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在胜利仪式上的士兵 从大胜利到大失败 第五十一节 曙光,胜利时刻Ⅲ(下)

北宋杨六郎 收藏 2 1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310/][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310/[/size][/URL] [内容简介] 近了,更近了,几辆坦克越过了中国军队的战线,其中一辆来回碾压着一个散兵坑,里面的中国士兵来不及,也没有机会跳出来逃生,他被鬼子坦克无情的碾压了进去,和自己的散兵坑自己的岗位融为了一体,鲜血染红了那片土地,染红了鬼子坦克的履带。其余的战士没有因此而痛苦,也没有因此而胆寒,更加没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10/


钻进了炮塔的鬼子大队长视界顿时缩小了一半以上,二战时期的坦克由于没有360度观测器材,车长只能通过炮塔指挥塔上的几条狭窄的装甲缝隙观察周围环境,炮长的观测视界随着主炮的转动而转动,驾驶员的视界仅局限于自己正面一块非常狭窄的区域,车首机枪手或无线电操作员的视界和驾驶员差不多,总之,二战期间的坦克车长大都喜欢把上半身探出炮塔指挥坦克作战,因为这样观测条件最好,视野最开阔,但随之而来的是车长的大量伤亡,如果不能够有良好的观察射击视界,坦克的死角非常多,虽然坦克看起来威风凛凛,实际上缺少步兵随同作战,二战期间的坦克独立作战能力十分低下,几乎就是一具铁棺材,如果是德国坦克,好歹坐在100毫米厚的装甲后面有很强的安全感,而坐在日本坦克内,想着那层薄薄的装甲板,心情肯定十分的紧张。

不时落下的迫击炮弹正好压制了日军车长探出身体在车外观测,间接抑制了日军坦克的发挥自己的火力,同时,日军步兵也被纷飞的炮弹碎片打散,前进速度缓慢,逐渐脱离了前面的日军坦克,而随着坦克离中国军队阵地越来越近,它们面临中国军队近距离反坦克攻击的危险就越来越大,而此刻,落在后面的日本步兵本应该是压制中国军队反坦克小组的最佳人选,可是因为他们没有和日本坦克用同一个速度前进,造成的后果就是,死角众多,视界恶劣的日本坦克要面对世界上意志力最坚毅的中国士兵的反坦克作战。

鬼子坦克大队长根本就没有觉察到跟随自己的步兵已经被高速前进的坦克远远的甩在了身后,此时觉察到鬼子步坦协同进攻已经变成了坦克孤军冒进的陈明田立刻根据战场形式改变了作战计划,命令部队做好反坦克准备,力争在鬼子步兵上来之前,解决掉一部分鬼子坦克,同时,他命令土丘上的胡连长使用本连的三挺轻机枪射击远处的鬼子步兵,不要求打死多少鬼子步兵,只要尽力延缓鬼子步兵的前进速度就可以了。

鬼子步兵大队长看到自己的部队和前面的坦克距离越拉越大,命令部队加快速度追赶前面的坦克,可是一连三颗迫击炮弹都落到了鬼子步兵队列中,造成鬼子步兵死亡二十一人,负伤十八人,看着在地上呻吟的伤员,其他步兵不约而同的放慢了脚步,压低了身形,何况远处土丘上还有中国军队的机枪子弹不断的带着啸声飞来,一不留神,就有几个鬼子步兵中弹身亡,其他的士兵更加不敢在战场上奔跑了。

鬼子坦克大队长指挥一部分坦克炮击土丘上的中国军队,另一部分炮击公路及野地中的中国军队,但由于他们是行进间射击,准确率并不高,许多炮弹越过了土丘,远远的落在土丘后的野地中爆炸,有的炮弹则直接命中了空旷的野地,炸起了无数的土块,声势甚是惊人,效果并不理想。

当鬼子坦克队列越过那辆尖兵坦克的残骸时,随着鬼子坦克大队长的一声令下,鬼子坦克从一字纵队变成了两列队形,一列面对公路,一列面对野地,分别向着公路和野地中的中国军队阵地冲去,试图在行进间一举突破中国军队阵地,幸好陈明田部已经在胡连长的帮助下,在阵地前面挖掘了几条反坦克壕沟,鬼子坦克行驶到壕沟边上的时候,队形就混乱了,一辆坦克在试图越过壕沟的时候陷了进去,顿时动弹不得,从壕沟中钻出来两个中国士兵,把两个反坦克手雷丢在了鬼子坦克发动机盖上,轰隆,轰隆两声爆炸声之后,这辆鬼子坦克就变成了一个燃烧的火烛,里面的坦克兵连挣扎的机会都没有,就变成了焦炭,鬼子坦克大队长目睹此景,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

