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贴)长篇历史悬疑小说——三国24小时(第一季)

hossail 收藏 15 665
导读:汉献帝建安二十四年(公元219年)十二月二十九   荆州南郡         ▲以下情节发生在子时一刻(深夜11点到11点15分)   事件实时发生    南郡某地,一处破落的院子里,沉沉夜色笼罩,一丝月光透过满天阴霾,映射着地上的积雪。院中有两个黑影正在秘密商议着什么。   其中一人低声问道:“都准备好了吗?”   另一人阴恻恻地答道:“万事具备,只欠东风,吕蒙活不过今晚!”    “听说孙权今晚也来南郡,要不要把他也干掉?”    “这样就太冒险了,还是先除去吕蒙再说。”   

汉献帝建安二十四年(公元219年)十二月二十九

荆州南郡



▲以下情节发生在子时一刻(深夜11点到11点15分)

事件实时发生

南郡某地,一处破落的院子里,沉沉夜色笼罩,一丝月光透过满天阴霾,映射着地上的积雪。院中有两个黑影正在秘密商议着什么。

其中一人低声问道:“都准备好了吗?”

另一人阴恻恻地答道:“万事具备,只欠东风,吕蒙活不过今晚!”

“听说孙权今晚也来南郡,要不要把他也干掉?”

“这样就太冒险了,还是先除去吕蒙再说。”

“我永远也忘不了九年前的那个晚上,真是太惨了!这一切都是吕蒙做的好事,今晚我们一定要为那些惨死的兄弟复仇,亲手干掉吕蒙这个屠夫!”

“好吧,我们现在行动!”


★ ★ ★ ★ ★ ★ ★ ★ ★ ★ ★ ★


南郡就是江陵,这里应该算是荆州的总后勤部。无论是当初的荆州之主刘表、关羽,还是现在的孙权,无不把这里当做储备军事物资的仓库,可谓重地。

今天,孙权率领众多文武来到南郡,同驻守此地的大将吕蒙一起,共度除夕,喜迎新的一年。

这个除夕非比往昔,因为就在几天以前,吕子明白衣渡江,偷袭了荆州,杀得关羽父子败走麦城,最终落得个身首异处的悲惨下场。吕蒙率军驱逐了关羽的余部,占领了荆州全境,又收降了南郡太守糜芳和傅士仁。从此,荆州易主,皆归江东所有。

由于吕蒙的谋略,使得孙权得以无限容光地踏上了荆州的土地。他的大船在码头靠岸,只见岸上排列众多江东士兵,各个盔明甲亮,威风凛凛。孙权不见吕蒙踪影,却见有位白袍小将匆匆而来,拜伏在他的面前,口称:“末将马忠参见主公。”

“马忠?就是你在临沮设伏,擒杀了关羽父子?”孙权很是欣悦,忙问马忠。

“正是末将,全都仰仗主公鸿福,末将才得以成功。”

“我早听子明说起过你的事迹,还特意下令,将关羽的赤兔马赐给了你,现在那马还驯服吗?”

“回禀主公,赤兔马性子太烈,不服管束,两天前竟然饿死了。”马忠沮丧地说,“末将有负主公赏赐,请主公降罪。”

孙权叹道:“你有何罪?赤兔忠于故主,以死殉难,比他的主人可强了许多啊。”

马忠不解孙权此话何意,不禁一怔。这时孙权突然发现马忠身边还有一位摇着羽扇的年轻人,只见他年纪在三十岁左右,相貌俊朗,身材挺拔,头戴纶巾,身穿锦袍。如今是寒冬腊月天气,朔风凛冽,人们裹着棉衣尚不取暖,此人竟然还手摇羽扇,怡然自得,在人群中甚是瞩目。

孙权微笑着来到那人近前,拱手问道:“这位莫非就是廖立先生?”那人收起羽扇,昂然面对孙权,道:“不错,在下廖公渊,在吴侯面前,我无非一降臣而已。”

孙权知道,这个廖立原是刘备手下,一直在荆州任职,曾经担当过长沙太守。不过四年以前,孙、刘两家第一次争夺荆州,吕蒙率领军队进攻长沙,廖立却不抵抗,弃城逃回了成都。谁也不知道他为何这样做,连负责进攻长沙的吕蒙都感觉莫名其妙。更加令人费解的还是刘备,廖立弃城逃回以后,刘备非但不将他治罪,还让他担任长水校尉的职务。

但是廖立此人桀骜不驯,他在成都期间,把刘备手下文武得罪个遍,他甚至连诸葛亮、李严这样的重臣都不放在眼里。刘备无奈,只得又把他打发回了荆州。后来关羽战败身亡,廖立则随同糜芳投降了江东。

