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的哲 我只要头 无法相信

骨哲 收藏 6 1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61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613/[/size][/URL] 血,自己的血, 封楼帮帮主的血,周围一圈高手的血,现在骨哲身上都有. 痛,自己的痛, 封楼帮帮主的痛,周围一圈高手的痛,现在骨哲身上都有. 伤,自己的伤, 封楼帮帮主的伤,周围一圈高手的伤,现在骨哲身上都有. “你如果忍不住,那么你就要倒下,你的朋友就要倒下,你身后千千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13/


血,自己的血, 封楼帮帮主的血,周围一圈高手的血,现在骨哲身上都有.


痛,自己的痛, 封楼帮帮主的痛,周围一圈高手的痛,现在骨哲身上都有.


伤,自己的伤, 封楼帮帮主的伤,周围一圈高手的伤,现在骨哲身上都有.


“你如果忍不住,那么你就要倒下,你的朋友就要倒下,你身后千千万万的人就要倒下.”骨哲自己对自己说道:


骨哲又挨了一棍,打在了左臂,痛,真痛,但是来不及痛,有痛的时间还不如多杀几个人,骨哲是这样想的.


骨哲一爪将前方一人抓过来,甩到了打自己一棍的那人身上,然后夺过了一把单刀,从后插入将两人串在一起.又有一个人一剑刺来,可以躲,但躲过这一剑就会挨上另一锤,而且会离囚车更远,所以不能躲,只能挨,剑刺入身体的时候,持剑之人的手臂也被拽了下来.同时骨哲借一拽之力,来到了囚车之上.


六辆囚车,四人已亡,只剩右边最后两辆车里的周朝瑞和顾大章,骨哲跳上的是周朝瑞的囚车,骨哲双手抓住木笼正待用力, 就在这时,身后一物破空袭来,身侧一刀一剑也同时攻到,不能躲,也无法躲,因为还有最多一盏茶的工夫就会有几千人赶到,没有人能预料大军来到后的结果,现在最关键的就是时间,骨哲只好硬挺身后的偷袭,还好只是一块飞蝗石,也只打碎了一点肩胛骨,虽然嵌在了骨头里,但还好上面没有淬毒,而左右两侧的刀和剑被骨哲用回旋腿给荡了开来.


只有眨眼的瞬间,骨哲左右手一用力,”咯”的一声,木笼被抓的粉碎.还没等骨哲扶出周大人,一条软鞭又从后面卷来,目标是骨哲的脖子,既快又准,悄无声息,骨哲连忙将头后仰,同时运内力将后背上嵌着的飞蝗石激出,直奔挥鞭偷袭之人.


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


从来没有这么痛,到底是哪里这么痛?骨哲感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痛,一种无法用语言来表达的痛,是我受伤了吗,怎么胸前这么的痛?不可能,前方没有敌人,难道是….


是的,在骨哲前面的只有周朝瑞周大人,准确的说,是戴着用周大人的脸做成的人皮面具的“周大人”.一双峨眉刺,长一尺二寸,插在骨哲左右胸口上,刺贯身体.“周大人”还想出招,可能是还想用拳来攻击骨哲,因为“周大人”又已经出拳打向骨哲,攻击一个已经身受重伤的人,应该是十拿九稳的,如果能杀了骨哲,这就是大功一件.


但这一切只是一厢情愿,骨哲没有给“周大人”第二次得手的机会,骨哲抓住了“周大人”的拳头捏了一下,不是什么高深的武功, 只是用劲的捏了一下, “周大人”张大了嘴,没有人在自己的手被捏成肉饼时还不出声喊叫,但“周大人”只是张了嘴,并没有出声,任何人将自己的手完全含在嘴里的时候都不可能发出声音.最多“呜、呜”地发出几声,可是“周大人”连“呜、呜”也发不出来了,因为脖子断了,原因就是这么简单.


伤,重伤,骨哲现在身受重伤.


人是不用救了, “周朝瑞”是假的,而另一个“顾大章”也已经从囚车中越出,囚笼原本就是虚掩的. “顾大章”抽出别在身后的短刀,一刀刺来.两个人都是短兵器,都是为了方便偷袭,也都是一样的死法, 脖子被掰断了.


解决了两位“大人”,骨哲急忙返回场中, 他不能让封楼帮帮主独自力拼强敌,他不能眼睁睁看着兄弟流血.


封楼帮帮主身上也是鲜血直淌,十几个人包围着他,用各种兵器不断地攻击着, 封楼帮帮主全然不顾,多杀一个是一个,多杀一双是一双,用拳,用脚,用腿,用一切可以用到的部位进行还击,打到性起处, 封楼帮帮主哇哇大叫,一拳将一人打进墙中,反身一口,没错,就是一口,将一个人的鼻子咬了下来.


