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荣革命 第一部《野火》 第二十二章 复仇之火(2)

jiguanggy 收藏 0 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59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596/[/size][/URL] 第二十二章 复仇之火(2) 红日早已从地平线脱出,清晨的阳光洒在阳台上。空气中夹杂着来自海洋的味道,让人感觉呼吸顺畅。一阵又一阵从海上吹来的风舞着远处沙滩上的椰子树。风把大海的激情带到陆地上,随时随地提醒着人们冒险总在新的一天继续。 此刻自由力量的总队长乔治站在红鹦鹉旅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96/


第二十二章 复仇之火(2)


红日早已从地平线脱出,清晨的阳光洒在阳台上。空气中夹杂着来自海洋的味道,让人感觉呼吸顺畅。一阵又一阵从海上吹来的风舞着远处沙滩上的椰子树。风把大海的激情带到陆地上,随时随地提醒着人们冒险总在新的一天继续。

此刻自由力量的总队长乔治站在红鹦鹉旅馆二楼的阳台上,闭目昂头倾听大风的声音,伸开双臂迎接大海的拥抱。开始深呼吸,然后缓缓吐出体内的污浊之气。如此重复三到五次让乔治感觉到非常舒服。这是法利告诉他的一个来自东方的传统吐纳方法。

“法利一道仰慕东方武术的闪电。”

每次用这种方法呼吸的时候,乔治总会不自觉地重复这句话。

“法利,他到底是怎样一个男人呢?在这个时常沉默不语的男人背后到底又怎样的故事呢?我真想知道。如果他愿意告诉我。或许他原是个懦弱的人,跟我以前一样缺乏斗志。后来经历了什么变故,然后才知道上帝不会给与任何人勇气,即使他是上帝的宠儿。真正的勇气需要自己去寻找。”

嘎吱一声年代久远的房门被推开了。进来了一个剑眉怒张,虎背熊腰的男人。一头向上竖立的蓝发格外引人注目。

“在想什么呢?”

是一种充满野性的声音,带着狮王的咆哮。他就是鹦鹉旅店的老板,人称“雷神”的迪拉克。

乔治转过头笑着拥抱过来:

“我的好兄弟!”

对方的粗臂也拥抱了过来。

“想死我,好兄弟!”

两人紧紧地拥抱在一起,相互拍打着对方的背脊。

“你又壮了!壮得跟一头公牛似的。”

“那当然。身体是应付女人的资本。”

乔治突然松开双手说:

“我可不是你的女人。”

迪拉克还是紧紧地保证他说:

“你是我的情人。”

“妈的。”

很少听见乔治说脏话,不过在雷神面前他口无遮拦。

“大半年过去了。你还他妈的在继续糜烂的生活。”

“你走了之后我更加堕落。”

乔治提高声音说:

“你会被女人搞垮的。”

“当然,我在沉沦,在沉沦中磨练出一匹好种马。”

“我的天。你对性越来越肆无忌惮了。”

“好了,别再讨论我了。我可知道你小子的游击队劫持了一帮性奴。怎么样大享艳福了吧?说实话,还剩几个给兄弟?”

“去你妈的。别以为你给我几杆枪就能占女队员的便宜。”

迪拉克沉默了一阵。

“怎么了,雷神?”

“没什么。你更坚强了。再也不能从你的眼睛里读到‘软弱’这个词语了。”

乔治看到好兄弟的眼睛里晃过一丝伤感。

“还记得我把你从王子港捞起来的时候的样子吗?”

乔治肯定地说:

“永生难忘。”

“很庆幸你能记得。”

“是你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两人陷入往事的回忆。往事是只失去翅膀的风筝不能飞翔只能永远停留在彼此的心中。

那是三年的一个深秋的夜晚,孤零零的乔治拖着疲惫的身躯来到王子港。他在码头上像幽灵一样不带任何目的地走来走去。十天以前他经历了一场屠杀,整个村庄的族人被入侵者开枪扫射。当时他在山上放羊,所以避过了这场灭顶之灾。可是他的另一半,他的至爱,他的甜心却被轮奸致死。当时乔治不过是个放羊娃。未经世事的孩子在遭逢惊天之变后只知逃避。选择自杀是最简单的一种办法。死会让所有仇恨都化为乌有。很多山里的孩子一生都梦想见到海,乔治也不例外。于是他来到王子港,祈求海神收回他的宝贵生命。当时那一条很决绝,没丝毫犹豫可言。况且能够在死后见到心爱的菲菲也是一种莫大的诱惑。于是乔治在水里的时候还有那么一点开心。不过一点开心之后就是鼻孔被海水涌进的痛苦。很快死亡的阴影接踵而至。

死终究是对生命的一种最大亵渎。

那一刻乔治感受到了对生的渴望,可惜身体已被冰冷的海水包围。自己已经无能为力。还好这时有个多管闲事的男人向他伸出了手臂。这个男人就是迪拉克。当时迪拉克刚和一个女人干完一仗,无聊之际,走到游艇的甲板上看到溺水的乔治。于是良心发现救起了他。从此两人成为无话不谈的朋友。半年前迪拉克又资助乔治成立了自由力量。这位阔绰的老板还秘密购买军火帮助乔治武装游击队。