出人意料的是,吕蒙非常看重廖立,他在写给孙权的书信中,不止一次提到了廖立的才智,认为可以重用之。但是鉴于廖立在刘备集团中的坏名声,使得孙权也对他提不起兴趣。

今日孙权一见廖立的那副模样,不禁有些反感。因为羽扇纶巾让孙权立时想起了周瑜的音容笑貌,当初周瑜在赤壁大战时,雄姿英发,羽扇纶巾,谈笑之间,数十万曹军灰飞烟灭,何等气概。从此之后,羽扇纶巾可谓周郎专利,而今廖立这副打扮,难免给人以东施效颦之感。然而碍于吕蒙的面子,孙权还是亲热地跟他打个招呼。

而后,孙权忙问马忠:“怎么不见子明?他不知道我今夜来南郡吗?”马忠道:“末将正要禀告主公,吕将军本想亲自迎接主公,但是出了突发事件,吕将军必须出面处理,所以他命末将来迎主公,请主公恕罪。”

孙权一惊,忙问:“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马忠道:“一句两句也说不清楚,还是等到吕将军回来后,主公亲自问他吧。现在太守府已经打扫干净,吕将军特意腾出内宅,作为主公的行宫,请您先到那里安歇片刻。”

孙权急道:“不行,子明现在哪里?带我前去。”

马忠无奈,只得带领孙权等人前往城东处的营寨。


★ ★ ★ ★ ★ ★ ★ ★ ★ ★ ★ ★


与此同时,吕蒙正在城东营寨内召集众将。

原来,在夺下荆州以后,为了安抚百姓,吕蒙下令众将,必须将营盘扎在城外,士兵们不得抢掠百姓,不得骚扰民宅,甚至不得在百姓家中借宿,临时借用百姓家中的物品都不可以,违者就是死罪,绝不轻饶。

但是昨天,南郡一带下了一场大雪,士兵们出行不便,驻守城东的将军邓彤便自作主张,派人到临近百姓家里借来扫帚,扫清营盘周围的雪,百姓们见江东士兵如此爱民,也都很欢迎他们。邓彤手下极为恭敬地去借扫帚,那些百姓随即应允了。

本来是一件小事,但是被吕蒙知道以后,可就闹大了,他立即下令将邓彤捉来正法。无论邓彤手下如何为自己的主将求情,吕蒙只是不依,他一定要按照自己先前制定的法令,将邓彤以骚扰百姓的罪名处死。最后,临近百姓也纷纷出面为邓彤说情,吕蒙抚慰了百姓,却还是处死了邓彤。

邓彤死于今天下午,事后,吕蒙抚尸痛哭,他垂泪说道:“彤儿,休怪我无情啊,只是军令如山,我都不能违抗,何况是你。”他哭得伤心欲绝,这时人们才明白,原来邓彤是吕蒙的亲外甥,其父亲邓当是吕蒙的姐夫,当初吕蒙是邓当一手训练出来的,并且带他投军,引他逐步成为一代名将。

而在今天,吕蒙亲手处死了自己的亲外甥,立时全军哗然,谁也不敢再接近民宅半步。可是在傍晚时分,邓彤所部突然哗变,带头闹事的是邓彤麾下副将应览,他是邓彤生前的结义兄弟,一见兄长毙命,他怎能答应,随即率领手下兵变,妄图杀进南郡,向吕蒙寻仇。

吕蒙闻讯,他也顾不得去迎接孙权,遂将军中事务安排给了潘璋、马忠等将领,他则率领本部人马赶往应览营寨,阻止兵变。

就在孙权及其文武的大船刚刚靠岸的时候,吕蒙军队已然来到应览营盘。那应览全副武装,跨在马上,与吕蒙对阵。

吕蒙戟指应览,喝道:“荆州刚刚安定下来,你却率兵哗变,置荆州百姓于何地?”

应览冷笑:“吕子明,你休得拿百姓说事,我们拼死为你效命,你却寡情薄义,视我们将士如同草芥。邓彤可是你的亲外甥,你连他都杀了,我们又岂在话下?再不举兵反抗,迟早也会成为你的俎上鱼肉!”

吕蒙朗声说道:“弟兄们,非是我无情,只因军令如山。我们辛苦夺得荆州,刚刚坐稳这块地方,不能因为些须闪失,而拱手丧失啊。关羽之所以失败,其实是败在民心。他在穷途末路之际,得不到荆州军民的援助,故此自寻死路,我们绝不能重蹈他的覆辙。赢得了民心,才赢得了天下,我才制定了那些不得扰民的军令。今日我杀邓彤,也是迫不得已,他与我有骨肉之亲,难道我不心痛吗?但是为了我江东的基业,为了我们不陷入关羽那样狼狈的境地,我也只能如此。”

说到这里,吕蒙的声音有些哽咽,他最后说道:“请弟兄们监督,倘若我违反了军令,我也将自行了断。”

