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宋 第一卷 《十字》 第十三节 婚姻大事(中)

沼泽里的鱼 收藏 5 2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489/][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489/[/size][/URL] 石越略带讽刺的笑道:“吕大人,愿闻其详。” 吕惠卿脸上闪过一丝夹杂着讥讽和恼怒的笑容,他毕竟是聪明过人之辈,知道关键时刻首要的是冷静,因此假装整理笏片,在心中理清一下思绪,这才向赵顼说道:“陛下,臣以为,行大事者,当不避艰难。方田均税之法,其要是在防止豪门大户逃脱税役,使地多的人多纳税,地少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89/


石越略带讽刺的笑道:“吕大人,愿闻其详。”

吕惠卿脸上闪过一丝夹杂着讥讽和恼怒的笑容,他毕竟是聪明过人之辈,知道关键时刻首要的是冷静,因此假装整理笏片,在心中理清一下思绪,这才向赵顼说道:“陛下,臣以为,行大事者,当不避艰难。方田均税之法,其要是在防止豪门大户逃脱税役,使地多的人多纳税,地少的人少纳税,让穷苦小民得已休息。石越所说先在福建、江南西路实行,已经大违方田均税法之本意。因为这两路豪强兼并,是天下各路中比较轻的。真正兼并严重,隐瞒不报风行的,是黄河以北诸路直到开封府。”

赵顼点了点头,这一点他从石越的口中已经知道。

石越见皇帝点头,心知不妙,当下朗声问道:“治国如治病,病情严重之处,猛然下药,只怕会医死病人。现在从情况稍好的诸路试行,积累经验,岂不强过骤然在黄河以北推行?”

吕惠卿干笑几声,诘问道:“石大人此言差矣。所谓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现在黄河以外兼并逃税严重,而方田均税法本是对症之药,岂有不在此处实施,反而去千里之外的福建、江南西路积累经验?各地情况不同,江南的经验又如何可以搬到河北来?”

这番话说得赵顼频频点头,冯京等人暗呼不妙。须知吕惠卿舌辩之能,朝廷之上,只怕无人能及,司马光、苏轼都吃过苦头的。

这一节冯京等人想到了,石越也一般想到了。他知道这样辩论下去,只怕要被吕惠卿说得哑口无言,念头一转,改变主意,向吕惠卿问道:“吕大人既然如此说,那么吕大人以为天下兼并隐瞒最重的地方是哪里?开封?河北?秦凤?”

吕惠卿占到上风,心中正高兴呢,见石越发问,不急细想,脱口而出:“开封、河南最厉害,其次是河北。”这本是新党的共识,公开的秘密,但是共识归共识,说出来就是另一回事。朝堂之中,果然如石越所料,一片哗然。石越所举三个地方,这文德殿中倒有一半以上来自于此。

石越心中冷笑,继续问道:“既是开封、河南为甚,敢问吕大人,开封、河南兼并土地、隐瞒不报的情况,大致若何?”

吕惠卿背上已经发凉,他虽然春风得意,不可一世,但是一句话把满朝文武得罪一半,顺便把皇亲勋贵、内侍外戚全部得罪,他心里也不得不掂量掂量了。

“这等事,当问开封府、京畿路、京西北路、京东西路的官员。”王雱虽然暗暗幸灾乐祸,但此时却也不能不出来一致对外。

吕惠卿有帮手,石越一样有帮手,枢密使吴充又站了出来,厉声说道:“此言差矣,吕惠卿判司农寺,这等事情都不知道,方田均税之法,岂非儿戏?”

吕惠卿悄悄的狠狠的盯了石越一眼,心中已是咬牙切齿。不过吕惠卿终不愧是吕惠卿,他揣测皇帝之意,心中一狠心,决定慷慨陈辞,把河南河北兼并事实全说出来,做一把名臣。这样一来固然得罪的人不少,但是新党中的地位和在皇帝心中的印象,都会更加改观,得失之际,其实难说,总好过畏畏缩缩,被皇帝和王安石所轻。

吕惠卿很明白,他的一切,都是皇帝和王安石给的,归根结底则是皇帝给的。只要能讨好皇帝,得罪天下人都不怕。主意打定,正欲开口,不料王安石已经把这担子接了过去:“陛下,河南河北,兼并之事,多是勋贵官员之家,而隐瞒不报之田地,数以千万计。若要厘清田地,按地征税,则河南河北,将是最困难的地方。吕惠卿、石越所说,大抵便是此事。”

