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人之后 第一章 第一百八十四章

巴渝 收藏 3 1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00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006/[/size][/URL] 第一百八十四章 二人来到大包房,看见三个醉熏熏的战友手挽着手,就像是抗洪救灾中护堤一样,被洪水冲得东倒西歪的还坚持站在屛幕面前,摇头晃脑的唱着军旅歌曲《打靶归来》。由于酒精的作用,几个人完全是处在亢奋状态下扯开破嗓门在吼,把那三个中年丽人笑得在沙发上挤成了一团。 江海洋看到后皱了皱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06/


第一百八十四章



二人来到大包房,看见三个醉熏熏的战友手挽着手,就像是抗洪救灾中护堤一样,被洪水冲得东倒西歪的还坚持站在屛幕面前,摇头晃脑的唱着军旅歌曲《打靶归来》。由于酒精的作用,几个人完全是处在亢奋状态下扯开破嗓门在吼,把那三个中年丽人笑得在沙发上挤成了一团。

江海洋看到后皱了皱眉头说:“行了行了,唱的什么呀,乱七八糟的。一个二个五音不全,让三个女同胞把你们当猴看。”

“那你来唱一首,让她们把你当人看。”关山岳醉醺醺的回敬道。

“好!我就来个西藏人穿衣服露一手,给你们唱两首。”江海洋痛快的答应道。

他最拿手的是苏联抒情歌曲《小路》和《山楂树》,一首《小路》把人们带到战火纷飞的年代,一首《山楂树》又把人们的思绪带回到初恋时那甜蜜酸涩的时空。

“唱的真好,真的是深藏不露吔。”罗云燕由衷的赞叹道,她压根就没有想到自己的上司有如此浑厚的歌喉。

“唱得好投入哦,让他再来一首。”梅琳向两个同伴煽动道。

“唱得好不好?再来一个要不要?呱叽叽!”朱冲锋张牙舞爪的像在部队时拉歌一样对大家喊道。

“要!”大家异口同声喊道。

“行,我就再来一首电影〈芦声恋歌〉里的插曲〈婚誓〉,不过这是对唱,最好那位女士来与我合作。”

“卢静雅噻,原来是我们局里宣传队的,能歌善舞。”罗云燕推着身边一直不说话的好朋友说,其用意自然只有她自己才明白。

“云燕,你莫推哟,我不行,我不配。”卢静雅推脱道,她的心里很矛盾,嘴里虽然这么说,其实心里巴心不得。

“我也是局宣传队的,我来。”梅琳不客气的自告奋勇道,她还不知道江海洋和卢静雅有过一段早期的爱情游戏。

两人的对唱天衣无缝,在合唱时还相视一笑,特别是梅琳更是含情脉脉,让两个在座的女人心生妒嫉,羡慕不已。江海洋则认为这是一种娱乐,是逢场作戏,到也表现的落落大方,影正身直。

唱完歌已是很晚了,江海洋是被罗云燕叫去送卢静雅回家的。分手时,罗云燕把他拉在一边说:“你去送送她,我不希望你们两个在一起工作,连话都不说,见面就像路人一样,这样不好。没必要让静雅老感到愧疚和欠你的。”

“我是那样的人吗?再说了,都过去二十年了,那时我们都很幼稚,谁对谁非也不能以今天的标准来衡量啊。我观察过,初恋成功率一般都很低。”

“那你送她时劝劝她,让她不要有思想包袱。我真的不愿看到她只顾埋头工作,出来玩也一声不吭。”

“行,我送她行了吧。真是内不决问云燕,一点没错。”

告别众战友同事,江海洋和卢静雅走在夏日夜晚的大街上,路灯把两人的身影朝后拉得很长。卢静雅的家离“消遥宫”并不是很远,走过两条大街,转进神仙巷,走到尽头就到了。

两人走了好长一段路都没有说话,最后还是江海洋开口问道:“你过得还好吗?”话一说出来,他就想抽自己,这不是费话吗?

“还好。”卢静雅淡淡的吐出两个字。

“小孩多大了?”

“今年读中专了,通知早就到了,过几天就走,是外地的一所机械中专学校。”

“哦,明白了。我女儿还小,小学还没毕业。来公司还习惯吗?”

“还好。”

“你不要有其它顾虑,我们都是过来人了,都会正确对待处理以前我们的一段感情纠葛。在一起工作嘛就要开心一点,有什困难,我和同事们都会尽力帮助你的。”

“谢谢!那天你谢绝了我,我真的是万念具灰。”

“你有云燕这样的好朋友,真的让我羡慕,是她说服了我。”

“以前是我对不住你……”

“千万不要这么说,不管结果如何,我还是感谢你在我最无奈的那段日子里,给过我愉快和幻想,那怕是一场真戏假作的游戏,但你毕竟给过我一个真诚的初吻。那时候,我也很矛盾,严格的说是我害了你,我太忠实于军队的纪律条例了。尽管初恋是那么美好,我还是在心里谴责和检讨自己是否违犯了条例。”

“其实我是真心喜欢你的,只不过我的命运并没有完全掌握在自己手里。还有就是你的守口如瓶,葬送了我们初恋的延续。”

“好了,我们不谈这些了。重要的是从现在起,你要开心起来。不要让我看见你好像背着一个沉重十字架在生活,跟一件摆设似的在我身边无声无息的。有什么困难可先找云燕,也可以直接来找我。”

“我知道了。”她有些疑惑的望着他说。她有些搞不懂,为什么他如此信任罗云燕,她想找机会问问云燕。

两人来到神仙巷口,江海洋从皮夹子里掏出一千块钱给静雅说,“我就送你到此为止,这点钱,你拿去给小孩作路费和零花。丈夫的病要坚持治疗,那怕到最后一刻。现在谁在照顾他?”

“他妈妈。海洋,我真的很感谢你,我……”卢静雅已是泣不成声了。

“你最近是无论如何也高兴不起来的,有一个重病在身的丈夫,这我理解。好了别哭了,回家吧,明天还要上班,早点休息。”江海洋说,然后和她握手告别。一直看她走进自己的单元,消逝在门楼里才转身离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