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秋,庄稼都已经收获了,夜晚田野里是一片聒噪的繁响.各种昆虫都张开他们薄薄的双翼,为这安全的静夜唱起祝福的歌,那繁响听起来挺单调,若能静心细听,还挺动人,有忧伤的,有悠扬的,有凄楚的,有欢娱的,有激昂的,有抒情的,有焦急的,有平缓的,音色是那样的美,那样的透明,那样清澈。往常,我总借助它进入梦境,而今夜我却辗转难眠。


没有吵醒母亲和哥哥,我悄悄的起来,来到了那空旷的田野里。一阵阵浓郁的芬芳在这暗夜中弥漫着。不知道什么花这样羞怯,只在这夜晚悄悄吐露着芬芳。白天我曾多少次在草莽中搜寻,我曾观察过多少种花,可是,在阳光下我却觅不到它的气息。于是,我默默地祈求,请不要凋谢的太早,请不要无声无息地消失,请更多地更广泛地把你那馨香留给大地,留给静夜,留给我。否则,我会寂寞,梦也会寂寞的。可是,我知道,越想挽留的东西,去的也越快,时光无可幸免地注定要流逝,现实必然要成为过去,谁也拽不住时间的袖子,一切都在时序的推移与变化之中,这芳香有它自己的寓意,它意味着永恒,也意味着忘却,因为黎明总追赶着黑夜,因为霜雪总守候着雨露,因为纷扰总干预着宁静。可是同时我也知道,芳香也渗透在我的灵魂里了,它通过我的灵魂使我的生活也变得芬香。


而今夜我感到这芳香并不像往常那样纯净,是更甜腻还是更苦涩?是更混杂还是更清淡?我说不清楚。因为说不清楚,我感到沮丧,由于沮丧,我觉得忧伤。这忧伤是与那宁静共存的。我曾渴求那种宁静,而当宁静真正属于了我,属于了这怡然自得的天国时,却感到寂寞了。这是我近日陡生的意念-------无无论走到哪里,都容易触景生情,浮想联翩,我的灵魂只能获得休息,而无法得到超度。那芳香能使我畅想,可我的生命却淡而无味,我的生活去无光无色。


虽然在这里我体会到了母亲和哥哥那份静默的亲情,虽然在这里我体会到安全感,我独想着这宁静的芳香,但我的心却从未平静过。父亲的离去,理想的远去,家境的困窘,留给我的只是无尽的痛苦。秋天是收获的季节,可我在秋天收获了什么呢?只有回忆-----关于父亲的,关于理想的,关于过去的点滴欢愉.


回忆往事,感觉人生如白驹过隙.可是,难道我就甘心空候那无尽的黎明与白昼?难道我就永远迷恋这宁静的芳香?难道我就永远这样的感伤?未来是从现在开始的,现在只不过是过去的延续。二十多岁的人靠回忆充实生活,真可悲!可是,我会改变我的追求吗?我会改变我的理想吗?我又何曾张开过双臂迎接生活呢?


我根本不懂得生活。

不,你懂,只是你总是在逃避它。

因为生活老伤害我。

生活是弱者的强敌,其实你并不懂得伤害,你不过才二十多岁。

逝去的人希望看见的是你的坚强与不屈,而不是那无谓的感伤。

人生岂如中秋之月那样的圆满,那样明亮?

拥有一份坦然,这才是人生的态度。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