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00万黑人被***教徒---阿拉伯人抓去 沦为奴隶!

大象蚂蚁 收藏 0 1240

最早的黑奴贸易就是阿拉伯人抓住黑人变为奴隶,卖给葡萄牙,而且后来黑奴贸易最盛行的,黑奴生产的第一个环节——洗劫黑人村庄抓奴隶,很多都是阿拉伯的驼队干的,然后卖给欧洲来的奴隶贩子,再卖到美洲。


在1812年到1814年维也纳诸条约中,在欧洲进步势力的压力下,列强签定条约,禁止奴隶贸易。

但是随后美洲诸多国家都纷纷独立了,再加上早就独立的美国南部地区,禁奴无法马上实现。

于是法国、西班牙和英国就成立了反贩奴舰队,在西非海岸巡逻,稽查运奴船只。


加蓬首都利伯维尔就是这么建立起来的,大约183X年,法国反贩奴舰队在西非缴获一批黑奴,于是运输到加蓬,释放了他们,建立了城市安置他们,后来解放的黑奴也有运输过来的。利伯维尔的意思就是解放的意思。


但是,在非洲,那些穆斯林国家和班图人王国继续大量捕杀黑人,贩卖给奴隶贩子,一部分运输到阿拉伯国家,一部分卖给美洲。


在阿拉伯帝国时期,阿拉伯人从非洲抓走了1300万黑奴(大概是因为阿拉伯人喜欢把奴隶阉割了用,所以在阿拉伯没有多少黑人。)

而穆斯林和班图人卖给欧洲人的黑奴有1000万。


传教士在信中揭发了那些穆斯林人贩子的罪恶。

例如在非洲腹地,传教士看到当地集会的日子里,大量当地人在集市上很热闹。

但是第二天,突然来了一大批穆斯林骑兵,冲进集市,见人就杀,杀了集市上起码上万人,血流成河。

穆斯林这么做,主要目的是震慑当地人,迫使当地人顺服于穆斯林骑兵,乖乖的被他们捉去当奴隶。

根据传教士的估计,穆斯林每抓走一个奴隶,起码在当地要留下三四个黑人的尸体。


非洲的文明,完全被欧洲列强和这些抓奴隶的贩子摧毁了,很多人烟密集的地方,后来变的人烟稀疏。例如人口稠密的坦噶尼喀就完全被桑给巴尔苏丹国摧毁了。


历史上,毛里塔尼亚王国是一个黑人国家,有很悠久很古老的历史,人口全部为黑人。

后来罗马兴起的时候,毛里塔尼亚国王在去世的时候,把全部国土献给罗马共和国。国民也因此成为罗马公民(罗马不轻易把公民权授被征服的领土的)。


后来阿拉伯人兴起后,征服了这一地区。

经过阿拉伯人的治理,这一地区的全部黑人大部分都消失了(变成奴隶或被杀光了)。

今天的毛里塔尼亚,是一个阿拉伯人的国家,人口以阿拉伯人和摩尔人为主。


因为和美洲奴隶贸易的繁荣,

甚至在西非出现了以此为生的王国。

例如卢安果王国(位于现在的刚果布境内),就是北非过来的柏柏尔人(也翻译为摩尔人)建立的,信仰***教,靠着抓黑奴发了财。

当然,还有很多沿海的班图人王国靠抓黑奴发了财。


我看到有的黑人写的家族历史性质的小说,班图人有的国王,甚至有抓自己国民卖为奴隶的。


穆斯林还在东非建立了很多贩卖奴隶的据点。

最大的如桑给巴尔,另外还有很多。


有人反复的说,欧洲人捕获奴隶是自己去干的,不是向穆斯林或者班图人购买的。

这是错误的。

葡萄牙人在大航海时代的初期,曾经有人干过捕奴的事情的,但那只是极少量的,很短时间内的。

在奴隶贸易的主要时期,欧洲人的奴隶,都是向非洲沿海穆斯林王国或者班图人王国购买的,而不是欧洲人自己去干的。

这里要强调一下,欧洲人直到十九世纪初,还没有能力深入黑非洲腹地,只能在沿海拥有几个据点。


今日非洲的隔阂仍在于南部黑非洲至今不能接受以阿拉伯土耳其混血为主的北非穆斯林国家对历史上贩卖黑奴的装聋作哑。


当年阿拉伯人是人类史上第一个有组织大规模贩卖贩运非洲黑奴的文明国家,比西方早得多。


时至今日,西方文明早已在反思当年的黑奴史,对历史的罪恶决不否认,悔罪的态度非常鲜明。而阿拉伯世界至今不敢或者不愿正视那段历史。这是今日非洲诸国互相隔阂的重要历史文化原因。



