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魂>> 第四章:熙川之迷 小蓓的心思

iji5000 收藏 10 48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61/


小蓓的心思


老秃岭、李家堡子


一间破旧的瓦房,稀稀拉拉的篱笆墙,一只乌鸦站在房前的枣树上无聊的看着停留在破瓦房前面的两个人。

一老一少

“小蓓!”老大娘在女儿的搀扶下指着那棵酸枣树对身边的魏书蓓说着:“还记得你小时侯在树底下吃酸枣儿的事儿吗?”

“娘!”小蓓一手搀扶着自己的母亲,一只手还握着身上三八步枪的枪带儿“那不都小时候的事情了吗?”

“那时候你才那么高一点儿,刚刚会走啊!还是你龙哥用架棍儿把酸枣一个一个打下来给你!”老人似乎回到了十几年前小蓓很小的日子里。

“娘!咱进去看看吧!”小蓓轻轻推开破旧的院门。“你来这里不就是想再看看吗?”

“也不知道老嫂子还在不在!现在都搞土地改革了!总算有了自己的地了!”老人慢慢的在女儿的搀扶下走进了杂草丛生的小院儿。

“娘……我一直没跟你说!”小蓓看着母亲激动的表情,略微忧郁了一下还是把该说都说了出来:“前阵子这个村子被土匪个祸害了!大娘她已经……”

“啥?”老人本来就慢的不能再慢的小脚马上就停住了,然后就看到眼泪在老人慢是皱纹的脸上流了出来,“丫头!你咋不告诉我呢!我不信!我的老嫂子哦!我来看你了!”

说完!老人颤颤巍巍的走向了那间破旧的瓦房!

“老嫂子!老嫂子!妹妹来看你了!”

看见自己的母亲激动的有些难以自控,小蓓马上就后悔自己当初没有告诉母亲李家堡子的乡亲们被土匪屠杀的事情,现在就更应该不告诉她!老人哪能经得起这样的打击。赶紧跑过去扶着母亲,两个人一起走进了瓦房。

外屋是厨房,灶台上早就落满了厚厚的一层灰尘,上边的一口大锅早就布满了铁锈,一捆只烧了一半儿的柴火在灶台旁边静静的放着。地上被摔碎的粗瓷碗散落着,看来当时这家的主人正准备生火烧水作饭,被突然闯进来的土匪所惊吓。

掀开脏忽忽的门帘,小蓓和母亲一起走进了里屋。

黄黑色的炕席

黄土拌着麻丝摸的墙面,仅有的一件破衣柜上两扇小门开着,屋子里的东西都散落着,显然被人翻过。

“小蓓!当年我就是在这炕头上有的你啊!”小蓓的母亲看着昏暗的里屋!“也不知道龙儿那个孩子跑什么地方去了!当年你爹和他爹还一起在喝酒的时候……”

“娘!你看你老说那事儿!”小蓓的脸突然红了起来,头也低了下来。“现在哪还有父母包办的!都新社会了!不兴这个的!”

“这可是我们两家都定好的!只是我的老嫂子啊!你咋就……”小蓓娘说着说着又哭了起来。

“恩!娘!别哭坏了身子!我一定给大娘报仇!”小蓓一边安慰悲伤的母亲,一边四下打量着屋子里,被墙上挂着的一把开山刀吸引住了!

“娘!你看那把刀!”小蓓指给娘看。

“恩?”小蓓娘顺着小蓓的手指方向看着。

“那可是你爹打的!你爹打给龙儿他爹的!快!快拿给我看看!”小蓓娘眯缝着眼睛终于辨认出了那把刀正是当年铁匠出身的小蓓爹给李承隆的爹亲手打造的开山刀。

小蓓把刀从墙上取下来,找了一件破衣裳把刀擦干净。白色的刀上泛着微蓝的光!看样子淬火的手艺非常好,刀锋依然锋利无比,小蓓知道方圆百里也只有自己的爹才能有这样出色的兵器打造手艺。

“当年你爹的手艺!”小蓓娘手颤抖着抚摩着刀身,“本来是打给龙儿他爹当防野兽用的,可惜却防不了那些批着人皮畜生。这些该死的畜生啊!”

“娘!”小蓓从娘的手里接回刀,在手里掂了掂!“我一定会给大娘和乡亲们报仇,杀尽豺狼。”

娘俩儿正在屋子里看那把刀的时候的时候,外边突然响了一枪!

“啪!”

