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龙山原创]哨所趣事14 手枪丢了 把小排吓哭了

81906 收藏 73 11774
导读:[乌龙山原创]哨所趣事14 手枪丢了 把小排吓哭了 (未经本人同意 不得转载) 当兵的人没有一个不爱枪的,象我们在哨所站岗更是如此,自己的枪要是别人动下肯定不高兴.所以我们哨所有条不成文的规定,就自己拿自己的枪,从不拿其他战友的枪.当然这也有例外,就是兄弟几个都爱摆弄小排长的手枪.原因很简单”好奇心”呗.为此,小排长总是牛X哄哄的拿把,吊兄弟几个的胃口,总是笑眯眯的说:今天让你们玩,明天让你们玩的,就是不给我们哥几个动真格的.他越是这样,,我们心里就越痒痒. 一天,我在岗上,整好碰上库管,也

当兵的人没有一个不爱枪的,象我们在哨所站岗更是如此,自己的枪要是别人动下肯定不高兴.所以我们哨所有条不成文的规定,就自己拿自己的枪,从不拿其他战友的枪.当然这也有例外,就是兄弟几个都爱摆弄小排长的手枪.原因很简单”好奇心”呗.为此,小排长总是牛X哄哄的拿把,吊兄弟几个的胃口,总是笑眯眯的说:今天让你们玩,明天让你们玩的,就是不给我们哥几个动真格的.他越是这样,,我们心里就越痒痒.


一天,我在岗上,整好碰上库管,也是我的老乡大宝.我就说:”你那库里还有零担的手枪子弹吗?”大宝说:”有啊,你要干啥?”我说:”想过过手打枪的瘾呀,这7.62我都打够了,想换换口味,找找打手枪的感觉,你给我整点手枪子弹.”大宝犹豫了一下说:”你能弄到手枪吗?”我说:”管我们小排借呗,也不是什么难事.”大宝瞪大眼睛说:” 你们小排胆多小啊,能借出来吗?”我说:”反正小排是答应过我们大家的,说枪要借给我们玩个够的,应该是没有问题的.”大宝说:”你们在那儿打枪呢?”我顺手往山沟里一指说:”这不有的事地方吗,保证没有事的,绝对的安全,不会给你出搂子的.你多整点,你也和我们一起过手枪瘾.”


大宝说:”你能保证没有事吗?”我说:”在我们哨所的管辖区,这一亩三分地是我们的,你说能有啥事吧?你就去整子弹吧.”大宝让我这么一说,稍微想了一下,就说:”你在这等我一会啊,我这就进库去.”一会他就从库里出来竟拿出来600发子弹.我一看,乐坏了.靠,我这老乡真讲究啊.乐是乐啊,这么多子弹,怎么往哨所拿呀,这要是拿回去,那不谁都看到了啊.大宝说:”要不还是先放到我库里,明天我在上来,你去找排长借枪.”我:”说好吧.”大宝高高兴兴的又到别的库去了.


下岗回到哨所,我就把这事偷偷的和班副说了,因为班副爱玩是出了名的,一听我整到子弹了,他更是兴奋.我接着说:”子弹到是有了,可小排的手枪,说借我们玩,他总也不兑现啊,就能忽悠我们.班副说:”没有事,这就包在我身上了.”我说:”那就这么说定了啊,我一会给大宝打电话,让他明天上午过来.”


一会的工夫,我就看见班副和小排在篮球架那说这什么,我心里暗自高兴,哈哈,计划成功了,就等着明天过手枪瘾了,心里激动的不得了啊.


可是我看着看着,感到还是有点不对劲,因为他两个人都是绷着脸在说话.我心在核计不会有事吧.一会班副回来,我就凑过去,小声说:”怎么样?拿下没?”班副用大眼珠瞪了我一下说:”我是谁啊,把小排拿下了,明白天的事搞定.”我乐的说:”真TMD牛B.”我屁颠颠的就去给大宝打电话了.


第二天我们吃完中午饭后,趁午休的时间,哥几个就先后跑到哨位边的山沟里,过起了手枪瘾.带过去的酒瓶子,罐头盒子全是我们的射击靶子,个种射击的姿势全来,我们哥几个嘻嘻哈哈老开心了,特别是子弹击中酒瓶的感觉,那心情能爽死你.高兴的问你姓啥,就是叫”兴奋”.可手枪就是TDD的不太抗造,打十多发子弹后,枪管就开始发热,.这样我们哥几个就一个人打10发弹的循环这来.一边打一边的交流射击的体会.


我们正玩的起劲的时候,就看见站岗的兄弟急急忙忙的跑过来说:”小排和班长向这面来了,快撤.”就听班副说:”撤个屁,听我的,我们是外甥打灯笼---照舅.”但此时的我,遇感到这里有事,心里开始七上八下的有点慌神了.


只见小排快速的跑过来,命令大家”停止射击”.让拿枪的战友把子弹退下来,一把就把他的手枪夺了过去,反来复去的看了好几边说:”我这枪说谁偷出来的.”我一听就笑了,”明明是你借给班副,让我们玩的,怎么说是我们偷的呢?太难听了吧.”


排长把眼睛一瞪说:”你个小兵芽子,怎么时候论到你说话了.”说着就要动手,班副一看这情景,用大手一拦小排说:”这事和他们没关系,你的枪是我拿出来的,你别拿他们出气啊,有火冲我来吧.”


班长说:”好了,谁也别在这说了,马上都回哨所开班会.”


原来,我们按惯例中午都会”补觉”的,可今天中午突然间一下少了好几个人,小排感到蹊跷,他联想到昨天班副向他借枪的事,他当时就是一激凌.他急忙用钥匙把他的枪柜打开,果然他的手枪不见了,这火一下就顶脑门子上去了.完了,这枪要是出事了,是如何交待.他一急眼泪掉下来了,急的他是团团转,没了主意.正好让班长看见了.两人一合计,就给哨位打电话,问看见我们没有.哨位的兄弟也没有多想,说:”他们就个都在5号沟里呢.”

班会上,班副把所有的事全说是他一个人干的,包括弄子弹的事,我当时想说是我要的子弹,在看班副死死的用目光钉着我,吓的我也没敢吭声.


还好,我们都知道班长和班副两人在家是上下楼的,关系特别好,这事也就大事化小,小事花了了.


过了一段时间,小排为缓和和我们兄弟的关系,主动说把上次剩下的那400多发子弹,分几次的全给打光了.


不过,有次小排单独对我说:”你小子最猴,别信思我啥都不知道呢?我就是不说罢了.”我笑着对小排说:”都是哥们,有些话心里明白,还是不说出来的好.”小排在后来的日子里,对我真的很好,我当班长后,对他也是没说的.


那年小排21岁,班副19岁,我18岁.


我的战友们,让我难忘的岁月.



本文内容于 2008-7-9 16:32:22 被知松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3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7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