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对于军事的一些看法

vipyang 收藏 1 102
导读: 新军事化变革的浪潮已经推进了数十年了,并且相信在未来的数十年的时间里,军事领域的革命还将继续的为我们提供新的窗口和空间。 在战争或者说是军事斗争中,胜利一直是我们所追求的目标,拿破仑皇帝赤裸裸的宣称:“打赢战争就能发财!”尽管和平主义者,在血腥和所谓的全人类的道义上对于战争的某些行为或者是观点的看法使他们几乎要完全的摆脱这个“政治延伸的手段”而找到一种自以为是的谈判桌上进行了毫无理由的口水战,在经济全球化的推动下,他们的谈判桌显然有了拼凑在一起的机会。政客们喜欢用一种圣西门式的简约来代

新军事化变革的浪潮已经推进了数十年了,并且相信在未来的数十年的时间里,军事领域的革命还将继续的为我们提供新的窗口和空间。

在战争或者说是军事斗争中,胜利一直是我们所追求的目标,拿破仑皇帝赤裸裸的宣称:“打赢战争就能发财!”尽管和平主义者,在血腥和所谓的全人类的道义上对于战争的某些行为或者是观点的看法使他们几乎要完全的摆脱这个“政治延伸的手段”而找到一种自以为是的谈判桌上进行了毫无理由的口水战,在经济全球化的推动下,他们的谈判桌显然有了拼凑在一起的机会。政客们喜欢用一种圣西门式的简约来代替巨大的准备和为此带来的可能对于自己不利的风险,在很多的媒体场合,这些绅士们做着当年张伯伦式的滑稽动作,以全人类的负责者自居,心里没有底的大叫:“看,这就是和平,战争可以被避免!”

和平主义者真的存在吗?回答是在一种没有结界的动画片的唯美中,但是人类或者说是民族的大脑怎么会是如此的简单?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在这样的漫画和制成品的动画片中大肆鼓吹中伤害和野蛮的一个叫做“日本”的国家,在他们以一种无辜和受罪的姿态楚楚的表现出他们所谓的可怜的时候,这个民族的对于她的邻国的犯罪却是一天没有停止过,这与其说是一种道义上的伪善,这还不如说是一种灵魂上的无耻。

由此我们可以知道,真正的和平主义者只是一个没有将来的虚构的名词。那些举着标牌,大声的呼吁着“布什!滚出去!”的美国群众,看似是这个国家战争机器最受到威胁和伤害的最大群体,看似是这个国家唯一和国防部和白宫格格不入的和平抗议人士,但是就是这个所谓的民主制度的国家,当拉丹只一次现形的时候,当录象带的真伪还成为新闻的争论的焦点的时候,那个被他们痛骂的没有用的“布什总统”就得到了他们的无与伦比的广泛支持,就好象一夜之间,反恐战争,这个被他们唾弃的名词,又被他们重新找到了价值一样。什么价值呢?一盘拉丹的录象带!

如果我们可以换一种理论,我们就可以知道美国人到底在想什么,是的,总统看起来是很无能!但是,美国人从来不认为这是战争的无能,美国人,如你们所知道的一样热爱战争,并且喜欢这样的手段,进一步来说,希望战争的胜利。就好象一群结果主义者事实上是因为没有看到他们所期待的结果而在破口大骂一样,美国人自己选择了这样令他们根本不后悔和可以接受的战争模式,但是当他们要拿到所谓的成绩单和补偿的时候,历史却在伊拉克和阿富汗和美国人开了一个恶意的玩笑,以至于上帝这个造物主是如此的可怕,他在伊拉克赐予这个国家动荡,死亡,爆炸和争吵的同时,同样赐予了伊拉克人极端的宗教,信仰和勇气。我所说的上帝,其中有一半是美国人的上帝。

在我看来美国人是愚蠢的,而且是从1945年以来就开始的愚蠢,到现在为止这样的愚蠢实际上也持续了62年的时间。在这个漫长的岁月里,美国人不知道发明了世界上多少值得称赞和在精神上感觉是生畏的武器,也不知道因为这样的武器而诞生了多少可以比肩这些武器的军事理论和这些理论的战争实践,美国从来没有象这62年以来一样充实和愉快过,美国也从来没有象这62年以来的骄傲和自信过,但是美国事实上什么也没有得到。我可以很惋惜的说,美国做了军事历史所必须经历的步骤,但是这个国家却没有得到相应的历史回报,至少在这62年的军事和和平的结果主义这追求的胜利的领域,美国就好象一个天资优秀和后天努力的好孩子,就是极少得到相匹配的承认!

