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巴达军事体育教育的原始性

大象蚂蚁 收藏 0 498
导读:古代希腊是西方教育重要的发源地。雅典教育和斯巴达教育是古希腊城邦制时代两种教育的代表。前者以其注重个性自由及身心和谐发展的教育思想和实践对西方教育的发展产生了重要影响;后者则以其严格高效的军事体育教育制度和重视妇女教育的态度而受到同时代和后世许多教育家的称道。例如当时生活在雅典城的柏拉图对雅典的教育状况十分不满,对斯巴达的军事体育教育却推崇备至。柏拉图在其名著《理想国》中的许多教育设想都是以斯巴达教育为样板的。在爆发于公元前431年的伯罗奔尼撒战争中斯巴达战胜雅典取得了希腊世界的霸权,斯巴达的军事体育教育在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古代希腊是西方教育重要的发源地。雅典教育和斯巴达教育是古希腊城邦制时代两种教育的代表。前者以其注重个性自由及身心和谐发展的教育思想和实践对西方教育的发展产生了重要影响;后者则以其严格高效的军事体育教育制度和重视妇女教育的态度而受到同时代和后世许多教育家的称道。例如当时生活在雅典城的柏拉图对雅典的教育状况十分不满,对斯巴达的军事体育教育却推崇备至。柏拉图在其名著《理想国》中的许多教育设想都是以斯巴达教育为样板的。在爆发于公元前431年的伯罗奔尼撒战争中斯巴达战胜雅典取得了希腊世界的霸权,斯巴达的军事体育教育在这场胜利中功不可没,历史似乎为柏拉图的观点提供了完美的论据。但这是否意味斯巴达的教育比雅典更为先进呢?对斯巴达教育进行深入地分析,我们就会发现答案是否定的,因为斯巴达的教育从制度到内容都具有浓厚的原始性。


1 斯巴达军事体育教育的政治基础和社会生活环境具有原始性


斯巴达位于伯罗奔尼撒半岛的南部平原,其土地肥沃而易于耕作,但平原北部是崇山峻岭,南部是礁石海岸,没有适宜的港湾,对外交往十分不便。重重高山和礁石海岸在很大程度上使斯巴达成为了一个与世隔绝的地方。而斯巴达人却墨守着一些古老的生活方式,不去理会外面世界所发生的一切变化。从公元前8世纪起,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和战争的需要,几乎所有的希腊城邦都从贵族寡头政治发展为僭主政治,只有斯巴达等少数几个城邦仍旧固守贵族寡头政治的传统。斯巴达有两个国王,分别由两个家族世袭。他们平时权力不大,战时一个国王带兵出征,另一个则驻守国内。重大政务均由长老会议处理。长老会议由两个国王和28个长老组成,长老从60岁以上的斯巴达贵族中选出并终身任职。30岁以上的斯巴达男子都有资格参加公民大会,对长老会议的决议进行表决。与国家大政方针有关的议案必须经过公民大会表决通过才能生效。在这里,国王虽享有一些特权但实际上更多地是担任军事首领,如果他们犯法也要同其他公民一样受到惩罚甚至遭到流放。可见斯巴达奴隶制城邦的贵族寡头政治在组织形式上与原始社会末期的军事民主制几乎没有什么变化。只不过国王担负起了军事首领的职责;斯巴达贵族长老取代了各氏族部落的首领;作战的对象也从其他部落变成了以奴隶为主。恩格斯在解释军事民主制时说,“是因为战争以及进行战争的组织现在已经成为民族生活的正常职能。邻人的财富刺激了各氏族的贪欲……他们是野蛮人:进行掠夺在他们看来是比进行创造性劳动更容易甚至更荣誉的事情……战争成为经常的职业了。”[1]这段话用来描述斯巴达也同样是适用的。可以说斯巴达是一个在其本族内实行军事民主制的奴隶制城邦。与政治生活相比斯巴达社会生活方式的原始色彩则更加明显一些。斯巴达在全国施行公餐制,不允许个人经商和蓄财,也不允许个人从事手工业劳动。斯巴达人不事生产,依靠奴隶劳动维持其生活需要。斯巴达公民唯一的职业就是当一名战士。关于斯巴达社会的保守和落后,其盟邦的科林斯人曾评价到:“你们善于保守事务的原况;你们从来没有创造过新的观念……你们总是留在家乡,你们认为任何的变动都会使你们既得的东西发生危险……你们整个生活方式……是已经过时了的。”[2]由此可见,斯巴达从国家的政治生活到城邦的社会生活都带有浓重的原始色彩。这种原始色彩体现在教育上就是其国家强制实行的军事体育教育制度。