王安石早就想好,为国者无暇谋身,他倒不怕得罪人。不过见吕惠卿不能果断的表态,心中忍不住有一点失望。王雱见他父亲如此,暗暗气得直跺脚。

赵顼本是个明白人,加上石越给他点透了许多东西,内中情况,一眼即明。“朕要做励精图治之主,就不能畏事不敢作为。河南河北诸路,不论谁家,田地一律要厘清。丞相与诸臣工勉力而为。方田均税之法,朕意仓促间不可全国推行,先在河南河北陕西诸地试行。”

吴充和冯京对望一眼,暗暗叫苦,正要反对,突然一个内侍急冲冲走到皇帝身边,高声拜贺道:“恭喜官家,王贵妃娘娘诞下一个公主!”

其时赵顼生的儿女差不多有四五个,结果四个男婴全部没有能活下来,两个女婴也只有向皇后生的延禧公主存活,子嗣来得如此艰难,便是生个公主,也让人高兴了。王安石立即率群臣拜贺,吴充和冯京纵有再多的话,也只能憋在肚子里。

石越回到府上,便连忙准备贺礼,让人送进宫去。他知道古往今来,多少名臣就是栽在一些小人手上,因此这些细节之处,一点也不敢怠慢了。

果然赵顼对这个女儿特别看重,破例在她出生第二天就赐封号“淑寿公主”,特意加上一个“寿”字,为的就是这个女儿能够平平安安长大。顺着这个喜事,朝廷百官各有赏赐,而石越和吕惠卿竟然同时博到大彩头——皇帝竟然拜石越为翰林学士,而吕惠卿也加天章阁学士。

自有宋以来,升官从未有石越这么快的。他这一“进”翰林院,不知道羡煞多少人。早有人交头接耳,以为石越不过是步王安石的后尘,做到参知政事是早晚间事了。这么一来,到石府来道贺的人竟不知道有多少,几乎把门坎都踩烂了。石府门前两棵大树间牵了一根绳子,为的是平时有人来拜访,就把马系在那绳子上,这一两天间,那绳子上都满满的系满了马。他赐邸这边比不得王安石府所在的董太师巷宽敞气派,因此停的马车竟从石府门口排到巷外……

石越对这些应酬可以说是不胜其烦,一回府就干脆躲在书房里装病,有客人来全是李丁文和司马梦求接待。

其实石越也有他纳闷的地方——他也不知道皇帝到底是个什么章程,在通过方田均税法之后,他暂时卸了检正三房公事的差使,皇帝让他“权判工部事兼同知军器监事”,负责军器监的改革,而吕惠卿虽然依然顶着知军器监事的名头,皇帝的意思却是让他把精力放到司农寺那边,主要负责协助王安石推行方田均税等新法。因此石越这个翰林学士,反倒不是两制官,实际上也不进翰林院当值。他这一点上就犯了迷糊,就是李丁文和司马梦求,也一样迷糊了——赵顼若只是想加个学士衔以示恩宠,那么这么多馆阁学士好加,不必非得加个翰林学士;若是想循王安石的例,做翰林学士然后就进中书做参知政事,这时机未免有点不对。

皇帝想的是什么,的确没有人知道。不过这个任命,倒是上上下下没有反对的,除了御史中丞蔡确蔡大人。皇帝给他的奏章上批了一个字:“闻”,意思是“我知道了”,然后没有下文了,蔡确为人虽然强悍,可是让他辞掉御史中丞来和石越斗,他还真舍不得,左右是个不带“知制诰”的翰林学士(带“知制诰”的翰林学士,才可以帮皇帝起草诏书),他也就不了了之。

就这么过了几天,好不容清静下来,石越正在花园里和李丁文等人谈起他和苏辙、沈括商议的军器监改革的事情,又说起这几天的应酬,突然李丁文嘴角似笑非笑的说道:“公子高升,满朝文武,没有不来贺的。就是王安石,也让王雱过来道了贺。可独独缺了三个人。”

司马梦求笑道:“我只知道两个人,还有一人是谁?”

