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昨天开始,我的新系列又开始了,地理背景与历史轨迹,今天我们来说说水,也就是大江、大河。

人类的生存离不开液态的水,断定一个星球上是否适合人类居住,主要的依据就是看有没有水,因此,水在人类社会的历史发展中占有很重要的地位。

翻开历史的画卷,没有哪一个国家或朝代能离开水的左右的,那么多条江河在历史中默默地流淌在大地上,活生生的看着两岸发生的悲欢离合,有时候因为一条江河的阻隔,断却了多少亲人同胞。

江河和山脉一样,是自然在人间的作品,人们把江河也作为了天然的屏障,古代城郭的修建都喜欢修一条护城河,以保障城墙的安全。对于国家来说,如果有一条与邻国的界河,那将是非常理想的分界线。细数当今世界,作为界河的江河也是很多的,比如我国与俄罗斯之间的黑龙江、乌苏里江;我国与朝鲜之间的鸭绿江、图们江;老挝与泰国之间的湄公河;贯穿东南欧的多瑙河。河流成为了人们之间、国与国之间的屏障。

先来看看我们国家的这几条主要的河流。

我们在上中学的时候就学到了,我国有五大水系,分别是海河、黄河、淮河、长江、珠江。在我国悠久的历史中,主要出现在记载中的以黄河、淮河、长江为主。海河是多条河流汇集而成的,历史上的众多支流都是后形成的,海河的最上游桑干河倒是一条古老的河流,桑干河在历史上也有故事。

开始了,先由这条桑干河说起。桑干河是海河的重要支流,其上游有源子河、恢河两条河流。主流恢河发源于山西省宁武县的管涔山分水岭村,源子河发源于山西省左云县的截口山。两河在朔县与邑村会合后始称桑干河,桑干河也是塞北一条古老的河。大家都知道,中原历代政权都或多或少的受到来自于北方草原荒漠上的威胁,来自于那里的游牧部落垂涎于中原的富庶,经常纵马劫掠。从秦汉时期的北狄、山戎、犬戎、匈奴、乌桓,到南北朝时期的匈奴、羯、氐、鲜卑、羌,隋唐时期鼎盛的突厥,宋代的契丹与女真、蒙古诸部,他们都对中原进行过侵略,有的甚至在北方建立了政权。那时由于科技水平有限,河北、山西的北部是绵延千里的崇山峻岭,北方的游牧民族无法在山地间纵马扬鞭,地形极大的限制了游牧民族向南发展,再加上历朝历代修建的长城,确实起到了有效的防御作用。但是为什么还会有那么多的游牧民族侵入过中原呢?有三条路,可供他们选择。第一条,绕行西北的河西走廊,冲破大散关,进入关中平原,匈奴诸部灭西晋就是这条路;第二条,控制河套地区,下陕北,攻克函谷关,进入关中平原,隋唐时的突厥人就是这样袭扰长安的;第三条,这是一条被蒙古人发现的小路,就是绕过燕山,顺着桑干河,一条没有任何关隘的走廊,从这里可以劫掠金中都,可以南下黄河,可以一马平川,可以一统中华。蒙古人由起初的从桑干河谷进入中原抢掠,到了后来的重兵进入,最终成为第一个主宰中华的少数民族政权,这条桑干河使得蒙古人少走了多少冤枉道、少废了多少力气。

那么,有人问了,桑干河谷如此重要,为什么无人把守呢?契丹人当年在进攻北宋的时候曾经在这里摆过天门阵,但是被杨家给捅破了,此后由宋军把守,随着辽国的衰败,已经无力进攻中原了,倒是后来的女真人从白山黑水处杀出,灭掉了辽国,同时也屡次袭扰宋朝,不知是金兵抬厉害,还是宋军太无能,还有就是由于幽云十六州在人家手里,不用走山道了,所以桑干河谷也就失去了偷袭的意义,渐渐的金人占据北方,也就无人把守了,结果被蒙古人利用了。一条小小的桑干河,成就了蒙古人的创世霸业。当然,成功不可能由一条河来决定,但是桑干河确实为蒙古人进入中原提供了相当巨大的便利条件。