2 斯巴达的军事体育教育制度具有原始性


在其他希腊城邦,父母可以随意地对孩子进行教育,而在斯巴达教育完全被视为国家的事业。在婴儿出生后,决定是否抚养婴儿的不是其父母而是地方长老。残弱的儿童将被遗弃,健康的儿童到了7岁就被送入军营开始接受各种体育和军事训练。年满20岁的青年要开驻国境沿线接受实战训练,直到他们年满30岁正式获得公民资格,教育才正式结束。在斯巴达,每一个公民都有权随时教育、惩罚任何一个孩子。老人们经常到锻炼场去观察、监督这些未来的战士。斯巴达的这一制度很自然地让人想起原始社会的“公育”制度。在原始社会,教育是全民的,人人享有教育,儿童是“公养”和“公育”的,教育的目的是为了整个氏族的生存和繁衍,教育是整个氏族生存斗争的工具。在斯巴达,同样每个斯巴达族人都享有教育权,儿童不属于家庭而是国家的财产,由国家实施集体教育。教育的目的也同样是为了在几倍、十几倍于自己的敌人中生存下去。原始社会的教育与生活尚未分化,教育在日常生活和工作中进行,而斯巴达的日常生活和工作就是战斗,所以教育是在军营和战斗中进行。可见斯巴达所谓的国家教育制度在形式上其实更多地是原始社会“公育”的延续。这种延续也同样体现在了它的教育内容和教育方法上。


3 斯巴达军事体育教育的内容和方法具有原始性



斯巴达的军事体育教育———确切的说是军事体育训练———的内容明显地带有原始、野蛮的特征,如斯巴达人把忍耐饥饿伤痛作为训练儿童的重要内容。从接受教育开始,儿童就过着极为艰苦的生活。每天晚上儿童睡在自己用手拔的芦苇铺成的垫子上,冬天也只允许在垫子上加一些蓟草。他们经常忍饥挨饿还要常年赤脚行走,一年到头只穿一件外衣。更令许多人难以理解的是斯巴达的教育竟鼓励儿童去偷窃:“他们去偷窃他们所要打取的东西,一些孩子进入了果园,另一些则很狡猾机警地进入了大人们的公共食堂;但是如果一个孩子的偷窃被抓住了,那他就要遭到酷烈的鞭打,就像一个不小心和不熟练的贼一样。”[3]一般都认为这么做的目的是为了培养儿童的机智和勇敢,但这种说法明显地有些牵强。笔者认为,这实际上是原始社会人类对后代进行生存技能训练的传统在斯巴达教育上的体现。斯巴达人把体罚作为教育的主要方法,如用鞭挞来训练儿童忍受伤痛的能力。在斯巴达的体育训练中,野蛮的拳击、摔跤比赛十分盛行。而斯巴达人最残忍的训练莫过于所谓的“秘密行动”,即在夜晚对奴隶希洛人的屠杀活动,整个过程让人不禁想起原始人群的狩猎活动。斯巴达教育的原始和落后还体现在对智育的轻视上。他们根本不重视文化知识的学习,大多数人都不识字,但他们却为这种原始的教育传统而自豪。在伯罗奔尼撒战争前夕召开的伯罗奔尼撒同盟代表大会上,斯巴达王阿基达马斯说:“我们有良好秩序的生活……我们贤明,因为我们没有受到太高的教育以至于鄙视我们的法律和风俗。我们受着训练,避免那些无用的纤巧事务……但实际上那些杰出的人是那些经过最严格训练的人,这种训练是我们祖先遗传给我们的,我们现在还保持着,它总是给我们带来好处,我们不要放弃这种训练。”[4]


