尖兵 第一卷 卧虎藏龙 第十三章

韭菜煎鸡蛋 收藏 33 6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73/


第十三章


随着连长周桂联的一声令下,黄猛撒腿就狂奔了出去,那速度说是百米冲刺也不为过。黄猛后面,许成功咬着牙的拼命追赶着,许成功的脑子里此刻只有一个想法,无论如何都得跟上猛哥。

天空阴暗暗的,没有太阳,四周被大山和森林包围,远离了城市的喧闹和嘈杂,在这块平坦的山谷之中,到处显出宁静和安详,若不是中间空地上修建着一处军营,此处便会如同一个世外桃园一般的幽静美丽。漫山遍野的树木你挨着我,我挨着你的站立着,显得密密麻麻,寒风顺着山顶处飘下,所到之处,密密麻麻的树枝树叶便会随意的摇晃着,失去生命力显得枯黄的叶子这时在风的扯拽下飘落,轻轻的飘下,又轻轻的落在地上,那里已经有了厚厚的一层枯叶,落叶归根,那便是他们的去处。

四周美丽的景色并没有让这些大冬天穿着马裤背心绕着操场跑步的新兵们心动,更没有让班长们心动,没有人去注意四周幽静而又美丽的景色,新兵们埋着头,喘着粗气,迈动着有力的双腿奔跑在道路之上,二三百米的距离以后,以冲刺般速度奔跑的黄猛,速度慢了下来,黄猛的身后不远处,是咬着牙着紧跟着他的许成功,这段时间的冲刺让黄猛与许成功两人拉大了与身后队伍的距离,黄猛随即调整步伐的频率,尽量的拉大每步的间距,用大幅跑的方法保持匀速前进,嘴里的呼吸从先前的猛呼猛吸调整到二步一吸,黄猛知道,接下来的就是要保持这种状态,继续前进。

跟在黄猛后面的许成功,此刻很是痛苦,许成功的体质本就偏弱,不像黄猛从小生活条件优越又是军人世家,从小接受各种锻炼,许成功小的时候连饭都吃不饱,更别说训练了,许成功能坚持以这种速度跟在黄猛后面的原因就是因为许成功有坚定的意志,坚定不移的意志,他的脑海中此刻只有一个目标,紧紧的跟住猛哥。但是再强的意志也得有身体做为后盾,此刻的许成功,大脑中想着班长跟他说的长跑要点,身体重心稍稍向前,全身保持平稳,呼吸保持固定的频率,脚步保持住频率,各种知识要点不断的在许成功的脑海里闪过,许成功想控制住紊乱的吸引,但是身体极限运动后需要大量的氧气供应,筋疲力尽的许成功已经没法再去控制,不仅如此连脚步都已经开始乱了。

1圈过后,黄猛依旧在前面领跑狂奔,后面的人已经分成了几个梯队,第一梯队里,杨天照、范子信、林雨等为数不多的人一个跟一个的跑着,他们的步伐坚定有力,看他们这种状态没有人怀疑他们会以这种速度冲到最后。

而有点让人吃惊的是许成功这个平时后进的家伙此刻正在第一梯队的前头,紧跟在排名第一的黄猛身后,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艰难的迈动着双腿,许成功此刻的情况很是糟糕,他已经感觉跑不动了,连腿都快抬不动了,但是许成功硬是咬牙着的紧跟着黄猛,许成功惟一想着的问题就是“跟住猛哥,不能掉队!”。

杨天照、范子信两个班长看着跟在黄猛身后拼命狂奔的许成功,都怀疑自己是不是眼花了看错了,但是事实告诉他们,前段时间各方面都比其他新兵差上一截的许成功,此刻确确实实是排在第二位,在黄猛这头小公牛的带领下,在跑了一公里后还能排在第二位,让这两个班长吓了一跳,这小子这段时间怎么变化这么快,这也太悬乎了,他们终于意识到这个平时看起来胆小,害怕陌生环境的家伙,也不像想像中的后进,毕竟在长跑这项最能反应出一个人综合能力的训练中,许成功并不比别人落后。

杨天照、范子信两个作为班长清楚的知道,长跑考验的不仅是身体素质,更重要的是考验着一个人的精神意志。

在长跑的过程中,一个人需要经历几次极点,这种极点的情况就是一个人的身体和精神意志都处于极度疲劳的状态下,你的脑袋会下意识的告诉你,不要跑了,跑不动了,休息一下再接着跑吧!一旦你真的停了下来,你就完了,你就再也不想跑了,就算你休息一会能接着再跑,你下次会对长跑带上深深的恐惧,心里会有这样一种阴影,我不行,我跑不完,我需要休息。

