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努比亚的历史极其与埃及关系的简介

大象蚂蚁 收藏 0 210
导读:作者:那尔迈   关于努比亚的早期历史,一直是与埃及人分不开的.   埃及人由于更早的接受到了苏美尔文明的短暂影响,萌发出了一种民族兴起的意识。加上处与一个最适合人类文明滋生的土地上。因而在很短的一段时期中,埃及人就获得了一种不逊与美索不达米亚人的文明,在这一时期,埃及人和他们的邻居,美索不达米亚人一样,处于列国纷争的时代。对努比亚这块荒芜的土地没有丝毫的兴趣,这也使北苏丹的努比亚人有了充足的时间来进行自身的壮大,当然,他们的文明程度远远低于埃及人,要征服埃及,他们还要再等上两千年。

作者:那尔迈


关于努比亚的早期历史,一直是与埃及人分不开的.


埃及人由于更早的接受到了苏美尔文明的短暂影响,萌发出了一种民族兴起的意识。加上处与一个最适合人类文明滋生的土地上。因而在很短的一段时期中,埃及人就获得了一种不逊与美索不达米亚人的文明,在这一时期,埃及人和他们的邻居,美索不达米亚人一样,处于列国纷争的时代。对努比亚这块荒芜的土地没有丝毫的兴趣,这也使北苏丹的努比亚人有了充足的时间来进行自身的壮大,当然,他们的文明程度远远低于埃及人,要征服埃及,他们还要再等上两千年。


与此同时,由于有着无比便利的尼罗河交通,埃及人先于他们的邻居和启蒙者被一位王位名是那尔迈的王者利用武力而统一了起来。与统一相伴随的必定是对外征服,那尔迈的兴趣在与东方,他对外的征服集中在对西奈和巴勒斯坦地区,以及西方的利比亚地区。而没有染指南方的努比亚。在他死后,他的继承人是阿哈(“斗士”),阿哈是一个好战的君主,根据我们在阿拜多斯挖掘出的一根木标签表明,他率先开始了对努比亚的征服,将自己的国土从塞勒塞拉推进到了第一瀑布,这一征服是具有划时代的意义的,与往后很长一段时间不同,阿哈王所征服的地区一直在埃及的掌握中,同时尼罗河第一瀑布的掌握为以后的埃及人提供了一个安全的保障。最重要的,就是阿斯旺的控制,这是以后金字塔时代最重要的地方。


随后的早王朝国王们似乎对这块处女地充满了兴趣,不断的用兵来获得努比亚人战俘,这些战俘身材高大,很适合作为农地的劳动力。截止至早王朝的结束,埃及人在努比亚的势力达到了第二瀑布的范围。同时单纯的掠取劳动力已经逐渐转化成要求黑人部落的臣服,并且获得贡品(包括鸵鸟蛋,鸵鸟羽毛,木材,黄金,宝石,以及奴隶)。我们可以看到,尼罗河的泛滥很少能达到努比亚地区,因此在这一地区耕种非常的困难,所以努比亚人依然是处于食物采集者的时代。以渔猎为生,同时依靠矿物的输出来获得埃及的粮食,在以农业为主的时代,这一情形是非常致命的,所以努比亚人无法团结成一块,也无力与北方的强邻为敌,因而被埃及人理所当然的认为这是一块内定殖民地。


古王国早期的努比亚人已经完全臣服在埃及人的脚下,因此,我们有理由认为,截止至第四王朝,这一时代埃及人对努比亚的用兵是威吓性质以及商业远征的目的。同时,我们看到,一些努比亚人已经融入了埃及人的社会中,同时大量的努比亚人进入了警察系统,成为了国王控制埃及人的外籍雇佣兵。我们可以看到,这是世界上第一支治安部队,也是世界上第一支雇佣兵,这一切,和努比亚人不无联系。