而今的迪拉克也快三十过半了。早些年在昆德打职业拳击赛靠一双势沉力大的铁拳称霸拳坛。几经转战再无对手。后来应当地BV电视台(血腥Bloody;暴力Violence)的邀请参加该台举办的“实况血腥摔跤比赛”。居然连续三年获得年度总冠军。此后雷神迪拉克的名字在昆德无人不知无人不晓。阿登兄弟就曾败在雷神手上。退役后迪拉克在海星过着放荡的生活。

乔治走到阳台上的露天椅面前坐下。迪拉克紧随而来。他知道他的朋友喜欢一边欣赏着大自然的风光一边聊天。乔治为好友倒了一杯酒。他已经很久没有再和他干一杯了。尽管此刻所用的酒杯是小号的不适合性情中人痛饮一番,但是它足以把珍贵的友情放在其中。一杯过后乔治又倒了两杯。迪拉克一饮而尽。乔治拿起酒杯颠倒着杯中之酒说:

“倒上。”

迪拉克边倒酒边笑问:

“听说那个叫索菲娅的妞吃定你了。唔,说实话那妞不错。我第一眼看到她就知道她能让男人舒服。”

“这到不用你操心。跟我说说,你还想这样玩几年?”

迪拉克眼光闪过一丝疲惫。

“我觉得再也找不到爱情了。你知道我是属于那种喜欢肉体交流大于精神沟通的人。和语言相比,我自以为我更善于用身体说话。”

“这方面你的确是专家。尽管我对你的滥交颇为担忧,但是我也必须承认某些女人钟情于你。你天生有一种吸引女人的魅力。”

“哈哈。这是对我的褒奖还是反讽?”

“你觉得?”

“我将它看作褒奖。”

“妈的,我怎么有种跟土匪在说话的感觉。”

迪拉克笑了一下说:

“那就对了兄弟。这证明我在影响你。”

乔治无奈地说:

“你当然影响了我。我他妈的现在满嘴是脏话。”

迪拉克笑得很开心将桌上的香槟一饮而尽。

“嘿,说实话。你得有个家。家里得有个女人管着你。她不光要管着你的人,还要管着你的那玩意。”

“你要这么说昨天晚上我倒是遇见了一个。”

“谁?”

“你的手下,奎茉文。”

乔治把视线从迪拉克的脸上移开,转向海边的风景。良久哈哈大笑起来然后又说:

“你妈的,把主意打到游击队头上来了。”

强壮的男人无辜地耸了耸肩膀。如果这个男人在给与爱人性满足的同时,稍微做到一点点专一。那么无疑这将是一个完美的男人。可是上帝却让这些拥有完美体格的男人多多少少有些花心。至少迪拉克属于此例。至少他每星期都要在自己的旅馆和一个从前根本没见过一面的女人睡觉。当然这些女人是自愿的。出于自愿的原因有很多。比如喜欢男人口袋里的钱,或者纯粹是为追求高潮慕名前来的,也有是两者兼顾的。总之她们愿意。迪拉克也知道他仅仅只需要借用她们的身体一两个小时而已。一两个小时之后他就会自己不再那么的空虚、那么的寂寞。

乔治看着好友日渐厚重的眼袋说:

“有时肉体如同魔鬼咀嚼着灵魂堕落。”

“是吗?”

迪拉克的表情告诉乔治他并不以为然。

“好了,说说别的吧。这瓶酒很醇,是自己酿的?”

“进口的。来自浪漫的法兰西。”

“一个遥远的国度。多少美金一瓶?”

阿布贬值得很厉害已经不能够进入国际贸易交易了。

“一百美金。”

“相当于一个贫民半年的生活费。”

“是的,现在看来还远远不止。”

“这样说的话‘捕鲸’的生意还不错了。”

捕鲸是迪拉克手下的一间赌场位于泰坦城胜利广场中心位置。

“是的,这些高档的外国酒都是赌客们买的单。”

乔治笑了笑,看上去笑得很牵强。

“我可以认为这是资本家在轧取人民的血汗钱吗?”

“人民的血汗钱?”

迪拉克有些没弄明白。在深层次上他不会像乔治那样去思考一个关于赌桌上的问题。或者说他认为愿赌服输没有什么不对。同样每个月的第一天他要把50%的营业额上交给海星的主人——阿布索伦将军。这个年代就是这样每个人都必须学会生存之道。而生存之道就是达尔文的进化论——弱肉强食。

“我想你是个社会改革的理论家。”

“是的,我有时候有那么一股冲动的劲。每当这个时候我就以为自己可以拯救整个混乱的国家。哼……当这个梦醒来的时候我又觉得自己是多么的可笑。只是当我看到拿着枪支的士兵欺小凌弱的时候,我的心又开始隐隐作痛直到心中怒火转化成扣动扳机前的那一瞬间所需要的力量。”

乔治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他希望对方能够理解自己的想法。

“你有过这样的情况吗?”

迪拉克想了想说:

“说实话有过,但是我会选择束手旁观。我有我的生存规则。我知道自己没有拯救这个世界的能力。有时我的确过于冷血。不过正是冷血让我能够活到现在。现实很残酷,生活本来就不容易。你不过选择了抗争,我不过选择了逃避,但我们都是为了活着,好好的活着。”

接下来两个好朋友都没有再说话了。就这样躺在椅子上静静地凝视着从海平面上慢慢升起的太阳。直到八点钟的时候客厅里传来敲门声,才终止了这个早晨的宁静时光。

“门没锁,请进。”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