百度百科:非洲奴隶贸易

slave trade in africa


15世纪中叶至19世纪叶末,西方殖民主义国家为了向美洲殖民地种植园和矿山提供劳动力,从黑非洲掳走大批黑人,将其远程贩运到美洲等地,这就是血腥的非洲奴隶贸易。由于奴隶贸易主要是在大西洋东西两岸进行,西方国家一般称为“大西洋奴隶贸易”。奴隶贸易延续4个世纪之久,使亿万非洲人丢掉生命,给非洲政治、经济和文化的发展造成极其严重的影响,是非洲历史上一段最黑暗的时期。奴隶贸易为西欧资本家带来了巨额利润,成为资本原始积累的重要来源。

在非洲历史上,奴隶买卖很早就出现。公元1世纪的《红海回航记》一书就有关于来自非洲之角(今索马里)的奴隶的记载。7世纪末,阿拉伯人进入北非后,也曾把抓来的黑人贩运到阿拉伯国家以及波斯、印度和印度尼西亚等地。在欧洲,14世纪已经有西班牙人贩卖从北非带来的黑奴,尔后葡萄牙人也开始了这项贸易。15世纪初,西班牙、葡萄牙一些大成市还有专门贩卖黑人的奴隶市场。15世纪中叶开始,非洲不断遭到欧洲殖民者的掠夺,奴隶买卖只是一项附带的贸易活动。15世纪末C·哥伦布发现美洲后,奴隶贸易急剧发展起来,欧洲殖民者在非洲大陆上进行了有组织的大规模贩卖黑人活动,给非洲带来了深重的苦难。


【奴隶贸易的三个阶段】 在大西洋两岸间进行的奴隶贸易,大体上经过了三个发展阶段:

1、第一阶段:自15世纪中叶迄17世纪中叶。这一阶段的贸易主要被葡萄牙、西班牙和荷兰等国垄断。15世纪中叶,葡萄牙航海家亨利鼓励海员沿非洲西海岸由北往南航行,以探索通往东方的海路,并寻找黄金和香料产地。1441年,葡萄牙人A·贡萨尔维斯率领一艘船沿非洲西海岸想南绕过布郎角上岸,从那里带走了10个黑人回到欧洲。从此,葡萄牙经常派出一些船只去西非海岸进行掳掠。1482年,他们在加纳的埃尔米纳城建立了最早的奴隶贸易据点,不久,有在圣多美和普林西比岛进行殖民开发,建立和扩展甘蔗种植园。当时他们掳走的黑人不多,大约在1000人左右。进入16世纪,随着哥伦布发现新大陆,西班牙在西印度群岛和美洲大陆建立起庞大的殖民帝国。西班牙在征服新大陆期间,杀害了大批印地安人,因此迫切需要廉价的劳动力来开发殖民地,于是公开鼓励从非洲输入奴隶。1510年,最早的一批非洲非洲黑人(约250人)被带到西印度群岛的伊斯帕尼奥拉岛。从此,贩卖黑奴的规模就越来越大。16世纪中叶,非洲西海岸每年输出奴隶达1万人。葡萄牙也像西班牙人一样,不断贩运非洲黑奴到巴西。16世纪是西班牙、葡萄牙在海上称霸的时代,奴隶贸易为他们带来了巨额的财富,因此欧洲其他国家也相竞插手。英国、荷兰和法国力图打破西、葡的垄断。1588年,西班牙“无敌舰队”被英国歼灭,西班牙、葡萄牙的海上优势一落千丈。荷兰乘机取而代之。荷兰从16世纪以来一直是葡萄牙与欧洲进行贸易的最大中间商,被称为“海上马车夫”。16世纪末,荷兰夺取了葡萄牙在非洲的重要贸易据点和军事要地,紧接着,又成立了荷属几内亚公司、西印度公司、东印度公司等,夺取了非洲西海岸的贸易垄断权。到17世纪中叶,荷兰几乎垄断了海上的奴隶贸易。

