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别山位于鄂皖交界,扼江汉、江淮之要冲,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抗战期间,第五战区第21集团军在这里建立了抗日根据地,屡次切断长江航道,对武汉、合肥、南京等日军占领区形成了巨大威胁。因此,日军必欲除之而后快。1938年后,日军多次进攻大别山均未得逞。根据地也得到了巩固和发展,到1942年底扩大到以立煌为中心的二十余县;人民的生活逐步安定下来,形成了一个名符其实的“世外桃源”。有人曾夸口说:“大别山根据地不但能够屹立于敌后,还能日益发展和繁荣,实为抗战之奇迹。”为了彻底摧毁这一“模范抗日根据地”,破坏国民政府的抵抗意志,1942年12月,日军发动了大别山战役①,给大别山人民的生命财产造成了重大破坏。现在在下就搜集到的资料介绍一下这次战役经过。


一、战前第21集团军的部署


7军(军长张淦)军部驻六安独山镇。所辖171师(师长曹茂琮)驻皖东,172师(师长钟纪)驻六安,173师(师长栗廷勋)驻立煌南庄畈,第十纵队(司令柏承君)驻皖东。

48军(军长苏祖馨)军部驻霍山深沟铺。所辖138师(师长李本一)驻太湖、潜山;176师(师长谭何易)驻桐城、庐江。

84军(军长莫树杰)军部驻商城。所辖176师(师长牛秉鑫)驻潢川;189师(师长张文鸿)驻经扶;第四纵队(司令张湘泽)驻光山。

39军(军长刘和鼎)军部驻滕家堡。所辖56师(师长孔海鲲)驻罗田;暂51师(师长林茂华)驻黄安、麻城。

此外,还有鄂东游击总指挥程树芬指挥的游击纵队、安徽保安处所属保安团以及第21集团军直属部队。

以上各部总兵力十万有余,实力雄厚,但由于鄂东方向的39军和游击纵队战力薄弱,成为防务的致命弱点。


二、日军进犯大别山的企图


1942年12月初,日军在平汉线北段和陇海路东段频繁调动,扬言要“打通平汉线”。第五战区信以为真,调84军开往汝南以加强平汉路的防御,立煌西面防区顿时空虚。12月18日,日本11军司令官冢田攻中将乘坐的军用飞机在太湖田家滩附近的筋竹冲被138师高炮部队击落,机上九人全部丧生。19日,日军即分三个方向向大别山进攻:68师团由蕲春经黄梅进犯太湖;116师团一部由安庆西攻潜山;第3师团分由宋埠、浠水进攻罗田。前两路负责寻找冢田攻的尸体并牵制48军;后一路则作为主攻,以期击溃39军直取立煌。同时,合肥之敌也在大蜀山等地频繁活动,以牵制六安的7军。


三、前期战斗



太湖、潜山方向



12月19日,日军11军68师团由蕲春经黄梅、宿松进犯太湖,13军116师团一部由安庆攻击潜山,数日之内连陷潜山、太湖等县。25日,敌68师团攻占弥陀寺,找到了冢田攻的尸体。这时,48军军长苏祖馨发现集团军总部对战局处置不当,随即改变本军部署,决心以阻击摧毁进犯之敌为目的,以诱敌深入,集中优势兵力将其击灭。27日拂晓,138师、176师猛烈反攻太湖、潜山,数度冲杀,敌死伤枕籍。28日,176师528团攻击高河埠,突入市街与敌混战,毙伤敌百余人;526团在陈家铺战斗又歼敌180余人。30日,弥陀寺之敌在花凉亭、龙山宫附近遭138师412团伏击,伤亡百余人,马20余匹。31日,412团、413团于龙山宫河滩歼敌百余,至17时,太湖方向敌伤亡共达500余人。