随着埃及王权的逐步衰落,一些努比亚部落也开始蠢蠢欲动,以至于第五王朝和第六王朝的国王们又不得不把目标锁定在了南方,并进行了一系列可怕的报复攻击,在双方进行拉锯战埃及人正逐步占据优势的时候,尼托克丽丝,这个被希罗多德认为是“世界上最高贵的白皮肤的女王”杀死了所有的王位继承人,同时自杀。这一可怕的消息使得原本就已经对孟菲斯王庭充满离心力的地方政权直接演化成割据势力。虽然大部分的州长还名义上保持着对第七第八王朝王室的效忠。然而,三角洲充满了亚细亚人,南方的阿拜多斯,厄勒藩丁等州直接宣布了独立,在这样的情况下,努比亚人的一些部落也开始了对埃及的骚扰,然而越来越多的努比亚人却是通过另一种特别的方式,和平的渗透到了埃及的土地上去,那就是提供雇佣兵,南方的一些地方政权很乐意接受这些勇敢的战士来加强自己的实力以便于和北方人争霸。第10王朝的阿西尤特州长的墓中出土的两组战士模型中,就有一组是努比亚的弓箭手。


埃及的第11王朝使用了大量的利比亚努比亚雇佣兵作为辅助部队,开始对北方的第10王朝进行反击,在孟图霍特普二世的时候统一了埃及,接着,这位中王国的建立者进行了不同于以往掠夺性质的战争,这场战争是惩罚性质的,包括对利比亚人,亚细亚人已经努比亚人的进攻,这场进攻的规模之大对努比亚而言是前所未有的,因为其中包括了投降埃及的努比亚雇佣兵部队从12王朝开始,努比亚人再次被完全政府。这些努比亚人大多数依附与法老,有些加入了州长的卫队中,还有一个叫麦德查的部落成为了埃及的警察部队。从这一时期开始,埃及和努比亚的关系已经不可分离了,同时那些雇佣兵们也给予了南方自己部落的亲人们带来了文明。


随着中王国的再次覆灭,喜克索斯人的进攻,使努比亚的形势发生了一次重大变化,位于底比斯的王室在塞肯内拉时期与北方闹翻,而被迫与努比亚人交好,一些残片上甚至认为埃及王室已经丧失了在埃及的所有领地而被迫进入了努比亚。无论是什么看法,总之这一时期的北苏丹地区是国王的直接管辖地区,并和埃及的命运纠葛在了一起。在卡莫斯王和阿赫摩斯王在位的时代,努比亚人再次为埃及的统一而战。并且取得了成功。


努比亚人一直不是一个民族,他们只是埃及人对聚居与南方的黑人的一种统称,部落之间一直信奉着血亲复仇的传统,而混战不休,埃及人在此前的征服多是名义上的宗主权和掠夺性质的战争,每次都攻击其中一个部落并要求他们的臣服,并在努比亚部落中挑起战端来获得利益


可这一切在图特摩斯三世的手里被终结,这是位好战的王,他在亚洲取得了空前的胜利,让亚洲诸国臣服,同时他又开始了对努比亚的完全征服,所谓完全征服,也就是说他将第一瀑布到第四瀑布之间的黑人部落完全的划入了埃及的领土,这一做法和他在亚洲做的不同,因为在他的眼中,或许已经将努比亚人视为埃及的一部分了。他的所作所为让埃及在将近500年的历史中得到了好处,虽然一些部落还会不时造反,法老们还要再去平叛,但是,努比亚人已经意识到自己作为埃及的一个民族的地位,也意识到了自己是同一个民族的民族意识的觉醒

图特摩斯的行为和1500多年前的阿卡德人在苏美尔地区做的一样,也和2000年后的蒙古人在俄罗斯地区,3000年后的英国人在印度斯坦做的一样。他们都帮助了一个民族的民族意识觉醒,让他们意识到,自己原来是一家人,也帮助了一个混战的地区完全的统一了起来。就像莫斯科公国对俄罗斯的统一是基于金帐汗国的征服一样。努比亚人最后在一座埃及人建立的城市那帕塔前成为了一个统一的国家,并在公元前716年征服了上下埃及。直到被亚述人打败为止。