2、第二阶段:17世纪中叶至18世纪下半叶,是大西洋奴隶贸易的高潮时期。此时奴隶贸易迅速发展,成为世界上规模最大、赚钱最多的行业,奴隶成为黑非洲可供输出的“单一作物”,奴隶贸易成为非洲、欧洲和美洲之间的唯一贸易活动。参加奴隶贩运的国家,除葡萄牙、西班牙和荷兰外,还有英国、法国、普鲁士、丹麦、瑞典以及美国、巴西等。他们不仅在西非海岸,还在非洲内地和东非海岸大量猎捕黑奴。到18世纪80年代中叶,从非洲输出的黑奴隶平均每年近10万人。

欧洲殖民者把非洲、欧洲和美洲之间的贸易有机地串联起来,成为当时盛行的三角贸易。三角贸易由三个航程组成:第一个航程为从欧洲国家的港口到非洲西部大西洋沿岸地区。欧洲人以廉价的制成品如酒、军火、棉织品以及各种装饰品等换取奴隶,或用各种不正当的手段获得奴隶;第二个航程是把奴隶从非洲运到美洲各地,同其交换矿产和农产品;最后一个航程是从美洲回到欧洲,把从美洲带来的工业原料和种植园农产品在欧洲市场出售。

3、第三个阶段:从18世纪下半叶到19世纪下半叶,大西洋奴隶贸易逐步走向衰落。18世纪末,欧洲废奴运动蓬勃兴起。英国于1807年通过了禁止奴隶贸易的法令,其他国家也相继宣布禁令,但追求爆利的欲望使奴隶贸易实际上并未终止,走私贸易随之猖獗起来。19世纪上半叶起,美国成为主要贩卖黑奴的国家。在非洲东海岸,阿拉伯经营的奴隶贸易,这时也特别活跃。贸易中心主要在桑给巴尔和奔巴岛一带。大批非洲黑人从那里被贩卖到红海、波斯湾沿海国家,并长途贩运到西印度群岛和美洲大陆。与此同时,葡萄牙、荷兰、法国和美国等过的奴隶贩子,也到东海岸进行贩卖非洲黑人的勾当。19世纪50年代,黑非洲每年向古巴、巴西等地输出的奴隶达5万以上。19世纪下半叶,奴隶贸易基本被刹住了,但并没有最后绝迹,零星的贩卖活动一直延续到19世纪末,甚至20世纪初。


【奴隶的来源与遭遇】 欧洲殖民主义者一般是以欧洲的廉价工业品和火药武器为诱饵,收买非洲的一些国王和酋长,并利用部落间的战争掠夺奴隶。有时也采取突然袭击的方式直接捕捉奴隶。被掠的奴隶,在贩运到美洲以前,大致要经历三个阶段:从内地贩运到沿海集中地;在集中地接受奴贩挑选;转运在贩奴船上。奴隶从内地送往沿海的集中地,一般都有一段长距离路程,奴隶贩子为了防止奴隶逃跑,给奴隶带上沉重的脚镣,有时还有铁链把奴隶双双拴在一起,也有的奴隶贩子让奴隶扛上几十千克重的商品,如象牙、兽皮、高粱、蜂蜜之类,找不到合适的产品时甚至让他们背上一块大石头或一袋沙土。最后一个阶段是装载贩奴船上。从尼日河三角洲一带起程到西印度群岛,顺风时要七、八个星期。奴隶们挤在闷热的船舱里,卫生条件急差,各种传染病广为传播,一旦发现有病,立刻被扔下大海,因而死亡者很多。


【非洲人民的反抗】 随着奴隶贸易规模的不断扩大,非洲人的反抗也更加激烈。16世纪初刚果国王阿方索一世写信给葡萄牙国王约翰三世,谴责葡萄牙从事奴隶贩卖活动。刚果郡国思辛加女王与其父亲曾设法阻止葡萄牙人在当地贩卖奴隶。奴隶在海上反抗最激烈。在非洲到美洲的贩奴船上,为挣脱非人的遭遇,奴隶不断暴动。他们宁死不肯当奴隶,在赤手空拳、无可奈何的情况下,往往选择了跳海自杀的道路,或者展开绝食斗争,如1807年美国查尔斯顿港就有两船奴隶绝食而死。