长跑锻炼的就是一个人在这种极点的情况下的反应,每一次当你坚定不移的迈动双腿,在你感觉实在跑不动,实在没法跑了的时候坚持过去,对你的意志,精神都是一种锻炼,能让你具备一种挑战极限的勇气,长期的锻炼下来,就会改变一个人,部队锻炼出来的战士之所以意志力、身体素质等各方面比平常人要好的多,原因就在这里。

这个时候许成功坚持不住了,虽然他有坚强的意志,无比坚定的意志,但是他的身体已经顶不住了,跟在黄猛后面用尽全身的力气冲了1000多米以后,许成功实在无法承受了,事实上,如果不是许成功坚强的意志,换作其他人像他这种身体情况,恐怕早就跑不动了。

许成功跑着跑着,二腿一软,右脚直接踢到左脚后跟上去了,被脚后根绊了一下的许成功,随着身体的惯性向前摔了出去,重重的摔倒在跑道上,惯性的作用让许成功整个人滑了出来,发出一声闷吭,听到声响的黄猛骇然转身。

映入黄猛双眼的是许成功那张因为痛苦而扭曲的脸,黄猛吓了一跳,立即回头朝许成功跑去,后面的杨天照、范子信两个班长也赶了过来,他们也很着急这个新兵的伤势。

许成功的膝盖在流血,看起来血肉模糊的,黄猛急了,一把抱起许成功就往医务室跑去。那速度丝毫不比刚才的冲刺慢。

军医看到黄猛抱着许成功进来,愣了一下,“霍,又是你们两小子”,黄猛急着喊道“军医看帮忙看看伤到哪里没有。”黄猛急忙把许成功放到病床上。

许成功安静的躺在病床上,军医在帮他清理膝盖上的伤口,一旁黄猛,杨天照两人静静的看着。

沾着酒精的棉球棒不断的在伤口擦拭着,许成功感觉伤口那里凉飕飕的,军医将棉棒交到左手,右手拿起镊子,轻轻的在许成功的伤口处夹着,他在清理伤口处的沙子,穿着马裤背心的许成功摔下去由于惯性的作用,膝盖着地,全身的重量都压在那里,不少的细小沙子磨破了皮,深深的陷入肉里,军医的镊子不断的拔弄着,许成功的腿有些颤抖,一阵阵的疼痛也让他有轻微的抽搐。

军医帮着许成功清理完伤口,随即消毒,再涂上红红的药水。顺便再问了问许成功还有哪里不舒适了,还有哪里受伤了,许成功脸色有点白,显然还没有从伤口的疼痛中恢复过来,听到军医的问话,轻轻的摇摇头。军医站起来,拍拍许成功的肩膀,“小伙子,下次注意点,别再受伤了,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呐!”许成功感动的点点头,眼里有些模糊。

黄猛背着许成功回排房休息去了。

晚上杨天照跟炊事班要了一份病号饭,几个鸡蛋加碗面条,闻起来香喷喷的,黄猛自然担任起了送饭的任务,黄猛扶着床上的许成功坐了起来,吃着盆里面的面条。黄猛坐在床边兴致勃勃的看着,许成功被黄猛看的不好意思了,轻轻的说道“猛哥,我是不是很没用,才跑几步就不行了!”。

“傻小子,想啥呢,你最近的进步已经非常大了,再过一段时间,其他人都要被你超过了!”黄猛不断的安慰着许成功,黄猛也说不清楚,为什么会与许成功一见如故,如同兄弟一般,这段时间以来,两人的关系越来越铁了。

“可是,猛哥,我腿受伤了,晚上就没法训练了啊!”许成功显得很焦急。

“嘿嘿,谁说腿受伤了就没法训练了,晚上你练仰卧起坐,趁这段时间,把腹肌练起来,嘿嘿”黄猛的脸上始终挂着淡淡的微笑,许成功看到猛哥的充满自信的样子就用劲的点点头,恩,先练仰卧起坐,等腿稍好一点,就接着练俯卧撑。

夜晚,没有月亮。排房的外面很黑,就连靠着排房不远处的树都看不真切,只能看出一个模糊的影子在随风飘荡。排房里面更黑,伸手不见五指,自从熄灯哨响过以后,整个营区就陷入了无尽的黑暗,与远处的山连在一起,成为一个整体,一片漆黑。

新兵八连住宿楼楼梯口,在楼梯下面阴暗的角落里,三排长朱洪才身穿棉大衣坐在椅子上,胸前挂着一把冲锋枪,神情冷峻,双眼紧盯着黑暗的四周,不断的来回巡视着,虽然夜晚根本就看不见远处,但是朱洪才依旧仔细的观察着,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作为军人,时刻讲究的就是高度的警惕性,特别对于朱洪才这个经历过狙击手暗战,亲手击毙过敌人的士官来说,每时每刻都会高度警惕,随时能让自己转入作战状态。

