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军团原创]公款吃喝,想说爱你不容易!

番石榴 收藏 24 377
导读: 在一般人的眼里,能跟着领导吃公款喝公款大概是天上掉下来的美事了.俺当初也是这想法,领导啊!都是吃山珍海味,喝琼浆玉液,吃好喝好了还不用自己掏一个子.不象俺们AA制去聚一聚,都要犹豫不决地数一数袋中的银子.所以看到有的报道说,某某吃公款喝死了还闹着要评个[酒烈士],心里很不爽,这不是得了便宜还卖乖吗?就算喝死了那也是个[幸福的饱死鬼]啊.待到有幸跟领导应酬几次之后,我才终于在酒精中明白,这种好事最好别再来. 大部分的应酬都是和有业务关系的单位进行.一到饭店,象俺们这种陪衬的角色首先得找准自己的座位.

在一般人的眼里,能跟着领导吃公款喝公款大概是天上掉下来的美事了.俺当初也是这想法,领导啊!都是吃山珍海味,喝琼浆玉液,吃好喝好了还不用自己掏一个子.不象俺们AA制去聚一聚,都要犹豫不决地数一数袋中的银子.所以看到有的报道说,某某吃公款喝死了还闹着要评个[酒烈士],心里很不爽,这不是得了便宜还卖乖吗?就算喝死了那也是个[幸福的饱死鬼]啊.待到有幸跟领导应酬几次之后,我才终于在酒精中明白,这种好事最好别再来.

大部分的应酬都是和有业务关系的单位进行.一到饭店,象俺们这种陪衬的角色首先得找准自己的座位.这可不比在家里,你想坐哪就坐哪,座位是有主次之分的,一旦坐错了人家说你没文化事小,影响了单位的整体素质就搞大了.轻则领导批评,严重的就撸了你,谁叫你上不得台面.参与几次后,由于俺勤奋好钻研,基本知道俺的座位在哪了,一般是靠近门口和上菜的位置.

接着就是等领导,不知是越晚到的领导越有面子呢,还是领导真的忙,总是过了约定的时间才隆重登场.有时都快饿休克了还没见领导来,不象俺们一听到有得吃巴不得提前半个小时就到了,有时想想也对,领导肚里的油水哪是俺们能比的.

好不容易领导来了,俺们就要跟在老大后面和领导寒喧\握手,领导都是挺着个肚子,慈祥地把手半伸出来,俺就得满脸堆笑地半躬着腰深情地握住他的手,口齿清晰地介绍自己,那情景就和汉奸见了鬼子一个样.

等到双方领导落了座,开始半公半私地谈些话题.俺们也要竖起耳朵倾听,因为这时偶尔领导也会发出一些指示,漏听了就会吃不了兜着走,光听还不行,还要不时微笑着点头附合,领导没说到的或遗漏的俺们要及时补充.会来事的这时要不时说几句[领导高见!][领导想得真周到!]之类的.这时还得记一下某某领导姓什么,为下面的工作铺路.

千呼万唤,可爱的服务员终于上菜了.这时的俺一方面要提防着上菜的[翠花]别把菜汁洒到身上,一方面要张罗着把菜摆到领导面前,还要忙不迭地帮领导把酒倒好.待领导发表祝酒词后就开吃.这吃也是象征性地吃一点,接着就是敬酒了.

敬酒也是一门学问,第一要按顺序,你得琢磨谁敬完后就轮到你,还有称呼和敬酒词怎么说.光是称呼就整死人,比如书记在,敬副书记就不能称呼某某书记,还有就是有些姓是不能和职务一起叫的.有一次敬一位姓水的总经理就把俺们难住了,叫[水总]吧,听着就象[水肿],俺们老大称他[水大经理],俺不能跟着叫啊.最后请教了资深人士,含含糊糊地叫了声[水领导],这家伙可能也知道自己姓得不好,也没计较,算是蒙混过关.还有一次和一位姓严(也许是颜)的局长应酬,有位兄弟按习惯称他[严局],俺看到局长大人的脸有点往下掉,俺心里不禁为那兄弟拈一把汗,你叫他[盐焗],小心他[红烧]了你.闯荡了些时日,真主保佑还没遇上姓[苟]的,否则怎么称呼都象在骂人.

本来就是饥肠辘辘的,这一轮酒敬下来,已经有点找不着北了.这时由于领导两杯下肚,气氛开始松弛下来,这也是一顿饭中的最美好时光,俺能从领导光顾过的盘子里夹些食物了.但也不能放肆,老大说过:俺们代表着单位的形象.特别是俺这人有个毛病,一吃东西就出汗,用老妈的话说是:吃公家的吃出汗,吃自己的出冷汗.有空调的地方还好,没有的话俺是汗流浃背,一副饿死鬼的德行,谁看了都会觉得是家里几天揭不开锅了.有次俺不过是对着情有独衷的[油焖大虾]多留恋了一下,老大就一脸不悦地盯着俺那满是汗水的脸说:[石榴!去敬领导酒,别顾着埋头苦干.],俺的亲娘哎!俺不过就是对[油焖大虾]连出了三招,就落了个埋头苦干的名声,俺真比窦娥还冤.

有时敬酒还不算,还要帮老大挡酒.这些经常在饭局混的大大们都贼能喝,如果某个领导瞄上了你,那是生不如死,他用小杯非让你用大杯,还帮你倒酒,这面子就是死也要兜着.俺经常是跑到卫生间清理之后又接着战斗,估计清扫卫生间的大婶对俺们这类人是恨得牙痒痒.但有什么办法呢?俺也不容易.

酒过三巡,席间已是一片和谐.领导们开始放下架子,个个都平易近人,这时还不能掉以轻心,有次俺喝高了,搂着对方一位和俺级别差不多的文姓老兄,无意中称他为[文兄],引起了轰堂大笑,后来被老大骂了个狗血淋头.而那些领导们说些并不好笑的黄段子,俺还得强扯着脸上的笑神经傻乐,想着都郁闷.

每当俺想吃点菜压压酒时,领导们就已经吃好了.没奈何只能说自己也吃好了,跟着送领导出门.看着满桌的珍馐,心疼啊!想打个包嘛,个人失节事小,单位丢脸事大,想起掉颗饭都要捡起来的祖父,俺这是犯罪.所以每次离桌的时候,俺的心都在滴血.

送走领导后,俺们几个虾兵都会相约着:走!去吃几两米粉去.一顿饭花掉几千大洋,还得吃米粉才饱,这叫什么事?所以,在饭局中殉职的人们,俺深深地理解你们.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