【奴隶贸易的废止】 17、18世纪奴隶贸易即受到欧洲启蒙运动的思想家J·洛克、C孟德斯鸠和伏尔泰等人的谴责,教友派、福音派等宗教团体也纷纷批判其反宗教的野蛮性质。18世纪下半叶,在北美独立战争和法国大革命的影响下,反对奴隶贸易同废除奴隶制度的呼吁汇合在一起,形成波澜壮阔的废奴运动。参加这个运动的人,有从人道主义出发的,但也有从经济角度出发的。后者认为种植园努力频繁暴动和过高的死亡率,给社会经济带来巨大的损失。

为了有效地制止奴隶贸易,英国派遣海军在海号丧巡逻。19世纪30年代开始,英国又分别同欧洲主要的贩奴国家,如法国、西班牙和葡萄牙等签署协定,规定对载有奴隶嫌疑船只可以拦截检查,以惩罚从事奴隶贸易的商人。1862年,美国同意签署这份协议。19世纪80年代,美洲输入奴隶最多的古巴、巴西也宣布禁止奴隶贸易和解放奴隶的法令。在1885年柏林会议和1890年布鲁塞尔国际会议上,西方国家又通过了反对奴隶贸易的总决议,这样,长达4个世纪、使非洲遭受无法估量损失的世界性奴隶贸易才逐步被废止。



相关文章: 英国废奴200年:荣耀还是罪恶?

-------------------------------------------------------------------------------出处:《南风窗》杂志



200年前的3月25日,英国议会通过了禁止本国船只贩运非洲奴隶的法案,4个世纪的跨大西洋奴隶贸易走向灭亡。最近,英国各地不断举办展览、音乐会、游行、演出等活动纪念“200周年”,然而这些活动所传达的声音却迥然不同。一些非裔团体要求政府承认那段“反人类罪恶”、正式道歉并赔偿奴隶后代。而一些社会精英、舆论领袖认为道歉纯属无稽之谈,当年英国在仍然有利可图的情况下率先禁止奴隶贸易,这种义举犹如“启蒙的灯塔”,值得自豪。


“就像讨论二战时期纳粹分子对犹太人的大屠杀一样,人们开始比较公开、诚实地面对奴隶贸易了。” 英国副首相普雷斯科特3月23日提议,为了让公众记住英国在奴隶贸易中的所作所为,将在6月份设立固定的纪念日。


此前,英国首相布莱尔曾于21日表示,他对英国过去参与奴隶贸易感到抱歉,英国当时的作法“完全不可接受”,但英国政府迄今为止仍然拒绝就此正式道歉。


孰是孰非?




甜蜜事业中的罪恶


大西洋奴隶贸易是欧洲人开发美洲新大陆的产物。英国的北美殖民地造就了当今世界的唯一超级大国,但是当年“五月花”那样的移民船并没把所有英国人运到美利坚。17世纪70%英国移民的目的地是中美洲的西印度群岛,因为那里有糖——财富的来源。


早在1660年,英国进口货物中糖的价值就超过了其他商品。但是中美洲热带岛屿气候恶劣,人口死亡率极高。在巴巴多斯,15万白人移民活下来的只有2万。1700年以后,这里的英国移民锐减。但是英国市场对糖的需求持续增长,欧洲糖消费量的1/3属于英国。历史书上记载:“到了1750年,就连英国农场里最穷的农民媳妇都要在茶里加一点糖了”。用甘蔗汁和废糖蒸馏制成的朗姆酒特别适合英国人的口味,成了英国海军的军需品。这些糖是谁种的?18世纪600万非洲奴隶的一多半去了加勒比海沿岸岛屿,这些低廉的劳动力让英国人过上了甜蜜日子。



跨大西洋奴隶贸易又叫“三角贸易”,三角是航线的形状。英国商船从利物浦、布里斯托尔等港口装上英国货行驶到西非海岸,卸货装奴,再到西印度群岛把奴隶贩卖给种植园主,装上糖、烟草和朗姆酒返回欧洲。非洲奴隶到达大西洋另一头后价格上涨七八倍,从1662年到1807年,巨额利润驱使英国贩奴船在这条航线上走了一个半世纪。