“有情况?!”小蓓马上意识到村子里出了情况了!这里离大山最近!山上的大股土匪虽然被消灭了!但是有被打散的零星土匪还是趁着地形上的熟悉和狗胆下山来寻找机会打劫村子里的乡亲们!这次民兵骨干集训队的最后一项就是集中附近几个经常受土匪骚扰的村子里,准备找几个倒霉的土匪叫他们吃点苦头。

“娘!你在这里等我!”小蓓把开山刀放到桌子上,一晃枪带,把三八步枪从肩膀上带过来交到手里,一拉枪栓,把子弹顶上膛。转身出了屋子。

贯穿村子里的土道上,跑过来十几个民兵,为首的一个拎着冲锋枪,带着一顶军帽的中年男子看见小蓓从屋子里跑出来,赶紧停下,气喘吁吁的说!

“土匪大老张从山上下来了!刚刚马上要回他老婆的破房子的时候,被站岗的民兵发现了!可惜这个民兵的枪法太差劲儿,又太年轻,没有什么经验。土匪刚从翻过院墙跳进院子里就打了一枪,还没打着。土匪接着翻身就又跳出去了!这不我们准备马上去追!抓到了他!在村子里搞屠杀的土匪就有消息了!我们就能给乡亲们彻底报仇了!”

“奔哪个方向跑了?”小蓓一听是刚才居然是土匪跑回村子里来了,马上就红了眼睛!

“奔!山上跑了!我这不带人就要去追么?”民兵队长气喘吁吁的答到。

“追!我也跟着去!”小蓓看了看村子里延伸向山里的小路,拎着三八步枪,第一个冲了出去!

“注意安全!土匪的枪法厉害着呢!”队长看见这位临时过来实习的另外一个民兵队长的动作如此迅速!也只好带着人跟着小蓓的脚步飞快的追了下去。

由于知道山里土匪的枪法不是一般的准!小蓓的追击速度始终不是很快!村子不是很大!只有百十来户人家,唯一一条穿过村子歪歪扭扭的延伸到山腰树林里的小路在即将落下大山的夕阳照射下显得有些更为扭曲变形。小蓓枪口向下的端着三八式大盖儿,努力的在自己的视力范围内搜索着前边的情况,想努力发现土匪的影子。

可是却没有发现任何情况和线索,山上是那么的冷寂,仿佛根本没有人从这里刚刚经过的样子。

小蓓参加过军区组织的民兵训练,曾经有一个侦察营的同志在对他们进行军训的时候告诉过这些民兵骨干们,猛打猛冲的作风是对的!但是要分情况!遇到突发情况的时候一定要冷静观察,特别是作为民兵,这更重要。

“如果真是上山了!那么这个土匪的速度也太快了点儿吧!从自己听到枪响到自己跑出来也不过几分钟的样子,就是这个土匪速度再快估计也很难在这么短的时间跑就逃之夭夭钻进大山里啊。难道还是在树林里的某个角落里看着这边的情况?

小蓓慢慢的伏下身子,仔细的看着对面树林里的情况。

这时候身后穿来脚步声,小蓓知道那是其他民兵已经跟上来了,心里暗自琢磨如果自己的同志一起搜索是不是更好一点。

想归想!小蓓的眼睛始终没有离开山上的范围,依然在注意着那边的情况

“扑棱!扑棱!”两只野鸡从树林的一边飞了出去,还不听的叫着!似乎被什么东西突然惊动了一样!惊慌失措的飞出了自己的小窝。

“就在那!”小蓓顺着野鸡飞出来的方向隐约的看见了一个黑影,因为逆着夕阳的缘故,小蓓看的不是特别清楚,不过她马上判断出来那是土匪在逃跑过程中慌乱中踩到野鸡的窝,才暴露了自己。

“啪!”小蓓手里的三八大盖儿的枪口轻轻的颤动了一下。

对面那个黑影颤了颤!接着是猛往山上跑,似乎已经顾不得身后还有人朝他开枪。

“站住!缴枪不杀!”

刚刚赶到的民兵没有做任何停留!越过小蓓!朝着那个黑影奋力追了过去。

“该死!没打中!”小蓓暗自懊恼着为什么自己的枪法居然在这个关键的时候出现问题。略微愣神了一下!马上回过神儿来,也跟着追了过去。

民兵们跑到山上的时候土匪早就跑的无影无踪,看来那个土匪大老张还是非常狡猾的!对地形也很熟悉!要不早就叫民兵吓的尿了裤子!跑的还真快。

小蓓刚刚跑到山顶的时候,突然听见唉呦一声,一个民兵抱着腿倒了下去,痛苦的叫着。

“我的脚!我的脚!”