许显纯已经有些慌了,因为他自己不会武功,他最厉害的武器是他自己的一张嘴,凭着这张嘴,他杀了无数的人,但是面对眼前的这两个疯子,嘴是没有任何用处的,只有腿,还是可以用来逃的.


许显纯一逃,骨哲就看到了,因为许显纯不是一个人逃,还有四个高手护卫着他,五个人一起向后院退去,目标太明显,想不看到也难.如果救不出人,就杀了许显纯,来之前骨哲就做好了这个打算,杀一个许显纯就等于救了好多人.


时间飞快流逝,大军随时会赶到.


骨哲飞身向许显纯追去,身后又有人出掌,听风声就知道是连环掌.


可以躲,但躲开了掌, 许显纯就会逃走.


可以让,但让开了掌, 许显纯就会逃走.


可以避,但避开了掌, 许显纯就会逃走.


所以只能挨.


铁掌,外家功夫,至少在二十年以上.


一掌,两掌……骨哲已经挨了两掌,最少还有四掌,因为这是连环掌.骨哲的嘴里,眼睛里,耳朵里,到处都是血,后背和前胸更痛,但是不能停,要向前追,还有两步就能追上许显纯,而许显纯也只有五步就可以退到后院.中间还隔着四个高手。


为什么没有第三掌,骨哲也好奇.


为什么只打了两掌,骨哲也想知道.


因为骨哲无法回头,所以他看不见身后发生的事,那个在背后向他发掌的人已经被一根长枪钉在了地上.长枪从头进,从身体过,从下身出,带着血,带着内脏…….


封楼帮帮主一枪钉死出掌人,自己也挨了一刀.刀是从后斜砍下来的,也是无法躲,躲开了,小兄弟就会多挨好几掌,不定哪一掌就能打死骨哲,所以要拼,拼什么?拼这背后一刀不会砍在要害上!!!!!!


还好,只是添了一条从右肩到左臀的刀口,没有砍到头,也没有砍到脖子.不幸中的万幸。谁砍了我?我就要十倍百倍地砍回去!!!!


谁伤了我?我就要十倍百倍地还回去!!!!


封楼帮帮主回过头去,一眼就看到一个人,一个持刀手,一个手中的刀上还在滴血的持刀手,是你,就是你,就是你在背后砍我,封楼帮帮主没有说话,眼神已经说明了一切。


封楼帮帮主手中没有刀,但他还是砍死了持刀手,用的是“手刀”,速度加角度,手刀的威力不比真刀小,而实际上,在“手刀”碰到持刀手的脖子之前,持刀手就已经放弃了抵抗,他无法抵抗住那种眼神,那种气势;那种可以杀人的眼神,那种可以杀人的气势。


许显纯身边还有四个人,三男一女,只要再阻挡骨哲一下,就一下,许显纯就可以逃走,现在离门口只有五步,只要一眨眼就可以。


骨哲已经追了上来,最后的那个高手也已转身出了招,“穿心掌”,一种很容易练又很难练得好的掌法。就是这么巧,骨哲出的也是穿心掌,同样的掌法,同样的招式,同样的角度,就看谁快,就看谁准,就看谁狠。


许显纯没心思回头,他只想逃,离门口只有四步,过了这个门,就有一个暗室,四周精钢所铸,无人能从外面打开,只要逃进去就可以等待大军的到来,就可以反败为胜,就可以抓住俩个疯子。


骨哲的速度并没有因为掌毙一人而慢下来。


现在是倒数第二个人,这人手持一对钩,钩口青光闪闪,寒气森森.在听到骨哲出“穿心掌”的同时反身出了钩.双钩疾划,刮肉带骨,只要刮到一点就可以,出钩之人用尽了全力,不留后招,不留后路.


千万不要被钩住,这是任何一个学武之人都知道的,如果你身体的某一个部分被钩到了,也就是这个部分和你的身体分离的时候.骨哲好像没有听过这句话,因为他把双臂送了出去,送到了双钩划起的光芒中.


“这么简单吗,简直无法相信.”使钩之人感到一丝不解.“只要轻轻一带,这小子的两条胳膊就会和身体分家.”使钩之人见骨哲将双臂送入钩口,心中虽然感到诧异,但手下却一点不慢,双钩顿收,骨哲微微一笑,双臂突然变软,竟然顺着钩锋抓住持钩之手, 使钩之人脸色突变,嘴中喊道:“缠丝手!!!”



骨哲没有停顿,在使钩之人喊出一声后,右膝飞上,力贯使钩之人的胸口……….


还有三步,只有三步, 许显纯离活命只有三步,一、二、三,再迈三步就可以了,应该没有问题吧,虽然身边只剩下两个人………


一男一女,海南派两位用剑的高手, 海南剑法已得真髓,两人配合多年,剑下冤魂无数,手中阴阳二剑,分攻上下两路.男子专攻上身,三招一剑,一剑三招.女子专攻下盘,两招一剑,一剑两招,分攻左右膝盖.两人同时出剑,两人同时出招.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