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古代兵器的发展与实用纵论

tanghy0216 收藏 2 515
导读: 中国古代冷兵器时代一直贯穿整个华夏5000年的最常用也最实用的兵器一直应属弓箭。古代考核武将的其中关键一项也必须是:“弓马娴熟”,也就是会骑劣马会用强弩,射技要一流。相反马上步下,长拳短打,只是附属技能,并不太重要。但马上兵刃的使用却占有一定的比重,要灵活,要狠辣。在此就常说的十八般兵器作个简论。   其实“十八般兵刃样样皆能”,这是一种幻想主义的完美论调。真正要把十八般兵刃考核做实到事实上去,才发现根本不可能。水浒传上有对十八般兵刃的描写,民间也有对十八般兵刃的说法,但并不统一,也无从查实这种

中国古代冷兵器时代一直贯穿整个华夏5000年的最常用也最实用的兵器一直应属弓箭。古代考核武将的其中关键一项也必须是:“弓马娴熟”,也就是会骑劣马会用强弩,射技要一流。相反马上步下,长拳短打,只是附属技能,并不太重要。但马上兵刃的使用却占有一定的比重,要灵活,要狠辣。在此就常说的十八般兵器作个简论。

其实“十八般兵刃样样皆能”,这是一种幻想主义的完美论调。真正要把十八般兵刃考核做实到事实上去,才发现根本不可能。水浒传上有对十八般兵刃的描写,民间也有对十八般兵刃的说法,但并不统一,也无从查实这种说法的来处。按功能分,按实用分,按式样分,其实远不止十八种,或最常用的又不及十八种。现只就民间常说的简录为:刀、枪、剑、戟、斧、钺、钩、叉、棍、棒、锤、爪、鞭、锏、镗、槊,拐子、流星,一共十八种。可是细看一下,“棍、棒”通用,“鞭、锏”相近,“镗、槊”同宗,“斧、钺”简直就是一种东西,“拐子、流星”不知何物。历代武学大师也只有少数人短打时用过类似的东西。但人们在分析的同时,忽略了几样占主体地位的东西。选其一二,简录如下:汉、三国之前包括商周、春秋、战国一直在兵器中占主体地位的“戈",且现在还有一种说法叫"金戈铁马"怎么没有叫“金枪""金刀"的。可见“戈"在兵器发展上史的重要地位。它占据了近2000年的历史。另“弓箭”不可或缺。当然,“戈"在后3000年没有怎么使用,这种东西相对不实用。可在十八般兵器中不能少"弓箭"。而且,十八般兵器中有些名称几近与“戈"一样没有用处,可却在其中鱼目混珠。现就实战及用途再做简单分析,以博一笑尔。

战国时代兵器都是青铜器,一种合金,性质比较软,杀伤力并不大。而战国时,秦朝的统一除了本国的富裕之外,军队的装备上主要是武器上他掌握了一种铸造方法,造的青铜武器韧性比较大,也可以铸造出有别于其他国家长度的兵刃,当时这是一项绝密。相当于今天各国对原子弹的研究绝密一样。现在看来,应当是在有限的青铜合金中加入了其他什么韧性的元素,也许这就是所谓的“铁”。铁器真正的被用在武器上是从汉朝开始的。据说,还是同少数民族实战失利时,才发现对方使用的武器有更坚实锋利的东西。并且在这之后慢慢地掌握了这种东西。有趣的是,少数民族部落不懂得保护“绝密”,在得到了有限的好处后,自已便直爽的把这种技术传播给了敌国的居民------请注意:这项绝密的拥有居然是普通百姓,得到并用于农业,政府才傻乎乎的又获得这项技术,并开始发展充实起来。据说那个民族叫匈奴,一个骠悍勇猛的狼族。

小说家动不动某位了不起的英雄便使用多少斤,多少斤的兵器,可是先不说这位英雄有多么的神力,多么的武力惊人,且想一员雄壮的武将必然是身大力不亏,算他200斤,再拿上80多斤的大刀,身披重铠,悬弓挂箭,前后350斤,冲锋陷陈,他再好的马能承受的住吗?这个比喻是用关羽打的比方.就算是赤兔宝马,现在全国找一匹,让它驼350斤骝一骝再说。武器的重量不是小说家言。用锤打个比方,其实古代这种兵器只是街头打把式卖艺的表演用一下,(步下)双锤加在一起,也没有超过80斤的。想一想,40斤多大一个铁蛋啊?表演者来回转转,舞一舞只为博个饭钱,得几个掌声,上阵杀敌以狠辣见长,灵活为主,这种东西实用吗?挂马身上马也不愿意呀,更不要说那马还要跳跃、腾挪呢?

