗷嗷叫着冲进房子里准备把里面所有反抗者全部杀光。


局势已经再次得到控制,除了……


克鲁孜老大大步上前,抬起左手一枪轰烂了一个大个子秃头人类的脑袋——那家伙刚刚用他手中的大铁棍枪砸烂了一个小子的脑袋。


又一个大个子秃头人类甩掉刺刀上的小子,象个欧克蛮人一样哇哇大叫着冲向克鲁孜老大。克鲁孜老大用毫无疑问的绝对压倒那渣的气势对他吼回去,之后在那渣发愣的瞬间用动力爪把他的身体整个捏碎并甩得满地都是。


没有了来自四面八方的攻击,又有无比威猛无比大只的老大的表率,小子们也顿时来了精神,大吼着狠狠的扑向那些大块头——尽管一名小子要和那些渣对抗有些困难,但是四、五柄斧头很快就将那些大块头砍得血肉横飞——为了在老大和别的小子面前表现自己,每个小子都嗷嗷叫着向前冲,试图第一个砍到自己的敌人。


但是一个身材特别魁梧,头顶戴着大铁盔的家伙狠狠的挥舞着他手里的大家伙,把试图靠近他的小子们一个个打得四处乱飞。尽管周围的大个子们一个接一个的倒下,这家伙却一声不吭的站在原地,半步不退的坚持着战斗,并将一个个小子打得满地乱滚。


“渣啊!”终于有值得一战的对手了,克鲁孜老大立刻大吼着上前,同时顺手将一个被打得滚到面前的小子抓起来丢到一边,之后狠狠的抓住了那个大个子的大铁棍。


两个拥有怪力的大个子同时怒视对方,从胸腔里积压出骇人的低吼,将全部的力气都用于和对方角力。


看起来,这个大个子的力气似乎比自己大一点。克鲁孜老大怒吼着,不甘心于自己的失败,并无奈的慢慢向后退。然后,他想起,自己还有左手没有用,而自己的左手里还拎着一杆大枪……


随着枪声,大个子的脑袋连同他的头盔一起飞了出去。克鲁孜老大随手将那个家伙的胳膊和大枪一起用动力爪捏碎,之后发出胜利的大吼。


小子们大吼着回应,用狂热的崇拜的目光看着他们的老大。克鲁孜可以感到“吼”的力量从四周源源不断的涌向他,让他的身体发生着疯狂的可喜的非常之劲的变化。


“把那些车都给我抢过来!把那些渣全杀光!”克鲁孜老大大吼着下达了命令。


小子们狂吼着前冲,挥动武器摧毁所有挡住他们的活物。


克鲁孜老大在血雨中大步前行,一如一个酋长巡视他的部落。


抵抗已经不存在。人类绝望的聚集在最后的掩体后胡乱的射击,之后被绿色狂潮无情的淹没、撕烂。整座镇子变成一个新的垃圾堆,只是时间问题。


“Waaaaaaaaaaaaaaagh!!!!!!!!!!!!!!!!”

本文内容于 2007-9-5 14:59:40 被猴急编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