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机四伏(第一季) 第四章 8

刺客之如临大敌 收藏 32 5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58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583/[/size][/URL] 浑身已经不成人形的赵小柱胡子拉喳头发蓬乱,被军士长一脚踢进了铁笼子。他靠在铁笼子上喘息着,鼻子还流着血。到今天为止,他已经承受了将近十天的非人折磨——他的生理和心理承受能力已经接近极限,但是他还是在忍耐。赵小柱……确实是个能忍耐的人,在漫长的孤儿生涯里面,他已经学会忍耐所有的不公和歧视。 现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83/


浑身已经不成人形的赵小柱胡子拉喳头发蓬乱,被军士长一脚踢进了铁笼子。他靠在铁笼子上喘息着,鼻子还流着血。到今天为止,他已经承受了将近十天的非人折磨——他的生理和心理承受能力已经接近极限,但是他还是在忍耐。赵小柱……确实是个能忍耐的人,在漫长的孤儿生涯里面,他已经学会忍耐所有的不公和歧视。

现在,他还能忍耐。

因为,他有梦——盖晓岚。

盖晓岚,就是赵小柱的梦。在无数难以忍受的时刻,他总是会想起盖晓岚的笑脸。她的一颦一笑现在是更加的美丽,甚至她的生气发火,都显得那么可爱。盖晓岚,是唯一可以维系他保持人类思考的纽带,因为她是他的老婆,是他的家,是他对人生所有美妙梦想的……载体。

在暗夜里面,他悄悄抚摸盖晓岚的照片。他把相册藏在了狗窝的杂草下面,还裹上了一块捡来的油布。他粗糙肮脏的手滑过封塑的照片,滑过盖晓岚洁白美丽的脸……仿佛再次抚摸到了她的身体,闻到了她的芬芳。于是在一瞬间,他再次积蓄了力量,去应对明天的挑战。

妻子……

家…...

梦……

赵小柱在这种非人的折磨当中,心中仅存的梦。

他被赶回狗窝,睁着疲惫的眼。这十天如同地狱,他没有休息过完整的哪怕一个小时。不断训练,不断折磨……他已经变得麻木不仁,仿佛生来就是被他们虐待的下等生物。所以对于一切也已经逆来顺受,唯一的指望就是可以悄悄看看妻子的照片。

苗处穿着迷彩服带着孙守江大步走来。

赵小柱抬眼,无力地看着他们过来。

“打开狗窝,让他出来!”苗处厉声说。

军士长照办了,赵小柱也乖乖爬起来站在狗窝跟前。

苗处盯着他的眼,只是随手一指狗窝。孙守江犹豫了一下,但是苗处的命令他是不敢违抗的。于是他走进狗窝,捏着鼻子在杂草当中摸着。赵小柱不敢回头看,但是他知道孙守江在找什么,心里面一紧。

孙守江找到了油布包裹的相册,走出来交给苗处。

赵小柱看着苗处接过相册,眼巴巴看着相册。

苗处冷冷注视着他,打开了油布丢在地上举起相册厉声问:“这是什么?!”

“报告!我…..我妻子的照片……”赵小柱颤巍巍地说。不是因为害怕被惩罚,而是因为害怕被没收。惩罚他已经无所谓了,但是妻子的照片……绝对不能被没收。

“我跟你说过什么?!”苗处的英语很严厉。

“报告!不许携带任何私人物品!”

苗处打开相册,看着这些照片。

赵小柱很紧张,眼巴巴看着苗处的手粗暴地翻阅着相册。他嘴唇颤抖,突然跪下了抱住苗处的双腿用英语声嘶力竭地喊:“猫头鹰——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不要没收照片——”

苗处冷冷看着赵小柱,一脚踢开他。

赵小柱被苗处一脚踢得很远,他的身体太虚弱了,捂着自己的胸口想起来却起不来。

苗处的目光很冷,他左手拿着相册,右手拿出一个军用小酒壶打开。

“不!”赵小柱惊恐地睁大眼。

苗处的右手举起来,把高度白酒倒在相册上。

孙守江错开眼,军士长也低下头。

赵小柱呆呆地看着苗处。

苗处拿出ZIPPO打火机打着了。

赵小柱流出眼泪:“求求你,求求你……”他还是在使用英语,这十天来他已经习惯了。

打火机的火苗凑到了相册上,盖晓岚开始燃烧起来。

苗处举着燃烧的相册,仅存的右眼盯着赵小柱的双眼,没有表情,没有语言。

赵小柱的嘴唇颤抖,呼吸急促,这一刻他泪流满面。

苗处把燃烧的相册丢到赵小柱的面前,赵小柱一把抢起来双手拼命扑灭火焰。但是……盖晓岚的照片,已经被烧得残缺不堪……赵小柱拼命找着灰烬破片,试图拼接起来,嘴里嘶哑地喊着:“啊——啊——啊——……”

苗处不为所动。

孙守江转过身去抹着鼻子。

军士长抬头看天,叹息一声。

苗处仅存的右眼盯着赵小柱的眼睛。

赵小柱慢慢抬起眼睛,眼中的泪水已经凝结了,火焰在燃烧。他体内的什么东西在裂变,以致于他自己都听到了这种咔咔声。他的心碎了,很疼很疼……他看着面前冷漠的苗处,握紧了双拳。

苗处冷漠地看着他。

“FUCK——”

赵小柱突然爆发出一声怒吼,随即如同一只猛兽一样一跃而起,扑向苗处。苗处敏捷地闪身,赵小柱扑空了。他狂暴地回头怒吼:“啊——”

孙守江和军士长反应过来,扑向赵小柱。

赵小柱飞起膝盖,正中孙守江的下巴。孙守江没想到赵小柱的力度这么大,一下子飞出去栽倒。军士长抱住赵小柱,赵小柱猛地低头再抬头,头部撞击了军士长的鼻子。军士长的鼻血一下子流出来,赵小柱抬起右脚猛地一下子踩在军士长的靴子上。军士长惨叫一声,随即赵小柱麻利地抓住军士长的胳膊一个大背挎,直接给他摔倒在水泥地上。

赵小柱爆炸了!

他直接冲向苗处。

这完全是一个陌生的赵小柱,没有人见过的赵小柱……或者说,这不是人类,而是一只…..野兽……

“我要杀了你——”

赵小柱嘶哑声音用英语高喊,扑向苗处。

噗!

苗处手里早已准备好的麻醉枪发射了。

麻醉弹正中赵小柱的脖子,他往前跑了几步,腿一软跌倒了。他抬眼看着苗处,双眼还在冒火,伸出右手却无力摔在地面上。他倔强地向往前爬,却迅速失去了所有的知觉,眼前一黑什么都不知道了。

孙守江爬起来,嘴里还在流血。他心有余悸看着地面上趴着的赵小柱,好像在看一只被麻醉弹打中的猛虎:

“这是…….赵小柱?”

苗处冷冷地丢掉麻醉枪,看着地面上这只沉睡的野兽:

“现在,我们打开了他心里的笼子——恶魔,释放出来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