在埃及拥有霸权的年代,努比亚人不过是为埃及人提供兵员和财富的地方而已,而一旦埃及人衰落下去,努比亚人就要兴起。最后一次对努比亚进行的大的征讨的是拉美西斯二世。这时候的努比亚已经完全埃及化了。而拉美西斯三世进行的南征不过是小规模的惩罚而已。


不久之后努比亚进入了有据可考的年代被称为那帕塔时代,考古学者们在库施的遗址中发现了上千块残碑,根据碑文已考订出67位国王。第一位国王是卡施塔(约公元前760—前751年在位)。这时的库施王国已是一个统一的大国,其疆域北起尼罗河第一瀑布,南至尼罗河第六瀑布的广大地区,首都设在第三与第四瀑布之间的纳帕塔古城。此时正值埃及的弱小王朝——第二十四王朝的统治时期,对库施的发展十分有利。卡施塔国王不断对埃及用兵,占领了埃及南部的部分领土。


那帕塔是一座古城,自从第十八王朝以来,就是一个非常繁荣的地方,是南方崇拜阿蒙神的主要地点。在一座孤零零的平顶山(埃及人称之为“圣山”)的下面,修建了一所巨大的阿蒙神庙,还有许多僧院和其他的神殿。围绕着这个神圣的核心,倔起了一座繁华的大城,这里渐渐成为南方的首府。


在说到努比亚的库施人对埃及的征服前要先说明埃及的情形,当时的埃及实际上是不统一的,这是不足为奇的事。不但有两个王室,一个在南方一个在北方,而且许多地方的统治者也认为自己是独立的,有些人甚至企图称王。当第二十三王朝最后的国王舍沙克第五死后,几个王公争立为王,其中最强的三角洲西部地方的赛伊斯王也许可以称为第二十四王朝的创立者。但是自从他的王朝开始,赫拉克来俄波利斯的王就是他的劲敌,此外有赫尔摩波利斯的王,以及布巴斯提斯和塔尼斯的王等等。虽然在三角洲和中埃及是一片混乱,底比斯在僧侣们的统治下却是安宁的。


24王朝的埃及人是虚弱的,他的真正建立者塔夫那赫特是一个伟人,他结束了三角洲的混乱不堪情形,并进兵中埃及,严重影响了底比斯的僧侣阶级,底比斯的僧侣们不得不求助与南方的那帕塔王室


那帕塔的王室事实上与阿蒙的祭司们有着很大的关系,当阿蒙的僧侣们看到他们的威严由于舍沙克的登位而受到损害之后,他们逃亡到了南方,但是仍旧自称为底比斯的统治者。他们十分可能带去了一切可以带走的财富,并将这些财富给予那帕塔的神庙。他们在那帕塔以有权势的贵族出现,得到了当地僧侣的支持。他们继续使用埃及语言,以纯粹埃及的风格建造阿蒙的庙宇。他们与在底比斯的僧侣们一直保持着良好的关系。所以当底比斯的求助出现的时候,在位的库施王彼安基就开始了北伐。


有些史家宣称那帕塔王族纯粹是苏丹种族,另外一些人却坚持说他们是纯粹埃及种族。事实却在两者之间。因为到那帕塔去的僧侣们早在第二十一王朝以前就与当地居民通婚了,因此,阿蒙僧侣们在第二十二王朝以前就与苏丹血统相混染。后来阿蒙僧侣们逃往那帕塔,也同样与居民通婚。无怪这个王族的国王们有着黑种人的形状,显示着混血的特征。


当军队出师北伐的一天,彼安基在露台上对他们致辞,告诫他们到埃及后的行为必须检点,到底比斯之后必须在圣河中受洗,穿上清洁的衣服,放下武器,因为他们靠的是阿蒙神——万物主宰的力量,没有大神的帮助是任何事情都不能成功的。他又告诫军队不要伤害任何人。当我们分析彼安基的这些话时,可以清楚地了解到他的行为不是侵略或者攻伐北方,而实际是南方人民为了支援阿蒙神和僧侣,为了把国土从那些被认为是蹂躏神权的人们手中拯救出来的一次圣战。