再往南就是黄河了。黄河是我国第二长河, 源于青海巴颜喀拉山, 干流贯穿九个省、自治区,流经青海、四川、甘肃、宁夏、内蒙、陕西、山西、河南、山东,全长5464公里。黄河不用多说,“母亲河”的荣誉早就献给了它,中华民族的摇篮就是随着黄河水的波涛而摇动着的。黄河的历史,甚至可以追溯到夏朝之前,三皇五帝时就已经有了黄河的记载。黄河在中国历史上也可以说是功过参半的,它带来了华夏民族的孕育,也给两岸的人民带来了连年的黄灾。黄河第一次在历史中起到决定作用的是西汉末年,刘秀率兵北渡黄河,平定河北,以此为根据地,最终定鼎天下。如果当初刘秀没有渡过黄河,他将面临着多方面的合围,今天不是假说,就不多说如果了。当时的黄河两岸有着显著的差别,西汉末年,黄河刚刚改道,由原来的“夺永定河入海”改回了原来的老河道,改道之后,原来的河北南部大面积受灾,千里沃野倒是还在,但是城郭、村落却是人烟稀少了,这留给了刘秀大片的空间,敌人减少了,良田增加了,可以重新分配土地了,可以屯田军垦了,而黄河南岸则是另一番景象,黄河改道向南,流沙的流向也是向南,结果越往南土地沙化越严重,直到现在豫东一带的兰考等地仍然是盐碱地为主,百姓的温饱无法解决,流寇横行,如何奉养军队。一条黄河,北渡则生,南渡则死。

黄河第二次成就历史的功绩是隋朝末年,李渊在晋阳起兵,但是依旧打着尊崇隋朝的旗号,进入了长安,经过几年的征伐和吞并,在中原一带剩下的敌对势力已经不多了,最有危险只剩下洛阳的王世充了。此时的秦王李世民在山西河北一带平定了诸多割据势力和农民军,兵锋直指洛阳王世充。当时的黄河已经由于长年泥沙的冲击,形成了“地上河”了,两岸堆积的流沙形成了一座天然的城墙,即使渡过了黄河,再想冲上流沙形成高坝,沙子松软,无论是人还是马,想快速占领对岸,都是难上加难。一道黄河横亘在李世民的面前,如果不能及时渡过黄河,那么王世充的军队就有可能进军长安。李世民选择了最不可能渡河的龙门关,王世充根本没有派兵把守,结果丢了地盘和脑袋。一条黄河,在南则生,在北则死。

再向南就到了淮河了。流域西起桐柏山、伏牛山,东临黄海,南以大别山、江准丘陵、通扬运河及如泰运河南堤与长江分界,北以黄河南堤和沂蒙山与黄河流域毗邻。在昨天的“山的两边”里曾经说过,淮河和秦岭一起作为多种逻辑的分界线,当淮河频繁出现在历史中的时候,就是意味着分裂时代的来临。而且,历史上的黄河多次改道“夺淮入海”,给淮河两岸的百姓带来了无尽的灾荒,直到我国解放后才修建了淮河入海的运河。历史上淮河作为主角出现是在南宋初年,经过岳飞的北伐,黄河以南的大部分地区都已经收复了,山东一带的汉族武装也积极的与伪齐政权做斗争,北伐形势一片大好,然而在主和派秦桧为首的一批文臣的怂恿下,和金国签订了条约,双方以淮河秦岭、大散关为界,北归金国,南归南宋,淮河成为分割中华大地的一条天然的屏障,虽然双方在某种程度上讲,都无力击溃对方,但是中华大地却因此不得团圆。淮河以北,被金国奴役,淮河以南继续着自己自给自足的小农经济。中国现代的南北方概念也是从那时候以淮河为起点开始分界的。淮北的农作物以小麦、高粱、玉米为主,淮南则以水稻、茶、桑为主,淮北的牛多是黄牛,淮南的牛则多是水牛,淮北的土地是褐色土,淮南的土地则是越往南越红,淮北多慷慨,淮南多阴柔。一条淮河,南方北方。

淮河再向南就是长江了,是中国第一大河,干流全长6397公里(以沱沱河为源),一般称6300公里。长江在湖北省宜昌市以上为上游,水急滩多;宜昌至江西省湖口间为中游,曲流发达,多湖泊(鄱阳、洞庭两湖最大);湖口以下为下游。“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长江两岸的故事是最多的,也是最为悲壮的。刚才说到淮河的出现则意味着分裂,那么长江的出现则不仅仅意味着分裂,而且还意味着是大分裂,历史上凡以长江为分界线的时代,必是大分裂的时代,南北朝就是一个典型的时代。长江从进入四川开始就已经进入了人口稠密的地区了,直到入海,长江两岸都是我国的鱼米之乡,谁都想得到长江,因为它意味着富庶,但是凡是控制了江南的政权大都不能统一北方,在此我先不过多评价其原因,日后我会有专门的文章阐述这一规律。我们仅仅来看看江南与江北的区别。

