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核问题远不似人们眼中那样一触即发。可以说,伊朗核问题形成当前这种状态是一个区域和国际平衡的结果。那么,这个果究竟有什么样的因呢?

美国拿下伊朗所可能带来的利益不少。如果能够拿下伊朗,完成伊拉克-伊朗-阿富汗战略线,当然是不可忽视的重要利益。作为世界上第四大石油生产国,伊朗石油资源的吸引力也不可谓不丰富。伊朗,同时也是美国中东民主计划的目标之一。关于核武器在中东地区扩散的担忧也是美国一大顾虑。那么,时至今日,美国为什么还没有动手呢?

笔者这里提出五个美国所顾虑的方面,并认为这是美国没有对伊朗动武的主要因素。

其一,伊朗具备了远远超过伊拉克的战争潜力。无论是土地面积还是人口,伊拉克都无法与伊朗相提并论。当今世界上,并没有任何一个国家能够仅仅依靠常备军力在不牺牲时间和空间的前提下以全面常规战争的形式击败美国,即便是中国和俄罗斯这样的大国也是一样。区别仅仅在于,各国常备军力对于美国所能够造成的杀伤以及其背后的潜在威慑力。

从伊拉克,人们可以看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战争潜力对于美国力量的消耗实际上要远远高于常备军力。如果当初美国预料到伊拉克会变成当前这种局面的话,美国人还会不会进入,又会不会进入得这么坚决,那就非常值得推敲了。曾经有专家预测美国承受伤亡的底线是死亡1000人。虽然当前美军在伊拉克的死亡人数已经要达到四千了,但是美国人仍然没有撤退。是不是那个预测过分离谱了呢?至少笔者并不这么认为。

需要注意到,笔者上面说的是如果美国在打响伊拉克战争之前能够预测到当前局面的话。现在,美国人已经进入了伊拉克,各方面的代价已经付出了。如果撤退,也就意味着利益没有了,美国人的前期付出白费了。显然,美国人并不愿意接受这个结果。他宁愿继续投入,以期在原有投入的基础之上保存和获得理想的收益。举一个很简单的例子。美国人在伊拉克预期投入10元,收入30元。现在发现自己已经投入了20元,收入的30元却没有拿到。再投入20元还是有望拿到这30元只亏10元,退出的话就亏20元。那么,美国人会怎么选择呢?当然,笔者并不是说美国在伊拉克实现其战略目标之后只能够保持亏本的状态,也不是说美国就一定能够实现战略目标。上面的例子只是为了表明美国再投入的想法。

伊朗的战争潜力,恰恰是美国所最关注的因素。伊拉克的例子,对于美国的影响还是非常大的。短期内,伊朗想要大幅度提升常备军力很困难。要加强遏制美国侵略意图的能力,不如从战争潜力的角度上入手,藏兵于民。这里,人口数量和土地面积不会改变,可以改变的是战争意志和武器装备等人均战争潜力要素,并充分利用地利。更多的轻武器进入民间在某些时刻是必要,同时要进行深入的反美教育和游击战战术教育。

其二,伊朗具备了威胁世界石油安全的能力。伊朗的常备军力对于整个中东地区的石油安全,甚至整个中东地区的稳定是一个不小的威胁。一旦战争爆发,霍尔木兹海峡的通航将难在一段时间内难以保证。如果说,美国在伊拉克战争中面对的伊拉克是一只拔了牙的老虎,那么,伊朗则是一只有着利爪尖牙的狮子。伊朗的弹道导弹和潜艇以及地理位置等要素对于世界石油安全的影响要远远大于当初的伊拉克。

在美国发动伊拉克战争之前,世界石油价格与今天是天壤之别。如果说,当初美国和世界经济可以承受那个大提价的话,那么现在,美国和世界经济是否已经有了承受油价从70美元一桶上涨到150美元、200美元甚至更高的心理准备。即便仅仅是外科手术式的打击,只从伊朗单方面终止原油出口考虑,对于世界客户的心理影响也是相当大的。如果是对于伊朗的全面战争,那么伊朗产能的恢复则是一个相当漫长的恢复过程。

既然石油武器是有效的。要想加强这方面的威慑力,伊朗就应该多玩玩石油游戏。即便只停留在嘴上,也是有效果的。要让美国和世界认识到伊朗一旦被攻击对于世界石油市场所可能带来的冲击。

其三,美国军力的不足。美国军力的不足并非绝对不足,而是相对不足。在全球存在的军事思想和兵力萎缩的现实冲突之中,美国的兵力就显得不足了。伊拉克已经消化了十多万美军。美国能够再投入几个十多万在伊朗呢?要知道,伊朗的人口是伊拉克的近三倍,土地面积是伊拉克的近四倍。