什么样的英国人贩奴呢?约翰·牛顿20多岁就当了贩奴船船长,不过他也是一个虔诚的牧师和世界闻名的作曲家,后来参加了禁奴运动。他的日记中记载了和非洲奴隶贩子讨价还价的细节。一次他用木材和象牙换了8个奴隶后觉得吃亏了,因为其中一个“嘴巴不好看”。他在日记中抱怨:“身体好的男奴买主太多,价格是以前的两倍。”至于女奴,牛顿不要“乳房松懈”的。当一个女奴死亡时,牛顿这样记录:“一个身体好的女奴死了,11号。”这些奴隶不但没有名字,而且连人称代词都不配用,牛顿用的代词是“它”(it)。


贩奴的风险很大,航程中不但可能爆发霍乱和痢疾,而且要经常提防奴隶暴动。在甲板下,奴隶被铁索拴在一起,蜷缩在70多厘米高的空间内,牛顿曰“像架子上的书”。牛顿一旦发现奴隶私藏刀子一类的危险品,就用脖子上的枷锁和拇指铐管束。由于过分拥挤、卫生条件恶劣、缺乏运动和营养,航行中奴隶的死亡率是1/7,而船员的死亡率居然更高——17%。后来,白人海员的高死亡率受到舆论谴责,并成为掀起废奴运动的原因之一,着实令人费解。


更令人费解的是贩奴者的心态。牛顿在航程中肩负着拯救灵魂的使命,他要向所有船员传播上帝的福音。然而对拥挤在甲板下的那些苦难灵魂,他居然心安理得没有任何愧疚。在给妻子的信中,牛顿说这些奴隶被巫术和魔法欺骗,满脑子恐惧、无知和迷信,完全是一群陷入邪恶的另类生灵。牛顿认为这些奴隶根本不能理解上帝赋予人类的宗教、自由和爱。在那个年代,牛顿的思想具有普遍性。一些种植园主干脆坦言,非洲人就是劣等种族,既没有道德感,也没有推动科学和文明进步的能力。


到达目的地后,奴隶的命运更加悲惨,死亡率高得无法想象。到1750年,先后有80万奴隶被卖到英属加勒比群岛,而奴隶总量不到30万。一个巴巴多斯种植园主甚至计算出蓄奴公式:“要维持100个左右的存货,每年需要购买8到10个新奴隶。”除了死亡、疾病、苦疫和热带气候的折磨,女奴还饱受性侵犯,混血后代则在备受歧视中重复着被奴役的命运。


Olaudah Equiano是奴隶中的幸运儿,他没去种植园,而是被卖给了皇家海军军官。Equiano跟随主人周游世界并接受了教育。他赎回自由后来到伦敦,在废奴运动中冲锋陷阵。在他的帮助下,大西洋奴隶贸易中的暴行得以在公众舆论中曝光。1781年,装载了440个奴隶的Zong号英国商船由于顶风和迷失航向延长了航行时间,眼看着疾病蔓延夺走了自己的利润,船长想起了骗保险的损招,他把133个病奴扔进大海。回国后,船长以航程过长,饮用水耗尽为由要求赔偿,被拒绝。官司打到法院,133条人命的“民事”保险赔偿案以船长胜诉告终。


船长的罪恶被揭露后引起极大的社会愤慨,这件事成为废奴运动走向成功的一个里程碑。1807年英国禁止了奴隶贸易,1833年英国宣布其所属领地上的奴隶制非法。




民族自豪?


对于跨大西洋奴隶贸易这段历史,英国的主流媒体上经常出现辩解的声音。一些社会精英认为政府没有必要道歉,赔偿更是无稽之谈。相反,废奴运动中的人道主义光芒足以引起民族自豪。


首先,奴隶制在非洲根深蒂固。以当年的黑人废奴领袖Equiano的身世为例,他的酋长父亲就蓄奴。根据Equiano自传,他和妹妹是小时候在外面玩的时候被掠走的。再比如,阿拉伯人早在7世纪就在非洲东部贩卖黑奴。在当今的苏丹,阿拉伯人政府纵容、鼓励对黑人的驱逐和杀害,达尔富尔地区已经死了20万黑人,这和奴隶贸易相比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其次,在长达4个世纪的大西洋奴隶贸易中,在葡萄牙、西班牙、荷兰和法国等诸多贩奴国中,英国不但不是始作俑者,而且在仍然有利可图的情况下率先禁止。英国禁奴后,跨大西洋的贩奴航线并没有寿终正寝,又有190万黑奴被贩卖到美国南部和拉丁美洲。为了维护正义,英国还派军舰在非洲西海岸拦截他国运奴船,并为释放奴隶的船员提供奖励。这足以证明英国人道主义思想和实践的超前。