“有个人你不知道,那不足为怪。”李丁文笑着轻轻摇了摇头。

石越心里一动,似这种应酬,若论本心,石越心里也很讨厌,但是事情就是这样的,如果大家都这么做了,偏偏有一两个人没做,那么其中的意思就比较明显了。所以若是环境所迫,你还不能不做。

石越本是个明白人,听这两人一说,就立即知道是谁了,当下摇头不语。陈良却有点好奇,说起来这方面他的确也没有李丁文和司马梦求精细,忍不住问道:“是哪三个人?”

李丁文有意无意的看了石越一眼,说道:“御史中丞蔡确、知兵器研究院事陈元凤、白水潭山长桑充国。”

司马梦求不知道陈元凤的底细,因为此人官职卑微,又不出名,因此漏算了,他知道李丁文此人颇有心计,竟然把这个叫“陈元凤”的人算进来,必有缘故,所以便加意留神听下文。

石越其实已经知道是哪三个人,蔡确不来,那是肯定的。他刚刚弹劾过自己,又来道贺,脸皮上拉不下来;陈元凤不来,那意思就很明白了——石越现在同知军器监,是他顶头上司,在军器监低头不见抬头见,说起来二人还是故交,此时却不出现,石越不用琢磨也能知道怎么回事;但是桑充国也没有来,他心里就实在有几分不舒服——本来不来也没什么,毕竟他老子桑俞楚是最早来贺喜的人,但是因为军器监案的报道桑充国一直没有知会石越,两人到现在在心里还闹着别扭,这时候你桑充国来一下,什么都可以烟消云散的,毕竟你桑充国不是别人可比。

因此这时候李丁文一提到桑充国,这花园里就沉默了。石越沉着脸不说话,李丁文似嘲似讽,司马梦求默默无语,陈良紧闭又唇。

石越根本不可能知道,桑充国本来是想来给石越贺喜,然后趁这个机会,哥俩好好解释一下以前的事情,但是接连的事情,却让他把这件事给忙得忘光了——先是殿试在即,白水潭学院为了扩大影响,把学院出身的准进士们聚起来举办了一次文会,同时因为这些人中了进士后,是要出去做官,因此还要在殿试前提前给他们举行毕业考试,真正通过毕业考试的,才能发毕业证——这可是白水潭学院第一批毕业证,他说什么也得要做得尽善尽美;然后就是石越和唐甘南搞的联合钟表行,涉及到许多学生的问题,他也过得问,联合钟表行还打算在白水潭学院建一座大型座钟楼,选址呀,造型呀,他都要亲自协调……再加上平时就是一堆的校务和《汴京新闻》的报务,平心而论,桑充国的确是忙得不可开交。

但石府后花园的几位是不可能知道这些事情,大家正在尴尬无言的时候,家人进来报道:“程颢先生来访。”

石越一愣,连忙说声:“有请。”整整衣冠,便和李丁文等人前往客厅。

见石越等人出来,程颢站起来抱拳笑道:“子明,恭喜。”

石越笑道:“烦劳先生了,在下实不敢当。”一边再次请程颢坐下。

程颢坐定后,端起茶来轻啜一口,笑容满面的说道:“这次,是给子明贺一件喜事,提一件喜事。”

陈良插嘴道:“程先生,贺一件喜事我们知道,提一件喜事又是何事?”

“我是受桑长卿所托,来给子明说媒的。”程颢笑呵呵的说道。

李丁文和司马梦求对望一笑,竟一齐笑道:“这个媒说得好,官居三品尚未成亲,这话也有点说不过去。桑家小说才貌俱佳,和公子倒是天生一对。”他们两人心里同时转过的念头是:这是拉拢桑家的好机会。

石越当时就闹了个大红脸,迟疑道:“这……”

程颢笑道:“我们都不是俗人,难道还要请媒婆?”

“这倒不是……”

“既不是就成,难道子明你不愿意吗?”程颢倒是说媒的好手。

“这也不是……”

“既然不是,那么我算是男家的媒人。”石越话未说完,就听有人一边说一边从外面走了进来。众人一齐望去,原来是苏辙。他本来是有点事情和石越商量,一路闯进来,见大门二门都没有人招呼——石安等人正偷偷赖在客厅里想知道自家主人的终身大事结果如何呢,所以苏辙在门口居然听到这件事情,当下一口抢着要做男家的大媒。