同时,彼安基和他的家族都衷心相信他们是底比斯王族和埃及王位的合法继承人。因此,在他们看来,派兵北伐不过是在他统治领域中校复旧有的秩序而已。


南方的军队离开那帕塔,到达底比斯。他们在那儿严格地执行丁国王的命今。他们从底比斯继续北进,打败了塔夫那赫特的军队,顺“巴尔尤塞夫运河”而上,在埃那西亚(赫拉克来俄波利斯)又打了一次胜仗。尽管如此塔夫那赫特的同盟者赫尔摩波利斯王尼姆罗德仍能设法突围逃出,他跑回到自己的城内组织抵抗。当南军再度到赫尔摩波利斯城的时候,他们不能攻破城上的堡垒,就在城外把城团团围困起来。这次战役的消息传到了彼安基,他非常愤怒,因为他的军队还没有能终止塔夫那赫特及其同盟者的反抗,所以他决定御驾亲征来应付这个局面。他在底比斯停留了一段时间,出席俄培特节的庆祝典礼(这是埃及最重要的宗教日)。然后到达仍在抵抗的赫尔摩波利斯城。当他到达之后,他立刻发现继续围困是没有用的,必须采取新的策略。他的军队在城墙外修筑了一道很高的堤,在堤顶上又筑了一个高塔,射手们就从塔顶上万箭齐发,射击城中的防御者。长期的围困,以及随之而来的饥荒,再加上彼安基的新策略,使尼姆罗德和他的人民感到抵抗下去没有用了,于是他们就投降了。尼姆罗德不知道如何对待彼安基,所以先派遣人去谈判和平,同时,他的妻子也去会见彼安基的妻子,请求饶恕她的丈夫,并且对她解释为什么尼姆罗德要抵抗的原因。这个妇人十分伶俐地祈求着,终于获得了国王饶赦他丈夫性命的诺言。城门大开,彼安基进了尼姆罗德的宫殿,那儿的一切财富都献给了他。彼安基十分爱好马匹,要求去看马厩,但是当他见到马匹都饿得很可怜的时候,就申斥尼姆罗德,说:他的所有罪恶加在一起也不及使马匹挨饿的罪恶更大。最后,被安基把所有的财富分给阿蒙神和他自己了。


在赫尔摩波利斯投降后,彼安基率军继续北进,没有碰到任何反抗,一直到孟斐斯。在攻占孟斐斯的时候,彼安基又表现了他特殊的才能,孟斐斯是个防守坚固的地方,用直接攻打城墙的方法攻进城是几乎完全不可能的。但是城的一边靠尼罗河,彼安基发现某一处的城垣非常低,船只就停泊在房屋边上。他决定从这里攻城,他征集了所有能找得到的船只,加上他的尼罗河舰队;正当守孟斐斯城的军队以为别处会发生攻击的时候,彼安基就从这里攻城。彼安基的兵士们服从他的命令,遵守不伤害和平居民的戒律,并且尊重所有的神殿和庙宇。


孟斐斯完全投降后,彼安基进入普塔神的庙里,受到了僧侣们的接待,他们宣布他为上下埃及的国王。中埃及和三角洲的王公们纷纷纳贡礼到孟斐斯来表示他们的臣服和恭顺。


后来,彼安基又到希利俄波利斯庙,再度受到“拉”(太阳神)的僧侣们的接待,并且加冕为上下埃及的国王。他扎营在阿式利停斯,三角洲的王公们都来说见,只有美塞德的王(靠近现在的基纳)不来朝,被安基派了一支军队去惩罚他,把美塞德地方赏给阿式利埤斯王,以奖赏他的忠诚。


塔夫那赫特众叛亲离,逃到了三角洲的沼泽区,但最后他认识到再进行抵抗是无用的,就写信给彼安基表示愿意降顺。在他宣誓表示忠诚以后,法雍和阿夫罗代托波利斯的王也仿效了他的榜样。于是被安基就成为全埃及和苏丹的毫无疑问的主人。

彼安基确是一位出色的将领,但他不是一个政治家。他相信当地一切王公们所说的话,让他们继续在各省统治。他没有留下驻军,也没有留下自己政权的代表,就匆匆忙忙地赶回那帕塔去了.

