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一位老军人学武的回忆

空军煞星 收藏 33 183
导读: 在我读初中时,我一到我二伯伯家里就拉着我二伯伯给我讲人的故事,我二伯的故事很多,说都说不完,这是我二伯伯给我讲的和他师傅之间的故事。故事的内容很朴素,但我觉得很感人。我二伯伯说他一生也就拜过两个师父,但是他们都给他留下了很深的影响。 我二伯伯的第一个师父是在他上小学五年级的时候,拜过一个武术师傅。他是四川峨眉山人,有一身好武艺,民国时期曾在比武擂台获得过第二名,也就是从那时候起他就在我们那里生活过一段时间了,他一生教了很多的弟子,我二伯伯就有幸成为便是其中的一个。 “文革”期间是不允许教武术的

在我读初中时,我一到我二伯伯家里就拉着我二伯伯给我讲人的故事,我二伯的故事很多,说都说不完,这是我二伯伯给我讲的和他师傅之间的故事。故事的内容很朴素,但我觉得很感人。我二伯伯说他一生也就拜过两个师父,但是他们都给他留下了很深的影响。

我二伯伯的第一个师父是在他上小学五年级的时候,拜过一个武术师傅。他是四川峨眉山人,有一身好武艺,民国时期曾在比武擂台获得过第二名,也就是从那时候起他就在我们那里生活过一段时间了,他一生教了很多的弟子,我二伯伯就有幸成为便是其中的一个。

“文革”期间是不允许教武术的,我二伯伯他师傅都是在晚上偷偷的来教我二伯伯练功。我二伯伯他师傅首先给我二伯伯他们讲武德,然后教我二伯伯他们练功,那个年代没有很多的器材,就用简易的办法用一个绳子捆绑上五个砖头,另一头是一个直径四到五公分的木棍,然后天天卷砖头。练习拳击的时候就要他们自己做一个小沙袋或者在墙上钉上很厚的一层纸,每日一百次,直到把纸全部打烂。打烂了就完成了基础训练。当时我二伯伯在学校田径队,是中长跑运动员,身体素质很好,加上每日练功,进步很快。我二伯伯他师傅很是高兴,就开始教我二伯伯刀术,棍术,剑术还有九节鞭。一直到了我二伯伯初中毕业的时候师傅要回他的老家,那时候恋恋不舍的和师傅分手了。我二伯也过没有多久也去当兵了,那里家里很困难,家里兄弟多,为了解轻家里的困难就去当兵了。

也许我二伯和峨眉山的人有缘分吧。说起来很巧,我二伯伯到部队以后遇到了第二个师傅也是四川峨眉山县的。他是一个1972年参军的老兵,我二伯伯到连队以后国为读过一点书,后来担任文书,一年以后我二伯伯要到班里锻炼,连队就把我二伯伯分到我二伯伯师傅所在的11班,师傅的修车技术非常高,师傅脾气很怪参军五年只带过两个徒弟,我二伯伯便是他的第二个徒弟。自然我二伯伯也很快从他那里学到了好多修车的本领,每次需要修理的车辆他都是先让我二伯伯来判断故障,如果我二伯伯说对了他就问我二伯伯为什么这样判断,如果说错了他就给我二伯伯讲错在那里。就这样我二伯伯的修车技术有了很快的提高,每次大比武我二伯伯都是名列前茅。

要说跟他第一个师傅学到的使我二伯伯一生都受益的还是武术。那么第二个师父教给我二伯伯的就是汽车修理技术了。那是在我二伯伯当文书的时候,我二伯伯发现戴老兵(我二伯伯师傅姓戴)老是不随连队出操,自己左手带一个手套然后就走了。我二伯伯说这个人好怪啊!只需要一只手套。然后我二伯伯就悄悄得跟着他看个究竟,他走到了河边的一块草地上就开始活动,然后从兜里掏出一个九节鞭玩了起来。“张飞蹁马,苏秦背剑”只见他非常利索的打了一套九节鞭,我二伯伯高兴得喊了起来“好!”。戴老兵问我二伯伯:谁让你来的?我二伯伯说随便走走,到这里就看到你了。他们这一次谈了好长时间,也了解到我二伯以前跟一个峨眉山的武术家学过一段时间的武术。有一定期基础了。就跟我二伯关系更好了,然后,我二伯伯就要求做他的徒弟,他再三推托不想教我二伯伯,在我二伯伯诚恳地请求下,他也看看我二伯伯人也挺好的就答应了,当时我二伯伯就给他行了拜礼。当时我二伯伯到班里锻炼的时候是他向连长提出来的要收我二伯伯为徒。他们在一起呆了四年,直到我二伯伯当了排长的时候仍然喊他师傅 。我二伯伯跟他学了很多的东西,同时,也结下了很深的友谊。

记得有一次工地上拖回来一辆车,油底壳被石头顶裂缝了,我二伯伯和师傅一起去抢修,我二伯伯他师傅下到机坑以后机油流了他一头。回去以后我二伯伯给他打水让他洗头,那么多的机油很难洗掉,他一边洗头一边问我二伯伯:小张,你的洗衣粉在那里?我二伯伯说:在我的铺板下边。他摸出来一个袋子,抓了一把就往头上揉,一会儿他说:你买的什么洗衣粉啊?这么黏。我跑过去一看差一点笑出来。他把我二伯伯买的奶粉当成洗衣粉了。怕师父训他,我二伯伯赶紧帮他把头洗好了,事后师父知道了,还是训了我二伯伯一顿。我二伯伯讲起这件事来我二伯伯就想笑,他们师徒之间还有好多很幽默的故事。那时听得我笑得眼泪都流出来了。

我二伯伯在一次探家的时候就联系好了工作,当时工商局刚刚恢复没有多久,正是需要人的时候我二伯伯就决定要回来。回到部队以后告诉了政委说要走,他不答应。我二伯伯整天找他蘑菇且最终说服了他。政委说:小张,在部队也不是一辈子的事情,最终还要回地方。你既然找好了工作,我也不误人子弟,你什么时候走说一声就行了。当我二伯伯把想法告诉师傅的时候,他掉泪了。我二伯伯从来没有看到过师父这样,记得我二伯伯临走的那天晚上,他们整夜没有睡觉。说了整整一晚上的话,第二天,我二伯伯走的时候他师父一直把我二伯伯送到火车上。他们两个都在流泪,相互招手,却没有一句话。并不是没有话说,而是这时候的心情无法用语言来表达。火车缓缓的走动了,师傅随着火车行进的方向走了好远好远......我二伯伯向师傅挥动着军帽,一直到师傅在我二伯伯的视线中慢慢的消失。

我二伯伯跟我讲他们的故事时,我二伯伯的眼睛一直都有泪花。我听了他们的故事后,我也想和他学武,也想和我二伯伯一样能够拥有一身的武艺,后来我边读书也边缠着我二伯伯教我武艺,后来也确实和他学过一段时间,从他那里学过一点武艺,但是我后来读高中学校住校后就再也没有去学过了,我二伯伯他的工作也很忙,就一直没有教过我了,如果那时我能坚持的话我相信我也能够和我二伯伯一样能武几下了。现在我二伯年纪也大了,身体也不行了,也没有法子再教我了,不过他也不停的和我讲一些武德方面的东西。让我对于武术有了一更深的了解。以前和我讲武德。我是一点兴趣也没有,只想从他那里学到一些飞檐走壁的功夫。现在回想起来,其实他那时一直都在教我做人的道理。


本文内容于 2007-9-5 18:30:16 被空军煞星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