禽兽江湖——《飞鸟奇侠传》 第一百一十章 第一百一十章 男人血性

妙心幻玉 收藏 0 1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18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182/[/size][/URL] 东方印德将宽厚的手掌压在吉福马的肩膀上,用智者的口吻问道:“练习武术是为了什么?” 吉福马道:“强身健体,将人体机能推到最高极限,从而获得身体上的自由;领略武学精要,最终获得精神上的自由。” 东方印德哈哈大笑,道:“这是你自己的体悟?” 吉福马垂下眼帘,这并不是他自己的体悟,他在重复第五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82/


东方印德将宽厚的手掌压在吉福马的肩膀上,用智者的口吻问道:“练习武术是为了什么?”

吉福马道:“强身健体,将人体机能推到最高极限,从而获得身体上的自由;领略武学精要,最终获得精神上的自由。”

东方印德哈哈大笑,道:“这是你自己的体悟?”

吉福马垂下眼帘,这并不是他自己的体悟,他在重复第五长醉的话。

第五长醉追求自由,他受他影响,也认为自由才是人生的最终目标。

他不禁感到震惊,自己竟在无意识当中模仿第五长醉的一言一行,完全是在重复他走的路,就像一只忠心耿耿的小狗,跟在主人的身后。

他皱起眉头,胃里竟然抽搐了一下。

东方印德盯着他,又激情澎湃地接着道:“练武,不仅仅是为了强身健体,更重要的是行侠仗义,除暴安良,为受苦之人排忧解难。”他重重拍了拍他的肩膀,随后攥紧拳头半举在空中,“因为你有责任,你不是平庸之辈,所以你不能再像以前一样被埋没,你要向所有人证明你的能力,绽放你的光彩!”

他最后几句话说得铿锵有力,攥紧的拳头也随之在空中滑出一道有力的弧线。

吉福马的胸膛明显起伏,俊朗的面颊微微泛红,漆黑的眸子闪着星一样的光。

他第一次听到有人如此赞扬他,说他体内有被隐藏被埋没的潜力,让他绽放他生命的光彩。

一时间,他感到热血沸腾,第一次觉得自己是个英雄,或者即将成为英雄。

在此之前,自己为什么从来没有觉得自己是个英雄?自己还有能力成就一番大事业?为什么自己从来也没有发现过自己身上隐藏的光彩?

吉福马又想到第五长醉,在他心中,第五长醉是全身都绽放光芒的完美男人,而自己则在他的光芒之下黯然之色。

为什么?难道真的是自己不如他,永远要站在他的阴影里吗?

他的眼中闪过嫉妒的光。

东方印德忽然拉起他的手,坐在石椅上,语重心长地道:“贤侄,你是成就大事之人,不应该在细枝末节的小事上浪费心思,那只能让你变成一生碌碌无为的庸人。”

吉福马抬眼凝视着他,良久才道:“不应该在小事上浪费心思……”他像是在发问,又像是在喃喃自语。

东方印德微微一笑,道:“本王知道你喜欢隐玉,但隐玉却喜欢第五长醉,你是不是在心里很难受?”

吉福马稍稍点了下头,眼中又透出嫉妒的光。

东方印德道:“但是,作为一个要成就大事的男人,儿女情长根本不足挂齿。如果第五长醉死了,而你却拥有权力与金钱、相貌与才智,还愁得不到隐玉吗?她也许会因为第五长醉的死而悲痛一两年,但人死如灯灭,她不会为一个死人而苦守一辈子,她最终会投入你的怀抱。女人的天性,就是喜欢成功的男人,崇拜英雄。”

东方印德站起身,目光如刀的直视着吉福马,稍稍提高声音道:“而你就是英雄,有胆识有魄力的男子汉,不要像个胆小鬼一样只会缩在第五长醉身后,让他为你遮风挡雨。他是你通往成功之路的绊脚石,你将来是要当国王统治国家的圣主,不能因为他而毁了你一生。”

他攥起拳头,重重砸在桌子上,吉福马的身体也跟着桌子一抖。

当一个人面对面地赞赏另一个人的时候,被赞赏的人总会不自觉地认为赞赏他的人是个好人。吉福马凝视着东方印德,恍惚间东方印德在他的心中竟变得崇高而伟大。

他从来没有觉得自己是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更不认为自己是个英雄。十多年来他一直不自觉地学着第五长醉与世无争的生活态度,也像他一样喜爱山水书画,追求自由。甚至在去玄草堂之前,他从来没有喝过酒,而认识第五长醉之后,竟也像他一样顿顿饭不离酒。

第五长醉喜欢隐玉,他也喜欢,难道是自己真的喜欢隐玉吗?还是因为第五长醉喜欢所以自己才喜欢的?他搞不清楚……

在他心里,第五长醉是个完美的男人,隐玉就应该嫁给他,自己就应该放弃。

吉福马仍在凝视着东方印德,他脸上的变化他丝毫不知道。他嘴角挂着笑,是冷笑?是讥笑还是凄楚的笑?他自己也分辨不清……

现在他只知道一件事——原来自己一直活在第五长醉的阴影里,一直是他的影子。

东方印德道:“第五长醉追求自由,这是值得赞扬的,但是,生在乱世,追求个人自由却并不一个真正的男人应该做的,只有全天下的人都自由,那才是真正的大自由。而第五长醉现在追求自由,只能说他懦弱,他在逃避,他没有勇气承担解救身处水深火热之中的百姓的责任。他又想手握权力,所以他冒充本王的侄子;他想拥有金钱,所以他缠住隐玉不放。第五长醉是个心理极其不健全的人,他时刻处在矛盾当中,摇摆不定,犹豫不决,最终导致他一事无成。”

吉福马在他言之凿凿、分析透彻的话语里,竟突然觉得第五长醉是全天下最没用最窝囊的男人,整天唱着高调,却拿不出半点实际行动来做一个真正的男人应该做的事,只会跟隐玉调笑些没用的废话,而隐玉也像自己一样被他表现出来假清高所迷惑,所吸引。

他在心里冷笑,原来隐玉也不过是个头脑简单的女人,远没有绿罗的勇气,更没有东方珊瑚的霸气。

东方印德目光闪闪地道:“你是有潜力的年轻人,你应该让你的生命绽放光彩,不要让乌云笼罩在你的头顶。”

吉福马点点头。

东方印德看着他,又坐在他身边,将宽大的手掌放在他肩膀上,口气颇为慈祥地说道:“贤侄,本王与你父亲为挚友,而本王又没有子嗣,你若愿意,本王真心收你为义子,等我们父子打下江山,你就是皇太子,将来就是称霸天下的皇上。”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