彼安基离开埃及后不久,塔夫那赫特见他没有留下军队,于是就又加强实力,宣布自己是上下埃及国王。在彼安基征讨以后,他至少又统治了十多年。


奇怪的是:彼安基并没有打算干涉埃及内部的事情,甚至没有想到派兵去惩罚这些背叛誓言的王公们。但是当他快要从底比斯回到那帕塔去的时候,他让俄索空第三的女儿舍彭韦培特公主接受他的侄女阿美尼尔提斯做女儿和阿蒙教后的继承者。这样,他就保证了自己家族能获得阿蒙神的财产。


塔夫那赫特是一个非常能干的统治者,他看出了威胁着埃及东部的危险——当时亚述人企图扩张到叙利亚,于是就派兵去恢复埃及的威信,一直打到巴勒斯坦和叙利亚的某些部分。但这仅仅是埃及和亚述不可避免的斗争的开始。在我们读埃及历史,并试图分析彼安基和塔夫那赫特的斗争的时候,我们不禁对双方都赞赏不已。也许他们两个人都相信自己是对的,但是彼此的想法不同。两个人都希望恢复埃及的威信和权力,在统一的国土建立秩序,但是事情却使他们之间的斗争变为不可避免。正当这个时候,东方乌云密布,威胁到埃及的生存。


彼安基死后,他的儿子沙巴科继位。沙巴科不象他父亲那样对埃及事务漠不关心,他决定去干掉巴肯勒内夫。据曼内托的记载说,沙巴科俘虏了巴肯勒内夫,并活活烧死了他,第二十四王朝于是结束了。沙巴科在北方停留了一段时风修建了许多纪念碑。他对亚述实行友好政策,送了许多礼物给国王萨尔恭二世;后者也回赠礼物表示友好。沙巴科认为这是亚述归顺的表现,并把这个事迹记载在纪念物上。他甚至在纪念物上记载自己抓住亚述俘虏的头发,宣布他们是奴隶等等。


十六年后,沙巴科的弟弟沙巴德科继为那帕塔王。这时彼安基的一个幼子在埃及住下了,这就是著名的提哈卡。他具有父亲彼安基的若干优点,在《旧约》上也提到他的名字。在沙巴德科在位时,亚述对巴勒斯坦一叙利亚的威胁重又出现,萨尔恭王的继承者塞那克利布决心要征服巴勒斯坦。各个城邦都联合起来对抗侵略者,埃及派年青的提哈卡亲王率领军队去增援他们。这里就发生了著名的事件:塞那克利布派人去警告耶路撤冷,把埃及的支援比作破裂的芦苇,谁要去凭靠它,芦苇就会刺痛他的手。但是耶路撒冷没有投降,塞那克利布派兵去讨伐;瘟疫在他军队中流行,残余的部队都退回叙利亚去了。《旧约》解释说,耶路撒冷的得救是由于神的帮助。但是据希罗多德说,在战斗的前夕,许多野鼠咬坏了亚述兵士们的弓弦和盾牌上的带子,所以使他们都没有兵器使用了。塞那克利布从此没有想再度侵犯巴勒斯坦。提哈卡于公元前680年继其兄为埃及和那帕塔国王。提哈卡知道,只要亚述还在侵略叙利亚一巴勒斯坦的时候,埃及的主要威胁就在东方;所以他在登位以后就选择了三角洲东北的塔尼斯城做国都。一方面又把上埃及和传统的首都底比斯交给一个非常能干的长官门图姆哈特来管理.