兵器中的“贼”是枪,枪扎一条线嘛!其快、狠、杀伤力之大是从外型上就具备的。刃短杆长,就是一个长了身子的匕首。再就是刀,刀有大刀和长杆刀,刀的威力在其猛,杀伤力大,最短的刀其破坏力也是相当大的,更况且是加上一个长杆的身子,拼杀上占足了优势。再说一下剑,这种东西只是一个佩器,附属武器,因为样子高雅,有时候只起装饰作用,要实战的话,作用便差的多。双刃且短窄,不如枪顺、不如刀猛,其力度与破坏性都差的多,但其终究是个武器,防身是绰绰有余的,更况且其高贵典雅的外貌,所以帝王将相还是要佩带的,民间也有剑客一说。可是如果刀客遇上剑客的话,从武器的比拼上,显然还是刀好,多占一些优势。当然这是一种实用论,是唯物理论,排除了不可抗拒力。

短兵器在实战中只起附属作用,“一寸长一寸强,一寸短一寸险”,但作为备用品、附加品,其作用也不容忽视,如鞭与锏,其实这两样短且相对重的东西在步下尚可灵活使用,在马上使用长度不够,只能附属备用。如敌我双方在马打对头,长器绞在一起时,可以使用“枪里加鞭”“刀里出锏”,使人不防备,且制敌于重创。不过这两样东西,一般雅士不会佩带,走来走去样子也不雅,且重量也不轻。唐朝时人人佩剑,风流倜傥,注重仪表,可那剑有的连豆腐也没切过。

打仗是最讲实在的,就是怎么在短时间内制敌于死地,什么实用便用什么,什么顺手便使什么。两将相逢,短兵相接,力量大占优势,兵器实用便占主体,所以在所谓的“十八般兵器”中,枪与刀是使用量最大的。兵士在使用短把大刀时,左手都会有一面盾牌,可见实用的发挥到极至了,而谁又能说盾牌不是武器呢?枪与刀,一个快一个猛,所以这两样最常用。还有一个箭,它是集“快、猛、力|”于一体,现在的尖端武器哪一样也没有脱了胎,只多了一样“爆炸”。可那个冷兵器时代,也有“火箭”“响箭”。为了更好的杀伤,还专门研制出三棱形的“透甲锥”、“倒勾箭”,抹了毒药的“药箭”,总之武器就是发挥它最大的能力。

我们再说一下中国古代为什么在同外夷打仗中处于下风的原因。中国古代在同南方各民族战争中都是胜利的,唯独失败于北方游牧民族,这是为什么?游牧民族在广阔的大地上驰骋,它是马上民族,几乎一生都在马上度过,其“迅、猛、力”是有机的结合体,要抵御野兽对家畜的破坏,必须练习骑射奋杀,从生下来这就是他的生活,也造就了他“骠悍豪迈”的个性,所以为什么人家厉害,人家那就是生活。汉民族则需要拉出生存条件迥然不同的人去训练,你训练5年也比不上人家一辈子呀!再者,游牧民族是奴隶制或半奴隶制社会结构,常以夺得财产,劫掠人口为生存依据,发动战争是生存的必然条件。打过你,你的一切都是我的了,打不过你,我的一切全是你的了,不拼命才怪。可汉民族毕竟是礼仪之邦,道儒天下,只想太平过日子,相对弱势的多,这也是人性使然,是无法改变的事实。

在使用兵器上,只有熟与不熟,其次是力与猛的比拼,没有规则,只有杀与被杀,也没有什么章法、招式,那些都是小说家言。当然,一定的技术还是要讲的。在战斗中成长,在战斗中学习。不实战,只讲花架子,那是浪漫的渲染。真正打仗时,根本也不会给敌我双方两将斗杀多少回合的机会,这都不是史实。而往往人数的多少、武器的精良与否、指挥官是否指挥有方而定胜败输赢。小说家对战争多了浪漫幻想的描写,而实战则是残酷的比拼实力的较量。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