此话一出,将士们无不动容,应览手下士兵议论纷纷,阵脚顿时混乱起来。应览惊慌失措,急忙招呼手下,士兵们却不再听从他的命令。应览气急败坏,纵马举矛,杀向吕蒙。不等吕蒙还手,却见他的身边立时跃出一骑白马,马上跨坐一名年轻将领,只见此人如同风驰电掣一般,冲到了应览近前,手中的青龙刀一举,劈向应览。应览急忙招架,他自知不是那年轻将领的对手,随即虚晃一枪,夺路而走。

那名白马将领欲追,后面吕蒙叫声:“花索,放他去吧。”这个叫花索的将领方才收刀,返回吕蒙身边。应览纵马逃出了百米,见吕蒙没有追赶,他回过头来,厉声喝道:“吕子明,不要高兴得太早了,我要你活不过今天晚上!”

花索大怒,还要追赶应览,却被吕蒙拦住。吕蒙来到应览那些士兵近前,道:“应览已逃,如果你们想继续追随于他,我绝不阻拦;若想留下,我将既往不咎,赦免你们适才哗变的罪行。”

士兵们闻听,无不欢呼,纷纷跪伏在吕蒙马前。吕蒙连忙让他们都起来,又道:“不过我有言在先,军令不可违,倘若再有扰民者,我将严惩不贷,邓彤就是先例。”

士兵们连声称是,吕蒙这才下马,率领手下进了大帐。他吩咐身边两名心腹花索和太史恩暂时领导邓彤所部兵马。

花索生得相貌奇伟,赤面虬髯,身高将近两米,一派英雄气概。由于他长得酷似关羽,吕蒙在夺下荆州之后,便将关羽生前所用的青龙刀赐给了他。

再说太史恩,他是江东勇将太史慈的亲兄弟,也是勇冠三军,原来一直在周瑜手下。十三年前,其兄太史慈突然病逝,一点征兆没有。太史恩悲痛之余,不禁为兄长的暴死而感觉蹊跷。这时,孙权为了表彰太史慈为江东作出的贡献,特意加封了太史恩的官职。不久,太史恩就成为了吕蒙身边的左膀右臂。

刚刚安置好了哗变的士兵,吕蒙随即想起孙权将到南郡,他本想让花索和太史恩暂时统领邓彤所部,自己火速去迎接孙权。不料这时,花索和太史恩进帐,将一个锦盒呈给了吕蒙。

吕蒙奇道:“这是什么?”

花索道:“我们在营寨周围巡哨时,一个士兵偶然发现这个锦盒在地上,便拾了起来。我们发现盒上还有一张卷帛,上写——吕蒙将军亲启。我们不敢怠慢,便来呈献给将军。”

吕蒙愈发诧异,当下吩咐花索将那锦盒递给他。旁边太史恩忙说:“将军当心,里面可能会有暗器!”花索笑道:“太史兄太夸张了吧?”吕蒙也笑道:“即便是哪个江湖术士的骗人把戏,我岂会惧他?”

说着,吕蒙从花索手中取过锦盒,发现上面果然有张卷帛。这个锦盒呈长方形,有一台普通的笔记本电脑那么大小。吕蒙揭去卷帛,打开锦盒的盖。花索和太史恩也近前观看,却见锦盒里面又覆盖着一张卷帛。吕蒙又打开这卷帛,发现上面写着——同时点燃锦盒内三柱香,而后将此卷帛置于香上熏烤,自有字迹出现。

吕蒙也是好奇,当下按照卷帛所示去做。他们发现在此卷帛下面,果然放置着三根熏香,都有筷子粗细。除此之外,锦盒之中再没其他东西。

吕蒙随即吩咐花索设置香案,将那三根熏香同时点燃。顿时,帐中烟雾弥漫,香气缭绕。吕蒙当下将那张卷帛放在香上熏烤,两分钟后,那卷帛果然浮现出一行小字——

吕子明注意,等到三根熏香全部燃尽之时,就是你的性命了结之刻!

花索和太史恩无不大惊失色,吕蒙也是一怔。

就在此时,手下来报,说是孙权已经驾临。(待续)



附录:本篇故事全部发生在公元二一九年十二月三十(除夕)的十二个时辰之内,古人以12个时辰作为一天的计时,相当于现在的24小时。其中一个时辰又分为八刻,每一刻就相当于现在的15分钟。

以下是十二个时辰与现在时间对照表:

子时 :午夜23点——1点

丑时 :凌晨1点—— 3点

寅时 :凌晨3点——5点

卯时 :早上5点——7点

辰时 :早上7点——上午9点

巳时 :上午9点——11点

午时 :上午11点——午后13点

未时 :午后13点——15点

申时 :下午15点——17点

酉时 :傍晚17点——晚上19点

戌时 :晚上19点——21点

亥时 :晚上21点——23点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