其余坦克也不敢再作尝试,只好在壕沟前转来转去,利用转动时掀起的泥土掩埋反坦克壕沟,以便通过壕沟,这叫埋伏在野地中的赵明义抓住了机会,利用鬼子坦克转动的时候,使用反坦克枪从侧面攻击鬼子坦克,大家都知道,坦克正面装甲最厚,侧面的装甲较薄,也许反坦克子弹打不穿正面的装甲板,但打侧面的装甲板,一打一个洞,根本跑不了,赵明义“啪啪”连打了三枪,被后坐力震的脑袋发晕,手臂发麻,不过,赵明义的罪没有白受,他看见一辆日军坦克从炮塔缝隙向外冒烟,黑烟越冒越多,最后连火苗都从装甲缝隙中向外窜,看来是打中了炮弹发射药,舱盖被猛然打开,坦克车长首先跳了出来,踉踉跄跄的一头扎到地上,另一个坦克兵从车体前舱盖中跳出来,落地后扶起车长就往后跑,其他的坦克兵再也没有出来,另一辆坦克躲避不及,把这辆坦克给顶进了反坦克壕沟。

鬼子坦克大队长发现了赵明义的反坦克枪厉害后,急忙命令一个小队的鬼子坦克前去消灭这个中国反坦克火器阵地,他以为公路上有反坦克地雷,野地中肯定没有,所以放心大胆的命令坦克逼近了野地中的中国军队阵地。

三辆坦克一边使用车载机枪压制赵明义等人,一边告诉逼近他们,鬼子坦克大队长对此非常满意,他心里已经把这处中国军队阵地标注上了消灭的字样,可是,几秒钟之后,一团烈焰伴随着一声巨大的爆炸声从一辆九七式坦克的底盘升到了半空中,等硝烟散尽,鬼子坦克大队长和其他鬼子坦克兵才发现,这辆中了头奖的鬼子坦克已经彻底变成了回厂状态,满地都是鬼子坦克的零部件,那辆刚才还在耀武扬威,喷吐火舌的鬼子坦克已经无影无踪了,见到反坦克地雷的巨大威力,其余两辆鬼子九七式坦克立刻放慢了速度,不再从正面冲击中国军队阵地,而是改由从侧面迂回攻击,这又中了还没有暴露目标的两支反坦克枪射手的下怀,他们畅快淋漓的对着以侧面面对自己的鬼子坦克一顿痛打,两辆鬼子坦克一辆起火,一辆瘫痪,全部失去了战斗力,瘫痪的坦克还在转动炮塔试图射击暴露的反坦克阵地,反坦克手又狠狠地赏了它两颗子弹,彻底让它垂下了自己的炮口。

“巴嘎。”鬼子坦克大队长简直要疯掉了,自己的坦克已经损失了五辆,可是自己还没有打掉中国军队一根汗毛,此前自己势如破竹的击溃了几支人数装备远比这支部队多的中国军队今天这是怎么回事?

后面的日军步兵总算跟了上来,鬼子坦克大队长命令坦克全力压制陈明田部的火力,掩护步兵填埋反坦克壕沟,借助步兵暴露在中国军队火力下奋力填埋反坦克壕沟的壮举,鬼子坦克大队总算是通过了两道反坦克壕沟,可以继续冲击中国军队阵地了。

陈明田意识到此刻也许就是自己部队的最后时刻了,无论如何,一定要坚持到坦克一连的到来,就算是拼上最后一个士兵也要把鬼子坦克挡在这里,不能够让他们去增援商丘的鬼子。

鬼子坦克再次高速向着中国军队的阵地冲来,还是行进间射击压制中国军队的火力,虽然中国士兵都是些农村小伙子,以前没有经历过这种场面,但他们并没有被恐惧压倒,并没有因为害怕而转身逃跑,他们心在鬼子坦克轰鸣声中颤抖着,他们的神经在鬼子枪炮声中绷得很紧,但他们的枪口还在瞄准着鬼子,还在继续捆扎着手榴弹,迎接最后时刻的到来。

近了,更近了,几辆坦克越过了中国军队的战线,其中一辆来回碾压着一个散兵坑,里面的中国士兵来不及,也没有机会跳出来逃生,他被鬼子坦克无情的碾压了进去,和自己的散兵坑自己的岗位融为了一体,鲜血染红了那片土地,染红了鬼子坦克的履带。其余的战士没有因此而痛苦,也没有因此而胆寒,更加没有因此而逃跑,当鬼子坦克手心满意足的准备驾驶坦克继续自己的杀戮之旅时,才发现一个瘦小的中国士兵已经趁机站到了坦克的前面,鬼子驾驶员愣愣的看着他吃力的举起的那捆手榴弹,呆了。

一道强光闪过,巨大的烈焰笼罩了鬼子坦克,在这压倒性的力量之下,鬼子坦克的炮管飞了,炮塔融化了,里面的侵略者和杀人凶手们在一瞬间就化成了黑灰,变成了颗粒,飞回了自己的家乡。

