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难忘的日子---连队趣事

永远做中国军人 收藏 11 16899
导读:上世纪70年代,我都是在连队度过的,现在想想,那美好的青春年华,是珍贵的记忆。 一、紧急集合 四连一个战士,父亲是某省军区的,入伍时年龄小,开始当新兵时,紧急集合总是落在后面,每次都是全连集合完了,他背个“乌龟”(打得不好的背包)出来了。,后来他想了个办法。那个年代,每周总有几次紧急集合的。有一天,他得到小道消息(那时最快、最直接的信息来源),说第二天早上又要搞紧急集合。夜里他下岗后,采取了一些措施,把背包带、子弹带、挎包等放置好,然后和衣而睡。清晨,紧急集合号想了,他迅速的打好背包,披上子弹袋、挎包,

上世纪70年代,我都是在连队度过的,现在想想,那美好的青春年华,是珍贵的记忆。

一、紧急集合

四连一个战士,父亲是某省军区的,入伍时年龄小,开始当新兵时,紧急集合总是落在后面,每次都是全连集合完了,他背个“乌龟”(打得不好的背包)出来了。,后来他想了个办法。那个年代,每周总有几次紧急集合的。有一天,他得到小道消息(那时最快、最直接的信息来源),说第二天早上又要搞紧急集合。夜里他下岗后,采取了一些措施,把背包带、子弹带、挎包等放置好,然后和衣而睡。清晨,紧急集合号想了,他迅速的打好背包,披上子弹袋、挎包,第一个跑出门口。以往三五分钟全连就集合完毕了。可今天他们班半天出不来,等了好久,班长带着一个班出来了。连长气的大骂,他却一脸得意。原来,他下岗后,把全班的背包带缠成死结了。

二、黄瓜地

某连连长,在当新兵时,是连队调皮捣蛋的兵,说是在新兵时,有一次连长批评他,他不服气。结果,晚上站岗时,他把全连菜地里的黄瓜秧子全拔了。

三、猪喝牛奶

我当兵时,父亲一个老战友的儿子,在友邻连队当副连长(他大我六岁)。当时副连长在平时,主要负责后勤事务,包括养猪、种菜等。有段时间,连队饲养员告诉他猪死了,接二连三的死。他急了,抱个小猪到处找兽医看,还自己上街买了奶粉,回来调好了喂猪。后几年,他已经是半个专家了。又有一次,连队的猪又死了两头,饲养员来报告,他听了听,说不用管了,该死的都死了,剩下的没事了。果然,后来猪都没死。

四、谁打了副政委

某连一排长,家是四川重庆人,一日,副政委批评他,不过也没有吵起来。这个副政委在全团反映不是太好,老是训人,没什么水平。他有一天,吃完晚饭,跑到菜地里等着。从团部到大营房要路过全团的菜地。傍晚时,菜地已经没有什么人干活了,天刚黑,看人也看不清楚。副政委吃完晚饭,可能要到各营检查一下。路过菜地时,突然从旁边跳出一个人,冲着副政委就是一拳,打翻在地,然后拔腿就跑,一直进了大营房。副政委气的大骂,估计他也判断是本团的人。结果后来查了半天,还是没查出来。其实一帮哥们私底下都知道是谁打的。

五、张军长结婚

某连副连长,1962年兵,四川人,个子小,形象酷似老《南征北战》里面的张军长,所以大家给他起了个外号叫“张军长”。那年,家乡人给他介绍一个女孩,是重庆的下乡知识青年,让他寄一张照片回去。结果,他把当年当战士的照片寄了一张回去。1962年入伍,22岁,1971年他31岁,满脸胡子,怎么也不如当战士时精神。不久,女孩来结婚了。一到连队,他、指导员等热情招待。不一会,女孩问指导员“XXX呢”?指导员说刚才那人就是啊。女孩一听,气的就哭,要回去,说是他骗人。马上,教导员、指导员一起做她的思想工作,同时,说政审(政治审查)外调费多少,路费多少,给她算了一笔帐。那时人人都很穷的。女孩也为难。这个副连长,赶快拿出一块表送给女孩。要知道,那年头,一个排长存一年的钱才能买一块手表。最终在大家的热情攻势下,第三天,两人高高兴兴结婚了。

六、吃一只狗赚2毛钱

球队一帮战士,不知怎么从营房外面老乡家买了一只狗,作价一块八毛钱。那时东西便宜,活鸡五角钱一斤,战士一个月的伙食费才15元。他们把狗吃了,然后把狗皮卖了2块钱。结果,吃了一只狗,赚了2毛钱。