程颢拊掌笑道:“苏子由来得正是时候。”他和弟弟程颐不同,对苏家兄弟倒没太多的成见。

石越心里其实还有颇多顾虑和想法,无论是反对还是答应,心里总觉有点地方没有想清楚……不料这两位就这么着强点鸳鸯谱了,众人却以为他答应了,正要道喜,不料又闯进来几个人——李向安带着两个内侍进来,往正北一站,高声说道:“传翰林学士石越即刻进宫见驾……”

石越算是如逢大赦,连忙准备好马匹,跟着李向安进宫。

“官家,你真的打算把清河赐婚石越?”向皇后感觉皇帝实在有点儿戏了,仅仅因为柔嘉的几句话,就打这个主意,那柔嘉才多大一点呀?出名的淘气鬼,她说的话也能信。

“皇后,你听说过本朝有没有妻室的翰林学士吗?朕看到淑寿,给石越写诏书的时候,就想到这件事了。朕都有两个女儿了,石越年纪和朕相差无几,居然没有结婚,这成何体统?朝中的大臣应当给天下百姓做表率的,臣民们都学他那样,那还了得?”赵顼笑道,“何况石越不是朕的宰相,就是朕的儿子的宰相。”

“那你也得看清河愿不愿意?十一娘的性子,外柔内刚,她要是不愿意,那也不成。”

“天下还有比石越更好的男子找吗?她怎么可能不愿意?嫁过去连婆婆都没有,朕是体惜这个妹子。柔嘉昨天也说了,清河在金明池见过石越。”赵顼觉得皇后未免有点杞人忧天了。“何况太皇太后和皇太后也很乐意这门亲事。”

“这倒是,不过濮阳郡王知道不?”太皇太后心里也乐意这门婚事。

赵顼笑道:“皇祖母,濮阳王怎么会不答应?这个不用问了。这种事情夜长梦多,朕虽然是皇帝,可是石越若是答应了别家女儿,清河也不能强嫁过去的。”

“可清河年纪小了一点,本朝按例要十七岁才出嫁的。”向皇后还是比较细心的人。

“这倒是。”赵顼和太皇太后、皇太后全愣住了。赵顼念头一转,笑道:“不要紧,先定亲。朕和石越约好就是了,反正只等一两年。”这种事赵顼倒不是做不出来的。

“那不行,传出去会被臣民笑话的。石越虽然好,可清河又不是嫁不出去,何况清河上面,还有七娘、八娘、九娘,都正好到了年纪,官家是皇帝,对弟弟妹妹就得一视同仁。”皇太后可不能任着自己这个儿子乱来。

“那朕召清河来问问,她若是愿意嫁给石越,还依儿臣的说法。若不愿意,朕另找一家大臣的女儿许给石越。七娘、八娘、九娘就算了,石越的性子,朕也知道一二,那几位郡主,他受不了的。”

“十一娘,官家想让你下嫁石越,你愿是不愿?”皇后笑嘻嘻的问道。

“啊?……”赵云萝羞得脸红到脖子根了,哪里还敢说话。

“姐姐肯定是愿意啦。”柔嘉在旁边笑道,这事最初就是她惹出来的。

“胡说。”赵云萝真有点生气了。

“那你是不愿意了?”向皇后笑道。

“王丞相家的二小姐,似乎很喜欢石越。”清河垂着头低声说道,她不知道这一句话,让太皇太后和皇太后都变了脸色。

赵顼心里立即乐了,石越和王安石、吕惠卿,是现在他最倚重最信任的三个臣子,因为石越和王安石不和,他心里还有几分遗憾——虽然赵顼也不是傻子,他看得出旧党的名臣们对石越很欣赏,因此石越在很大程度是可以用来调和新旧两党之间的关系的,但是对于石越和王安石之间那微妙的芥蒂,赵顼心里还是有几分遗憾的。若不是因为先许了自己这个堂妹,他早就要改变主意把王安石的二小姐赐婚石越了,此时他主意打定,对两宫太后的脸色就假装没有看见,笑着说道:“想不到十一娘颇有侠义之风。”

皇太后不去理皇帝,问道:“十一娘,你怎么知道王丞相家二小姐的事情?”

若是平时,赵云萝肯定知道有几分不对劲。可这个时候,她羞得低着头,根本看不见众人的脸色,当下一五一十把王倩和自己交游,女扮男装为难石越的事情全说了。

太皇太后和皇太后脸色愈发难看,“王安石家竟是这种家教!”