美国与伊拉克的战争,如果我们现在还在这样的论断的话,几乎有一种夸大事实的成分。因为如果是美国与伊拉克的战争,那么胜利早就属于美国了,无论是在理论上还是在实际上。所以,更加确切的说,这场战争应该是美国的军队与伊拉克的战争,美国人就是这样,他们喜欢战争,却不知道该如何战争,群众在屋檐下指手画脚,一边可惜着波斯湾地区的石油,一边却想让他们的军队去为他们利益去火中取栗;这样的形容就是搬到了总统和他的ZF的头上也是可以成立的事实,如果说,战争有受害者的话,那决不是美国的人民,他们在丧失了自己骄傲的孩子后,习惯的在墓地上祈祷,然后他们所能做的就是目送着他们邻居的孩子去徒劳的增加新的仇恨。美国人只是这个国家的纳税者,他们用钱来养活着他们所认为应该为他们卖命的军队,当真正的战争来临的时候,却不准备把自己卷入进去。美国的军队被派到了伊拉克,但是美国的民族还在大西洋的彼岸,美国的军队所打败的是伊拉克的军队,美国的军队所不能打败的是伊拉克的民族,这就是现在的全部事实。

群众是利益主义的忠实的拥护者,但他们自己并不准备为利益去牺牲,于是就产生了军队,这样的组织!在我看来这个荒唐的逻辑,其实也折射着某些不荒唐的事实。政治家们和群众都把军队作为一种工具,当这种工具失效的时候,又匆匆把它贬低了,甚至是威胁要丢弃。那些在喊着:“战争是这个时代的错误!”的人,却不知道他们在重复着这个时代的错误的错误。这就是为什么,在战争开始的议会的争论和调查中,战争的结局已经决定的原因。任何国家的军队,如果没有人民,军队的胜利的对象永远只是敌人的军队,而不是敌人的国家。

可笑的是在民主主义的国家,美国的群众可以把这个错误归结为他们的ZF,但是,这只能说明他们的愚蠢,这个ZF难道不是他们所选出来的吗?群众和ZF一样,他们所做的事情,不是一样使他们吞下现在的恶果吗?

有时候,中国应该学会的不是暗暗的庆幸,而是深刻的反思,中国的军队,中国的人民该怎么办?腓特烈大帝说过,经验和教训不吸取,它们就没有存在的意义!这句话的反面教材是美国,我希望,中国是这句话的正面教材。

新军事变革所带来的负面的影响之一就是,这场革命事实上变成了,舆论所叫嚣的“唯武主义的扩大版”,而在宣传上人和思想更是成为了唯武主义的附属品和一个可有可无的分支。于是,每一款新武器的出现,就好象是骑士遇到了大炮一样,单方面的武器来带动思想的时代到来了,所有的威胁论者都把自己的基石建立在一种他们认为可以对地区和平和稳定造成不利的武器上,鉴于同样的理论,就好象所有的拥有核武器的国家一时间俨然应该成为了全人类抨击和鄙视的对象,大家虚伪的在批评一个国家的国防的同时,却同样虚伪的表示本国的国防是完全不针对第三国的。

新军事变革实际上是被宣传成为了新的军备竞赛,就这样,所以的思想都可以被无视,因为它们甚至还不如可以全天候,精确,完全摧毁能力的飞机。人类似乎在一定程度上也希望机器人可以代替他们的思想,于是战争就从脑子转换到了按钮,肉体的牺牲没有了,只有钢铁的发锈。到了后来,战争的一方面,迅速研究出一种威力的武器,战争的另外一方面马上又提出了新的防御武器的措施,战争就这样没头没脑的成为了兵种和武器相克的军事游戏,这也实在是讽刺了吧。

果真是这样的革命,那就是一场没有意义的在军事思想僵化不前的体制下的,互相攀比的运动。《银河英雄传说》里的银河帝国和同盟在僵化的教条主义的束缚下,象玩游戏一样的战斗了150年。光一个伊谢尔仑要塞就争夺了6次,迪亚马特会战4次,在损失了数百万的生命后,最终一个莱因哈特和一个杨威利就这样走出了历史,开拓了银河新的传说,他们的资本不是武器,他们的资本就是他们的思想。

拉氏吹嘘的“零伤亡”破产了,美国的军队成为了他自己发起的改革和他自己改革失败所被惩罚的嘲笑对象。想在物质上征服对手,而在精神上束手无策的美国就是这样,永远被精神所扳倒。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