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忽悠,接着忽悠之 禅让

忽悠,接着忽悠之 禅让


普通人的最高理想是做到皇帝。皇帝的最高境界是做到尧舜。

韦小宝一说连反贼们都说康熙是“尧舜禹汤”,这位千古一帝就也“龙颜大悦”。可见尧舜地位之高。

都说那时是“垂拱而治、天下清明”,尤其是唐尧、虞舜相继禅让,被儒家奉为最高境界。对于当时就已经是几千年前的事情,谁都没有亲眼看到。

最早提到“禅让”这个事情的书简是被儒家列为经典的十三经之一的《尚书》。里面的《尧典》说“尧舜禅让”,《大禹谟》里面说的是“舜禹禅让”。除《尚书》,提到“尧舜禅让”的也就还有《论语》和《孟子》了。但对《论语》中关于尧让帝位于舜的一段文字,现在基本上认为不是老孔说的,只不过是后人把一些散简附在了书后所致。这里说的后人就很可疑。儒生们为了维护名教的利益,对于这些偷偷摸摸的恶心事情,心理是很觉得是很崇高的伟大行动的。有时候伪君子比真小人更加恶心人。

而老孟对于 “禅让”这个命题的态度相当暧昧,提法上的忽悠技巧也不亚于赵本山。

万章问道:“尧以天下与舜,有诸?”

他回答:“否,天子不能以天下与人。”这个

万章又问:“然则舜有天下也,孰与之?”

孟子说:“天与之。”

他接着忽悠:“天子能荐人于天,不能使天与之天下”

昔者,尧荐舜于人,而天受之;暴之于民,而民受之。

尧崩,三年之丧毕,舜避尧之子于南河之南,天下诸侯朝觐者,不之尧之子而之舜;讼狱者,不之尧之子而之舜;讴歌者,不讴歌尧之子而讴歌舜,故曰,天也,夫然后之中国,践天子位焉。”

把这个事情说得是一个绕阿。完全就是玩弄文字的高手阿。

老孟直接就拿一个大帽子盖下来,“天”。这个都是天意。那么好了,你就什么也别问了,什么都是天意,还琢磨个什么阿?要是我们仔细琢磨一下呢?

一、 按照儒家这帮酸人的作风,我们可以倒推出就是没有。因为要是真的有这么回事情,这帮酸人早就不知道吹成什么样子了。还会这么含糊么?还有人认为《尧典》基本上是成于战国,《大禹谟》则是晋人的伪作。那《尚书》中关于尧舜禅让的记载就是完全从根本上就已经靠不住了。

二、 差不多当时同时代就已经有文化人也提出了怀疑。最早提出疑问的是荀子老人家。《荀子.正论》说道“夫曰尧舜禅让,是虚言也,是浅者之传,陋者之说也。”而韩非子更加狠,不但不承认“禅让”,还直接说舜和禹的能够继承帝位,是“臣弑君”的结果:“舜逼尧,禹逼舜,汤放桀,武王伐纣,此四王者,人臣弑其君者也”(《韩非子。说疑》)。唐代刘知几在他所著的《史通》里面引用了《汲冢琐语》说“舜放尧于平阳”,好一个“放”啊。流放啊?又接着说舜呢则是给禹赶到苍梧的。后面《史记正义》作者司马贞,引用《竹书纪年》的记载说:“尧德衰,为舜所囚。舜囚尧,复偃塞丹朱,使父子不得相见也。”这个就是直接把竞争对手给排除了。《竹书纪年》等书成于战国,西晋初重新出自汲冢,这个时候已经是儒家一家独大了。这么重要的书籍,居然立即“散乱不传”,然后在宋朝有儒生冒名伪作,已经和刘知几、司马贞看到的面目全非了。

三、 除此之外,墨家说过“尧舜禅让”。那是为了表示可以让平民身份的贤人掌握最高权力,不过也没有说“舜禹禅让”。近代学者认为是儒家新添的。儒家也比较含糊地同意在一定程度内赞成“举贤”。于是,盂子接过了墨家“尧舜禅让”的说法,大笔一挥,添加上“舜禹禅让”的故事。顺手把原是百里诸侯的禹说成是劳动人民出身。到了儒家独大以后,“禅让”说更加是被儒家所专有。

四、 忽悠了几千多年的“禅让”,真相应该是一种部落选举方式。如汉代时候的乌桓民族,几个部落合并为一部,推选“勇健能理决斗讼相侵犯者”做“大人”,“大人”有所召唤,莫敢违犯。远古时候有什么国家帝王?无非就是部落首领而已。鲜卑、契丹,蒙古等各个民族不都是如此么。

五、 就这么一种还不知道是等额选举还是差额选举的推选,被儒生们粉饰成神圣而又光彩非凡的“禅让”。包括因此带来的好处,因为禅让了,就和谐了,没有战争,没有官民矛盾。老天爷看着满意了,于是“风调雨顺”。为什么非要忽悠出这么1个理想国来?是用来作为治国的最高境界来作为说服力。否则你光说照我这个来做好,不说怎么个好法,达到什么效果。你还能举出成功例子,就比较有说服力了。这个和传销的技巧其实是差不多的。

还是那句话,伪君子作起自认为动机高尚的龌龊事情,更加理直气壮,更加心安理得,也更加花样百出,更加毒辣和不择手段。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