住宿楼前面操场尽头有一排大树,风中的大树顶端有轻微的摇晃,树叶发生沙沙的声响。树紧挨着,相互交叉的树枝树叶显得浓密,其中一棵树上下两个枝桠上,坐着两个人,是九班长杨天照与十班长范子信,两个人身上各有一根绳子将自己的腰部绑在树上,确保安全,这时,上面枝桠上的范子信已经睡着,范子信的人倚靠在树身上,坐在一根粗壮的树枝上,双手紧握着挂在胸前的狙击步枪,此刻轮到他休息,他与杨天照两人负责夜间的警卫工作,他们的武器是一把已经跟随了他们2年多的狙击步枪。杨天照手拿红外望远镜不断巡视着营区周围,树木,操场,营房一样样的从望远镜里闪过,黑夜中,一切显得宁静而安详。

九班的排房里,窗户被打开,满身是汗的黄猛用他那结实粗壮的身体靠在铁冰的窗架上面,右手拿着一条毛巾不断的擦拭着身上的汗水。

窗户一打开,外面的山风吹了进来,在这冬天的深夜,带着湿气的山风显得格外的冰冷,床上睡着的兵们下意识的裹紧被子,全身缩了起来,有几个甚至直接将头缩进被窝里取暖去了,黄猛全身只穿了一个大马裤,赤裸着上身,一块块秃起的肌肉上此刻汗流不停,流汗的原因是他刚才做了200个俯卧撑,窗口的冷风不断的吹进排房里,黄猛身上的汗水逐渐的被吹干,黄猛打了一个冷颤,身上已经冰冷。

黄猛随即又趴到了地上,开始加班加点的训练。

“成功,你的仰卧起坐,做多少个了”一边做着俯卧撑,黄猛一边问道。

不远处传来许成功断断续续的声音,一压一抑的,显得正在做着高强度的动作。“猛哥,才做了157个,我就快做不动了!”此刻许成功连说话都显得吃力了。

“你做到200就休息吧,明天还得训练,留点劲吧!!反正以后时间多着呢!”

“恩”。

两个人不说话了,各自埋头训练,排房里面除了外面山风吹进窗户带着的呼呼风声,就只有这两人大口大口喘着粗气的声音了,黄猛的身上又热乎了,一点都感觉不到冷了,那阵冷风吹在他的身上,说不出的舒坦,汗又从他的肌肉里面冒了出来,从细小的一滴汇聚成一大滴,大滴的汗水保持不住平衡顺着肌肉往下滑去,滴在地上,渐渐的地上的汗水越来越多,黄猛的喘气声也越来越大。

“猛,猛哥,我做完啦!!”黑暗中传来许成功上气不接下气的声音,就连这简短的一句话,中间都喘了2口粗气。

“那,那你赶快睡吧!”黄猛的声音也好不到哪去。

那边没有声音了,如果屋里有灯的话可以看到许成功满身是汗,擦都没擦一下,就倒在床上睡着了。

黄猛还在拼着老命,牙齿咬咬的格格响,黄猛的眼睛瞪的老大老大,胳膊挺直就是不敢再放下去,不为别的,黄猛觉得这要再放下去可能就撑不起来了。黄猛用劲的喘了几口气,屁股撅了起来,全身呈弯弓一般,胳膊和腿都挺的直直的,胳膊上感觉到了一阵温暖,开始恢复了一点力气。

身上的汗倒滑下来,几滴汗水滑入黄猛的嘴里,咸咸的,黄猛轻吐一口,又咬着牙的卧了下去,但是双手开始打抖,怎么用力也撑不起来了,黄猛急了,大吼一声,终于挺了起来,这时,一个鞋子飞了过来,直接把因为刚才撑了起来而喜滋滋的黄猛砸趴到了地上,水泥地上汗水冰冷冷的。

“我靠,三更半夜的吼啥吼啊,还让不让人睡觉!”黑夜中不知道哪个吼了一句,黄猛猜想肯定是那个丢鞋的王八蛋。

郁闷无比的黄猛站了起来,用那只轻微颤抖的右手拿起毛巾擦拭着身上的汗水,等到身上基本上擦干以后,黄猛重重的倒在床上,吐出一口粗气,盖上被子,从枕头包下拿出一张照片,看着照片黄猛整个人都平静了下来。窗口的风依旧吹着,黄猛将照片放在胸口,沉沉的睡去,不一会就发出了轻微的呼声。

不久,新兵八连连长周桂联打着手电筒走了进来。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