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小寓言——黄鼠狼的逻辑(外一篇)

月之暗面 收藏 179 1499
导读:有那么一只黄鼠狼,经常到村里去偷鸡。 村民们在多次失盗后,终于决定修建牢固的篱笆和鸡舍以防之。 谁知,这头黄鼠狼在一无所获之后,竟然冲冲大怒,站在村口对着村民们大叫大嚷起来: 你们这些家伙啊,太没器量,太不大度了。 不就是偷了你们点东西吗?有什么大不了的? 你们居然敢修篱笆来防,简直是大逆不道! 村民们先是瞠目结舌,继之哄堂大笑。 有手快的村民,飞起一砖头,砸向黄鼠狼。 这只黄鼠狼叫嚷的性起,也忘记了躲闪,直接用脑袋和砖头进行了一次较量。 结果:脑袋输了

有那么一只黄鼠狼,经常到村里去偷鸡。


村民们在多次失盗后,终于决定修建牢固的篱笆和鸡舍以防之。


谁知,这头黄鼠狼在一无所获之后,竟然冲冲大怒,站在村口对着村民们大叫大嚷起来:


你们这些家伙啊,太没器量,太不大度了。


不就是偷了你们点东西吗?有什么大不了的?


你们居然敢修篱笆来防,简直是大逆不道!看不惯你们这样!


村民们先是瞠目结舌,继之哄堂大笑。


有手快的村民,飞起一砖头,砸向黄鼠狼。


这只黄鼠狼叫嚷的性起,也忘记了躲闪,直接用脑袋和砖头进行了一次较量。


结果:脑袋输了。


——这个世界上有这样一种奇妙的逻辑,仅适用于黄鼠狼之类的强盗恶贼,因此被称之为强盗逻辑。


——头脑一旦被这种逻辑占领,呈现于外观上的表现就是拿着不是当理说。


——明知有贼,自然要设法防范,这是天经地义的正当防卫。


——当然,唯一不认同的只有贼。


——相声里有一段《贼说话》,那个贼只会责问当家主人“棉袄哪去了”?


——却从不自问:凭什么入室行窃?


——所以,怀有这种逻辑的人,只能去作贼。


——以上,终了。



黄鼠狼和狮子


狮子是森林之王。


但老一代狮子终究会有隐退之日。


生老病死,即使王者也不可避免。


然则,这种自然法则的循环更替,却为某些黄鼠狼提供了表演的舞台。


当退位的老狮王正在悠然享受剩下的时光之际,黄鼠狼出现了。


它对着老狮王破口大骂,仿佛有杀父之仇,夺妻之恨一般。


其他路过的动物实在看不下去了,质问黄鼠狼为什么要做这种没品的勾当?


黄鼠狼却满不在乎地说,老狮子下台一定是因为没有做王的资格,一定是做了错事。


其他动物就让黄鼠狼说出哪怕一件,可是黄鼠狼磕巴了半天也说不出个子午卯酉。


最后终于恼羞成怒,继续用污言秽语和骂不绝口来掩饰自己的尴尬。


它不过是在用一种另类的方式向新狮王献媚罢了。有个声音一语到破了内情。


大家同时对黄鼠狼发出鄙夷的耻笑,将它赶走。


狼狈逃窜的黄鼠狼决定回窝里去,然后再设法将自己今天的“英勇行为”报告给新狮王,以便获取宠信。


可是,当它回窝的时候,发现这类乱七八糟,满地是血,老父老母都没了踪迹。


邻居告诉它,新狮王刚刚来过,吃了老父,抢走了老母。


陈述这些的时候,邻居满怀同情,还准备当黄鼠狼号啕大哭的时候奉上一批劝慰的话语。


可是,令邻居惊奇的是,黄鼠狼在愣怔许久之后,却仰天大笑。


可怜的黄鼠狼,在悲痛之中精神错乱了。


不,朋友,我很正常,从未如今日这样正常过。


面向愕然的邻居,黄鼠狼自豪地大声宣布:从今以后,我就是王亲了,我是新狮王陛下的兄弟!


黄鼠狼兴高采烈地跑去向新狮王讨要王亲的封号和权力,但新狮王似乎并不承认这门亲戚。


最后,它终于厌倦了这个卑琐家伙的喋喋不休,伸出巨掌,抓住黄鼠狼塞进了嘴里。


在强力咀嚼下骨断筋折的瞬间,黄鼠狼留下了微弱的遗言:我是王亲……


不久后,森林里便不记得曾经有这样一头黄鼠狼的存在。


惟有林涛阵阵,似在窃笑……


——无论在虚拟还是现实的世界中,总是存在着这样一类人。


——他们总是对权力斜肩谄笑,不惜献出包括人格和品行在内的一切,恨不得靠得越近越好。


——殊不知,权力的实质是危险,其程度远胜于预期之中的利益。


——以上,终了。


本文内容于 2007-9-12 23:38:24 被月之暗面编辑

3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7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