以江苏为例,长江以南称苏南,长江以北称苏北,其实长江以南的江苏在行政区划上只占不到四分之一,大部分是苏北。苏北在过去意味着贫穷,原因有三:其一,苏北靠近淮河,淮河流向不定,洪水时常泛滥,江淮一带的百姓习惯了流离失所、逃荒要饭;其二,江淮是南方,但是自古也是南北政权相互制约、相互攻伐、相互缓冲的重要战场,民间受到战火的破坏频率很高;其三,江南政权普遍软弱的规律,使得江淮一带很容易就被让手而出,行政更迭频繁,百姓无法正常生活、生产。江南则不同,多少有一条长江摆在面前,北方政权如果不是强大到一定程度,是很难从下游渡江的。

说到了这里,长江的下游江面宽、水大,不利于北方人作战,那么长江中游有没有可乘之机,能让北方政权一举而破呢?有,那就是号称“长江七寸”的江陵、武昌、九江、安庆一线。这一段的长江两岸的区别不是很大,一是因为长江流经此处时江水偏南,两岸的气候、水网、植被、生活习惯,都大体相同,进入安徽后长江折向北上再进入江苏;二是,湖北北部多丘陵和山林,这是古代造船的主要原材料,不像下游多平原、少树木,便于造船渡江;三是中游的江南江北均支流众多,便于乘船由支流进入长江主航道,甚至直下江南。因此,长江中游的两岸如果掌握在南方政权手中,则南北无忧,如果在北方手中,则江南不保,下游也不保了。至于长江上游,多险滩,多急流,多山谷,只有站稳四川的脚跟,才能进可攻武昌、退可守夔门。但是,历史上出现在长江上游的政权,多以无能、不思进取为主。

长江流域的政权不能自保是因为自身的腐败,不能都埋怨长江,只不过在历史中也是那么的凑巧,江南的小朝廷不是被打败、赶到了江南,就是由原本在江南割据一方的豪强建立的小国,等待他们的都是江北的百万雄师。千年的历史画卷一幕幕的上演着,西晋数万楼船吞吴、隋朝杨广百万大军灭陈、蒙古忽必烈金戈铁马追南宋、大清八旗军队踏江南,还有我们的百万雄师过长江。这就是江南与江北。

最南边的珠江,珠江流域北靠五岭,南临南海,西部为云贵高原,中部丘陵、盆地相间,东南部为三角洲冲积平原,地势西北高,东南低。在历史中留下的印迹是最少的,直到清朝末年才因为列强入侵,珠江才逐渐登上历史的舞台,两岸的对比自然也是不多了。在历史上,广东是中国开发较晚的省份,大规模的开发是在宋代以后。但到了明代,广东的生产力水平已赶上长江和黄河流域,跨进了全国经济先进地区的行列。广东虽然开发较晚,但商品性生产却出现比较早。据历史记载,在公元六世纪时,广东的甘蔗已分出糖庶和果蔗,糖蔗取汁制成砂糖在市场上销售。鸦片战争后,在西方资本和技术的影响下,清同治五年(1866年),广州筹办了枪炮厂(汉阳兵工厂前身);1873年又开办了我国第一家民族工业--南海继昌隆缫丝厂,广东成为中国现代工业和民族工业的发源地之一。珠江两岸在中国近现代史上具有重要地位。鸦片战争、太平天国运动、戊戌维新、辛亥革命、北伐战争、省港大罢工、广州起义等许多重大历史事件都在这里发生。在近百年的革命斗争中,广东涌现出洪秀全、康有为、梁启超、孙中山等中国人民的杰出代表和民主革命先行者,以及叶剑英等一批杰出的无产阶级革命家。第一次国共合作的许多重大活动也在此进行,并留下许多令人缅怀的史迹。


其实江河是没有生命的,它在历史中的意义、地位、象征,等等,都是人们后来赋予江河的,成事不一定在天,应该在于人本身,自然界的江河湖海、崇山峻岭,只是大自然给与人间的环境,是充实我们生活的朋友,如果一定要借用山川来左右我们的历史的话,那我就要说,人类太无能了。大禹可以治水,愚公可以移山,人类自古就在与山水对抗、对话。郑国可以修建郑国渠;李冰可以修建都江堰;新时代的农民可以修建红旗渠;抗洪抢险的战士可以用身体筑起人堤。我们有什么不能战胜的!让江河、山脉见证历史吧,而不要让它们左右我们的历史。


明天请继续欣赏,地理背景与历史轨迹系列三,游牧的民族。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