赵顼却笑道:“这倒是桩风雅事,朕有主意了。”

“石卿,三月初一,你做了什么?”赵顼故意沉着脸,冷冷的问道。

石越吃了一惊,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当下原原本本,一五一十,把三月初一游金明池的事情大略和皇帝说了一遍。

“钟表?技术学校?”赵顼倒没想到问出这些事情来了,他不置可否的一笑,也没怎么太注意,“爱卿现在是石学士了,至今尚未婚配,朕以为不太妥当。朕想加清河郡主公主之名,下嫁卿家……”

石越心里纳闷:“难不成今天真是我姻缘星动,在家里有说媒,皇帝召见,还是说媒。”

“陛下,微臣何德何能,怎么配得上清河郡主?臣不敢奉诏。”

赵顼把脸一沉,“那你怎么送琴给清河?琴瑟琴瑟,卿家是读书之人,这点道理都不明白吗?”他今天心情特好,故意捉弄石越。

石越暗暗叫苦,他哪里知道送把琴还能有这么多联想,连珠价的说道:“微臣绝无此意,误会,误会……请陛下明察。”

“朕知道得很清楚,还要明察什么?清河有什么配不上你吗?”

石越躬身回道:“陛下,清河郡主德识兼备,才貌双全,怎么会配不上微臣。是微臣高攀不上罢了。”

“一派胡言,莫非卿心中另有佳人?”赵顼一边说一边肚子窃笑,他以为石越定是喜欢王安石的女儿,所以才不愿意配郡主。

“这……”石越略一迟疑,就听赵顼哈哈笑道:“那就如卿所愿,朕把王丞相家的二小姐赐婚于卿,如何?”

“王丞相家?二小姐?”石越呆了一下,他连见过面的清河都不愿意娶,何况见都没有见过的王安石家的二小姐——他一直不知道就是王青。

“在金明池你们不是一起去见过清河吗?”赵顼自以为得计,笑嘻嘻的取笑石越。

石越脑子一转,这才明白那个王青是王安石的小女儿,心里暗道:“我要娶了她回家就有架吵了。”

嘴里连忙澄清:“臣并不知那是王丞相府上的小姐,而且王小姐是王家二公子一起出游,和臣毫无关系。”

赵顼却以为他在假撇清,笑着挥挥手,说道:“行了,不管你们认不认识。总之朕的翰林学士不能没有成家,清河还是王小姐,卿必须给朕选一个。”

石越暗暗叫苦,想了一回,忽然记得家里还有个程颢在提亲呢,自己虽然未必便是很确定自己对桑梓儿有没有感情,但是至少是懂得她的脾气,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也蛮合得来,总比娶一个郡主回来每天还要请安服侍,加上免不了柔嘉天天要来窜门——自己是有大报负的人,总之这样会不知道会有多不方便,而王家小姐就更不用说了,想想那个性格,加上是自己天天在算计的王安石的女儿……

当下对赵顼说道:“陛下,不敢相瞒,臣已有婚姻之约了。”

“啊?”赵顼怔住了。

石越知道皇帝不肯相信,当下细细说道:“就是今天上午定的,臣不敢欺君,男家的媒人是苏辙,女家的媒人是程颢,说的是桑俞楚之女,桑充国之妹。”

这是箭在弦上,不能不发,否则石越还不知道要怎么挑三拣四,思前顾后,现在货比三家,他就主动的把桑梓儿抬出来了。

“桑充国之妹?桑俞楚?不是个商人吗?”赵顼这次脸真的沉下来了,“不行,桑家是商人之家,怎么配得上卿家?今天早上说定的,那就一定还没有下文定。卿还得在清河和王小姐之间选。”

“陛下,桑家对臣,实有救济之恩。若说起来,臣在世间并无亲属,桑家倒是臣之亲人一般,臣焉敢嫌弃门户,做此负义之事?”石越开始抬出大道理来了。

“便是那贫素之家,也要讲个门当户对,何况卿是朝廷大臣。桑家若对卿有恩,自有报答之法,朕可以替你赐桑家祖上三代官职。若是卿的妻室,还得娶名门望族之女。”赵顼其实是对桑充国的好感有限得很,加上一意想把王安石的女儿嫁给石越,因此竭力反对。

石越笑道:“谢陛下恩典,陛下赐桑家祖上三代官职,桑俞楚自然没有市藉了,臣与桑家的婚姻,也不算门不当户不对了。”

