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姓氏在美国的困扰

风沧海 收藏 0 234
导读:美国是个移民国家,来自世界五洲四海,各种肤色各种语言背景的人生活在这个国度里,按说姓什么的都有。单就以英语为背景的人里,也是爱姓什么就姓什么。随便叫出几位我熟悉的就能看到老美有趣的姓氏,如: Mr.Dolittle--懒先生(他什么也不做吗);Mr.Butler--管家先生(Butler是领头佣人)。还有,Mr.Fisher的祖上一定是打鱼的(还有Fischer, 德国来的);Mr.Butcher的家谱里肯定有屠夫;Mr.Haulman原先可能是纤夫; Mr.Baker不用说是烤面包的;而Mr.Tailor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美国是个移民国家,来自世界五洲四海,各种肤色各种语言背景的人生活在这个国度里,按说姓什么的都有。单就以英语为背景的人里,也是爱姓什么就姓什么。随便叫出几位我熟悉的就能看到老美有趣的姓氏,如: Mr.Dolittle--懒先生(他什么也不做吗);Mr.Butler--管家先生(Butler是领头佣人)。还有,Mr.Fisher的祖上一定是打鱼的(还有Fischer, 德国来的);Mr.Butcher的家谱里肯定有屠夫;Mr.Haulman原先可能是纤夫; Mr.Baker不用说是烤面包的;而Mr.Tailor显然是裁缝,真是三教九流什么都有。另外还有用色彩作姓名的: Mr.Black,Mr.White,Mr.Green,Mr.Brown,Mr.Gray, 等等等等。不过老外倒是很少用姓氏来说事或取笑人,但读错人的名字通常会被认为是不礼貌。


美国人一般不太注重了解外部世界,学外文劲头更是不能跟中国人比。世界老大吗,都是人家学他而他不屑于学人家。所以,对外国文字他们经常就以美语读音来处理。现在中国人来了,带着用汉语拼音写成的名字,与美国人一起工作生活在这个移民社会。这汉语拼音是用罗马字母写成,但所用的音素却不被所用的罗马字母来代表,老美常常是看着你姓名的拼写抓耳挠腮,就怕读错,但往往还是怎么读怎么错。刚来美国时就遇上了这样的尴尬,因我的姓名不易说出口,人家就经常把我无名氏处理,不得不交流时也常常跳过我姓名。


中国姓氏多出自百家姓,不少家庭还有家谱可查,有根有源,比起老美那些屠夫裁缝来,文化底蕴要厚重的多。文人雅士还常编撰出与姓氏有关的趣闻美谈。比如姓郑的和姓何的喜结良缘,那一定是美满婚姻正(郑)合(何)式(氏)。


传说有家潘姓大户要娶亲办喜事,娶来的是位何家女子。潘家灯红酒绿,为烘托气氛,男方家出了个上联: 娶来何女添人添口添丁(何字拆成人、口、丁--都是人,一定香火兴旺)。女方更是不差,出的下联是: 嫁得潘郎有水有米有田(潘字拆成水、米、田--都是财富,不愁吃穿了)。妙阿! 看来何女嫁潘家郎比嫁那姓郑的更要婚姻美满--有人又有钱(中央电视台07春节对联节目讲到这副对联,但掐去了"娶来何女"和"嫁得潘郎",少了许多拆字的趣味)。


中国人用姓氏调侃人并不少见,但就算骂人也能骂出花样来。有位姓熊的做人非常勤快能干,一位姓尹的同事人懒还嘴上不饶人。见熊哥跑出跑进,就心生忌妒来了一句: 能者多劳跑断四条狗腿。熊哥勤快也聪明,还了一句: 君子无得闭上一张鸟嘴。熊断四腿去四点成能人,而君子闭上鸟嘴缺口后不就是那位尹同志吗。


中国姓氏这么美妙,不仅无法让老美分享,到美国后还给弄得面目全非,让人七窍生烟。有人在文学城发帖,痛陈汉语拼音X音是造成中国姓氏困惑的首恶,让姓中带 X 字母(如邢姓或习姓)的海外华人蒙受尴尬。这其中的原因是在英文里,X发[ks]或[gs]音,而不是中国人所要的[西]音(德语和西班牙语有时倒是把X发成[西]音),所以习先生会被叫成Mr.Xi(可赛)而邢先生就会被喊为Mr.Xing(克星)。


其实比起其他一些姓,习姓和邢姓所遇的尴尬不算大。我在校读书时新来了一位也是姓何的女士。这位美妙的能为夫家添人添口添丁的何女士,老美见了也是人见人爱,可就是看着她那用拼音拼写的HE,怎么着也不敢开这个口。如此苗条性感的女士,怎么就是位HE(他)。


更乱的还在后头。那是十年前发生在加拿大英语区的事(见于"世界日报")。说是有一位余姓(YU)朋友来到加拿大后,热情助人,语言程度也比较好些,有新来的中国学生接站的事通常都是他去。有一次他一下接来一男一女两位,男的姓佘(SHE),女的也姓何(HE)。接来后第二天余有个PARTY,热心的余(YU)想这正好是让两位新来的熟悉环境认识一些朋友的好机会。于是就带上二位开车去PARTY。到了地方一看有不少生面孔,但老余(YU)不怵,主动大方地把自己和佘何二位介绍给老外。生怕老外糊涂,老余还把中国姓氏都给拼了出来 :


...(指着何,现女后男) She is He,HE. (老外重复) So,she is he(?)

...Yes!(然后指着佘) He is She, SHE. (老外又重复) What,he is she(?)

...Right.(最后又指着自己) And I am Yu,YU. (老外) Oh,You are me(?).


这你让老外怎么才能懂? 不晕倒才怪! 这种"余就是你"的尴尬,姓余的都多少尝过吧(包括姓于、俞、虞、喻、游、郁等各位)。张是大姓,在中国有八千八百万。可是老美说Zhang时,舌头拐不过弯来,顶多说出个Zang音(用英文的Z音)。在美国参加一个乒乓俱乐部,里面有五六位张姓朋友,统统被美国友人改了姓。


还有,对姓齐和姓戚的,老美说不了QI音,只能说[KAI];对姓胡的,那更是分不清谁是谁了(WHO IS WHO/HU?)。有时还真不能怪老外太笨,中国姓氏也确实难为他们了。虽说中国的"老百姓"泛指那一百个姓,可现在的统计现示中国民众已经用了一千六百个姓,这些人来美时在用拼音写出姓名让老美念,那得有多乱那! 目前中国的下一代流行用父母的姓加一块做自己的名字,如姓ZHOU的和姓ZHU的孩子就可能叫ZHOUZHU或者ZHUZHOU。将来这帮下一代出国对外交流,让国际友人如何称呼这些孩子?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