四、立煌失陷



12月28日,日军分三路向立煌方向开进:东路走英山东界岭被48军一部击退,经增援后进至漫水河,并在中界岭破坏了48军粮库;西路走麻城木子店,过长岭关,出吴家店;中路第3师团主力,由罗田县城出发,经大河岸、肖家坳,直扑上堡。这时,张义纯已经意识到日军有可能突袭立煌,大为惊恐,急令84军驰援立煌,并调第21集团军警2团、警3团、立煌自卫大队和保4团接防立煌的第二道防线——松子关。但完全出乎张的预料,日军并未走松子关。12月30日,中路日军第3师团主力攻占滕家堡后,以一部向北越对界岭向商城方向前进,牵制84军和173师;另由68联队为主组成卢田支队,突然东进,猛攻瓮门关。瓮门关守军保9团一个营奋起抵抗,与敌激战四个小时直到阵地被毁方才撤出。1月1日,西路日军也抵达长岭关。至此,松子关防线完全失去作用。张义纯只好命令立煌自卫大队跑步接防离松子关15里的吴家店。当晚,立煌自卫大队到达吴家店,但日军早已通过。


中路日军进入瓮门关后,在汉奸的引导下,向北横穿后畈,翻越山高路陡的四望岭,进入泗州河谷。河谷西南尽头为石景山,其山脚下隐蔽着国军六个弹药库。这些弹药库连当地人都不知道,但日军却了如指掌。在两个小时内,日军将六个弹药库全部摧毁。炸掉弹药库后,日军向龙门石进发。泗州河谷距龙门石仅三十里,但由于山高路险,日军12月31日拂晓开拔,到达龙门石已是下午一点。在龙门石,日军将掳到的十余名群众用火活活烧死,天黑后又点燃河边堆放的杉木和路边的小店照明。随后又越马面山直趋八河方向。1月1日午夜,日军先头部队进抵下八河,其指挥官决定稍作休整,等后续部队到齐后,再进攻茅坪。


茅坪位于旧六立公路,后临西淠河,是流波到立煌途中的一个小集镇。元旦晚上,茅坪小街住满了舒城师管区解往立煌的壮丁和运送军用品的民夫及过往商贩。1月2日黎明前,日军摸进茅坪。壮丁大队奋起抵抗,毙伤敌数人后,终因寡不敌众,全部殉国。占领茅坪后,日军兽性大发,将镇中军民561人,无论老少尽皆屠杀。


日军逼近的消息传到第21集团军总部,张义纯惶恐万状。这时,原驻南庄畈的173师主力已奉调到潢川、光山一带,84军还在赶赴的路上,立煌只有总部特4连、173师师部(战斗部队仅两个连)以及苏祖馨和张淦火速调来应急的138师414团和171师513团。怎么办?三十六计,走为上。1月1日,张义纯任命173师师长栗廷勋为立煌警备司令,负责“指挥该师和414团、513团于丁家埠、南庄畈之线拒止敌人,掩护总部各机关之疏散”②;同时令苏祖馨调138师413团回援立煌。不过逃跑前代总司令的样子还是要做的。为安定人心,张义纯于1月1日上午专门在立煌机场安排了一次元旦庆祝会。会上,他还宣称:“大别山虽然不是铜墙铁壁,但也决不让敌人轻易侵入……”可谁想,当晚九点,早晨还信誓旦旦的张代总司令就带着第21集团军总部人员丢下一城军民,仓皇逃离立煌。③此后,各军呼叫总部,均不能接通,遂陷入各自为战的混乱状态。


1月1日下午,513团团长萧湘扬率一个营赶到茅坪。集团军总部急令他们到查儿岭、长冲岭一带布防。萧湘扬立即通知8连当晚到柳树沟做好前沿警戒;自己率团部和两个连赶赴查儿岭。到达查儿岭后,萧湘扬即与总部通话询问敌情。总部告知,日军将由流立公路进攻。但晚8点,总部突然通知,敌从张畈出龙门石,正向八河前进。萧湘扬大吃一惊,敌从下八河来攻无论走茅坪还是出黄毛尖,地形均于己不利,众寡不敌,难于防守。于是,他亲自挂电话到总部请求指示。总部已撤离,联系不上。考虑再三,他痛下决心,留8连在柳树沟迟滞日军,团部和所率两个连退至黄毛尖,次日又转移到花石的东大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