赵顼一怔,忍不住哈哈大笑:“好你个石越,算计到朕头上来了。朕小气这功名爵赏着呢。这么着,这件事先不要定下来,等殿试完了之后,国家要赏赐熙河有功将士臣工,两件事一完,再定卿家的婚事。卿回去好好想想,看样子朕要找个好媒人才成了,总之桑家门不当户不对,那绝对不行。”

石越没想到官居三品,娶个老婆都这么麻烦,免不得有点懊恼。其实若论三女,自然是桑梓儿最亲近,但是清河也罢,王倩也罢,却也未必就不是良配。不过石越对柔嘉深怀戒意,对王倩又未免因为王安石多有偏见了。此时满脸郁闷的回到家里,程颢、苏辙等还在吃茶等候,听石越把面圣的事情一说,不由全都怔住了。

程颢心里对皇帝不以为然,却不便说出来,只好摇头苦笑道:“好在要殿试之后,还可慢慢计议,不过子明你的章程是什么?”

李丁文和司马梦求对望一眼,不待石越回答,抢先说道:“程先生放心,这其实也不是什么难事,不如您先回去告诉桑长卿,请他静侯佳音。”

苏辙也道:“正是这个主意,仓促也不可以定计。子明的主意,自然是想和桑家结亲的,否则何必烦恼?”

程颢想了一回,也无可奈何,只好告辞而去。苏辙自从在置制三司条例司时被吕惠卿向王安石进谗言,被赶出中枢,就一直不太得意。这次因为石越的推荐,判工部事协助主持军器监改革,虽然不是再入中枢,却也是再次被皇帝重视了,他心里便存着一点感激,对军器监改革事无不尽心尽力,因为蔡卞还未到京,他就日日和唐棣计议,其他工部的郎官,如虞部郎范子渊,是个专门敲顺风鼓的家伙,当年对石越百般奉承,这时也不免跟着苏辙摇旗呐喊。苏辙这次来,本是和石越有事商量,这时见不是时候,也就随着程颢告辞而去。

二人一走,李丁文就问道:“公子是何主意?”

石越摇摇头,心下沉吟不决,只得默不作声。

司马梦求笑道:“王家女不论,若娶清河郡主,对大人将来,必是一贤内助。”他有些话不便说出来,取了清河郡主,石越和濮王一系的关系就更加亲密了,而且相传清河很得两宫太后、皇后宠爱,宫里只怕有点什么风吹草动,石越都能提前知道。

李丁文心里也是这个想法,对王安石之女,做为把一切放到天秤上来衡量的他,是毫不感冒的。但是清河郡主,却不能说不是一个比桑梓儿更为诱惑的存在。在他看来,娶了清河郡主,石越的地位就更加巩固了,而又因为清河不是公主,石越还要少了很多顾忌。此时见司马梦求先说出来,他也立即点头表示同意。

陈良和这两个碰到任何事情都把政治利益的考量放在首位的人在一起呆久了,心里未免有点不舒服。对李丁文倒还罢了,但是司马梦求这个人,他算是交情深厚的,以前一直觉得这个人是个很有正义感的人,不料自从投奔了石越之后,竟然变成了一个自己都不认识的人了。这司马梦求和李丁文的言外之意,他如何听不出来,这时候忍不住略带讥讽的说道:“早知道要娶清河公主,倒不必急着把阿旺买回来了,到时候当成陪嫁的嫁妆一并过来,岂不省很多?”

他这番牢骚自是对司马梦求发的,石越这时候,真是心有戚戚焉,忍不住拍了拍陈良的肩膀,以示安慰。石越在心里就反对把自己的婚姻政治化,在理论上他自然是希望有一个自己真正爱的人做为自己的妻子,但是在这个时代,他没有时间也没有条件谈恋爱,不过退而求其次,他也希望自己的妻子,至少要能够互相了解。

只不过很多事情并不以石越的意念为转移的,虽然那种一定要牺牲爱情才能娶得的政治上的成功,并不是他所追求的;但是到了他这个身份,他想要一场完全与政治无关的婚姻,只怕也有点自欺欺人。

然而石越本人并没有这种觉悟,他也忍不住对司马梦求和李丁文冷笑道:“清河的确不错,不过娶了清河,自然还有一个附赠品过来,嘿嘿……”