小蓓和民兵队长跑到民兵的身边的时候,才发现一个大海碗口大的夹子狠狠的咬着倒在地上的民兵,锋利的夹子齿已经深深的咬进了皮肉里。

“谁这么缺德!把这么大的兽夹子放到离村子这么近的地方。”民兵队长骂着放夹子的人,同时连忙弯下身子把民兵腿上的野兽夹子给打开,用力挤着伤口上的血,看到伤口的流出的血是鲜红色的,才略微的放心了一点儿,原来这个夹子上幸亏没有喂上毒药,否则就要危险了!现在看来最多是外伤而已。


“看来是土匪放的!打猎的人有打猎人的规矩,离村子这么近的地方哪能下这么大的夹子!伤到人咋办!”民兵队长给受伤的民兵简单的包扎了一下以后,站了起来,看着早就没有任何土匪踪迹的山沟,又看了看身边的小蓓。“小魏同志,我们就不要追了!一是我们还要保卫村子,二是天也要黑了!敌人在暗处!我们在明处,追下去怕再吃大亏。”

“恩!那个土匪到底什么来头?”魏书蓓也没有别的办法了!再追下去也是没有头的苍蝇,天已经黑了。

“这个土匪是山里最大一股土匪里的,狡猾多端,上次土匪血洗李家堡子的时候就是这个混蛋带的路。而且当时李承龙他们这些年轻猎手不在村子里进山打猎的消息也是他打听出来的,否则土匪哪能那么容易就血洗了李家堡子。”

“哦!”魏书蓓听见李承龙三个字的时候心突然跳了一下,脸略微有一点红,不过在夕阳的照射在她的古铜色皮肤上并不显得十分明显。

“那个李……,”小蓓有突然有点不好意思!忧郁了一下还是接着问道“那个你们经常说起的李承龙是个啥样儿的人啊?”

“那可是个能人!我告诉你!村子里最热心的是他!谁家有事都帮忙!枪法也是最好的一个!刚才那一枪要是他打的!保证不带放跑了土匪!”受伤的民兵被包扎以后显得镇静了许多!特别是知道夹子上并没有喂毒药的情况以后就更愿意罗嗦起来,仿佛多说句话就能缓解疼痛一样。

“那他现在……”小蓓还想和同志们确认一下这个李承龙到底跑什么地方去了。

“后来土匪血洗了李家堡子,他回来以后把他娘给埋了以后,带着几十个本村的乡亲们报名参军去了!后来听说打土匪去了!再就很长时间没有信了!”

“哦!”小蓓似乎是自言自语的哼了一声,然后跟着民兵回头想村子里走去。

夜色降临了下来,小蓓娘已经迈着小脚把李家的屋子收拾了一下,小蓓烧火,小蓓娘把随身带来的干粮热了一下以后,娘俩简单吃了一口算是晚饭。

面对着小油灯豆丁儿大的小火苗在漏风的窗户边颤颤巍巍,小蓓犹豫了一下还是对娘说了自己的心思。

“娘!我有个事儿想跟你商量一下……”

“闺女!啥事儿啊!是不是你和龙儿那孩子的婚事!?”

“不是!娘!队伍上招人了!我!我想去当兵!去朝鲜打美帝国主义!”小蓓抿了抿嘴把自己的想法和母亲说了出来。

“小蓓啊!娘也不明白什么大道理!这当兵打仗的事儿是男人家的事儿!你去了不是给队伍上添麻烦嘛!”

“娘!队伍上也需要女兵的!再说了打敌人还分啥男女啊!”

“可是……”

“娘……”

小蓓娘叹了口气:“闺女!你性子倔!和你那个死去的爹一样。你都决定的事儿还跟我这老婆子商量啥哦!”

“再说了!那个李承龙也去朝鲜了!军区的王政委跟我说的!说人家都到朝鲜去抗美援朝了!我要不去!那不落后叫人看不起么?”

“是吗?那娘让你去!顺便找找他!你们好把婚事办了!”

“恩!等我把您送回家去!我就到队伍上去报道了!我都说好了!”小蓓的心里高兴的是母亲答应了自己的想法,无奈的是母亲始终把自己的婚事放在心上当个事儿,那个都十几年没有见过面的李承龙到底是什么样儿的人都还不清楚。

小蓓娘轻轻的吹灭了油灯,娘俩躺下睡了

小蓓看着从破了窗户纸上射进来的月光,抚摩着脖子上红绳系着的铜子弹头儿,摸了摸身边的三八步枪,没有一点睡意思!

“我真想马上去部队!穿上军装!”

“会给我发一只冲锋枪吗?”

“他!……到底是个什么样儿的人呢?”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