七、队长谈恋爱

球队队长,是某连的排长。四川人,休假回来,闷闷不乐。一天,球队一帮人偷偷翻看他的日记:

“今天,经人介绍,我与XXX见面了。她提出去逛街,我就跟她去了。我这人,不会说话,尤其是对女人,不知说什么。结果,从上午九点一直走到中午快十二点了,我也忘记问她饿不饿。我只问她:下午来吗?她说不来了。我又问她明天来吗?她说不来了。我只好问,以后来吗?她还是说不来了。这次就这样失败了”。这是队长的第一次谈恋爱,严格讲还不是,因为根本还没有开始谈呢。但这哥们是很不错的男人,很有哥们义气的,为人正派。只是不太会和女人打交道。

八、偷枣

一次外出野营拉练,在驻训期间,我们班住的那家有两个院子。我们住在上面的一个院子,院里就一棵枣树,还有一间房。下面的院子紧挨着这个院子。相隔只有一条村中小路。在下面的院子里,可以看到我们住的这院里的枣树树梢。第一天,我们一个兵在摇枣树,刚一摇,下面院子的门“嘎吱”一下嘎了,一个妇女探头向这边看看,这边的兵赶快不动了。一天到晚,只要这棵枣树一摇,下面院子就有人开门张望。这家的枣树据说是全村枣树中最好的一棵,很甜,没有虫。现在正是枣熟了的时候。我想了个办法,把一根背包带的一头,拴上一块砖,然后用力朝树上扔去,这样,背包带就挂在树上了,砖头在树中没有掉下来,因为有背包带连着,背包带的另一头,垂下来吊在树中,背包带也是绿的,树叶也是绿的,看不出来。到晚上站岗时,拉住背包带一头,慢慢向下拉,另一头有砖头卡着,树枝就慢慢被拉弯了,然后再伸手去摘枣。就这样,天天有枣吃,而下面的院子再也没有开门张望。三天后,我们出发了,可这树上的枣也少了一多半了。那时年青,犯了点纪律。

九、躁动的心

有年夏天,部队去农场收麦子去了。我当时在训练队当教员,没有人集训,一些房子是空的。这时,附近一个市的民兵在我们这集训,说是民兵,好多都是下乡知识青年。我一个战友,是团里画画的,他们连去农场了,他就住到我这了(我是一个人一间),他看中了一个知青女孩。有一天,他画了一小幅油画,画面是一个傍晚,一辆拖拉机在在耕地。挺好看的。他说要送给那个女孩。因为那个女孩有时也上我们这和我们聊天。那天,吃完午饭,那女孩又来了,我借故出门了。半小时后,我回来,女孩走了。我问他,怎么样?给她了?他说给了。我问他,接吻了吗?他说想是想,没好意思。他自嘲说自己象个傻瓜。笨蛋!我给了他一句。

十、会计的妹妹

我们连有个山东兵,和我一年的。人高马大,比较白,有点象西游记中猪八戒的扮演者。此人有个毛病(现在想想可能也不算毛病了),就是见了女人走不动路。拉练时,看他个子大,让他到炊事班帮忙。行军路上,他嘴里直喊累啊累的,后来连长把自己的收音机让他挂在脖子上,好,什么事也没有了。拉练途中驻训时,那么冷的天,他不穿棉衣,因为棉衣是卡基布的,洗后就发白了,不好看,他非穿件的确良的夏服,因为的确良的再洗颜色也掉不多,比较亮。然后,脖子上挂上个口罩,掖在胸前衣服里,只留两根白带子。当时他们都认为这样很好看。为的就是招女孩。一次连队奉命给军区某单位施工时,住在公社所在地的村里。他成天到处转。连队没办法,专门抽了一个人看着他,就怕他又找上谁家姑娘。结果有一天还是发现他不在了。我们赶快去找。路上问放学的小学生,看没看见一个高大的,白白的解放军叔叔。小学生指着一条路说,往那边去了。结果走了一圈也没找到。下午他回来了。听老兵说,他和会计的妹妹认识了,两人在玉米地里换裤衩。不知是真是假。我们当时纳闷,换什么裤衩啊(可想当时我们多单纯)。实在没办法,年底让他复员了。据说回地方后一年多,就犯罪进去了。好象他欺负了一个老太太。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