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国际旅 特种训练营 第十九章.讨伐升级

wnet99 收藏 0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63/


一.


敌人为了配合对抗联的“大讨伐”,采取“集家并屯”的政策,使抗联的处境更是雪上加霜。但时间一长,人总觉得这两条腿不是自己的,就像灌满了铅似的,脚下的登山鞋就像两张铁饼。

战士们脑子里没有太多的想法,眼睛只是死死地盯着前方,像上足了劲儿的发条,无法停下脚步。下山的路比上山的路陡,稍不留神后果不堪设想。

“山羊道”是最险的地段,最窄的地方不足50厘米宽,一个人背包经过,包的左侧顶在山壁上,右侧却已露出大半个肩膀了,向下一看,便是万丈深渊。

紧挨着山羊道的便是“一线天”,在这里是无法同时过两个人的,最窄的地方不到60厘米,胖一点儿的人只能侧身通过。

据说,“一线天”是个“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地方。

最大的敌人就是困难,战胜困难就是战胜了敌人。

绊住敌人的手脚“杀”,是抗联打击和消耗敌人的拿手好戏。

对苏作战一直是日本的基本国策,但是日本进攻苏联的计划却始终未能实现,其原因之一就是东北抗联的抗日武装斗争绊住了日本关东军的手脚,打乱了它的战略布局。

侵华期间,日军为巩固其殖民统治,以东北抗联为主要作战对象,在东北分三期进行所谓治安肃正工作,企图一举消灭东北抗日联军。

但是,东北抗联的反“讨伐”斗争,恰如一条难以挣脱的绳索,把敌人的四肢紧紧捆绑起来。

敌人为了配合对抗联的“大讨伐”,采取“集家并屯”的政策,使抗联的处境更是雪上加霜。

但是,东北抗联如梗在喉,牵扯了敌人很大精力。


1938年冬天,抗联战士到了最艰难的时候。

没吃的,大家就吃棉衣里的棉絮,生木耳,野菜根,后来干脆扒榆树的嫩皮用水熬了吃;没穿的,很多战士只穿着单裤过冬。

人在冷的时候啊,往往会产生幻觉,觉得到处都是火堆,所以当时有很多战士最后竟然是抱着大树死的,太悲壮了!

幸存的抗联战士总人数已不足数千人,牺牲的战士白骨遍野。

为了争取群众,李唯利用自己曾任东北保路总会公务处主任的身份,通过保路总会的老关系与一些各界的头面人物结拜为义兄弟。

借召开保路会议的机会,不失时机地进行抗日宣传,号召“一切真正的反日党派,宗教,武术团体联合起来,共同抗日”,“反对日本帝国主义的一切法令”,提出“不抗日救国的宗教不是中国人民的宗教,”“菩萨信徒抗日救国才算中国人”等口号。

与此同时,徐浩和赵永泽还扮作卖药郎和传道士到各村屯进行秘密宣传。

经过一段艰苦的工作,6月,三江救国分会相继成立,靠山屯还成为地下组织的活动训练基地和抗日活动联络点。

他们在屯里挖了地窖,用来保存文件,保国会员名单及缴获的武器弹药等。


二.


1938年冬季,日本关东军调集60000重兵,对只有几千人的抗联第二路军进行大规模军事讨伐。

三江平原和长白山边缘地区是重要的战略要地,也一直是关东军讨伐地区,但屡伐屡败。为对付抗日联军,1938年日寇在山区边缘制造无人区,烧民房,归大屯,施行十家连坐法,保甲制度等,以阻止当地农民与抗联的联系。

然而,在秘密营地断粮之后,他们以草根、树皮充饥,以惊人的顽强毅力一直坚持到了第二年的春天。

李唯孤身一人来到了龙江河边的三道汊子,在山中一个小窝棚里度过了他人生的最后一个夜晚。

3个多月来,面对60000多日本关东军的重兵讨伐,师长李唯为掩护抗联第二路军大部队转移和尽量减少战士伤亡,几次在危急关头挺身而出,亲自率领小分队引开敌人,最终只身陷入日军重围。

此时,人单势孤的李唯并没有失去战斗的信心,他可以一个人牵着数百日军追兵在密林中从容周旋,最终将追兵尽数累倒拖垮。

他在没膝深的雪原上健步如飞,枪法精准,令敌人无法近身。

然而,李唯这时太需要一双棉鞋和几块干粮了!

因为他穿的乌拉鞋已经烂成一团,仅仅靠一根绳子绑在脚上;他的胃里除了草根、棉絮外,没有一粒粮食…。


为打破敌人的封锁,坚持抗战,师长李唯于1939年春4月初开始筹备,4月初8在三江沿东鬼脸子山召开东北抗日联军民族联合会成立大会。

到会的有三江沿附近居民一百多人,抗联八十多人。

成立大会上,宣布了师长李唯联合会的宗旨,组织机构,并讲话号召抗日军民,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赶走日本侵略者,打倒满洲国,建立自由平等的共产主义中国。

在成立大会上,张学忠表示“今后大力支援抗联,各屯农民援助抗联,我一律不加过问”。

组织成员每月到鬼脸子山开一次例会。组织成立后,各屯居民主动向抗联传递消息,运送粮食等物资。

张学忠还利用伪警察联署署长的身份,用警署电话向各屯布置任务。

他们充分利用公开身份支援抗联,使这一带的抗日活动空前高涨。

日本关东军在重兵讨伐屡次失败,遭到重大损失后。

于1939年11月派出日本宪兵队特高课三江工作组到三江沿侦察了解情况,由于叛徒许文光的出卖,不久这一地下组织被破坏,逮捕了八十余人,实际上远不止这些。

张学忠,范正吉,赵树勋,萧云鹏,胡正德,孙永恩,二十余人被关押到新京思想矫正院监狱。

在长白山附近各县,日军同时进行了大规模的“肃正”,致死多人,现已查实的仅三江沿一带下狱者就达数百人之多。

这一组织中有的连姓名也没留下来,但他们支援抗联打击日寇的英雄事迹,却是抗日历史永不磨灭的光辉的一页,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