提哈卡阴谋反对亚述,特别是在巴勒斯坦进行他的阴谋。同时,他又是泰尔城叛乱的策动者,这次叛乱招致亚述王很大的烦恼。亚述王伊萨哈同决定要惩罚埃及;他一方面围困了泰尔;另一方面就进军尼罗河谷,贝都因人帮助了他,做他的向导,又供给他几千只骆驼运粮运水。他到达了瓦迪埃尔图密拉特。从那儿又进军包围孟斐斯,最后占领了孟斐斯,大批财富都成了他的战利品。提哈卡的家族,连他的妻子在内,都成了俘虏。亚述王夸耀说他已经完全消灭了库什人,但是我们将会看到这是不对的。亚述人的直接统治并没有超出三角洲地区;上埃及的各地长官包括图姆哈特在内只是对他们纳贡而已。过了一些时候,伊萨哈同相信孟斐斯的胜利已经使他毫无问题成了上下埃及和库什的主人,他就回去了。但不出几年的时间,提哈卡重新出现,收复了全部失地,打退亚述守军,收复了孟斐斯,所有的王公们和长官们都把他当合法的国王来热烈欢迎。消息传到伊萨哈同,他立刻率领军队征讨埃及,但在路上就死去了。他的儿子阿苏班尼巴发动亚述和叙利亚的军队进攻埃及,重新占领了孟斐斯提哈卡逃到了底比斯,三角洲地方的王公们想驱逐亚述人,将他们包围起来。阿苏班尼巴率领大军来救,在孟斐斯的胜利鼓舞之下,他又决定占领底比斯。门图姆哈特力图抵抗,以保卫圣都。但是未能如愿。底比斯成为亚述的战利品了。亚述人撤退以后,门因姆哈特重新统治底比斯,恢复了侵略者带来的损失,又把不洁的异族进入过的庙宇加以清洗。不久之后,亚述军队俘虏了三角洲地方所有的王公们,把他们送到尼尼微去。他们的首领赛伊斯王尼科获得了亚述国王的赏识和尊敬,他被送回到赛伊斯城,还得到许多礼物和奖赏,亚述国王还把阿式利停斯城封赠给他的儿子萨美提克。


提哈卡退到那帕塔,虽然他居住在苏丹,底比斯和孟斐斯的僧侣们却依旧奉他为正统的国王,在纪念物上也书写他的年号;虽然在此时赛伊斯王已经自称为埃及国王了。在塞拉波姆的一个石碑上面,我们读到某一个“阿波斯”神牛死在萨美提克第一的二十年,同时也是提哈卡二十六年。公元前659年提哈卡死于那帕塔,他的侄儿坦韦特阿美尼继位。在他叔父还没死的时候,坦韦特阿美尼就曾得过一梦。据解释他将要应天命统治整个埃及和苏丹,将国土从亚述人手中拯救出来。他一登位以后,就立刻串军北伐。当他到达底比斯时,门图姆哈特、神圣教后舍彭韦培特第二和底比斯的人民以极大的热情欢迎他,把他当作国家的救星。他继续北上到达孟斐斯,打败了忠于亚述的三角洲诸王公。但是当他听说亚述大军已经出发攻打他的时候,他离开了孟斐斯,逃回底比斯,亚述军队跟踪迫击。这一次底比斯完全被破坏了,城市付之一炬,神殿和庙宇被抢劫一空;底比斯人遭受了屠杀,许多人沦为俘虏。亚述人离开之后,伟大的门图姆哈特尽一切力量来修复破坏了的建筑。奇怪的是,尽管他遭受到种种不幸,他却仍旧忠于那帕塔王室。我们发现在那里有一个纪念物上书写的年号是坦韦特阿美尼八年,而当时在赛伊斯城已有另一个王室了。底比斯浩劫之后,坦韦特阿美尼再也不想进入埃及了。他在那帕塔安静的度过了余年;而把救国的责任让给了三角洲的诸王公。库施人在埃及建立的第二十五朝到此结束。


库施是一个早期奴隶制国家。在纳帕塔时期以前,农业和手工业已使用奴隶劳动。纳帕塔时期,库施奴隶制得到充分发展。农业、畜牧业和采矿业等都普遍使用奴隶进行生产,家内劳动也使用奴隶,奴隶劳动构成了社会生产的基础。由于奴隶数量很多,用于生产之外还有剩余,奴隶主贵族们便把成百上千的奴隶贩卖到埃及或中近东一些国家和地区,高价出售,牟取暴利。奴隶的主要来源是战俘。库施在对周围部落的掠夺战争中,获得了大批战俘奴隶。国王往往把战争的胜利归功于阿蒙神的保佑,把大量的战俘奴隶献给阿蒙神庙。在神庙里,土地主要由奴隶进行耕种和收获,其它劳动也由奴隶来承担。