司马梦求并不知道所谓的“附赠品”是什么,不过他也听出陈良和石越的讽刺之意,忍不住摇头叹息,把目光转向李丁文。

李丁文却是知道柔嘉的,他苦笑一下,若是有了柔嘉,以后想要这么安静的商量事情,只怕是做梦,想到这一节,李丁文对于迎娶清河郡主过门,不禁有点动摇。

“呃,纯父,和桑家联姻,也是不错的选择……何况桑小姐和公子也算是情投意合。”李丁文果断的决定改变观点。

司马梦求一脸茫然,不过看到陈良那满脸的不以为然,当下也不再坚持己见,说道:“可是桑家的门户,的确是个问题。”

“这个问题嘛,公子不必担心,一封书信就让天下人无话可说。”李丁文狡黠的笑道。

桑梓儿其实早就知道哥哥要给自己去提亲了。

因为报道军器监案和父亲桑俞楚闹别扭的桑充国,罕见的和父亲商量了半天,桑俞楚当然不会反对。大户人家的家人闲着没事,就是偷听主人的墙角,说主人的闲话,这种事情古今中外概莫能免,所以自然有丫头来给梓儿道喜。

后来有一天,桑充国满脸不服气的告诉桑俞楚,皇帝居然干涉石越的婚事……这件事却是她无意中偷听到的。

桑梓儿心里半喜半愁,喜的是石越没有答应郡主和王丞相家的小姐,显然对自己情深意重;愁的是和郡主与丞相之女比起来,自己的确没什么竞争力,何况还有在她看来,那个至高无上的皇帝参预其中,反对自己的婚事。

而石越以前还能偶尔抽出来时间来看看自己,这些天却突然踪影不见了,桑梓儿不由得整天患得患失,提起笔来画画,画上几笔就没精打采,丫环们都知道她的心事,可这事也没办法开解。她不知道殿试在即,身为考官之一的石越的确很忙,何况他还要和苏辙忙着军器监改革,这种事情,纸面上来说很容易,可是做起来,千头万绪,事务繁琐得很。加上本身还有点不太好意思见她,石越自然是消失得无影无踪。

这天桑梓儿铺了画纸,一边发呆一边磨墨,一个丫头慌不择路的闯进来,气喘吁吁的说道:“小姐,石公子送了个夷人女婢给你。”

“啊?石大哥来了吗?”桑梓儿眼睛一亮。

“这……石公子没来,是他送了个夷人女婢过来。”

“哦……”桑梓儿没听见似的,继续磨墨。

几个丫头面面相觑,哭笑不得,一起看着桑梓儿毫无意义的乱废着黄山张处厚那里买来的上等好墨。

“阿旺见过桑小姐。”不多时,操着并不太流利的汉语的阿旺,被丫环领着,来到了桑梓儿的闺房。对于这个桑小姐,她充满好奇,那天跟随清河郡主回去后,就听柔嘉和清河、王倩说了许多石越的故事,虽然从王小姐嘴里说出来,多有不屑之意,例如白水潭学院倒多半是桑充国的功劳了之类……但是听到清河的语气,她也知道石越不是寻常之辈。然后不几天,就被石越用几件稀世之珍换了过去,在石府呆几天,才发现石府是她见过的最穷的府邸——显然石越不是没钱,不过没等她品味清楚,和石越也不过早晚见过几面,略略说过一些家乡“传说”中的风土人情,她这个可能是有史以来身价最高的奴婢,又被送到了桑府。

对于石越花大价钱买了自己,然后把自己送给的新主人,她自然不能不好奇。阿旺请过安之后,好久没有听到回应,只好自己抬起头,却见几个丫头在对自己挤眉弄眼,一个穿着淡绿丝袍,一头乌黑的秀发随意的披洒在背上的小女孩,正趴在好大一张书桌上无精打采的磨墨,显然这个就是自己的新主人,桑家的小姐了。

阿旺迷惑不解的看了这场景一眼,不知道要做什么好,一个丫环走到自己面前,对自己轻声的说了几句,她这才知道这位桑小姐此时心情欠佳,多半是没有听见自己说话。她也不介意,便自顾自的打量着房间的布置,却也颇见素雅,目光所及,只见墙上挂着一幅画,从背影看依稀便是石越(梓儿自然不好意思挂石越正面的画像),心思一转,立即想起在石府听到有关提亲的点滴,她心领神会,马上知道这位桑小姐为什么事这么郁郁不乐了。

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