陈明田落泪了,他认识那个瘦小的士兵,那是个四川来的汉子,准确地说是个孩子,他是个孤儿,自己一个人跟随着招兵主任从四川来到了前线,最后招兵主任被缠得没有办法,才同意他入伍当兵,最后被分到了陈明田的部队,陈明田在开战前明明已经安排了他在后方担任传令兵的职务,谁知道小家伙参战心切,居然跑到那个地方去了,看到他壮烈殉国,陈明田这个坚强的汉子落泪了,他的士兵们都落泪了,“罗小毛。”他们高喊着这个孩子的名字,举起了手中的手榴弹狠狠地砸向了鬼子坦克和逼近的鬼子步兵。

“打,弟兄们,跟我狠狠地打,给罗小毛报仇。”陈明田抢过一挺轻机枪,把大片的子弹泼向了鬼子步兵,陈明田的脸都变形了,他杀的火起,索性站起来,踩着散兵坑的坑壁向对面的鬼子步兵射击,打倒了一片鬼子兵。

战场上到处都是喊杀声,射击声和手榴弹、炮弹的爆炸声,双方的士兵扭打在一起,互相射击着,投掷着手榴弹和手雷,鲜血不断的染红着一片片的土地,原本肥沃的土地在爆炸后变成一片焦土,硝烟弥漫在战场上,到处都是爆炸引起的火焰,仅有的几颗树木都被弹片打得残缺不全起火燃烧,鬼子坦克在战场上横冲直闯,所到之处充满了死亡的气息,几辆坦克被近距离的集束手榴弹和反坦克手雷击中,燃起了大火,满身是火的坦克兵嚎叫着从坦克上滚下来,奔跑几步后倒在自己的坦克旁边。

土丘上的胡连长等人看着下面公路和野地中的战争场景,看着陈明田部官兵用自己的生命为代价延缓着鬼子前进的步伐,看着陈明田部官兵与坦克同归于尽的壮举,心中的怒火在燃烧,战斗的欲望在沸腾,自己也是中国士兵,自己手里面拿的也不是烧火棍,下面战斗的他们也不比自己多长一个脑袋,这些战友可以豁出性命和鬼子坦克拼了,自己为什么只能在鬼子坦克前落荒而逃,几个排长纷纷来找胡连长请战,要下土丘和鬼子拼了,胡连长自己也很想冲下去和鬼子们拼了,但是他们是陈明田部被击败后的唯一一支屏障了,他没有权力让部队提前投入战斗,他的任务就是坚守土丘,从土丘上对日军进行阻击,以自己连队的战斗能力,胡连长很清楚,这时候冲下去不但帮不了陈明田部,而且会被鬼子坦克进行一次大屠杀。

胡连长痛苦了拒绝了战士们的请战要求,他命令部队不顾一起使用各种武器对鬼子步兵进行射击,全力支援陈明田部,鬼子坦克不停的炮击土丘上的中国军队,土丘上弹片纷飞,稍一抬头就有牺牲的危险,但胡连长等人不顾危险,始终冒着鬼子坦克射来的炙热炮火,使用机枪、步枪火力支援陈明田部阻击日本坦克。

陈明田在更换第三梭子弹的时候,被鬼子坦克大队长发现了,他吃惊的看到一个中国军官居然站在散兵坑上射击他旁边的士兵,根本不把他的坦克放在眼里,鬼子坦克大队长立刻指示同轴机枪射击这个胆大妄为的中国军官,果然一串子弹扫过去,这个军官晃了两下栽进了散兵坑内,鬼子坦克大队长命令驾驶员加速冲过去,碾压这个散兵坑,把这个军官活埋在里面。

陈明田打得正过瘾的时候,突然觉得胸口好像被什么东西重重的撞击了一下,自己一头栽进了坑内,他努力反转身子,斜靠在散兵坑坑壁上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前胸军服都被鲜血染湿了,鲜血正在不断地从一个洞里向外喷涌,陈明田的视力也开始模糊起来,他隐隐约约看见一辆鬼子坦克正在向自己开来,陈明田已经抓不动机枪了,但他不想坐以待毙,他拔出了自己的手枪,尽最大努力瞄准目标,扣动了扳机,一发,两发,三发,鬼子坦克的轮廓越来越大,陈明田的意识也越来越模糊,就在他昏迷前的一瞬间,陈明田好像看到那辆向着他冲来的鬼子坦克炮塔突然飞到了半空中,随即,陈明田就失去了意识,昏迷了过去。

看着那个画着大队长标志的坦克炮塔在半空中翻滚,鬼子坦克兵们全都在一瞬间愣住了,战场仿佛在那个瞬间停止了一切行动,空间内的任何事物都好似被静止了一般。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