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难忘的日子--人生启蒙点滴事

永远做中国军人 收藏 2 87
导读:我是15岁过生日那天上的火车去当兵的。文革时期,学校没法正常上课,所以大家都没有心思上学。1969年、1970年同学们大部分都当兵走了,我自然也呆不住了。经过“绝食三天”,家里终于同意了。记得当初军里的副军长来家时,家里问他去哪好?他说”最好直接去连队,不然在特务连呆两年再下去,成老兵油子了“。就这样,我晚上上火车,清晨到师部,领完军装,当晚8点我就到了团里。团长、政委见了我,问“说了吗?让你到哪个连”?“我说没说,师里说最好是X连或X连”。政委说“好吧,去X连吧”。实际上,到火车站接我的就是X连副指导员,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我是15岁过生日那天上的火车去当兵的。文革时期,学校没法正常上课,所以大家都没有心思上学。1969年、1970年同学们大部分都当兵走了,我自然也呆不住了。经过“绝食三天”,家里终于同意了。记得当初军里的副军长来家时,家里问他去哪好?他说”最好直接去连队,不然在特务连呆两年再下去,成老兵油子了“。就这样,我晚上上火车,清晨到师部,领完军装,当晚8点我就到了团里。团长、政委见了我,问“说了吗?让你到哪个连”?“我说没说,师里说最好是X连或X连”。政委说“好吧,去X连吧”。实际上,到火车站接我的就是X连副指导员,带了班长一起来的,看来师里已经打过招呼了。就这样,我一个15岁,初中未毕业的人,经过一夜火车,一转眼就成了一名军人了。

一、火不烧山地不肥

1971年冬季拉练时,我因为脚泡破了感染了,双膝以下全部都肿了。那天连队决定让我跟卫生队走。所以那天我是在卫生队坐着马车走的。在山西境内的太行山区,天下着大雪,马车在走山路时,当时山路弯弯过一条河,我坐的车已经过河了。我们停下来看着对面一辆车下坡准备过河。只见那辆车太靠近山边,路边一块三四十公分高的石头把车颠了一下,驭手一下就仰着摔到地上。我车上的李医生叫了一声“坏了”,撒腿就跑过去了。我当时还想呢,有什么大不了的,不就是坐在马车上摔下来了吗,离地也就不到一米。可后来知道,他是仰着摔的,正好磕在头后部,磕了个中度脑震荡。由于那天天下雪,山路很陡很滑,马车上不去,只好用人帮助先弄一辆车上山,再把马牵下来一起拉第二辆车,循环进行。同时,全村的百姓都挑来灰碴洒在山路上,就这样,我们艰难的过了这座山。在这一天里,大家都没有吃饭。第二天回到班里,老兵开玩笑“坐马车舒服吧”?我说“舒服什么,二天才吃了一顿饭”!班长接过话茬,“有什么抱怨的?火不烧山地不肥,出门在外,哪有那么舒服的”?或许是有一年兵的经历了,班长一句话,彻底的让我明白了。从此以后,我没有再为任何的艰难所难倒,再艰苦的环境也没在我思想上产生影响。在连队,学会了吃苦,就从这一刻开始的。

二、东边来了个花姑娘

到连队没几天,连队接团里命令,去团农场打井。到了农场后,全连谁也不会打井。只好请了一个农民老汉。我当时认为他是老汉,或许他也就五十来岁。农村人长得老,象个老汉。由他指挥我们打井。

所谓人工打井,是用四根长木桩(形同电线杆粗细的)在地上搭个架子,然后把上端固定一个滑轮,再从上面吊一个铁杠下来,铁杠的下端是一个挖泥斗,侧面开口的,在铁杠中部有四根伸向四方的铁杠。我们用一个直径3公分的铁环,套在这四根铁杠上,然后再把一根更长的木桩插在铁环里,我们全班分别在两边转圈推,象农村推磨一样。就这样一圈圈推,挖泥斗一点一点挖下去,然后再把挖泥斗拉起来,移到边上,把泥倒掉,再移回来继续挖。

老汉有技术指导,在我们用力推时,老汉就给我们喊劳动号子。他的号子很特别“大家加把劲唉---,眼往那连看来--,东边来个花姑娘唉,穿个花衣裳唉,带个大手表咳----”。大家跟着喊着,乐着。

一天,大家正用力推着,突然“叭”的一声,套木桩的铁环断了,断的一截正好打在老汉小腿正面。真的是皮开肉绽,开始血不多,肉都发白了,翻向两边,里面的骨头都似乎都能看见了。班长急于要送老汉去医院。可老汉却象没事一样,吐了两口吐沫在伤口上,还连说“没事,没事”。但在班长坚持下,还是让两个战士扶他去医院了。

当时我的感觉是,我从没有见过这样的伤口,看着老汉无所谓的样子。其实我也明白了,能忍多大的疼痛,其实全都在你自己的意志力。

三、政委批评我不老练

有一年,我们在夏收时去师农场劳动。由于排长不在,我作为班长负责全排。当时只有我们一个排住在村边的一所空闲的房子里。一天半夜,哨兵急急的叫我,说着火了。我起来一看,西边天都映红了。我让那战士赶快跑到距离我们三十多米的一处高台上看看,他回来说,是我们邻村再过去一个村子的麦场着火了。我一想,那晚风那么大,麦场着火,又没有水,去了也是做做样子,根本不可能救什么火的。就说,算了,睡吧。

第二天,团里副政委来连队,说起这事,还说“当时还考虑你们连离得最近,为什么没动静,后来想想可能哨兵没发现”。我说“四号(副政委的代号),哨兵发现了,是我没让去”,他一愣“为什么不去”?我说“那么大的风,麦场又没有水,去了也没有用”。他当时来了句“你看,不老练”!“机枪连也去了,也没救到火,但精神一定要有,该冲的时候就要冲”!这事也让我懂得了不少。军队就是军队,不是做生意,要讲究效益,讲究结果。军队有时就是一种象征,一种精神,一种意志。

四、参谋长的微笑

那年,我在团训练队当教员,军里组织军事比赛,由各师的各团抽一个建制连队,统一到军里比赛。当时以团训练队为中心,加上团领导,组成一个工作组。我是负责爆破部分。头天晚上,我计算比赛用的导火索、雷管、炸药,并且考虑到比赛前的训练,计算了多余的机动数。第二天早上,连队已经上车了,就准备出发了。我突然感觉我可能计划的机动数太少了,万一不够怎么办?我当即和参谋长说,我的雷管、导火索可能带少了。他一笑“没关系,我让他们搬了一箱,导火索带了三摁”。我一听,一箱,那是一千多个,比的的二百来个绝对是绰绰有余了。当时,就感觉心底一阵敬佩。参谋长是1950年的兵,很有水平,团里的军事干部都服他。在这种情况下,他根本没有批评,反而是一笑帮你解决了问题。让你不得不佩服人家考虑问题的全面、细致。想想现在有些领导,出了问题,只会埋怨下面,拿下面人出气。在过去,连长久攻不下的山头,营长来了一看,指点一下,连队就攻上去了。这才是真正的领导,领导,应该是水平的体现,思想的体现。现在一些领导,只是一帮政客。通过这件事,也让我明白,作为任何一级领导,通过这种周到、细致、全面的安排,是对下级作出的最好的榜样,也是领导的职责所在。

部队对人的培养,正是通过一个人,一件事,一段经历,一点一点的把我们塑造成一个真正的军人。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