再次,成功禁止奴隶贸易是英国社会开明、民主制度优越的表现。在废奴运动中,公众基本站在正义一边,而且领军人物都是白人。不仅如此,英国的农田里没有奴隶,城里的黑人劳工也不多见。而美国大不一样,那里的革命者在废奴问题上表现得十分虚伪。1865年美国废奴,然而社会歧视又让美国黑人等待、奋斗了整整一个世纪才迎来自己的民权运动。还有,当年的英国废奴勇士大多是激进分子,而提出禁止奴隶议案的议员William Willberforce却是保守党人。这种通过激烈辩论和严格法律程序推动社会进步的稳健模式是世界民主的典范。


最后,英国人没有刻意提倡、推销非洲奴隶。当时的世界经济发展模式导致非洲成为商品生产链条中的劳动力输出地,巨大需求和利润驱使非洲人互相追捕,争先恐后地为新大陆提供廉价劳动力。


如此说来,何罪之有?




荣耀与罪恶之辩


然而,这些辩解并不能掩盖英国在跨大西洋奴隶贸易中的主导作用,以及巨额原始积累对英国经济发展的强力推动。


根据英国历史学家Niall Ferguson著作《帝国》所述,英国商船贩运了350万非洲人,占奴隶贸易总量的1/3还多。值得注意的是大西洋奴隶贸易持续了4个世纪、参与国众多,而英国人只用了不到150年就贩运了总量的1/3,其崛起速度之快和规模之大可见一斑。1768年的一份记录说,欧洲商船当年贩奴总数是9.71万,其中英国人运了5.31万,占总量的一半还多。更有历史学家指出,英国商船在18世纪的前几十年就已经初露锋芒,偶尔出现过贩奴数量大于竞争对手之和的情况。


如此后来居上的“骄人业绩”绝不是因为运气好,英国人曾为此颇费心机。航海力量崛起、出口产品价格低廉、宽厚的金融信贷“功”不可没,但是英国商人积极主动打破奴隶贸易垄断是关键性一步。1660年,英国皇室和伦敦商人组建皇家非洲公司,在陆、海军的保护下专营奴隶贸易。在各地商人游说之下,1697年垄断被打破,私人商船蜂拥加入贩奴行列,此后10年,贩运数量激增5倍。《剑桥不列颠帝国史》记载了1749年一名英国绅士的肺腑之言:“来往于新大陆的众多航运生意、海员家小的生计、不列颠制造业的饭碗,这些主要归功于黑人劳动力……对于这个民族来说,黑人贸易是财富和海军力量取之不尽的基金。”


从更宽阔的世界经济发展视野审视奴隶贸易,其对英国工业革命的积极推动作用是各国历史学家的共识。17世纪初,毛纺加工主导英国制造业,外贸的4/5是纺织品,主要市场在欧洲。17世纪中期,英国人口增长到达关键点,如果不拓展农业以外的就业机会,工业化进程可能倒退。在这样的背景下,英国加入贩奴行列。英国制造业产品在非洲换奴隶、在西印度群岛换糖、烟草和酒,在巴西换黄金。而英属北美殖民地成为西印度群岛种植园的后勤供应基地,鱼、木材、马匹和大米源源不断送来,换来的收益又买了英国商品。总而言之,这个商业链条的每一个环节都是英国产品出口市场的延伸,而流通得以循环运转的关键是奴隶。


在这样一个以廉价劳动力为基础的殖民经济体系中,收益高、回报快的投资使英国私人资本迅速膨胀,而私人资本的充足使英国手工制造业顺利完成扩大再生产。试想,一个国家从农业向工业化的转变如果主要靠政府投资推动,势必增加国民赋税,从而引起意想不到的不良后果。而奴隶贸易客观上避免了这样做的风险,为18世纪中期工业革命的开始奠定了良好基础。


