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怀念一株桃花

中华农民 收藏 1 4
导读: 四月人间芬芳尽,山寺桃花始盛开。儿时上口的诗句,通常不及深究其中的意味,即使好学者,凭空揣摩下去,偶然的感悟,都是些恍然隔世的体会。蓦然回首的,也无非是欲辩已忘言的心境。白云的深处,风景,依旧是身外的风景;桃花,依旧是诗人的桃花。 凭伊几点清明雨,催出新装试小红。桃花,与人是熟识的。庭前院后、山场荒落,许多的人家都种了桃树。恍惚一夜之间,桃花就绽放了深浅不一的桃红,在欣然的目光中,人面桃花红相映,压枝的花蕊传递着岁月的明媚。大概坚信桃木驱邪安宅的种种传说,淳朴的人们一直善待着桃树。 不去刻意的欣赏

四月人间芬芳尽,山寺桃花始盛开。儿时上口的诗句,通常不及深究其中的意味,即使好学者,凭空揣摩下去,偶然的感悟,都是些恍然隔世的体会。蓦然回首的,也无非是欲辩已忘言的心境。白云的深处,风景,依旧是身外的风景;桃花,依旧是诗人的桃花。

凭伊几点清明雨,催出新装试小红。桃花,与人是熟识的。庭前院后、山场荒落,许多的人家都种了桃树。恍惚一夜之间,桃花就绽放了深浅不一的桃红,在欣然的目光中,人面桃花红相映,压枝的花蕊传递着岁月的明媚。大概坚信桃木驱邪安宅的种种传说,淳朴的人们一直善待着桃树。

不去刻意的欣赏桃花。尽管桃花笑春风孕育了春天的情韵,惹人翩翩浮想,却总是遗憾桃花迅速凋败时的伤感,零落后的驳离。俨然万丈红尘中的一记流星,烟花般的笑容之后,红颜顿失,寂寞惶恐无主。

可是,古人流传的句子,令我时常怀念另外一株桃花。

阳光宜人的四月,空气浸透着兰草的芬芳,油菜的金黄在眼前倾泻开来,灿灿的铺满了地野田畴,绵绵缠伏到山麓。

山,是那种熟悉的群山,走势起伏,高耸巍峨,挺身长江一岸。

登山的乐趣是有清泉结伴。山高水长,涧水一路激流而泻,舍砾存沙,在山口处洗了一潭的银色,用手轻掬,如线而下,轻柔不着肌肤。溪水清潭,小鱼悬无所依,只游到树的倒影中,始觉鱼水相融。拾阶而上,移步换景。遥望群岚,笼青捩翠,间或一树红叶点缀其中,杜鹃星列棋布,竞相在苍翠中吐放。近处,鸟声如歌,时啼时唱;水击石越,或缓或急。几十里的山路,几十里的泉水。

明艳的景色,在遇见那株桃花之后,终于安静下来。

倚峰面南的一个缓坡,隐隐的一户人家,黑瓦白墙的几间房子,山石和柴门围成的院落。一抹新红,越墙而出,紧紧吸引了周遭的苍翠。推开柴门,桃花早已舒展开来,婷婷的伞盖径圆地散出一树的绯红,盈满的繁枝,丰腴着朵朵成熟的花瓣。桃花贴近在玻璃的窗前,与院内其它的树木,保持了一段安详的距离。

犬声未落,一对长者应声而出。神清气爽的夫妇,漾着清风一般的面容。寒嘘中得知,山上原本有一个自然的村落,散布着十多户的人家。漫山遍夜的山茶和野菜,连同秋天的山果,都是在城里难得一见的。这些稀罕的物品,一年紧似一年地涨鼓了山里人的荷包。可是山路太长,诸多的不便,人们纷纷迁到了山下,就连老人的儿女也在山下盖了房子。他们过惯了山上的日子,不肯随儿女下山,才一直留到了现在。两个老人说,其实山上什么都不缺,闭路的电视和程控的电话都是有的。

桃花下的石几上,多了几盏老人才沏的山茶,氤氲着阵阵的醇香。香茗碧玉一般,香气袅袅生烟,轻啜微苦,回味甘甜。一时不忍尽饮,任思绪在茶水中潜伏。恍然之间,一枚花瓣,飘然而至,竟轻轻落于茶水中。

老人们还说,桃树是儿女们还在山上的时候就已经种下了。他们喜欢桃花,盛开的桃花摧生了山的灵性,凋落的桃花缤纷满院,祥和而又喜庆。如今,桃花一开,城里的人就和春天一起涌到山里。老人们的山货,不出柴门,就被游人买个精光。有时,连平日留着自己用的,也被客人们巧言买走。

说话的时候,老人们的笑容,始终像桃花一样灿烂。

风停花静,夕阳流火。下山的时候,回望那树桃花,像是初落红尘的仙子,一朵一朵地细数着游人的心事。

三十年来寻刀剑,几回落叶又抽枝。自从一见桃花后,直至如今更不疑。山中方一日,红尘已数年,虽然这株桃花在媚俗之外,时常盛开在四月记忆的顶峰,但是,那些痴迷的空愚,终是顿悟前自扰的俗念。许多年过去了,四月的温度里,早已习惯想念一株桃花,和山里的一对老者。

未及细想:那双负喧安居的鹤心,是否也像桃花一样,常常感知在岁月苏醒的轮回中,会通了杳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