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到相思月圆时

“花间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第一次听到李白的《月下独酌》是读高三那年我们班举行的中秋晚会上倜傥潇洒的班主任的诵读,那一刻的共鸣,是对老师怀才不遇的感叹,还是对暑假补课以及高三鏖战后的飘渺前途的担心,我没有去想,只是觉得很朦胧,一种徘徊在十字街头的的伤感。两个月后恰逢奶奶三周年的祭日,我回到老家经过一天繁琐而又表演的仪式后,劳累的我坐在那张熟悉的书桌前,皎洁的月光好不吝啬的把银光洒在这个宁静的略显寂寞的小屋,窗外婆娑的树影伴随着夜风的寒意把我的思绪吹到遥远遥远的过去。

奶奶是个苦命的人,奶奶是个快乐的人,简单而又复杂人生经历唯一留在我脑海里的就是那张消瘦的沧桑的笑脸。爷爷很早很早,还在爸爸刚刚会走路的时候,就投身到抗战的洪流中,作为国军的基层军官,我不知道他在那场国殇中干了什么,只知道他作为军人他尽了自己的责任成为无名英雄的一员,留给家人的除了伤痛还有就是爸爸失去了上中学的机会,奶奶唯一的希望就这样破灭了,奶奶很疼我,因为我成为她希望的延续。在物质贫乏的年代我经常会用惊奇羡慕的眼光看奶奶从盛米的瓦罐中变出苹果、雪梨或者从那干扁的裤袋里摸出几分钱,那一刻开心的笑容在祖孙的脸上绽放,成为少年时代甜甜的回忆,特别是我八岁的中秋节。那是个丰收的季节,树丫上、房顶上、院墙上到处都都堆满了金黄色的玉米,月光下闪者迷人的笑,而我们全家人都坐在院子里摔花生,随者噼里啪啦的音符,白白胖胖的花生堆满了一地,大家说说笑笑边甩花生边回味着刚刚吃的月饼,唯有我例外,迷迷糊糊的趟在床上,整个身子像千军万马的奔腾又像悄无声息的偷袭忽冷忽热的让我忘记今天是中秋,忘记今天还有我可以吃掉两块的月饼,也忘记了窗外的笑声,只是觉的今晚的月亮特别明亮、清楚我甚至看到月宫里寂寞的嫦娥忧伤的愁容,感到特别的亲切,根本不是往日那个我走他也走我停他也停的月亮。一双冰凉的大手让我的额头顿时觉得一股清凉,好一点了么,是奶奶来看我了,看着月光下奶奶的身影我竟然伤心的哭了,眼泪都流出了,不哭了,不哭了,看这是什么,一个红苹果,我偎在奶奶的怀里看咬了一口苹果,脆甜脆甜的,满口的果汁让干裂的嘴唇舒服了不少,那一刻看着奶奶我又哭了,哭声把爸爸也叫进屋里了,爸爸摸了摸我的额头逼着我有喝下那苦涩的“头疼粉”,喝些水,过一会就会没事的,爸爸说着端起了茶杯,我不喝我也不说,我就看着奶奶,喝吧,喝了会好受些,奶奶给我喂了水后,我就偎在她的怀里遥望者月亮,渐渐的我睡着了。那一刻我在想什么现在我真的想不起了,可以肯定那一刻月亮好不吝啬的把窗外婆娑的树枝撒在那个小屋、撒在祖孙身上,温馨与幸福就此定格,不由地让我想起潘鹤的《艰苦的岁月》,年少的我依偎在奶奶怀里,岁月刻在在她身上的坚强、执着、珍惜生活的精神那一刻也被我继承过来,温馨与幸福的陶醉更让我觉得“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简直就是出自吴刚之手。

多少年过去了,我已长大了成人了,奶奶也离开我三年了,淡淡的忧伤在这洒满月光的小屋里弥漫,像远处湖边飘渺的二胡曲,借着月光我摊开宣纸用我那尚不熟练的毛笔写下了“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千年的李白或许就像我今天这样寂寞孤独,然而他是个伟丈夫真男人,在酒斗诗百篇后不仅仅留下了伤感还留下了美,那种“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的壮美。渐渐的我在这跨越时空的知音中明白,忧伤也是种美,但对于我来讲更重要的是,明天我就要回到学校投入到紧张的学习中去,我是奶奶的希望,我应该像个坚强的战士义无反顾的投入到即将到来的鏖战中去,一天的劳累加上弥漫的伤感我渐渐的睡着了。

后来我考上了大学,再后来我毕业找了份连自己都不满意的工作,终于有一天我拎起行囊来到南方,在经过三个月的实习后我在八月份转正了,那天我接到通知要在中秋节那天晚上到海边酒店召开中秋联欢会。

到海边去,这对于我这个在北方生长的人讲那是听潮的浪漫。“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用言简意赅的词汇描述海边明月下人们举杯相约的情景。一轮明月悬挂在浩瀚的夜空,海面上闪着点点银光,海浪拍打这岸边的沙滩不由的让我想起“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的妙笔,这边青春阳光的年轻人或歌或舞都在笑声中享受这花样繁多的点心水果,当然也会尝着莲蓉月、枣泥月、冰皮月。。。。。繁多的月饼让人在美食、美色、美景的陶醉中忘记了仲秋,忘记了广寒宫里的嫦娥,忘记了“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的寂寞,夜空就在这充满时尚、快乐、浮躁的年轻人的身上变得更加黯淡,相对于我们上空睿智的月亮,简直像群小丑在短暂的笑声中忘却现实生活的压力与尴尬,每天像个钟摆在上班塞车下班堵车的折磨中变的越来越烦躁,在周围那或熟悉或陌生的笑脸背后学会了虚伪,在五光十色的橱窗前学会了贪婪,在那一个个或真或假的弱者面前学会了冷漠,在越来越多元的价值观面前学会了放弃。。。。。。日益发达的通讯手段与交通工具在缩短人与人之间的距离的同时,人与人之间的隔阂却越来越大,于是我怀念起李白,羡慕起他那“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月既不解饮,影徒随我身。暂伴月将影,行乐须及春。我歌月徘徊,我舞影零乱。醒时同交欢,醉后各分散。永结无情游,相期邈云汉”千年寂寞与理想的坚守!

又到相思月圆时,相思竟成了奢侈,分手成了流行。一个小小的月饼又怎能承载起文化断裂后的相思。如此我醉了,在酒吧的洋酒中,面前的美女渐渐的朦胧了。。。。。。




本文内容于 2007-9-5 14:44:11 被天山玫瑰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