换一个角度说,奴隶贸易在英国经济增长缺少投资的情况下弥补了这一不足。到了19世纪初,英国俨然已经在争夺新大陆殖民地的争斗中独占鳌头,国内工业革命浪潮风起云涌,此时的经济增长则更多地依靠不断推陈出新的发明和技术创新,适可而止地禁止奴隶贸易对经济的持续发展无妨大碍。美国耶鲁大学教授保罗·肯尼迪在其名著《大国兴衰录》中写道:“18世纪英国在工业化前的重商主义斗争中已经极其成功,工业革命无非增强了这一地位并将其变革为另一种权力。”




从立法程序上讲,英国率先废奴也不完全是良心发现的结果。首先,拥奴战线内部出现分裂。英属西印度群岛的大种植园主是最主要的拥护奴隶贸易利益集团。18世纪后期,法属西印度群岛制糖成本降低,为了维持利润,英属种植园主越来越多地依靠英国糖业市场的垄断经营维持高价,这招致航运商和糖经销商的反对。此外,在贩奴起家的英国西海岸城市利物浦和布里斯托尔,自由贸易观念开始影响商业阶层,海运商品种类增加,贩奴量下降。


其次,虽然奴隶贸易给英国带来巨大财富,但是暴发户毕竟不是立法者。有政治影响的议员、乡绅、军官、政要以及地主阶层极少与奴隶贸易有个人利益关系,而且他们对非洲和西印度群岛没有什么感性认识。当废奴派把议会辩论和舆论关注的焦点引向贩奴贸易的残忍和种植园主的人格时,极其容易从人性、人权、宗教和道德立场获得支持。再次,拥奴派曾力图为奴隶贸易穿上“道德”外衣。他们渲染非洲食人族等与文明社会格格不入的社会习俗,将非洲描绘成荒蛮社会。他们还提出,由于非洲气候恶劣,白人无法生存,无法改变现状,而非洲人乐意成为文明社会的奴隶。对此,废奴派将计就计,提出更有建设性的解决办法。于是废奴之后,更为严肃和广泛的传教活动在英国政府的支持下深入非洲大陆,这为后来的殖民统治奠定了基础。


为了保证禁止奴隶贸易这一“义举”不被他国破坏,英国的确派出军舰在非洲西海岸拦截其他欧洲国家的贩奴船。但是这种做法昂贵、危险,不但收效甚微,而且被法国人讥讽为“愚蠢地断送了自己的财路又见不得别人发财”。英国军舰在非洲西海岸巡逻的结果是在当今赤道几内亚附近岛屿上建造了永久性军事据点,为树立英国在西非海岸霸权奠定基础。


至于说阿拉伯人古往今来的贩奴行为,倒不妨把旧账新账都翻出来。阿拉伯人没把那么多非洲国家变成殖民地,阿拉伯人没在南非实行种族隔离制度,阿拉伯人也没有把非洲变成冷战的政治和军事战场,阿拉伯人更没有把津巴布韦几乎所有的肥沃土地据为己有。


英国19世纪初率先禁止奴隶贸易是多种因素在当时的国际政治经济背景和国内政治经济框架内互相作用的结果,当然不能排除人道主义因素,但是硬把它说成启蒙的灯塔未免自欺欺人。


美国黑人历史学家Anne Bailey教授2005年出版了专著《大西洋奴隶贸易的非洲声音:沉默之后》,这本书以口述历史的方式展现了非洲奴隶后裔的痛苦回忆。Bailey在书中写到,“无论在哪里,只要和非洲人谈起大西洋奴隶贸易就会有震耳欲聋的沉默,而沉默无法掩盖后悔、痛苦、忧伤、罪恶和耻辱的悲叹。”


Bailey从牙买加的奴隶后裔开始采访,并亲自前往西非的加纳追寻他们家乡的亲人。几个世纪的奴隶贸易造成了难以计算的骨肉分离,而Bailey在大洋两岸的探询却没有拼凑出完整的历史,“无法填补的裂口就是历史”。


这本书仔细分析了西方政府在赔偿问题上的沉默,她赞成以经济援助作为补偿的办法。同时, Bailey认为对非洲人最好的补偿就是把这段记忆变得透明,与其被痛苦和沉默支配,不如尽可能地搜集更多的口述历史,并让这段历史走进课堂和博物馆,以“缅怀不幸的灵魂并正视幸存者后裔面临的问题和挑战”。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