纳帕塔时期,库施经济已发展到相当高的水平。早在立国之前,畜牧业已有千年的历史,尤其是养牛业,在经济生活中占有相当重要的地位,大群大群的长角牛和短角牛为库施人提供了丰富的肉类食物。库施人还畜养绵羊和山羊,以及少量的用以载重的马和驴。农业也有悠久的历史,库施的灌溉农业比较发达,种植的作物有高粱、大麦、小麦、蔬菜等。葡萄和其它水果的种植相当普遍,几乎到处都有葡萄园和各种果园。采矿业也十分发达,开采铜矿和金矿是库施的传统项目。公元前7世纪,又开采了铁矿,并开始冶铁和制造铁器。库施进入铁器时代。此外,沙漠地区还盛产各种宝石和半宝石,著名的有紫晶、红玉、红锆石、绿柱石、金黄色宝石等。农牧业和采矿业的发达,带来了商业主要是对外贸易的繁荣。库施的对外贸易完全控制在国王和达官贵族手中,他们委派专人进行经营。出口商品主要是黄金,其次是皮货、象牙、香料、乌木等,大量销往埃及、希腊、罗马以及西亚地区。


纳帕塔时期,埃及文化对库施的影响是很大的。库施国王,特别是塔哈卡积极吸收埃及文化。库施国王仿效埃及法老的官僚体系,建立起自己的专制统治。王权神化,尊奉埃及的阿蒙神为库施的最高神,建造了规模巨大的阿蒙神庙,也像埃及法老一样,把自己说成“阿蒙神之子”,依靠神的威灵来巩固自己的统治。王权至高无上,国王活着是全国臣民的独一无二的君主,死后幻想继续统治臣民,做阴间的君王,和埃及法老一样,建造了许多大大小小的陵墓——金字塔。国王还经常把大片的土地和战争中掠夺来的奴隶和财物献给阿蒙神庙,纳帕塔阿蒙神庙的祭司们也和埃及底比斯阿蒙神庙的祭司们一样,成了一个特殊的奴隶主贵族阶层,具有强大的势力,干预朝政,决定王位的继承等。库施的建筑和雕刻也模仿埃及的风格和技术,塔哈卡在纳帕塔附近的巴尔卡尔山麓建造的圣殿就是一个典型代表。塔哈卡的花冈岩雕像十分庄重、坚毅、果敢、有力和精美,具有埃及石雕像的风格和特点。库施文字仿照埃及的像形文字。考古学家已发掘出公元前8—6世纪的大量石碑,其碑文是纯正的埃及文字。


公元前655年,埃及人民赶走了亚述统治者,获得独立,建立了第二十六王朝。公元前593年,埃及第二十六王朝的法老萨美提克二世派遣一支强大的远征军,由阿马西斯和波塔西姆托率领,入侵库施。库施兵败,首都纳帕塔的宫殿和神庙等都被摧毁,财物被劫掠一空。库施统治者被迫退往南方,把首都迁至南部重镇麦罗埃。至此,库施的纳帕塔时期结束(公元前530年)。


之后的努比亚人进入了麦罗埃时期,这一时期的库施人远离了自己祖先的故土,却获得了一个相对和平的环境。摆脱了埃及人对他们的影响。之后他们打败了波斯人的进攻而获得了被视为一个强有力的帝国。但是奇怪的是他们似乎已经不再对埃及感兴趣了。直到两百多年以后,他们再次对埃及的发生兴趣而进入埃及的时候,世界的格局已经发生了变化,罗马人统治了世界,古城那帕塔被彻底摧毁,与埃及的联系也被罗马人彻底断绝。东方的阿克苏姆兴起之后,彻底毁灭了库施人的土地,从此,库施故地上只有一系列的黑人小国,再没有了那曾经辉煌的文明,世界上第一个黑人帝国的历史,到此彻底结束。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