4 斯巴达的妇女教育体现了其军事体育教育的原始性


斯巴达十分注重对妇女的教育,虽然没有让她们过军营生活但却让她们接受几乎和男孩子一样严厉的训练。这一做法也受到了后世许多学者的高度赞赏,因为当时希腊其他城邦的女孩都只能在家庭深居中生活,除了家务劳动外几乎受不到任何教育。与她们相比,斯巴达的女孩们可以过一种自由的户外生活,可以像男孩一样有自己的训练场地并在那里学习跑、跳、投标枪、角力、舞蹈等。这表明斯巴达妇女的社会地位要高于希腊其他各城邦,但这并不能表明斯巴达人认识到了妇女应享有和男子平等的教育权利。因为斯巴达和其他城邦一样,从未将公民权授予妇女,她们无权出席象征最高权力的公民大会。虽然她们可以接受体育训练,但却不允许她们参加甚至观看各种运动会。斯巴达之所以重视女子教育不外乎以下三个原因:其一,这里还保留着原始社会尊重妇女的传统。在希腊英雄时代虽已是父权制社会,妇女地位有所降低,但妇女仍受到相当的尊重。斯巴达继承了这种传统,妇女在家庭中、社会上均受到了一定程度的尊重。同时原始社会男女集体“公育”的观念和传统也同样在斯巴达有所保留;其二,严峻的政治形势迫使斯巴达人重视妇女教育。即使在最兴旺的时候,斯巴达人也仅有9千户约3万人,而同时期的奴隶希洛人却有25万人之多。如此巨大的人口差距使作为统治者的斯巴达人不得不让妇女接受和男子一样严厉的训练以便她们在战时辅助斯巴达士兵保卫城邦;其三,也是最重要的一个原因,斯巴达人认为只有健壮的母亲才能生育健壮的子女。因而让妇女接受训练获得健壮体格是为她们生育健康的孩子以保证优秀兵源的必要条件,妇女只是生育未来斯巴达战士的工具。虽然斯巴达的做法在客观上提高了妇女受教育的权利,但它并不能体现斯巴达教育的先进性,恰恰相反,斯巴达的妇女教育正反映出了整个斯巴达教育的原始性。


斯巴达教育的唯一目的就是为国家培养优秀的战士来保卫城邦、维护公民的地位。军事体育教育通过斯巴达拥有了全希腊最为精锐的陆军部队,而且在一个相当长的时期内斯巴达人屡次在奥林匹克运动会上取得优异成绩,这也从一个侧面反映出斯巴达军事体育训练的成功。当其他希腊城邦因外族入侵而失去独立时,斯巴达却是不可征服的;当发展个性的浪潮淹没整个希腊并导致许多城邦的混乱时,斯巴达人通过其严格有效的教育制度保持了集体的团结和稳固。然而,从社会和人的发展的角度来看,斯巴达的军事体育教育则是非常失败的。原始落后的社会生活、狭隘片面的教育制度制约了斯巴达教育的进一步发展,在某些方面甚至还出现了倒退。


公元前7世纪以后,在奥林匹克运动会上夺得冠军花环的再也不是斯巴达人了。这种原始落后的教育又反过来阻碍了斯巴达社会迈向文明的脚步,加重了斯巴达人性格中保守、狭隘、孤傲的缺陷。斯巴达人蔑视知识,拒绝文明,反对变革。当雅典人在文学、戏剧、雕刻、哲学、史学乃至教育等领域取得一项又一项令后人赞叹的辉煌成就时,斯巴达人却依然固步自封,顽固地坚持着原始部落遗留下来的各种传统和习俗。斯巴达培养出了一批又一批能征善战、只知有国家不知有个人的士兵,却没有培养出一位哲学家、文学家、艺术家或科学家,这正是其原始、片面的军事体育教育制度结出的恶果。虽然斯巴达在伯罗奔尼撒战争中击败雅典取得了希腊世界的霸权,但它仍停留在原始社会的思想和教育使它没有能力担负起领导希腊诸邦发展、强盛的重任,所以斯巴达和希腊城邦的衰落也就不足为奇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