在伊拉克问题上,美国就已经出现了兵力捉襟见肘的状况。难以想象,美军将如何来承担再占领一个伊朗的任务。即便有这个兵力,美国又是否愿意在全球战略线的其它地方付出足够的代价。

对于伊朗来说,美国的这个弱点就考验到它的外交能力。包括与朝鲜、中国、俄罗斯等国之间的互动。只要能够让美国的智囊机构判断如果要对伊朗发动战争就必须冒在其它方向极大的风险的话,相信对于遏制美国的军事行动是一个相当不错的成果。

其四,伊朗可能得到的巨大帮助。伊朗与伊拉克不同。中国和俄罗斯可能会通过高加索、中亚和巴基斯坦等方向给予伊朗暗中的帮助。这是与伊拉克截然不同的一个方面,能够带来伊朗战争潜力的大大提升。

一个伊朗一定程度上介入的伊拉克都混乱成了那个样子,很难想象一个得到俄罗斯和中国帮助的伊朗会给美国带来多大的麻烦。

这方面,最主要的还是大格局的影响。当然,这也将考验伊朗的外交水平。他愿意付出多大的代价来获得中国和俄罗斯的帮助。

其五,对于大格局的可能影响。这个影响,主要是针对中国、俄罗斯、欧洲来看的。如果美国继续一意孤行,试图拿下伊朗,可能将中、俄、欧推向一条统一战线。

美国在欧洲地区的既定策略是借欧洲的力量来遏制俄罗斯,同时,让俄罗斯给欧洲带来压力,增强欧洲对于自身的依赖。跨大西洋联盟对于美国的意义不言而喻。伊拉克问题上,已经让美国看到在损害欧洲利益的情况下欧洲的一些国家的态度。伊朗也用欧元进行石油结算,可以说是支撑欧元准世界货币地位的一个重要因素。虽然,当前法国和德国与美国关系已经一定程度上愈合了,但是很难认为在美国再次打击欧元准世界货币地位的时候,欧洲一些主要国家不会向俄罗斯靠拢。

伊朗问题,同时还是世界上不少国家对于美国行为的一条心理底线。如果美国一意孤行地逾越,则将继续摧残美国原本就衰微了的道德优势,更进一步加重世界的反美情绪。这对于美国的全球霸权理念是不一致的。

伊朗所要做的就是,核问题上管住自己。无论是否真正研制核武器,不要让美国的情报部门获得确凿的政治。这样,美国领导人就无法给出一个说服世界的理由。很难认为,美国领导人会在这个问题上再次以自己的政治生命来冒险。

以上五个方面,只是五个主要方面。其实,本质上来看,则是利益与风险不成比例,最终导致美国至今仍然没有对伊朗下手。仅仅在伊朗核问题上纠缠,所要付出的代价就要少得多。其他主要势力,也乐于保持当前状况。于是,微妙的平衡就形成了。

不得不指出,以上各种因素都具有相对的动态性。随着时间的推移,各种要素都可能发生变化。变化的背后,则有可能是战争近了,也有可能是战争远了。无论是哪一种,都是平衡在潜移默化地发生改变。同时,人类判断的主观性也需要考虑进来。无论是笔者又或者美国的决策人员,都必然或多或少地带入主观因素。这类主观因素,对于判断的结果,将产生不可忽视的影响。

如果伊朗的确是希望拥有核武器,那么笔者就不用多说了。如果伊朗第一目标是国家不受到美国的打击的话,那么当前的策略可以适当调整。

在预感到危机的时候,伊朗可以在保存成果抹除痕迹的前提下放弃进一步的开发,并最大限度配合国际机构,将重点转移到弹道导弹的开发上来。这一动作的结果将会使的平衡大大向伊朗方面移动。美国,要么在代价大得多地情况下暴力解决问题直到新的平衡形成,要么退回去,再次维持微妙的平衡。

研制核武器的过程是让平衡向美国方向移动,反之则是向伊朗方向移动。毕竟,伊朗拥有核武器不符合大多数势力的利益。伊朗,也很难获得那个结果。伊朗始终不是朝鲜。而研制洲际弹道导弹是让平衡向伊朗方向移动。弹道导弹的开发对于大多数国家没有太大的利益损害,却可以威胁到美国最重要的本土安全,从而直接绑架美国的金融市场以及货币霸权优势。过程中,研制核武器和洲际弹道导弹都会带来平衡向美国方向移动,但是后者带来的影响远远小于前者。在放弃核技术的进一步开发的同时加速洲际弹道导弹的研发,则后者抵消前者的负面影响,仍会让平衡向伊朗方向移动。结果上,研制核武器和洲际弹道导弹都会带来平衡向伊朗方向移动,但是后者要远远大于前者(这么说的原因是研制核武器将失去其他势力的支持)。换句话来说,在伊朗以国家安全为目标的前提下,后者的性价比远远高于全者。当然,这仅仅是笔者一个不成熟的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